啟明號動用了特殊的飛行方式,消除了多餘的衝擊力,只發出了很小的聲音,安安靜靜的向上移動,速度越來越快。

到後來,這艘船乾脆化作了一道光線,嗖的一下子消失不見,輕而易舉的洞穿了蒼穹之壁。

別看啟明號體積龐大,對蒼穹之壁造成的損傷卻很小,僅僅是打出一個小洞而已。

這同樣是啟明號的不凡之處。

爆發力量很難,壓制力量更難。

啟明號飛到了宇宙,擺脫了神浩星的引力束縛,向著冰藍之月沖了過去。

以往范浪前往冰藍之月,一飛就是很久,這次不同了,有啟明號代步,速度大大加快。

在駕駛艙的屏幕上,呈現出了周圍的立體星圖,清楚的顯示出了啟明號與冰藍之月之間的距離。

眼看著這個距離迅速縮短,標註的單位是光丈。

光丈是宇宙中的長度單位,在這之上還有更長的光里。

這次的試航意義非凡,范浪親自駕駛啟明號,心中萌生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身處在啟明號內,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小了,星辰就像是一座座城鎮,每一個都可以去逛逛。

人定勝天不算什麼,更難的是戰勝宇宙。

范浪終於邁出了這一步。

心潮在澎湃。

思緒在飛揚。

冰藍之月將成為這次試航的祭品,用它來慶祝范浪踏入宇宙的第一步。

范浪抬起手,點在了面前的一個金屬圓球之上,形似代碼的一串串光輝蕩漾而過。

斗羅之通靈卷軸 「啟動碎星炮!」

范浪一聲令下。

所謂的碎星炮是一種星舟搭載的高威力武器,專門用來攻擊星辰,能將一顆星辰炸碎,故此得名。

【接受船長級命令,碎星炮進入啟動狀態,倒計時,10、9、8、7……】

這是啟明號彈出的提示。

與此同時,啟明號的外部發生變化,前段靠下位置打開了一層層的金屬板,令暗藏著的巨炮露了出來,炮口的直徑大得驚人,人類在這個炮口面前,就跟螞蟻一樣渺小。

啟明號內部能量流動,注入到炮口當中,原本暗淡的炮口亮了起來,綻放出北極光一般的光紗。

炮口之內的溫度相當恐怖,足以跟太陽相比,只有這種級別的力量,才能將一顆星辰轟碎。

啟明號的出現以及種種動作,驚動了冰藍之月上的月宮仙子等人。

月宮仙子飛出冷月宮,來到了外面,抬頭看著肉眼可見的啟明號,老臉為之動容。

「這、這是星舟,而且是比較高級的星舟,比我這顆冰藍之月要高。 止愛於婚 這艘船是從神浩星上冒出來的,為什麼會這樣?神浩星上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星舟?」

月宮仙子都傻眼了。

她一直在改造冰藍之月,將其打造成為星舟,對於星舟有著一定的了解,能夠看出啟明號的不凡之處。

這艘船本身就已經很驚人了,更何況是突然出現的,讓她感覺措手不及。

梵剎隨後沖了出來,來到了月宮仙子身邊,一起看著照亮黑暗的啟明號。

「這艘船我見過,當初我跟范浪交手的時候,他曾經用這艘船抵擋我的攻擊。雖然體積有變化,但是造型沒變。當初我就覺得這艘船有古怪,沒想到竟然是星舟。以前從未見到范浪駕馭它,應該是最近才剛剛煉化的,否則他早就用它來對付我了。」梵剎變色道。

你還是我的幸福嗎 「混賬東西,你知道範浪有這麼一艘船,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月宮仙子勃然大怒,甩手就給了梵剎一巴掌,將其打飛出去。

梵剎被打得口吐鮮血,又怒不敢言,只能隱忍。

啟明號的炮口已經對準了冰藍之月,炮口中的能量正在飛速飆升,傳出的波動極其的恐怖,這是一種危險的信號。

月宮仙子明白這個信號代表著什麼,現在可沒工夫去追究梵剎了。她一心二用,分心做兩件事,一邊跟范浪談判,一邊暗中啟動冰藍之月。

冰藍之月同樣是星舟,具備攻防一體的能力,同樣配備了碎星炮這種大殺器。

「范浪!正在駕船的應該是你吧?且慢動手,有話好好說!」月宮仙子大喊道。

「說你麻痹!」范浪回了四個字。 范浪不是沒給過月宮仙子機會,之前他就來過一次,跟月宮仙子進行談判,讓對方交出梵剎。

結果月宮仙子大放厥詞,揚言打狗還要看主人之類的。

現在她想跟范浪談判,已經晚了。

這叫求仁得仁。

既然打狗還要看主人,那就乾脆連主人一塊打!

除了剛才那四個字之外,范浪再也懶得多說廢話。

啟明號的碎星炮持續充能,炮口中的能量節節攀升,配合啟明號那複雜的計算功能,計算出了毀滅冰藍之月所需的大致能量,盡量的做到精準,以免浪費。

「范浪!你別欺人太甚,我的冰藍之月也一樣是星舟!對轟之下,我們會兩敗俱傷的!」

月宮仙子急道。

她沒能換來范浪的回話,只能看到越來越璀璨的巨型炮口。

與此同時,冰藍之月的表面已經分裂開啟,厚重的冰層被強行崩開,一門巨炮從中伸出,凝聚著能量。

兩艘星舟本本就有著等級上的差距,再加上是啟明號提前充能,進一步拉大了這種差距。

冰藍之月現在才開始充能,已經太遲了。

【碎星炮充能完畢,達到毀滅目標的標準,隨時可以進行炮擊。】

啟明號彈出了新的提示,懸浮在了范浪的面前,他毫不留情的一揮手,下達了開炮指令。

這是啟明號重新啟動的第一炮,也是范浪第一次動用碎星炮。

能量在管道中涌動,彷彿血液通過血管。炮口的能量形成了風暴漩渦,無數的光點飛散出來,危險而又美麗。如果有人投身其中,瞬間就會灰飛煙滅,其中的破壞力簡直堪比黑洞,吞噬一切,毀滅一切,連神佛都要忌憚。

冰藍之月上,月宮仙子面如死灰,喃喃道:「完了,完了。」

她看到了危險的到來,當機立斷的選擇了逃走,激發出自身的月宮道域,從原地憑空消失。

這是明智之舉,就算是道域境也不可能扛得住這種程度的炮擊。

下一刻,啟明號的炮口轟然爆發,激**射出一道能量光柱,直指冰藍之月的核心。

這道炮擊實在是壯觀,直徑多達一里,瞬間轟擊在了冰藍之月的表面。

結界被粉碎,冰層被融化,地表被貫穿,就好像一根銀色筷子捅進了豆腐里,稱得上乾脆利落。

能量光柱不斷向前,摧毀觸碰到的一切,從冰藍之月的一端打通到另一端,光柱消耗能量,從另一面出來后縮小了一圈。

這種貫穿式的衝擊,對於一顆星辰是毀滅性的災難。

冰藍之月從內部土崩瓦解,分崩析離,大大小小的岩層四散開來,恐怖的衝擊波瘋狂激蕩。

位於冰藍之月上的梵剎受到炮擊的傷害,堂堂的道域境強者,竟然被瞬間秒殺,身體直接灰飛煙滅,死的乾乾脆脆。

之前讓他苟延殘喘這麼久,現在終於死翹翹了,除去了范浪的一個心腹大患。

這兩個有著同樣野心的梟雄,註定只能留下一個,成王敗寇,終成定局。

整個冰藍之月都被炸毀了,掀起了一連串恐怖的大爆炸,星體碎片向著四周飛散,一起爆開的還有衝擊波以及能量射線。

這一炮本身就是能量組成,冰藍之月內部本身還有能量,再加上碰撞所產生的能量,種種加在一起,何其恐怖。

做為神浩星的月亮,冰藍之月的爆炸會給神浩星帶來巨大的影響,這可不是減少一個月亮那麼簡單,而是會帶來滅頂之災般的大破壞。

那些碎塊會變成流星雨,那些能量輻射也非常危險。

好在范浪有解決的辦法。

「啟動保護功能,攔截所有衝擊。再啟動吸收吞噬功能,將目標散發出來的能量全都吃掉。」

范浪給啟明號下了新命令。

啟明號釋放特大號的結界,呈現圓形擴散,彷彿化作了一面盾牌,保護住了後面的神浩星,攔截了大部分的衝擊,將傷害削減了七八成。

狩魔獵人的煉金工房 結界表面連連爆炸,光芒四射。

啟明號收攏了碎星炮,開啟了另外一個形似炮筒的裝置,釋放出強勁的吸力,吸收周圍散溢的能量。

各種能量匯聚而來,形成了能量風暴,連很多大如山嶽的星體碎片都被吸收進去。

這種吞噬煉化,與金陽戰獅有幾分相似。

世間萬物本來就是相通的,沒有那麼多界限。

剛才這一炮消耗甚巨,直接消耗了啟明號百分之十二的能量儲備。

戰後進行吞噬,能夠回收能量,甚至吸收到更多的能量。

啟明號萬事俱備,有著強大的掃描功能,掃描周圍的宇宙空間,判定戰果,追蹤敵人的蹤跡。

隨著冰藍之月的爆炸,上面的人幾乎都被炸死了,唯獨一個人是例外。

有一道身影駕馭著道域,正在急速移動,想要逃離此地,正是月宮仙子。

斬草當然要除根,豈能放過這個老太婆。

現在的啟明號正在保護神浩星,還要吸收能量,難以分出力量來追擊月宮仙子。

更何況,用啟明號來單獨對付月宮仙子實在是大材小用。有句話說得好,別用大炮打蚊子。

范浪決定親自出擊,順便試一下不久前得到的幾件寶物。

「啟明號,進入遠距離操控狀態。」

【遵命。】

「開啟零零八號艙門,凝聚追擊通道,鎖定逃走的敵人。」

【遵命。】

范浪連連下令,啟明號一一照辦。

在啟明號的正上方,開啟了一扇金屬艙門,打開了通往宇宙空間的道路。外面凝聚出一條發光通道,肅清了沿途上的障礙,將目標鎖定了正在逃走的月宮仙子。

「萬變神帥,變化為宇宙飛行類鋼翼。」

范浪揚了揚手,手上的一圈金屬環迅速擴大,沿著他的體表攀爬移動,塑造成一個個精妙的部件,環環扣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套銀光閃閃的飛翼,八塊金屬翅膀疊加在一起,邊緣鋒利如刀,造型實在拉風。

這段時間,范浪已將萬變神帥煉化,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平時就佩戴在手上,需要時可以進行各種變化。

駕駛艙上方開啟了一條通道。

范浪抬起頭,張開了金屬飛翼,振翅飛了上去,在通道之中穿梭,時而直線飛行,時而曲線飛行。

飛翼的表面道印閃爍,揮灑出許許多多的能量光點,所過之處拖曳出一道道光線。

范浪飛出了啟明號,來到了宇宙中,手裡多出了一張卡牌——真我武神! 自從得到這張卡以來,還從未試驗過,這次范浪要用它來對付月宮仙子。

范浪一甩手,啟動了卡牌效果,只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湧入體內,沖刷四肢百骸,引發了從裡到外的蛻變。

真我境是武神的第二個境界,到了這個境界,可以看破虛妄,找到真正的自我。

「我」這個字有著深刻的含義。

我,可以是神。

我,可以是佛。

我,可以是魔。

我,可以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范浪整個人頓生變化,化為了一名武神的真我形態,這是卡牌中儲存的真我,並非他自己的真我,與之前的道域劍客卡牌概念一樣,屬於借來的力量。

強行變化為更高境界的武神,能夠從中感受到這個境界的種種奧妙,積累相應的經驗,將來自己衝擊這個境界的時候,可以作為借鑒。

范浪脫胎換骨,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或者說另外一個神。

這種變化是由內至外的變化,他的雙眼猶如日月星辰,血管好似玉璧,體內涌動的不再是血液,而是純粹的能量,心肝脾胃腎等各種臟器全都變得堅如磐石。

他的頭髮垂了下來,延伸到了腳踝處,好似順流而下的黑色瀑布。那肌膚開始發光,光芒柔和迷人,這是神性的光輝。

後方轟的一聲巨響,綻放出一個神輪,大環套著小環,以特殊的規律運轉著,神輪的表面刻滿了道印符文,還有山川大河的圖案。

身軀變為神軀,這是脫胎換骨的蛻變。

范浪張開背後的八個鋼翼,抽出了龍焚末日,整個人看上去威風凜凜。

身披鋼翼,手握神劍,喚醒真我,這就是范浪現在的狀態。

在這些外力的幫助之下,讓他的實力大幅度飆升,遠遠凌駕在了道域境之上。

「這就是真我境的感覺,比起道域境又高了一個層次,從裡到外,完全擺脫了肉眼凡胎。」

范浪暗暗享受著實力上的提升。

刷!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