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活著是他,他死了依然是他,不會有旁人。」

檮杌的手緊緊捏成拳頭,語氣卻還是冷靜的:「本尊知道,你可以繼續愛著他,這個並不妨礙本尊喜歡你。」

說著,他微微笑了一下:「總有一天,本尊喜歡著喜歡著,也就不喜歡了。」

「希望如此。」容華選擇轉身離開,「別再跟上來了。」

其實容華不說這話,檮杌也不會跟上去,他剛剛告白失敗,需要點時間調整一下。

檮杌一直站在原地許久,才抬手揉搓著自己的臉,呢喃出聲,難掩苦澀:「真是……怎麼就會喜歡上她呢?」

明明有那麼多人心悅於他,可他偏偏就喜歡上一個不喜歡他,也不屬於他的人。

……

容華隨手撕開條空間通道,直接到了個荒野,神界廣袤,有許多地方都沒有記錄在地圖之中,所以容華也不知自己在哪裡。

察覺到檮杌可能喜歡上自己之後,容華其實挺不開心,她怎麼也想不到以前和她是敵對的檮杌是怎麼會喜歡上她的。

容華百思不得其解,而檮杌的喜歡對心有所屬的容華來說,其實是一種負擔,她很多次想跟檮杌說清楚,她實在沒精力也沒興趣和檮杌糾纏,可檮杌卻每每再發現她的意圖之後,都直接溜之大吉。

今天是一個意外,不過這個意外卻來的甚和容華心意,可說清之後,容華心裡卻並沒有鬆口氣,而是更頭疼了,因為檮杌明顯就是不打算放棄。

容華不由捂住心口的位置,感受著幾乎感覺不到的她和君臨之間的契約,在心裡默默道:「若你知道,我給你招回來個情敵,會不會掉進醋缸里爬不出來?」

「阿臨,你究竟在哪裡呢?」

就在這時,「公孫灝!天獄!你們識相的話就將東西交出來!不然……哼!」陰佞的聲音傳來。

而話中的兩個熟悉的名字叫容華蹙了蹙眉,雖然上至神界,夏之仙界,再到無數低等位面,世界如此廣袤,同名同姓也是常事,但容華還是停了下來,遠處的神靈力波動走向,不久之後應該就會來到這裡,

她有種預感,那陰佞聲音話中的人就是她所屬熟悉的。

果不其然,熟悉的聲音響起:「哈!你們做夢!本少就是把東西毀了,也絕不會將東西交給你們!」

這聲音不是天獄是誰?

與此同時,兩個狼狽的聲音也漸行漸近,而他們身後,則追著三十來個神人,看衣服,應該屬於不同勢力的。

不同於天獄時不時還要回頭挑釁幾句,公孫灝卻沒有那個心情,只管向前逃跑,時不時的觀察一下有沒有什麼脫身的機會。

奈何此處一片荒野,實在無處藏身。

咬了咬牙,公孫灝就打算不顧之前天獄的反對,帶他躲到許久之前小姐留給他的生命空間之中,雖然暴露出生命空間會給他們原本就算不得好的境況雪上加霜,但也總比等會兒被追上的好。

要知道,他們兩個,可已經是精疲力盡,全靠硬撐。

而就在這時,公孫灝心念微微一動,他豁的抬頭,隨後瞪大了瞳孔:「小姐?」

雖然那個人氣質大變,但那張臉,和他們之間隱隱約約的聯繫,無一不在像他證明,那就是他的小姐。

聽到他的話,天獄沒什麼好氣的說:「什麼小姐?你家小姐離這裡可是遠著呢!更何況,這都快千年了吧,誰知道你家小姐還記不記得你!」

話音剛落,就聽一道清冷淡漠,十分好聽的聲音響起:「許久未見,你這麼編排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與此同時,天獄也聽到了一直追著他們的那些神人的厲喝聲:「你是什麼人?!」

天獄瞪大了眼,那清冷淡漠,又十分好聽的聲音雖然有所改變,比起從前冷了不少,但依然是記憶中熟悉的聲音,他不由停了下來:「容華?」

下一瞬,人就出現在他眼前,雖然看著冷漠了不少,但確實是容華沒錯。

天獄:「……」

得遇故人其實是件很讓人驚喜的事件,然而天獄只覺得很囧,畢竟,他剛才還在說人壞話,下一秒人就直接出現在他面前,這種落差實在是……讓人尷尬。

不過天獄臉皮厚,他半點沒表現出來尷尬,神色如常,帶上了見到故人的驚喜:「許久未見,能在此地見到你,真是讓人欣喜若狂啊。」

公孫灝默默的看了一眼天獄,稍稍佩服了一下天獄的厚臉皮,然後激動的看向容華,單膝跪下:「小姐!」

他沒來得及跪下去,容華一揮手,一股柔和的神力就托住了他讓他跪不下去,

容華上下打量了一番公孫灝,神色中顯露出幾分欣慰來:「能在神界見到你了,很好,看來當初的事情,已經對你造不成影響了。」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公孫灝笑了一下,當初家族被滅一事,在公孫灝心裡留下的印記實在太深,即便他他當初能坦然面對幻陣所幻化出的景象,那也是因為環境不夠真實,他沒有入戲。

事實上,也是因為家族被滅的事情在他心中已經演變成心魔,容華才會送他離開,讓他去拜師,去闖蕩。

容華當時是希望公孫灝經歷的多了,不說徹底放下,卻也能夠消除心魔,公孫灝別因往事徹底絕了自己的路。容華又轉眸看著天獄,語氣裡帶著戲謔之色:「我可是記得,你當初每一次見到公孫,都是一副恨不得掐死他的樣子,真沒想到,來了神界,你們倒是一起被追殺上了

。」

天獄聞言,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本少願意和他一起被追殺?還不是當初命不好,偏偏和他分到了同一個飛升池裡。」

就算分到了同一個飛升池裡,出來后也是還能分道揚鑣的,不過,容華只是搖了搖頭,沒有拆穿天獄錯漏百出的解釋。

天獄倒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容華,嘖嘖兩聲:「這麼多年未變,你瞧著倒是性情大變啊。」

容華微微一滯:「……嗯,出了點變故。」

天獄挑了下眉,到底沒有去戳容華的痛腳,詢問出了什麼樣的變故,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現在不是容華的對手,怕被揍。

他們在這裡自顧自的敘舊,一直追著公孫灝和天獄,卻因為忌憚突然出現的容華的那三十多個神人可就惱了。不過介於容華身上那若隱若現的威嚴,他們還是沒敢放肆,不過語氣也不甚好:「不管你是什麼人,爺勸你最好還是不要亂插手我們和那兩個小子之間的事情,不然,

丟了小命可別怪爺沒提醒你!」天獄不由哈哈笑出聲來:「本少以為,看見本少二人與她這般熟稔,任誰都會明白,她絕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棄本少二人不管……還真沒想到,羅晨你居然會說出如此

智障的話來。」

容華卻是有一瞬間的恍惚,她記得,曾經有隻一身紅衣,萬種風情的至尊神獸也是自稱爺呢。

容華微微勾了勾唇角,霎時冰雪初融,萬物回春,那三十多個人頓時有些傻了眼。

就有神人忍不住了:「這般美人,怎麼能叫她走呢?不如把她留下來,陪咱們兄弟樂呵樂呵?你們說對不對?」

撒旦老公 別太壞 「對!」有幾個色迷心竅的,就忍不住應和了一聲。那個方才自稱爺,也是被天獄叫做羅晨的神人頓時回過身一巴掌扇在了其中一個色迷心竅的神人臉上:「對你們個頭!想找死也別拉上爺!你們也不想想,能獨身行走

的少女,還是個姿容絕世,能是那般好欺負的?」

而且那少女明知他們在追殺公孫灝和天獄那兩個小子,還是毫不在意的上前攔住了那兩個小子敘舊,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羅晨想著心裡就忍不住嘆氣,早知道就不接這麼個差事了。

至於天獄說他智障的話,羅晨直接就無視了,反正在追殺天獄這段時間,天獄脾氣暴躁了,什麼話都說的出來,他都習慣了。

羅晨心裡琢磨著,總覺得容華這個名字聽起來真的是十分之耳熟,可在哪兒聽過呢?

容華這時回過神,看向羅晨,羅晨頓時覺得毛骨悚然。果然,只見容華一揚手,一股冰系神靈力重重擊打在了羅晨身上,饒是羅晨有所防備,還是沒什麼用,那股神靈力摧枯拉朽般破開了他的防禦,他根本就沒防住,直

接被那股神靈力掀飛,然後重重落在地上。

咔嚓一聲,羅晨知道,自己的肋骨斷了,兩根。

他忍不住咳了幾聲,嘴角滲出血絲,然後就聽到容華的聲音:「爺這個自稱,不是誰都能用的,最起碼,不是你一個小小天神能用的。」容華的話叫羅晨眼前不由一黑,這句話羅晨一點也不懷疑,聽完他就知道他挨打的原因了,可羅晨也是真沒想到,容華猝不及防的動手,居然會是他用了近千年的自

稱。

可神界用爺這個自稱的,從來都不少啊,怎麼就偏偏自己就挨打了呢——大概是因為那些自稱爺的,沒撞到容華手裡。

而公孫灝,天獄和在場的神人也沒料到容華突然出手,是為了這個啊。

天獄獃滯了一瞬:「……爺這個自稱,有什麼問題?」

「沒問題。」容華語氣淡了下來,「有問題的是人。」

天獄轉頭看了羅晨一眼,點頭:「是挺有問題,那就是個智障,哪裡配得上自稱爺呢?」

羅晨挺委屈,他忍不住辯解了一句:「神界之大,自稱爺的沒有一億,也得有八千萬,為什麼非要打……我!」

最後關頭,羅晨果斷改口了。

容華看了羅晨一眼,挑了下眉,覺得羅晨還是挺有意思的,自己那一下,怕是讓他肋骨斷了,內腑也是受傷不輕,可羅晨倒好,居然只有委屈不解而沒有怨恨?

所以容華開口解釋了:「我所見到的,上一個自稱爺的,是一位至尊神獸。」

容華沒說的是,更多的還是為了給天獄和公孫灝出氣,畢竟,容華是九階煉丹神師,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公孫灝和天獄那真的是受傷不輕。

可瞧著天獄,容華就不想說出這麼個理由了,所以就扯了個理由,還真別說,看著一個天神用了和流火堂堂至尊神獸相同的自稱,容華心裡還真有點不舒服。

雖然這不舒服也是著實無理取鬧了。

羅晨沉默了,其他人也沉默了,這一頓打其實挨得也不冤枉,畢竟,一個小小天神,哪裡就有資格能和一名神尊用相同的自稱?

造夢神曲 沒撞上也就罷了,撞上了……羅晨覺得,他還能活著,真好。

羅晨心裡明白,這要是九大至尊神獸消失之前,他用用也沒啥,可九大至尊神獸消失三百年,便是連其親信都找不到的情況下。

被和九大至尊神獸有關係的存在撞到自個兒用了和九大至尊神獸相同的稱呼,惹得人家心裡不舒服,別說挨頓打,就是被打死其實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唯有公孫灝,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抿了抿唇,眼中閃過一抹笑意。

容華又轉向了剩下的神人,盯著那幾個放開出言不遜的神人:「你們想讓我陪你們玩玩?」

那幾個人頓時撲通一聲跪下了:「不不不,我們狗眼不識泰山,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們一般見識,饒了我們吧!」容華還沒說話,天獄毫不客氣的大笑出聲,笑聲里真的是說不出的嘲諷:「哈哈哈!瞧瞧,瞧瞧,羅晨,這就是你們蟒城世家裡的精英弟子!骨頭這麼軟?真是笑死人

了!」

「嘶~」那幾個人的表現沒讓羅晨怎麼著,天獄的話卻是讓羅晨生氣,他忍不住動了動,卻扯痛了傷口。

羅晨瞪著天獄:「那也比你和你弟弟不識好歹,惹怒了蟒城世家,結果被聯合起來追殺百萬里的強!」天獄跳腳:「什麼弟弟?別胡說,他公孫灝才不是本少的弟弟!至於惹怒蟒城世家?寶物有緣者居之,那百萬年石鐘乳既然到了本少二人手裡,那也是緣分使然! 重生之隨身莊園 是你

們蟒城世家心眼太小,氣性太大!」

聽了天獄前半段話,羅晨眸里閃過一抹戲謔,他又沒說公孫灝的名字,還真是不打自招!可不等他把這句話說出了他,天獄的後半段話卻是氣煞了他,羅晨氣極反笑:「寶物能者居之不假,可那百萬年份的石鐘乳,乃是我蟒城世家世代守護的寶物,我蟒城

世家在其上加諸了層層禁制。」

「還有你們兄弟,我蟒城世家看你們兄弟二人潛力無限,真誠相交,本著不能交好也萬萬不能結仇的原則對你們兄弟多有善意。」

「可你們兄弟倒好,假意交好,背地裡卻偷偷跑去我蟒城禁地,偷取我蟒城至寶!」

羅晨說的悲憤至極,真誠待人,卻被人從背後捅刀子,這滋味著實不好受。

天獄沒有開口,公孫灝卻是嘆了口氣:「我們二人已經說了許多遍了,我們並沒有偷取你蟒城至寶的意思,那只是個意外。」

羅晨呵呵冷笑:「意外?難不成你們進了我蟒城禁地是假?你們身上殘留的石鐘乳氣息是假?那可是我們親眼所見!」公孫灝蹙眉:「在下已經解釋了許多遍了,當日我二人是發現一黑影這才追了過去,追到禁地之外便也未進入,之後你們便來了……若真是我們二人偷了你蟒城至寶,

又怎會就在原地等你們發現?」

羅晨一點不信:「那你們身上的石鐘乳氣息又作何解釋?」

公孫灝嘆氣:「那黑影離開之前,曾撒了什麼東西在我們二人身上,石鐘乳氣息便是因此而來。」

公孫灝也是實在沒想到,好心幫忙追賊,最後反倒被認為是賊。

羅晨冷笑一聲:「說的好聽!」

天獄也冷笑了一聲:「不識好人心!」說罷他又轉向公孫灝:「當日便跟你說了,管別人家的事做什麼!你倒好,非說蟒城世家待本少與你不差,坐視不管不像話,結果倒好,本少與你染了一身騷,被追殺

百萬里!」公孫灝:「……」想做個好人怎麼就這麼難?簡直心累! 現在只想愛你 不過,雖然心累,公孫灝還是開口解釋道:「若東西真是我們偷的,我們又何必等在那裡被你們抓個正著呢?直接溜之大吉豈不更好?」

「就是不走,我們也完全可以將身上的石鐘乳氣息消除乾淨,又何必留下來惹你們懷疑?」

公孫灝的話極有道理,但羅晨就是不信:「既然是這樣,你們跑什麼?!」

天獄就冷笑了:「呵呵……不跑難不成還等著被你家盛怒的老祖宗一掌拍死?」

羅晨沉默一瞬,目光轉向天獄:「那之後呢?我追了你們百萬里,你們為何不解釋?你甚至還承認了東西是你偷的?」

天獄又是幾聲冷笑:「你們都往本少頭上扣黑鍋了,如此盛情難卻,本少若是解釋了你們會信?」

「更何況,你們那副喊打喊殺的模樣,能聽的進去本少二人的解釋?」

說著,天獄看了眼容華:「最重要的是,若非今日本少二人得遇故交,而這故交你們又打不過,你們能停下來在這兒聽本少解釋?呵呵呵……開什麼玩笑呢?別笑死人了!」

羅晨:「……」

其餘眾神人:「……」

他們不得不承認,天獄說得對,就算他有心解釋又如何?滿心只有寶物被盜,一腔真心被背叛的憤怒的他們是不會聽的。

羅晨頹然道:「那你現在想如何?」

天獄正待說話,公孫灝卻拉住了他,並搖了搖頭:「算了。」

天獄扭回頭,瞪大了眼看著公孫灝,不敢置信:「算了?他追殺了我們一路,你就這麼算了?」

公孫灝語氣平靜:「但你也得承認,我們初來神界,多虧了羅晨才能成功在蟒城站穩腳跟。」

天獄沒好氣:「沒有他本少照樣能在蟒城站住腳。」

公孫灝笑了一下:「但卻會艱難很多,而且,這一路追殺,你也不能否認,若非羅晨三番四次收手,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逃出百萬里。」

「……」天獄無言,狠狠的瞪了公孫灝一眼。

公孫灝沒理他,而是去看容華:「小姐,雖然被追殺百萬里,但羅晨對我們也有諸多恩情,而除了那幾個對你出言不遜的蠢貨之外,相信其他人也多多少少是有點察覺的,可他們也並未說什麼……不如就算了。」

容華看了一眼那些面露忐忑的神人,隨意的點點頭,隨後伸出手點了幾下,那幾個方才對他出言不遜的人左手頓時都化作血霧。

那幾人頓時都是哀嚎出聲,其中一人紅著眼睛怒視容華:「你不是都答應放過我們了嗎?怎麼還出手如此狠辣?!」

不待容華說話,羅晨急急訓斥:「住嘴!你出言不遜,有如此教訓本是應當,怎能心懷怨懟!」

羅晨語氣中帶著恨鐵不成鋼之色,這人怎麼就能蠢到了這步田地?他開口質問的時候怎麼就不想想自己之前大言不慚說了些什麼?!想要人姑娘陪他樂呵樂呵!敢說出這話,就不要怪人姑娘讓他變成一個樂子!

那人被羅晨訓斥,想起自己之前乾的事,臉色一白,終於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而容華,卻是呵了一聲,轉了轉手腕,冷眼看過去:「覺得我出手狠辣,那不如我就順便要了你的命。」

容華這話,叫那人的天色更白了,天邊突然傳來一陣笑聲,說不出的邪異:「哈哈哈……這是誰惹到你了?不如本尊幫你解決了他,也省得你髒了手。」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