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冥之主等人在這段時間修為飛速提升,畢竟古木送來很多武功秘籍,眾人天賦又絲毫不弱於神族。

進步最快的為沈天行,此刻他的修為已經達到神將八重境,比三大域主高出了一重境。

至於其他人,諸如岳峰、靳戈等人也有著明顯的提升,紛紛達到神將境界。

可以說。

古木將神道竊取過來后,經過時間加速,三境強者乃至吞天域的武者都得到了全面提升。

如果將他們送往外界,必然可以在神域創出一番名堂。

他們會出去的。

在古木計劃中,如果自己一旦無法壓制魔氣,從而陷入魔化,就會將他們送出去。

這是最壞的打算,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如果自己失去理智,再次進入吞天域,以現在的修為,肯定會對他們帶來滅頂之災。

正是不希望那種事情出現,古木穩固一段時間境界后,再次出現外界,他沒時間去好好感悟神王帶來的好處,必須在最快時間收集神樹。

毋庸置疑。

當他再次出現在飄渺城,也就是三天後。

始終沒有離去的帝天王頓時感應到了他的存在,不過後者並沒有追來,因為這幾天,凌雲王和飄渺王以及後來趕來的聖仙王老是纏著他。

「帝天王,你肯定有事情瞞著我們。」

「神樹顯神光,神獸攻打主城,這其中肯定有關聯,帝天王,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三大神王站在飄渺城的城府內始終纏著帝天王,畢竟他們不是傻子,雖然不知古神血脈出現,但還是從各種反常中嗅到一絲不同尋常。

帝天王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只是敷衍搪塞,找機會擺脫他們,將出現的古木抓住。

不過。

就在此時,外面士兵匆匆來報,結結巴巴的道:「神王大人,外面……有人自稱擁有太古之神血脈!」 「會有的。」

她心不在焉,阿道夫也不想多打擾,「那我就不打擾了。」

阿道夫離開之後,司徒雲舒便給海雀打電話,試圖打聽江南的任務。

無奈的是,海雀也不知道江南在執行什麼任務。

因為,這次是他單獨行動。

海雀並未參與配合。

「雲舒,怎麼了?江南以往執行任務,也沒看到你這麼擔心啊?」

司徒雲舒揉著額角,「沒事,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掛了電話,司徒雲舒回到房間。

江南不在,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幹些什麼了。

一旦安靜下來,腦子裡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全都冒了出來。

有時候,她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倒霉體質,連帶著,把身邊的人也連累了。

我在異界造詭秘 安璇,江南,慕靖南……

閉上眼,她深深的嘆息一聲,眉眼間滿是疲憊。

…………

「三少,數據傳回來了。」醫生電話聯繫了慕靖西,告訴他,「徐醫生說,陸小姐的病情應該儘快手術,否則會持續惡化。但是,成功率確實不高。」

「所以現在需要回國治療,是么?」

「是的。」

「好,我會儘快安排。」

掛了電話,慕靖西第一時間通知了陸胤。

陸胤神色凝重,擰著眉頭吞雲吐霧,白色的煙霧縈繞著他滿是愁緒的臉,良久,才聽到他沙啞的嗓音說一句,「那就回S國吧。」

那就回S國治療吧。

陸萌離婚的時候,他曾說過,不許陸萌再回去。

現在,依舊是為了陸萌,他主動要求回去。

「好,我馬上準備。」

回S國,意味著要跟喬燃和喬雲瑾分別了。

喬燃得帶著雲瑾回A國,短暫的相聚,就要分別,喬安難掩傷心,抱著喬燃不肯撒手。

「媽媽……」

喬燃雙目濕潤,拍著她的背,「好了,喬喬現在可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不要哭了。」

這些天的相聚,已經讓她倍感滿足了。

對於她們而言,能聚一聚,已經實屬不易。

做人要懂得知足,喬燃拍著情緒有些失控的喬安,「還有機會見面的,別哭。」

「我會想你的,媽媽。還有爸爸和雲瑾。」

小糯米抱住喬燃的腿,哭唧唧的喊外婆,喬燃鬆開喬安,抱了抱小糯米,親親她的臉蛋,「乖,要記得常給外婆打電話。」

「小糯米記住了!」

慕靖西攬著喬安的肩,柔聲安慰了幾句,又對喬燃說,「媽,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喬喬和兩個孩子的。下一次,我們再聚。」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分別總是難掩傷感。

送喬燃和雲瑾到機場后,喬安心情持續低落。

很快,他們也要回國了。

慕靖南執意留在C國,慕靖西趁他用藥后,昏睡的時間,直接令警衛把他送上飛機。

等他醒來后,發現自己已經在私人飛機上,氣得要揍慕靖西。

「二哥,這次你聽我的,一定不會錯。」慕靖西輕拍他的肩,示意他稍安勿躁,「讓你一個人在國外治療,別說父親母親不同意,我也不放心。我想來想去,還是把你帶回去比較好。你好,我也安心。」 「陳尋!」慕靖南咬緊牙關,低吼。

休息艙外的陳尋,聽到了,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私人飛機在天上飛著呢,就算現在想回去,也來不及了。

更何況,他也支持三少的決定。

慕靖南是真的生氣了,要不是現在重傷在身,恐怕他會直接揍慕靖西。

「二哥,你省點力氣,別扯到傷口了。」

小糯米小碎步蹦躂過來,趴在休息艙門口,探頭探腦的朝裡面張望,「二伯,你怎麼了?」

聽到小侄女的聲音,慕靖南深吸一口氣,強壓下滿腔怒火,「沒事,二伯沒事。」

慕靖西忍著笑,勾勾手,小糯米便歡快的跑到他身邊,「爸爸。」

「二伯正無聊呢,你陪二伯聊聊天。」

「好呀。」小糯米欣然同意,踮起腳尖,瞅著趴在床上的慕靖南,「二伯,你想聊什麼呀?」

那清澈的眼眸,眨巴眨巴瞅著慕靖南,儼然一副治癒小天使的模樣。

慕靖南狠狠瞪慕靖西,無恥!

就會利用小糯米!

「沒事……二伯想休息了。」

「那好吧。」小糯米失落的垂下眼帘,「等二伯休息好了,小糯米再陪二伯聊天。」

慕靖西揉揉她的小腦瓜,「那我們出去吧,別打擾二伯休息了。」

牽著女兒的手,瀟洒離開。

跟陳尋擦肩而過的時候,陳尋感激的沖慕靖西垂首,壓低聲音,「謝謝三少。」

「陳尋,你辛苦了。」一掌落在他肩上,拍了拍。

陳尋恭敬的道,「這是我分內的事。」

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私人飛機在京都國際機場降落。

一行人直奔皇家醫院。

慕靖南當即住院,陸萌也要開始住院接受治療,抱著景行的陸萌,不肯撒手。

偌大的病房裡,只剩下了陸胤和喬安還有宋雲遲。

「萌萌,晚上想吃些什麼,我讓廚師給你做。」喬安問。

陸萌搖頭,蔫蔫的,「什麼都不想吃,沒胃口。」

現在什麼心情都沒了,別說吃了,就連說話都提不起力氣。

懷裡的景行,似乎也感受到了媽媽情緒的低落,兩隻小手一直摸著媽媽的臉蛋。

那雙清澈的眼眸,一直看著她。

陸萌鼻尖又酸了,吸了吸鼻子,她咬著唇瓣說,「姐姐,你們先回去休息吧。飛了這麼長時間,大家也都累了。不用一直留在這陪我的。」

宋雲遲也附和,「萌萌說的沒錯,這裡有我守著就行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

陸胤若有所思的掃了他一眼,叮囑了陸萌幾句,便率先離開。

慕靖西帶著小飯糰和小糯米還在慕靖南的病房,喬安跟陸萌道別後,便去找慕靖西去了。

偌大的病房裡,慕靖南趴在病床上,咬牙切齒的說著:「滾吧,我不想見你。」

不省心的弟弟,真是看一眼都嫌煩!

慕靖西抱著呆萌的小飯糰,聞言笑出聲來,「那可不行,不盯著你,我怕你逃了。」

「二哥,怎麼了?」喬安進來,就聽到慕靖南那句氣極了的話。

再一看,自家老公那挑釁的笑。 「什麼?」

帝天王難以置信的驚道,然後動用神識,便發現自己要捉拿的古木果然站在縹緲府外。

這傢伙怎麼來了?而且還將自己擁有太古之神血脈的事情說出來!

帝天王心裡那個崩潰,差點一口血飛濺而出。

另外三名神王在聽到『太古之神血脈』,表情自然也是極為精彩,甚至在短暫錯愕下,紛紛飛出廳房。

這種血脈對神王來說,可是巨大誘惑,哪怕懷疑有人在和自己開玩笑,也必須認真起來。

三名神王走出去,帝天王也急忙追了出去,不過卻是一臉的愁眉苦臉。

這段時間他一直隱瞞古木的血脈,為的就是獨吞,未曾想,這小子自己送上門,而且還說了出來,自己想法豈不是要泡湯了。

……

古木站在飄渺府前,臉上掛著淡然的微笑,在他身後則有著很多高手將其團團圍住,臉上表情有驚訝,也有著幾分嘲笑。

就在剛才。

這傢伙突然出現在府邸前,聲稱自己有『太古之神血脈』,頓時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太古之神血脈流傳於神域,很多強者都略有耳聞,甚至公認,可以成就大道之巔,如今竟然有人冒出來說自己有這種血脈。

誰信啊。

大傢伙兒不信,所以看待古木的目光中就有了幾分嘲笑,認為這傢伙腦子有問題。

古木的腦子當然沒問題,他之所以敢站在這裡,自然有目的,而這個目的就是靠近神樹。

城內重兵把守,又有帝天王等幾名神王,將諸多神獸召喚出來,縱然可以攻城,想要決出勝負,顯然需要很長時間,這根本等不下去。況且,他本來就不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玄武等人如此相信自己,尊自己為古神,更不能讓他們出現,畢竟和神族打起來,是一場惡戰,會造成很大傷亡。

綜上所述。

古大少決定以身犯險,承認自己擁有古神血脈。

因為在他看來,如果另外三名神王得知后,或許會將自己帶到神樹驗證真假,到那時自己便有機會偷走神樹。

這可謂是兵行險招。

咻——

就在此時,三名神王相繼從府內飛出,落在他身邊,隨後則跟著臉色陰沉的帝天王。

飄渺王上下打量一番古木,很溫和的道:「小友,你說你有太古之神血脈?」

他打心底里認為這件事不靠譜,但最近神樹顯神光,神獸攻城,發生了諸多異常,不得不讓他隱隱有份懷疑。

另外兩名神王也是如此,縱然不太相信,也不敢肯定這是冒牌貨,畢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神域四名最強武者同一時間出現,氣勢籠罩這片區域讓人倍感壓力。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