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詭異的一幕令慕卿不禁愣住,詫異的眨了眨眼睛:「你們……」

封時奕終於忍無可忍,甩開了端木磊的手,邁步走到慕卿身邊:「回來了?」

「嗯,不過你們這是幹什麼呢?」慕卿狐疑的打量著端木磊。

提起這件事,封時奕不禁有些頭痛:「他非要看婧凝,纏了我一下午。」

聞言,慕卿忍不住失笑,這個端木磊還蠻有毅力的嘛。

「那你就給他看看咯。」慕卿一臉不在意,這麼點小事,也值得他們這樣?

「婧凝睡覺了。」他早就被端木磊纏煩了,誰知回來的時候,婧凝睡著了,所以他就沒讓端木磊看。

慕卿心下瞭然,愛莫能助的看了眼端木磊,徑直回到嬰兒房。

「咯咯咯……」嬰兒房內回蕩著小婧凝的笑聲。

慕卿不禁有些驚訝,婧凝這不是醒了嘛?

想著,慕卿抱起小婧凝,逗弄了一會,便打算帶著她出去給端木磊看看。

叩叩叩。

敲門聲率先響起,慕卿輕聲道:「進來。」

端木磊推門走了進來,一臉期待的看著慕卿:「孩子醒了嗎?」

「醒……」慕卿下意識就要點頭,無意間低下頭,忽然看到懷裡的小婧凝閉上雙眸,嫣然熟睡的模樣。

奇怪,這孩子剛剛不是還笑著呢嘛?

「抱歉,小婧凝睡著了。」慕卿搖了搖頭。

「好吧,我再等等。」端木磊一臉遺憾的走出嬰兒房。

慕卿正打算將孩子放回搖籃里,赫然看到小婧凝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眼底劃過一抹驚訝,慕卿一時有些茫然,難道小婧凝不喜歡端木磊?

思索片刻,慕卿抱著小婧凝來到樓下,將她直接塞到封時奕的懷裡,小婧凝睜著兩個水汪汪的眼睛,在封時奕的懷裡玩得很開心。

「咦,這孩子醒了?」端木磊一臉好奇的湊了上來。

小婧凝看到端木磊的瞬間,立刻閉上眼睛裝睡。

這一舉動令客廳里的三人都有些驚訝,這孩子也太聰明了吧? 此時陳麗已經拿著罰單回來了,她發現辦公室里的江帆不見了,急忙跑了出來,看到賽龍車裡的江帆急忙喊道:「你不能走!還沒交罰金呢!」

江帆伸出頭笑道:「陳麗,謝謝你的錄像,很精彩,罰單你留著,什麼時候找到我超車的錄像,我就什麼時候交罰金!拜拜!」腳踩油門,吱的一聲,賽龍車像箭一樣飈了出去。

陳麗氣得直跺腳,「哼,你跑不了,我記住了你的車號!」

江帆駕駛著賽龍車到了東海市人民醫院,回到疑難雜症科室的辦公室里,還是平日一樣看報紙。突然門響了,「請進!」江帆抬頭望辦公室門。

門開了,進來的人是宋文傑,他滿臉喜悅之色,「小江,告訴你一個特大好消息!」他緊挨著江帆身邊坐下。

「你就別騙我了吧,是不是組織上有新的任務了?」江帆冷冷道。

宋文傑知道隱瞞了不了江帆,呵呵笑道:「小江,你果然厲害,組織上是有一個任務交給你,這個任務十分輕鬆,你絕對喜歡去做!」

「切,你就別逗我了,當我這裡還有什麼好任務!要麼是危險的,要麼是十分棘手的,這次又是什麼危險的任務吧?」江帆翻了下報紙,看都沒看宋文傑。

「小江,這次你猜錯了,這次任務是需要你和黃富一起去完成,任務十分簡單,讓你們到女人堆里去混,每天泡泡妞,任務就可以完成!」宋文傑笑呵呵道。

「得了吧!哪有這麼好的任務,你就別繞圈子了,直接把任務說出來了吧!」江帆放下報紙望著宋文傑。

「嘿嘿,江老弟果然爽快!那我就說了。最近我們華夏國很多重要的情報被竊,根據線人密報,東烏國在杭湖市安插了一名間諜,代號是黑玫瑰,是名女性,最體年齡不詳,只知道她用微型發報機發報,經探測確定地點就在杭湖市醫院學院內。」宋文傑道。

「既然知道了地點,你們派人去抓不就得了,要派我們去幹什麼?」江帆驚訝道。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雖然我們確定了地點,杭湖醫學院一共有六千多師生,加上黑玫瑰十分狡猾,我們派人多次查訪,都未發現她的蹤跡,所以組織上決定派你和黃富去找出那名女間諜,並抓捕她。」宋文傑拿出一包東西。

要在六千師生里尋找間諜,難度還真的很大,只知道她是名女性,年齡多大也不知道,她偽裝的身份是學生還是老師也不知道。

宋文傑打開包,拿出兩張身分證,「這是你和黃富的身分證,你化名黃帆,黃富化名為江富,你們以插班生的名義進入杭湖醫學院,至於班級我們都給你們安排好了,大三的護理系本科三班,班上一共六十二人,全部都是女生,你們兩個可謂是鶴立雞群哦!」

江帆立即呵呵笑道:「老宋,你想得真周到,這次我可要好好地泡妞了!嘿嘿!」江帆興奮地站了起來。

「你們是執行任務,不要光想著泡妞,要儘快找出黑玫瑰!這是你們的介紹信,你和黃富今天就動身,杭湖醫學院已經開學一個多星期了,你們行動要快點!學院那邊的手續都辦好了,你們只要到找方院長,他會安排好你們的,這是你們的機票。」宋文傑把身分證、機票、介紹信交到江帆手上。

這個老宋真狡猾,明明一切早就安排了好了的,連介紹信和身分證都做好了,自己想不去都不行。這老宋也是只狡猾的狐狸,今年要好好耍他一次。

「老宋啊!這次任務我很滿意,謝謝你給我找了這麼一個好任務,完成任務回來我請你去帝豪酒店吃飯。」江帆的手拍了拍宋文傑的肩膀,宋文傑感到如同觸電一般。

「江老弟,我們是什麼關係,老朋友了,這種好事當然首先就想到你!好,既然你請客,我當然要來,要不然就是不給你面子,菜就不要多了,隨便點幾十個就夠了!」宋文傑笑呵呵道。

他話音剛落,突然肚子咕咕響起來,手捂肚子皺眉道:「廁所在那裡?我肚子不舒服了,哎喲!」

江帆忍住笑,「哦,老宋你昨天晚上吃了什麼好東西了!廁所就在出門右手邊的左邊一間。」

宋文傑捂著肚子跑出了辦公室,按照江帆所講的位子,看都沒看立即進了廁所,「啊!」裡面立即傳出兩個女人聲。緊接著喊道:「老流氓!跑到女廁所來幹什麼?偷窺呀!」

宋文傑頓時就傻了眼,怎麼是女廁所,而且是沒有隔檔的開放式的女廁所,兩個女的看到一男人進入后,嚇得站了起來,立即發現不對頭,褲子還沒拉上呢,急忙又蹲下。

宋文傑老臉一紅,結結巴巴道:「哦,不好意思,走錯了!」急忙跑了出去,進入右邊的廁所。

當他蹲下后細想立即就明白剛才是著了江帆的道,這是江帆故意指女廁所讓自己進入的,這小子真是太損了,突然他忍不住罵了一句:「我靠!這拉肚子肯定是他做的手腳,好小子,連我都暗算!我饒不了你!」

宋文傑拉完后立即衝到江帆的辦公室里,「你小子!」他發現辦公室里沒人,這小子早就溜了!回頭看到門背後掛著張小紙條,宋文傑拿過紙條,紙條上寫著:「老宋,知道你沒去過女廁所,這次讓你見識了女廁所,不要生氣,這張紙剛好給你擦屁股!」

「這小子!」宋文傑剛說完,肚子立即咕咕作響,臉色立變,急忙捂著肚子朝廁所跑去。

此時的江帆已經和黃富到了東海市機場,江帆每次外出都少不了和女人們道別,梁艷、舒敏、李寒煙、張小蕾、王小蔓、李志玲等人拉著江帆難捨難分,一旁的黃富羨慕得要命,周圍的旅客更是嫉妒得很。

飛機終於起飛了,兩個多小時后,飛機在杭湖市機場降落,江帆和黃富走出機艙,下午的陽光照耀在他們臉上。

給讀者的話:

推薦朋友書<<邪獵花都>>! 杭湖市是南方的一個風景迷人的城市,這裡有著名的月影湖,還有旅遊勝地八卦山、卧佛寺等等。江帆和黃富兩人出了機場,打了輛的士車,二十分鐘后,車子到了杭湖市醫學院。

杭湖市醫學院是華夏國聞名的醫學院之一,創建已經有八十多年,學院門口是梯子型的標誌,「杭湖醫學院」五個金色的大字橫在當中。

江帆和黃富出示介紹信進入杭湖醫學院,真不愧是全國聞名的醫學院,這裡的環境優美,青石子鋪的路,四周都是松樹和柏樹。綠色草坪,假山水池,小橋流水,涼亭,這哪裡是醫學院,簡直是公園。

學院里一共有六棟大樓,前面兩棟是教學大樓,旁邊一棟是教師大樓,後面兩棟是集體宿舍,旁邊矮點的是學院食堂。

此時正是課間時間,學院里到處都是學生,江帆和黃富兩人的出現立即引來許多人的注視。江帆穿一身名牌的西裝,黃富穿一身名牌的夾克,兩人手提行李包,與其說是學生還不如說兩人是旅遊者。

「他們兩個是幹什麼的?」

「可能是新來的插班生吧?」

「不像啊!兩人好像剛剛旅遊回來」

「請問同學,教師大樓在哪裡?」黃富拉著一位女漂亮的女生問道,黃富喜歡問漂亮的女生,因為問起來比較賞心悅目。

那女生望了黃富和江帆一眼,微笑道:「教師大樓就在這邊!」女生指著旁邊不遠處的大樓。

「哦,謝謝。」黃富微笑道。

「你們是新來插班生吧?」那女生好奇問道。

「是的。」黃富微笑道。

「你們兩人是什麼系的?」女生微笑道。

「我們是護理系三班的。」江帆道。

「啊!你們兩個大男人也學護理?」女生驚訝道。

「呵呵,現在連男保姆都有,據說西國的男人都可懷孕生孩子呢,這算什麼!」江帆笑呵呵道。

留下女生目瞪口呆著站在那裡,江帆和黃富按照女生的指引,兩人上了教師大樓。大樓一共六層,問了一位老師后,才知道院長辦公室在四樓,兩人找到院長辦公室,裡面是一位漂亮的女人。

「請問方院長在嗎?」江帆問那女人。

這女人三十多歲,瓜子臉,短短的頭髮,戴了副金色眼鏡,雪白的皮膚,身材保養很好,一副精明幹練的樣子。

女人微笑道:「方院長出去辦事去了,你們有什麼事嗎?」女人聲音很溫柔,讓人聽起來很舒服。

「哦,我們是新來的插班生,是來找方院長辦理入學手續的。」江帆微笑道。

「哦,你們是新來的插班生啊!你們有介紹信嗎?」女人微笑問道。

「有!」江帆拿出了介紹信遞給女人,女人拿著介紹信看了會兒,點頭道:「我是杭湖醫學院的教導處主任喻彩虹,我可以辦理們辦理入學手續。」

「哦,是喻主任,謝謝您!」江帆拿出相關的材料放在桌子上,喻彩虹仔細看了會材料,微笑地對江帆和黃富道:「你們隨我到辦公室去辦理入學手續。」

喻主任說完,扭著屁股走出了院長辦公室,打開了隔壁的大門,江帆和黃富兩人進了她的辦公室。這間辦公室要比院長辦公室小點,裡面放置了三張桌子,桌子旁邊是窗檯,窗台上放了兩盆月季花。

兩盆月季花已經開放了不少,還有些是花骨朵,陽光照射在月季花上,紅色的花朵顯得格外嬌艷,給辦公室里增添了幾分春色。

「你們坐吧,請稍等會!」喻主任微笑道,她打開抽屜,開始為江帆和黃富辦理。

辦公室里很簡單,也很整潔,桌子擦得乾乾淨淨,上面擺放了一隻水杯,旁邊是墨水和筆架。牆上掛了一幅山水畫,這是一幅高山流水,綠樹蔥蔥的情景,看來這個喻主任是個十分愛乾淨愛整潔的女人。

「好了!你們的入學手續辦好了,不過我很奇怪,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麼學護理專業呢?」喻主任微笑道。

「哦,我們喜歡護理這個專業,尤其現在就業競爭十分激烈,男護理很缺乏,我們就選擇護理專業,這對我們以後就業應該有幫助。」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江帆微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給你們系班主任打個電話,讓她來接你們。」喻主任立即拿起電話,打了一個電話。

放下電話后,「你們的系班主任名叫胡莉,她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溫柔大方,工作認真負責,深受學生的愛戴,你們會喜歡上她的!」喻主任介紹道。

喻主任話音剛落,門口出現了一位年齡二十七八歲的女人,黑色的長發,圓形的臉,大眼睛,濃眉毛,身穿黑色上衣。

「喻主任,他們就是新來的插班生嗎?」胡莉指著江帆和黃富道。

「是的,他們就是新來的插班生!」喻主任微笑道。

「胡老師,您好,我是黃帆!」江帆站了起來,微笑點頭。

「胡老師,您好,我是江富!」黃富也站了起來,點頭微笑。

「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麼選擇護理專業呢?」胡莉一臉驚訝,因為她在學院里當了四年的老師,從來沒有遇到過男生選擇護理專業的。

「哦,我喜歡護理這個專業!她讓我有男人的溫柔!」江帆望著胡莉的眼睛,這女人眼睛很美,大而圓是個很大方的好女人。

胡莉望了望黃富,「我也喜歡護理,她可以使我們男人充滿母愛!」這句話黃富是從一本書上看到的,現在剛好用上。

胡莉笑了笑,「你們的理由很奇怪哦,希望你們好好學習,你們請隨我到班上去吧。」

胡莉說完走了出去,江帆和黃富立即和喻主任告辭,出了辦公室,緊隨胡莉身後。胡莉的身材很好,不胖不瘦,前凸後期翹,穿著高跟鞋,走路是走兩腿之間的中線。

黃富伸出拇指悄聲道:「胡老師的身材真棒!」雙眼冒光,口水都流了出來。

「她可是老師,你準備搞師生戀啊!」江帆悄聲道,他雙眼一直望著胡莉的屁股,想起了水跟爺爺的話,女人屁股大,生男孩子。護莉的屁股和桂花不分伯仲,只是兩人的風味不同而已。

給讀者的話: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