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多了!

敢笑我,你怎麼就不想想自己的處境呢?

「朗將軍用盡一切方法收了雷家兄妹,難道不是看中了人家的大白腿?」

眾人目瞪口呆。

四周發出了被凍結的碦嚓之聲!

眾人皆無語,一時間竟然安靜異常。

……

「好久不見,師妹。」陌軒笑笑。

「師姐,好久不見!」雷雨睫毛彎彎,微微點頭。

「你……」莫小白瞪大了眼珠子。

原來眼前這個看起來窮得穿不起衣服的美貌女子,原來也是雲麓弟子?!

是不是雲麓弟子都是這樣子?

都是窮得叮噹響的那種?

莫小白咽了口口水。

大長腿固然人人愛,但是要是太暴力,那好像就不是那麼惹人愛了。

莫小白心虛地瞅了瞅雷雨。

殘破的衣裙下,一雙大白腿沾滿了污漬,但是莫小白用自己腦瓜子發誓,這一定是一雙很好看的大白腿!

這雙大白腿,自己也曾經看過,但是曾經看過的怎麼看怎麼不好看。

因為實在太暴力!

這就是窮得沒希望才絕望出來的壞脾氣!

陌軒看著莫小白,微微一笑,滿臉不善:「你剛才說什麼?」

莫小白大驚失色,一臉嚴肅:「我說朗將軍真是英明神武,能收了這麼個美人兒做侍女,真是三生福分!」

「不是這句!」陌軒好心提醒。

「沒錯!就是這句!」莫小白信誓旦旦。

「真不是這句。」陌軒梨渦淺笑,嘴角微微撇起。

「你沒聽錯,就是這句!」莫小白斬釘截鐵!

「……」

「耶?二傻子最近好像有點奇怪啊,功夫進步有點快啊,這脾氣改得也挺快。」

朗群咧嘴一笑,冰霜之氣瞬間收住。

莫小白的脾氣朗群是知道的,但是還真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時候。

欠抽是真的,但是莫小白卻從來不會在這裡欠抽。

好歹一起十幾年了。

兩人打來斗去,比武鬥法不知道多少次了,雖然每次幾乎都是半斤八兩,但是也相互之間摸清了彼此的脾氣了。

但是郎群感覺自己現在有些看不懂了。

「那是!」

莫小白點點頭,神色凜然,一副本來如此的模樣。

「確實,臉皮更厚了,更加不要臉了,而且長進挺快」朗群笑。

「……」莫小白瞪大了眼珠子。

「算了,別爭了,你們都一樣不要臉,這是誇獎你們。」蕭讓淡淡一笑。

「……」

「……」

帳內瞬間安靜。

「將軍,我覺得我可以搶救一下!」莫小白瞪著陌軒,滿臉不甘心。

「你還是不用搶救了。」

朗群沒說話,只是安靜地看著蕭讓。

「就這麼說定了。」蕭讓笑看著雷雨,淡淡一笑:「你暫時去給他做貼身侍女,有問題么?」

「我拒絕!」

郎群感覺好累。

「無效。」

蕭讓笑。

「謝謝將軍。」

雷雨滿心歡喜,原來自己還是他接觸的第一個異性呢~

郎群咬牙,轉頭看著雷雨,雷雨明眸泛喜,朗群靜靜看著雷雨,皺眉道:「你不是說誰打得過你你就喜歡誰么?」

「對。」雷雨不明所以。

「師妹你說錯了。」陌軒笑。

雷雨不明所以,朗群長槍一指:「這營帳中,你隨便挑一個,打過你的不下五個。」

「五個?」雷雨皺眉。

「蕭將軍,莫傻子,陌軒,陌麟,你哥。」朗群冷笑。

「你……」

雷雨美眸圓瞪。

「所以,你不要亂說。」朗群冷冷道。

「我要嫁給我輸給的第一個。」

雷雨咬著嘴唇。

「好說。」朗群看了一邊悄然後退的解解,冷笑一聲:「蟹包子?」

「將軍何事?」

解解心中有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捲起了陣陣濃煙。

朗群一指解解,看著雷雨:「打敗你的不是我,是他。」

「……」

「……」

眾人無語。

雷雨嘴唇緊咬。

莫小白在一邊看得咂嘴,「果然是郎豺女豹……」 漆黑天地。

銀月山脈間。

蕭讓有一搭沒一搭地撥弄著火種,長槍斜斜放在身邊,最近天突然有些轉涼了,卻只是剛入秋而已。

可是現在的自己只能靠火堆取暖了。

「人這一生,要成全了多少人,成全了多少事,才能得到一些福報呢?」

蕭讓坐在地上,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撥弄著火種,好讓身前的火苗燃燒得更加旺一些,只是時間久了,枯柴都已幾乎燃盡,怎麼撥弄,也就剩下了紅紅的火種。

但是蕭讓不想動,也懶得添些柴禾,雖然就在身邊俯首可拾。

「成全了那麼多人,為什麼到最後卻終是成全不了自己呢?」

蕭讓抬頭看著夜空底底一嘆。

「將軍上一世不也是這樣么。」

空氣中緩緩凝聚出一個人形,是微無塵。

蕭讓眉間帶了淡淡苦笑,「這一生總是讓我來成全別人,可是誰又來成全我呢?」

「將軍現在該想的,不應該是這個吧?」微無塵淡淡一笑。

我就喜歡你做作的樣子 蕭讓沉默片刻,緩緩一笑,「好像也是。」

蕭讓緩緩從懷裡掏出一個玉瓶,掏出一粒血紅色藥丸服下,又緩緩將玉瓶放回懷裡。

蕭讓看了看遠方的黑夜,「我這一生,竟然還什麼都沒做,自己的命都快不在了,可是我一直不明白初見為什麼會對我付出那麼多,還有蘇雅,她們明明會有一個好的結局的,為什麼都是為了我而幫銀麟軍,為什麼九黎出的事情,與她們半點關係都沒有,卻要她們辛苦幫忙解決?」

「將軍一直不願意承認,現在承認了?」微無塵笑看著蕭讓。

「即便我不承認,不代表它不存在,她們兩人,這幾年,為銀麟軍付出了多少,即便是我哪天真的死了,還有一個解解,還有莫小白,還有郎群,他們都應該可以撐起銀麟軍。」蕭讓淡笑。

「所以將軍現在就在安排後事了?」微無塵皺眉。

「你這老傢伙。」

蕭讓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體多麼糟糕,即便是我不願意承認,可不還是事實么,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么?」

微無塵搖搖頭,嘆了口氣,「以前一直給你說,可將軍也沒見相信我啊。」

「你還要我怎麼相信你?難倒我現在還得不夠相信你么?」

蕭讓一笑。

「這麼多年了,能讓我這麼相信莫名其妙出現的事情,你算第一個了,這已經不錯了,你還要怎樣?」

「可是將軍如果再如此在意他人的話,我怕將軍會重蹈覆轍。」微無塵微微皺眉。

「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我一絲一毫得來的,你這讓我突然放棄,你也要讓我放得下啊,換做是你,你能放得下?」

「天下間眾人,只要是人便有慾望,我也是人,也有慾望,現在的一切,現在的所有事物都是我用盡了心力得來的,再說了,誰又可以逃得過天命輪迴?我也是人,雖然自己這些年小心翼翼,但是該犯的錯大概也一樣少不了罷。」蕭讓嘆息一聲。

「雖然我知道這很為難,可是將軍你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微無塵嘆息道。

「你知道?」蕭讓一笑。

一胎三寶:爹地,你拐錯媽咪了! 微無塵打著哈哈,沉默半響,終是淡淡一笑,「看來,將軍也沒做錯。」

「現在所有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便看天意吧。」蕭讓淡笑。

「也是。」

微無塵蹙眉,淡淡一笑,「不過將軍就沒發現,初見只見了你一面,現在還那麼喜歡將軍,將軍就沒想過?」

「想過,不過不敢。」

蕭讓淡笑,「以前是你告訴我不能負了她,現在我借酒去見了一面,雖然時間不多,可是我也沒有辦法,銀麟軍軍中那麼多事情要做,父親也老了,現在就靠我撐起來了,可是他大概還不知道我也快成撐不住了吧,這樣的我,又該拿什麼去談喜歡誰?」

「多少是能過一時算一時,後面的路誰夜不知道會怎麼樣,三年了,初見想跟你來銀麟軍,你為什麼不帶來呢。」

「為什麼要帶來呢?」

蕭讓淡淡一笑,嘴角出現了一絲苦澀,「我知道她一直對我很好,可是我時間都不多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早些斷了的好,免得最後一起受傷害。」

「你啊……」微無塵苦嘆一聲,「難道你就沒喜歡過初見?」

「呵呵。」

蕭讓苦笑一聲,「初見姑娘聰明漂亮,以後有的是大好前程,自然會有一個喜歡她而她也喜歡的人,又何必在我這個看起來威風的廢將軍身上浪費時間?我也何必去害她?」

「那蘇雅呢?」

「一樣。」

蕭讓淡笑,「她們都是所託非人,這些年我多數本事都是你教給我的,賺錢的本事都是你教給我的,雖然我不願意聽你的那些毫無根據的老故事,也多數時候都對你不尊重,但是你應該知道,其實我的內心對你是尊重的。」

「而至於蘇雅,我只能愧對了,誰讓我是銀麟軍的將軍呢,父親也老了,莫伯父也老了,現在這一代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在其位擔其責,我現在只想儘可能的多做一點事情,我不能做到每個人都不負,現在銀麟軍十數萬將士,哪一個沒有想法,哪一個又不想過上好日子,終不能因為我喜歡她們,就讓我去負了銀麟軍那麼多人吧。」

爹地,今天結婚了嗎? 「喜歡就是喜歡,這些都不是你喜歡的,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再說了,你以為初見就能活多久?」

「什麼?」蕭讓皺眉。

「沒事。」微無塵突然不言。

蕭讓也不追究,淡淡一笑,提出酒喝了一口,「這些我現在管不了,我便能做多少算多少吧,我也不想負,但是如果什麼都成全的話,我也沒那麼多少時間,我要是誰都成全,誰來成全我?」

「將軍現在這個思想未免有些墮落了。」

「這倒不至於。」

蕭讓淡淡一笑,「我只是就事論事罷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無論我還能走多久,走多遠,但是身為男兒,堂堂正正,這一點我還是會做到的。」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