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不可能,長老也說過,世間萬法,一切皆有可能。」

四方不少年輕人驚呼,甚至還有一些少年,在長輩的護持之下,也聚精會神地盯著那虛無世界上下打量。

這一切都被蕭易的意志精神捕捉到,他心中感嘆,這就是強大部族的底蘊,擁有著尋常部族先天所不能及的底蘊。廣闊的眼界給了他們常人難及的眼力,也讓他們滋生了高人一等的姿態。

蕭易更多的精神。則是在關注正在交手的兩人,真正走出了北雪將部,他逐漸看到這片廣袤的世界,強者數之不盡,就算是這眼前的兩人,也是強大如斯,在這巨木古城之中,還可以肆意開闢虛無世界,圈定戰地,就不是一般闢地境強者可以做到的,至少在蕭易看來,他或許可以做到,卻未必如兩人這般風淡雲輕,戰法境界上,他尚在通靈之境,未曾入神。

轟隆隆!

驟然之間,虛無世界中的一人出手了,是那巨木先天,他一拳打出,虛無世界中竟是生出了無盡雷光,紫色電光呼嘯,霸道的雷音中,一輪紫光盈盈的雷日冉冉升起,甫一出現,就扭曲空間,衍生出來澎湃的空間暴風。

「大雷音拳!」

有人驚呼,這是巨木氏的鎮族武學之一,位列將書武學,傳聞修行參悟到巔峰,可衍化九天雷日,降下九天神罰,破滅萬物,眼下這巨木先天雖然還遠沒有達到那一境界,卻也晉入了深層次,這雷霆大日中蘊藏了可怕的力量。

嗡!

剎那間,那雷霆大日就潰落下來,令得那裡許虛無世界都生出了一種動蕩,雖然一切氣息都被兩人刻意隔絕了,但是眾人依舊可以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威勢,有一種深入心靈的震撼。

吟!

這一刻,靈感玄手中的紫色竹劍輕鳴,他輕輕抬手,劍尖劃出一道玄奧的軌跡,虛無中頓時生出滾滾浪潮,好像一掛天河傾瀉下來,沒有半點徵兆,后發先至,與那雷霆大日猛烈碰撞。

一片熾盛的光,沒有多少人可以洞悉其中的虛實,空間暴風席捲,宛若一片毀滅的世界。

蠍武面色微白,眼前這兩人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這讓他心中的最後一點冷漠和自傲也消散一空,換做是會武之前,他甚至沒有資格站到這兩人身前,即便是現在,他也沒有絲毫把握,可以接住兩人一招半式。

戰力同樣跨入了蓋世領域,卻有著如此天差地別,蠍武明白,修行愈深,絲毫差距,便可能相隔生與死,何況眼前這兩人,卻是已經步入了闢地境,生命進化,真正踏足了蓋世領域,甚至都不是初入這一境界,已經浸淫多年。

這就是年輕一輩中的真正強者,不足一百歲,已然參悟生死,踏入蓋世領域,甚至位列地榜,戰力在這一境可堪絕顛。

等到光華散盡,虛無世界中,兩人相對而立,似乎沒有移動過分毫,亦看不出絲毫傷害,既而,虛無世界逐漸閉合,兩人出現在真實世界。

靈感玄白袍如雪,手中紫色竹劍一閃而逝,他輕笑一聲:「你的大雷音拳又精進了。」

「彼此,你的天河五劍也愈發純熟,我很想看看下面四劍。」巨木先天沉聲道。

「會有機會的。」

靈感玄轉身離去,沒有半點煙火之氣,他腳步奇幻,看似平淡無奇,但是幾步之間就消失不見。

「各位,散了。」

巨木先天輕笑一聲,而後朝著四方掃一眼,當目光掃過一些地方時,卻是微微凝滯,這樣的地方有著四五個,在掃過蕭易四人之時也同樣如此,很顯然,這尊地榜強者已經發現了周圍一些強者,當然,真正能夠入眼的,也只有同境強者。

「可惜,將部爭鋒尚未開始,兩人都未盡全力。」

「真是可怕的力量,年輕一輩中位列地榜的不多,都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資,妖孽一般的人物。」

「這兩人在地榜之上排名只在末尾,不過將部爭鋒,也擁有著爭奪十強之力,真不知道那些強大的師部,乃至是王部中走出來的年輕強者,又該是如何妖孽,即便是荒莽遊俠,眾多散修之中,也同樣有一些年輕強者起於微末,卻強勢崛起,震驚天下,無盡歲月,乃至諸多紀元以來,已經屢見不鮮。」

這是一些老輩強者在感嘆,更多的則是慶幸,這些妖孽天才,在以後很長的一段歲月中,會不斷成長,最終成為抵抗百族的中流砥柱,支撐起整個人族的延續。

等到巨木先天消失在虛無世界,北雪刑天方才深吸一口氣,他目光沉凝,澀聲道:「好怕的年輕人,居然讓我生出了退避之意。」

什麼!

即便是元化天,此刻也是眉頭微挑,剛剛那巨木先天目光掃過,居然透過目光震懾了人群中隱藏的闢地境強者,這一份手段之隱蔽,居然連他也沒有察覺到。

「這就是將部爭鋒的巔峰力量嗎?地榜之上,一人排名兩千九百九十五,一人排名兩千九百九十四。」蠍武喃喃道,目光有些熾熱,身上有絲絲戰意升騰,顯然在短暫的迷失之後,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至此,蕭易亦感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強大如這兩人,即便是他也感到十分棘手,自襯底蘊盡出,也沒有什麼勝算,就算如此,整個人族之中,闢地境內,比這兩人強大的,尚有兩千九百多人。

人群逐漸散去,蕭易四人也登上了一株巨木,走進了一座木闕,一些年輕人依舊不能平靜,不斷交談,卻只能夠說出來一些無足輕重的東西,這裡血泉香氣交織,每一株巨木都屬於巨木氏,這座木闕是一座食樓,同樣有著巨木氏的族人在打理。(未完待續。。) (求推薦票,求訂閱!)

木闕中很嘈雜,同樣,一些角落雖然有人在交談,卻聽不到半點聲音,顯然是溝通意志,在進行心靈交流。

很快,就有巨木氏族人奉上血泉,都是陳釀了十年的葯泉,價值數塊上品精石,不過蕭易四人卻是毫不在意。

「沒想到,這一屆將部爭鋒居然有人登上了地榜,未達百歲之齡,戰力堪稱蓋世最絕顛。」北雪刑天感嘆道,「三千地榜中人,若是可以登臨其上,其中的好處足以讓人趨之若鶩,傳說中,只要登臨地榜,就可以通過地榜,擁有一次挑選將書武學的資格,至少都在一轉之境。」

「一轉之境?」蕭易挑眉,他從未聽聞。

「不錯,與兵法不同,將書武學非同小可,已經涉及意志之秘,攻伐的不僅僅是肉身,更是心靈意志,真正的將書武學,唯有輪迴戰將才能夠創衍出世,而輪迴九轉,將書武學也就分為九轉之境。」北雪刑天看了蕭易一眼,道,「而在輪迴之境前,雖然也有強者天資縱橫,參悟意志變化,創衍出來強大的武學,衍生出來武道之勢,卻也不能夠與真正的輪迴將書相比,只能稱之為準將書,而其中一些准將書,也有可能擁有一轉之威,卻也只能止步於此。」

「怎樣才能登上地榜?」這時候,元化天突然開口,眼中罕見地顯現出來幾分鄭重之色。

「突破晉陞闢地境,是進入地榜的最低門檻,而後需要擊敗一尊地榜強者。方才能夠取而代之。步入地榜之列。」

「一定要闢地境嗎?」蠍武蹙眉道。

北雪刑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也不是,就算是融魂境,只要能夠擊敗地榜強者,也能夠登臨其上,不過這樣的人物……」

北雪刑天欲言又止,蠍武面色一滯,他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登臨地榜的。絕對都是蓋世領域中的絕顛強者,普通闢地境強者,甚至在頃刻間就要被殺死,想要擊敗他們,哪怕是排位末尾的,也絕對無比艱難,若是他,即便參悟生死造化,步入闢地生境,也不敢說能夠在此前的巨木先天兩人手中走過一招半式。真正搏殺,怕是瞬間就被殺死了。

蕭易也感到了沉重的壓力。真正走出北雪將部他才發現,他修行至今,還遠遠不夠,九百八十一座將部勢力,近三千天才妖孽,想要爭奪到那三十個名額,恐怕都要擁有著足夠挑戰地榜的戰力方才有資格,整個北荒西域的將部勢力,肯定有一些妖孽人物,即便相比於至強師部,乃至是無上王部也未必遜色。

從來沒有哪一刻,蕭易如現在這般渴望突破闢地境,眼下的修為境界,雖然他凝聚出來了絕品戰魂,卻還遠遠不能凝聚出來所有的九十九道戰魂分身,非是意志精神不夠,而是肉身戰體已經到達極限,原本煉化荒龍精血,修行龍象大力訣,他的修為戰氣就遠比普通同境者雄渾十倍以上,加上龍象戰氣的霸道剛陽,即便是一些上位體質凝聚出來的行屬戰氣,也遠遠不如。

是以即便他戰體強橫,甚至打破了普通蓋世強者的戰體界限,但是面對絕品戰魂衍生的強大分身,而今的他雖然經過了半年的修行,也僅僅只能夠凝聚出來二十道戰魂分身,距離九十九道還差之甚遠。

不過若是等到他肉身淬鍊,足以承受九十九道戰魂分身,一旦九十九道戰魂分身合一,可以誕生怎樣可怕的戰力,即便是蕭易自己也難以估量,至少不會比先前的巨木先天兩人弱上多少,或許擁有一戰之力。

雖然當初兩人交手只在瞬息之間,但是蕭易意志精神半步輪迴,還是看出了一些虛實,或許此前的兩人,甚至算不上是真正交手,只是一種粗略的試探,儘管如此,也足以在這空間壁壘堅凝的巨木古城中掀起了空間暴風,若是兩人全力出手,實在難以想象會擁有怎樣的破壞力。

在蕭易的認知中,這樣的戰力,換做科技大時代,已經超越了核武器所帶來的威懾,畢竟核武器再強大,也遠遠達不到撕裂空間的境地,邁入了蓋世領域,便可以算得上超脫了科技大時代所能夠達到的科學破壞力。

……

三日之後,蕭易一行四人再次跨越了漫長的距離,這一條將部爭鋒之路,是北雪將部歷屆所開闢出來的通路,無論是沿途的古城,部族,乃至是遊俠聚居地,都有著些許交往,這一路上進行空間大挪移,並未遭遇到什麼阻礙。

一片荒野大地,天地蒼涼,沒有什麼山嶽,到處都是瘋長的野草,風蝕的枯石,蕭易四人行走在其中,他們將要前往下一座洞虛大陣的所在之地,枯木將部。

四人的腳步不快,但是彈指間就跨越了數里之地,這條北雪族走過了無數次的爭鋒之路,兩個月的時間綽綽有餘,是以四人也沒有時時刻刻穿越虛無,偶爾行走在荒莽大地之上,體悟天心地氣,雖然未必可以令得修為突破,意志精進,卻也令人心靈平和,肉身精神處於一種微妙的境地。

荒莽的天空是多變的,可以陽光璀璨,也可以雷雲密布,不過這樣的天象對於大地之上的四人卻是造成不了絲毫的威脅。

嗚!

起風了,沒有半點徵兆,野草搖晃,風聲嗚咽,如泣如訴,沙塵飛卷,逐漸淹沒了整個荒野大地。

轟隆隆!

有雷鳴聲自天穹之上響起,煌煌天威震人心魄,不過蕭易四人卻是同時停下了腳步,他們眉頭蹙起,因為感到了異樣的氣息。

轟!

一道銀電墜落,撕裂蒼穹,劈開虛無世界,將遠處的大地撕裂開來百丈的深壑,同樣,這道銀電也將漫天沙塵撕裂開來一道巨大的口子,令得蕭易四人可以看清天穹之上的景象。

哪裡是什麼積聚的雷雲,分明就是一頭紫色的巨鷹,這巨鷹通體如紫晶雕琢,雙翼展開足有百丈之寬,若垂天之雲,一根根紫羽閃爍銀電,散發出來冰冷的金屬光澤,巨鷹脖頸處,更是密布有細密的金鱗,頭頂一根銀白色獨角,閃爍著驚人的電弧,令得空間都微微扭曲,恐怖的氣息隨著那一雙睥睨的紫色鷹眼,橫掃四方虛空,令得整片天穹都好像化成了一片雷海。

「紫電荒鷹!」

北雪刑天低喝一聲,這是一頭強大的四星荒獸,足以媲美人族闢地境蓋世強者,天生駕馭九天雷霆,乃是荒獸中的異種,不僅接引太陽真火,更以九天雷霆淬鍊己身。

有人!

很快,四人看到,在那紫電荒鷹背上,赫然站立著一道挺拔的身影,這是一名紫衣中年,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一種霸道的氣息,他周身雷霆纏繞,宛如無盡雷霆中誕生的子嗣,蓋世氣機如淵如獄。

一尊闢地境強者,降伏了紫電荒鷹,甚至在蓋世領域中都不是弱者,似乎是察覺到了蕭易四人的目光,那紫衣中年目光微動,在看到蕭易四人之時輕咦一聲,不過隨即就是冷冷一笑,坐下紫電荒鷹長鳴,一條虛無通路被開闢出來,巨大的紫電荒鷹載著紫衣中年沖入其中,很快消失不見。

風聲漸息,塵歸塵,土歸土,蕭易四人繼續行走,北荒西域強者無數,一尊闢地境強者雖然罕見,卻也不足為奇。

沒有過去半炷香,蕭易四人再次停住腳步,因為四方荒野一下寂靜下來,風聲不聞,蕭易看向腳下,草葉輕顫,相隔三息,再次顫動數下,地面也開始生出了輕微的震動。(求推薦票,求訂閱!)(未完待續。。) (求推薦票,求訂閱!)

咚!咚!咚!

最終,這輕微的地震化成了滔天轟鳴,宛若天鼓在擂動,一股雄渾如海,熾熱如晧陽的血氣自遠方升起。

蕭易目光微凜,那是一頭如山嶽一般高大的黑牛,高有一百多丈,粗大的四肢若天柱,碩大而尖利的牛角彎曲向天,背後生著一根粗壯如天鞭,密布黑鱗的蛇尾,暗黃色的牛眼充斥著桀驁不馴,這蛇尾黑牛每踏一步,方圓十數里的大地就劇烈震動,好像整條地脈都在與之呼應,濃烈的氣血不加掩飾,幾乎將虛無都燃燒起來。

「大地蠻牛!」

蠍武色變,這又是一頭強大的四星荒獸,在那猙獰的牛角之間,一道黑影盤膝而坐,看不清虛實,渾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袍之中,但是不可否認,絕對是一尊強大的存在,駕馭這樣的強橫荒獸,沒有強大的力量根本無法懾服。

大地蠻牛奔騰,一步之間就邁出十數里,呼吸之間就到了百里之外,消失在四人的眼中。

此後短短半個時辰之中,蕭易四人就看到了數頭強大的四星荒獸御空而過,威嚴氣勢掃蕩虛空,無一例外,都有著強者駕馭它們。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隱匿的氣息自虛無之中一閃而過,那是在虛無世界中穿行的強者。

這就有些不同尋常,蕭易四人目光皆是變得凝重起來,這些強者的方向都是一致的,如此眾多的闢地境強者匯聚。到底所求為何。實在是難以琢磨。

很快。四人就做出了決定,因為眾多強者匯聚之地並未偏離枯木將部的方向,甚至就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

半炷香后,四人越過一座古山,北雪刑天微微一怔,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座龐大的巨城,青銅城牆閃爍幽光。城門口,無數人族進出,鎮守著數以百計的戰兵。

這是一座新城,在北雪刑天的記憶中,百年之前這裡還是一處荒蕪之地,沒想到百年之後一座巨城拔地而起。

四人相視一眼,順著人流進入巨城之中,他們捕捉一些聲音,得知了這座巨城的來歷,百年之前。一尊遊俠強者,位列闢地大圓滿之境。甚至登臨地榜兩千五百位,為了打破桎梏,開天闢地,深入荒莽古山之中,與一頭五星荒獸交手,被追殺至此,瀕死之際明悟己道,最終開天闢地,斬殺五星荒獸於此,後來感懷於此,再沒有離開,數年之後,一座巨城拔地而起,成為了方圓數十萬里最大的遊俠聚居地,短短百年過去,無數遊俠匯聚,甚至誕生了戰師,雖然只是遊俠聚居地,卻也堪比將部勢力。

「這天都城最近來了不少強者。」

「都是闢地境的強者,踏入蓋世領域,你沒有看到,那一頭紫電荒鷹,還有九天風雕,風火狼熊,一個個都是恐怖的四星荒獸,摧山斷岳不在話下,我就靠近了幾步,那氣血就幾乎把我融化了。」

「真想去見識見識那虛無易物大典。」

「那也要你能夠進入虛無世界,就算是粉碎世界,恐怕也一下將你我碾成齏粉,何況就算你拿出來讓闢地境心動之物,恐怕就更入不得虛無世界,那是強者的世界。」

這是幾名年輕的遊俠,眼中既有艷羨之色,也有無可奈何,闢地境強者之間的易物,那樣的龐然大物,他們與之相比,便是螻蟻一般,就算是擁有足以令闢地境心動的寶物,也沒有平等易物的資格,多半要死於非命。

虛無易物大典!

蕭易心中一動,便明白了那些闢地境強者匯聚而來的目的,這裡居然有著這樣層次的強者易物之地,難怪可以吸引這麼多強者到來,不過顯然,沒有這天都城之主,也絕對不可能如此安穩,這麼多闢地境強者,甚至只要數頭四星荒獸交手,就足以將這座巨城夷為平地。

不過,闢地境強者間的易物,這就非同小可,這一刻,不僅僅是蕭易,即便是北雪刑天也是心動了,修行到達了闢地境,每一步都是舉步維艱,而能夠對闢地境有所助益的寶物畢竟不多,這樣的機會,即便是北雪刑天兩百多年歲月中,也僅僅只是遇到了一次,且沒有這麼多的強者,想來這虛無易物大典上的物品,必定不少。

不用開口,四人目光相接,連同心靈,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他們徑直朝著巨城中央行去,那裡一座青銅高塔巍峨矗立,虛無易物大典的入口,就在塔中。

天都城中人聲鼎沸,無數遊俠在這裡易物,乃至很多部族中人也匯聚於此,交換所需,短短百年光景,不得不說一尊開天境強者的強大凝聚力,足以鎮壓一方,放眼整個北荒大地,都不算是弱者。

甚至就算是闢地境強者,縱觀整個北荒大地,也差不多登堂入室,可以橫行一地,蓋壓一世,鎮壓最弱小的天兵路,勉強算得上是強者,至少踏入北荒大地,可以擁有一分自保之力,至於普通融魂境強者,乃至更為弱小的淬骨境武者,荒莽大地廣袤無邊,可以偏居一隅,孤身出行,多半活不長久。

一百零七紀元以來,人界大地愈發兇險,不僅僅是諸多荒獸橫行,更有無數異族潛伏其中,乃至一些密地險境,遺藏古地,稍有不慎,即便是開天境強者,乃至是步入了輪迴的強大存在,也要身死道消。

……

片刻之後,蕭易四人來到青銅高塔之下。

「四位來參加虛無易物大典!」一名守衛踏步上前恭聲道,這是一名淬骨境武者,他看不透蕭易四人的修為。

「不錯。」北雪刑天淡淡道。

「那請四位大人留下烙印。」

聽到北雪刑天的話,那名守衛更加恭謹了,他遞上一塊晶瑩的石板,上面有著一道清晰的掌印。

北雪刑天蹙眉,不過還是將手放了上去,嵌入掌印之中,剎那間,石板上迸發出來璀璨的綠霞,引得青銅高塔四方時刻關注的人群驚呼出聲。

「闢地境強者,第五十三個了。」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