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衛城牆,防止妖獸作亂,等待天盛軍到來。」

場中局勢已定,趙嘉做出了和松鶴同樣的決定。

盛華城之中,城牆之下。

「很抱歉。」雲陽對薩米特以及那名使者笑著說道。「原本為你們準備好的大禮出了一點意外,我只能送給你們一半禮物了。」

雲陽淡淡的說著,將手中的落日神弓交給了旁邊的一名戰士。雲陽並沒有射出第三箭將明王擊殺,因為此刻的雲陽無法再定位明王的位置了,就算藉助太空之中的衛星網路都做不到。很顯然,明王在逃走的時候已經採取了最為嚴密的隱蔽措施。除非雲陽是入聖境高手,否則雲陽是無法將此刻的明王找出來的。

「什麼?!一半?」那名使者聞言立刻跳了起來:「一半就想打發我們?雲陽你在做夢!」

薩米特臉上的笑意卻十分勉強:「雲城主說笑了,我們此來不為什麼禮物,只是受宗主委託,來和雲城主敘一敘之前共同戰鬥的情誼而已。」

「說好了的事情。怎麼可能變更呢?」雲陽臉上仍舊帶著淡淡的笑意。伸出手來指了指天空,「看,禮物已經來了。」

薩米特抬起頭來,臉色立刻劇變。天空之中。二十餘名近衛軍團戰士已經降落了下來。

「稟告城主,近衛軍團一分隊幸不辱命。已順利完成任務。」一名分隊長走上前來,對著雲陽重重的一抱拳。

「很好,都去休息一下吧,藥劑局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療傷所需的丹藥。」雲陽擺了擺手,這二十餘名戰士就迅速離開,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具穿著土黃色衣衫的屍首。

薩米特此刻已經張口結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算他是超凡八重空靈境的高手,就算他事前已經對於雲陽所謂的「禮物」思考了許久,但他仍舊沒能預料到這一幕。

「宗……宗主……」沉默良久,薩米特喉嚨中才發出了一聲似乎鬼哭一般的嚎叫,一下子就對著躺在地上的庫拉德沖了過去。

「原本想將明王的屍體也帶過來當做送給你們的禮物的,但沒想到出了一點意外,明王竟能擋住落日神弓一箭逃走,所以就只有這一半了。」雲陽淡淡說道。

「雲陽!你這惡魔!你犯下如此惡行,你就不怕神王降罪么!」薩米特抬起頭來凄厲喊道。而跟隨薩米特一同前來的另外一名使者,在看到庫拉德屍體的時候就已經暈了過去。

「能給我降罪的,只有我的師長,父母以及祖宗。神王又算得了什麼?薩米特,我盛華城原本和你因果正宗無冤無仇,你因果正宗覬覦我盛華城人口以及資源,三番兩次冒犯我盛華城,為了自保,我也不得用出辣手將你因果正宗連根拔起。不僅你因果正宗,永恆真門和萬化神教都在我盛華城剷除之列,人族終將統一,祖星終將成為人族的樂園。」

「薩米特,既然來了我盛華城,就別走了,在我盛華城留下吧。」雲陽說道。

「褻瀆神王,你所犯罪孽十惡不赦!我薩米特是神王的虔誠信徒,又怎麼可能屈居於你這惡賊之下!」薩米特大叫一聲,猛然間站了起來,抬腿就向著雲陽沖了過來。

薩米特無法飛行,但薩米特的戰力同樣無法忽視。只要和大地聯繫在一起,薩米特的身軀就比鋼鐵還要堅硬,薩米特的動作比風還要快疾。

這一下衝鋒,就好像有幾十萬天盛軍戰士一同衝鋒一般,就算前面是一座高山都會被薩米特撞倒,就算前方是銅牆鐵壁都無法阻擋薩米特的腳步。

但云陽神色一直淡淡。雲陽好像根本就沒有將薩米特看在眼裡。薩米特向著雲陽沖了過來,雲陽便伸出了手,以比薩米特更快的速度將這隻手搭在了薩米特的腦袋之上。於是薩米特就忽然間停了下來。薩米特腳下的大地瞬間生出裂紋,轟隆隆的聲音傳出了數千米遠,就好像是在地震一般,但不管薩米特如何用力,薩米特始終無法前進一步。

「跪下。」雲陽吐出了兩個字。在吐出這兩個字之後,薩米特的身軀就開始了劇烈的顫抖,在這顫抖之間不斷的有金鐵交鳴的聲音從薩米特身體之中發出來,就好像薩米特此刻已經化作了一塊人型鋼板,而雲陽所要做的,就是將這塊人型鋼板生生的壓彎。

一陣似乎鋼鐵被折斷的刺耳聲音從薩米特身體之中發出來,薩米特如同山川一般堅不可摧的身體終於轟然倒下,跪在了雲陽面前。雲陽並沒有將自己那隻手拿開,而是繼續在薩米特的腦袋之上拍了兩下。

好像是用大鎚敲打銅鐘一般,雲陽在薩米特身體之上拍打了兩下,發出的聲音卻轟隆隆的傳到了好幾千米遠的地方。

「薩米特已經被我鎖住了修為,將他關到地牢之中等待發落吧。」雲陽吩咐了一句,立刻就有幾名戰士過來將薩米特抬走了。

薩米特終究是超凡八重的高手,這樣的高手,就算是在盛華城之中也只有雲陽可以穩剩他。不過雲陽並沒有招降薩米特的打算,這樣的高手可能帶來的變數太多了,雲陽懶得在他身上耗費那麼多心力。暫且將他關押起來只是打著廢物利用的心思。一名超凡八重的高手,就算當成廢物來用,也會有很大的用處。

「五先生,這名使者怎麼辦?」一名戰士走了過來,指著那名已經被嚇暈的使者,低聲對雲陽詢問道。

「殺了扔出去吧。」雲陽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立刻就有戰士走過來,一刀就將那名使者的腦袋砍了下來,也不顧正在流淌的鮮血,胡亂將他的身體裝在了麻袋裡面,拖著就走了。

「使者團其餘人等也都先關起來,以後再說吧。」雲陽擺了擺手。等到一群如同餓虎一般的戰士將那些戰戰兢兢的使者帶走之後,雲陽暗自搖了搖頭,也飛走了。

在飛走之前,一道命令從雲陽口中傳了出來:「近衛軍團回歸之後,休整五天。五天之後,隨我殺向聖輝城,誅滅萬化神教。」

萬化神教掌教是唯一已知的入聖境高手。就算此刻他受了重傷也不可小覷。為了對付這名大高手,雲陽也只有親自出動了。(小說《星河主宰》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在雲陽看來,這祖星之上的敵人中,唯一值得自己重視的,也就只有萬化神教掌教一人了。唯一已知的入聖境高手,當初跟隨師祖武青雲一同去往木星,最終師祖沒有回來,他回來了。雲陽雖然不知道在那無盡星空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毫無疑問,萬化神教掌教極其恐怖,非常的恐怖。

和掌教比起來,不管是庫拉德還是明王,這兩人都只能算是磨刀石。在雲陽看來,這兩人的作用無非是鍛煉近衛軍團,提升近衛軍團的戰力而已。

而現在,這個目標已經達成了。因為雲陽提前的布置以及近衛軍團的大量準備工作,在圍剿這兩人的戰鬥之中,近衛軍團雖然有大量的戰士身受重傷,卻沒有一人死去。那麼就可以預見,在戰士們從重傷中恢復過來以後,近衛軍團的戰力絕對會取得大幅度的提升。

到時,雲陽會帶著軒轅劍,會帶上近衛軍團所有戰士出發前去聖輝城,將掌教殺死。

在盛華城城牆之下上演的這一場鬧劇最終落幕,最終結果以薩米特被關押為結局。庫拉德的屍體以及眾多敵方超凡境修士的屍體則被中央科學院取走。對於中央科學院來說,研究修行不同功法的修士也是一項很有價值的課題。說不定可以從這不同的修行功法之中找到可以增強己方實力的辦法。

除了部分留守在城市之中,代替兩大教派擔任城防任務的戰士以外,出發參與圍剿兩大教派的近衛軍團戰士們也陸續回到了盛華城之中。但天盛軍戰士們還沒有回來。在清掃了赤光城和月輪城之中的敵方高手以後,二十萬天盛軍戰士們在雲陽的命令之下,做出了一個堪稱驚天動地的大動作。

戰士們搬空了兩大教派數百年積蓄下來的所有財富,然後將這兩座城市之中的所有民眾全部集中到了一起。踏上了回歸盛華的路途。在雲陽看來,這近百萬民眾才是最為寶貴的財富,或者說,這些同為人族的人的性命才是最為寶貴的。

雲陽並不將這些人看做單純的貨物。因為雲陽知道。這些人終將會融入到盛華城之中,成為真真正正的盛華城人民。在這些人之中也會誕生出天才,也會誕生出驚天動地的人物。盛華城和其餘的城市不同。只要是天才就會得到盛華城的扶持,盛華城並不會因為出身或者血統的差異而區別對待。

赤光城和月輪城真正的變成了一座空城,在以後,這兩座城市因為沒有人族居住的緣故可能會變成妖獸的樂園,但云陽並不在乎這一點。

幾十萬人的隊伍綿延了十幾公里的長度。精銳的天盛軍穿著整齊的鎧甲環繞在遷徙民眾們周圍,天空之中不斷的有超凡境高手飛來飛去。為這隻緩慢前進的隊伍提供全方位的保護。和盔甲明亮的天盛軍戰士們相比起來,遷徙民眾們的模樣就差了許多。在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些衣衫襤褸,神情麻木的貧民。 如果這都不算愛 他們推著破舊的小車,或者背著破爛的包裹,在軍隊的裹挾之下去往未知的未來。他們不知道在前方迎接他們的到底是什麼,他們也不關心這一點——最壞的結果無非是重新信仰一個神靈。然後被貌似慈悲的神職人員以神靈的名義將自己的財富取走,在過去數百年間,他們早就習慣了這一點。

蒼海是這一隻天盛軍戰士的統領。在之前的神恩甘霖之中,蒼海從超凡一重境界直接躍升到了超凡六重,從而得到了雲陽的重視,出任了野戰營的統領,同時被雲陽委以重任,負責平安護送這幾十萬貧民回歸到盛華城中去。

這原本是沒有什麼難度的任務,十萬天盛軍戰士,超過一百名超凡境修士環繞左右。自己又是超凡六重的修為。還可以隨時得到盛華城的支援,蒼海想不到自己會遇到什麼難處。但此刻的蒼海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一起。

「報告統領,按照現在速度前進的話,我們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才可以回到盛華城之中。」一名戰士來到了蒼海面前大聲彙報道。

「不行。不行,這個速度太慢了。我們還有六個城市的民眾需要護送。以這個速度繼續下去的話,我們會耽誤五先生的安排的。必須要想出辦法……」蒼海看著自己南面的一座高山默默的思考著,片刻之後,蒼海下定了決心:「傳我命令,野戰營,衝鋒營,驍騎營各出動三千名戰士,帶領四萬普通戰士,去給我將血龍山掃蕩一遍。」

戰士們領命而去,蒼海沉思片刻,又用千里傳音對著政事堂發送出了一道訊息,經過了政事堂首領蕭天河的審議之後,這個請示很快便被送到了雲陽的桌子之上。

雲陽將請示看了一遍,拿起筆在上面寫了兩個大字:「同意。」於是這道請示就被轉到了藥劑局首領那裡,於是藥劑局便緊急調撥了材料,調動人手開始了緊急生產……

在兩天之後,一隻約莫有一百人組成的天盛軍小隊攜帶著四十萬顆初級丹藥出發了,並在兩天多時間之後來到了蒼海面前。

也就在這個時候,出發前往血龍山掃蕩的將近五萬名戰士順利回歸。他們帶回來了不計其數的妖獸屍體以及各種各樣的珍惜藥材。蒼海一聲令下,龐大的難民隊伍立刻停止了前進。

在赤光城民眾們不安的目光注視之下,大量的鐵鍋被架了起來,大量的妖獸屍體經過屠宰化為了一大塊一大塊的肉,然後被扔到了鐵鍋之中。又有許多像是藥材的東西被扔到了鍋里,煮了一會,就有一股濃郁的香味傳了出來。

天盛軍戰士們面容嚴肅,各種動作整齊有序,看起來分外的威嚴和不可侵犯。在這種威嚴的壓制之下,赤光城民眾們只敢緊緊的盯著那裡,卻不敢有絲毫的動作。

對於他們來說,忍耐和服從早就成了深深刻在腦海深處的印記。

「阿大,我好餓,我想吃肉!」在這個時候,一名皮包骨頭的小男孩再也忍受不住飢餓大哭了起來。被他稱呼為阿大的那名面黃肌瘦的男人驚恐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一邊對著旁邊的天盛軍戰士連連磕頭,似乎在哀求戰士們放過他的兒子。

一名天盛軍戰士嘆了一口氣,從自己懷中掏出了一大塊熏制好的肉塊來,遞到了這名面黃肌瘦的男子面前。

這名男子遲疑著接過了這塊肉塊,那名天盛軍戰士點了點頭,這名男子便立刻將肉塊塞到了小男孩手中,小男孩立刻狼吞虎咽起來。

這名天盛軍戰士走遠,那個面黃肌瘦的男人仍舊在望著他的背影,忽然之間,他感覺到,這裡的軍隊似乎和以前自己在赤光城之中所見到的軍隊有些不一樣。

大鍋之中的香味愈發的濃郁了,又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有人送來了大量的餐具,又有戰士們大聲吆喝著,指揮著民眾們在大鍋之前排起了長隊。

到了這個時候,赤光城難民們才面面相覷起來。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從許多人心中冒了出來:「難道……這些珍貴的妖獸血肉都是為我們準備的?」

接下來的事情驗證了他們的猜測。每一名難民,不管是蒼老的婦人還是皮包骨頭的小孩都分到了滿滿的一大碗肉湯以及好幾大塊他們以前根本就不敢奢望的妖獸肉,還有一顆只有玻璃球大小,上面散發著奇異香味的藥丸。

難民們帶著疑惑將那枚藥丸吞下了肚子,幾乎就在瞬間,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從肚子擴散到了全身,一些以前留下來的隱傷,一些病痛都在瞬間之中消失了。甚至精神都好了許多。

「這是丹藥,這竟然是丹藥!」

「什麼?這是丹藥?在我們赤光城之中,不是只有貴族老爺才能享用丹藥的么?!」

「天啊,這些至少是肉身五重妖獸的肉!以前我有幸被貴族老爺賞了一塊,吃了之後好幾年都沒有生過病。」

無數驚嘆聲在營地之中響起。甚至有膽子大的難民悄悄的靠近了值守的天盛軍戰士詢問道:「你們……你們將這麼好的東西給我們吃,那你們吃什麼?」

「這些還算是好東西?」那名戰士不屑道,「我們在盛華城的時候,你們吃的那種丹藥我們基本上都是餵給坐騎的,人怎麼能吃那東西?如果不是你們身體實在不好,怕你們經受不住,藥劑局有的是更好的丹藥給你們吃。」

「是么!你們盛華城之中普通人都有這樣好的待遇,能吃到這樣好的東西,那貴族老爺吃的又是是么?」

「哦,我們盛華城之中沒有貴族老爺。」這名戰士淡淡回答道,「又或者說,我們盛華城之中,人人都是貴族老爺。放心吧,只要你去了盛華城之後好好乾,你也有當貴族老爺的機會的。」(未完待續~^~) 因為中央科學院組建的緣故,乾坤武學院後山已經真正的成為了繁華之所。大量的優秀學生被充實到了中央科學院之中,在各不同學科教授的帶領之下進行著各種方面的研究。中央科學院真正的改變了盛華城的發展方式,成為了驅動盛華城發展的最為有力的發動機。

對於因果正宗宗主庫拉德屍體的研究也是中央科學院研究工作的一部分。有數名晉陞到了超凡境界的研究人員擔負起了這個工作。

庫拉德的屍體太古怪了。不同於盛華城修士死亡之後精神軀體就會完全消散的情況,因果正宗的修士死亡之後軀體還在,但這軀體又和普通的屍體不同。經初步研究發現,庫拉德的屍體重量至少有十萬斤以上,而且異常堅韌。

在又一個早晨,負責研究庫拉德屍體的一名科研人員匆匆找到了雲陽。

「五先生,對於庫拉德屍體的研究有了初步的進展,我們發現,雖然因果正宗和萬化神教同為信仰教派,但因果正宗的能量來源卻並不是單純的信仰之力……這似乎是祖星的力量。通過信仰,因果正宗的修士們可以吸納到祖星大地的力量,正因為如此,因果正宗修士的身體才會如此沉重,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無法飛行。」這名科研人員對著雲陽彙報道。

「是這樣么?」雲陽稍微沉思了一會。祖星也是星辰,祖星的力量,粗略來說也可以算是星辰之力。只是因果正宗修士們這種修行方法還是略顯古怪了一些。「為何就算他們死去了,這祖星之力仍舊停留在他們身體之中?」

「這或許是因為因果正宗修行功法特殊的緣故。」這名研究人員回答道,「具體的情況仍舊需要繼續研究才能知道。不過在研究過程之中,我們有了一點奇妙的發現……」

「奇妙?是什麼發現?」雲陽頗有興趣的問道。

這名研究人員略帶古怪的說道:「因果正宗的修士就算死去了。祖星之力也仍舊停留在他們屍體之中,這是很龐大的一股力量,如果我們能將這股力量像是太陽炸彈一樣引爆的話……」

「恩?」雲陽眉頭一緊,隨即舒展了開來。

庫拉德是超凡九重的大高手。他已經在和萬化神教掌教的戰鬥之中受了一些傷。在兩百名近衛軍團戰士的進攻之下傷勢又進一步加重。可是就算如此,同為超凡九重高手的雲陽也需要藉助盛華城大陣的力量,用落日神弓射出一箭才能將他殺死。就算庫拉德死了,他的屍體也需要二十餘名超凡境高手才能抬動。庫拉德的強悍不容置疑,那麼……庫拉德的屍體之中,所蘊含的能量會有多麼龐大?將這股能量引爆,又會爆發出多麼巨大的威力?

就連雲陽都有些不敢想象。

這確實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這樣的大事。也只有雲陽才能做出決斷。

那名科研人員仍舊在等待著雲陽的答覆。雲陽思考了一下之後,問道:「我盛華城可曾收穫到因果正宗其餘超凡境高手的屍身?」

「沒有。」這名科研人員搖了搖頭,「我們以前並不知道因果正宗修士的屍體有這樣奇妙的特性,所以在之前的戰鬥之中,戰士們並沒有特意去收集這些東西。」

「因果正宗之中,超凡境修士的數量是二十九個……除了薩米特和庫拉德之外,還有二十七個。」雲陽沉吟一下。用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傳我命令,讓近衛軍團立刻在月輪城之中搜集,將所有因果正宗超凡境修士的屍體都運到盛華城來。至於庫拉德的屍體……立刻將它運到我這裡來。這東西太過危險,如果在你們的研究之中,它不小心被引爆了,我們整個乾坤武學院恐怕都會受到影響。後續研究交給我來做吧。」

雲陽是整個中央科學院的奠基人,雲陽也是盛華城之中唯一的一名超凡九重高手。將庫拉德的屍體放到雲陽這裡來可以說是萬無一失的。那名科研人員立刻答應了下來:「是,五先生。」

這名科研人員匆匆離開,雲陽臉上卻泛出了一絲古怪的笑意:「有趣有趣。這庫拉德的屍體說不定會成為我盛華城的一件大殺器。噫?卻不知薩米特如果死掉了,他的屍體又會有怎樣的力量?」

在這一刻。雲陽心中甚至升起了將薩米特殺死。然後拿他的屍體來做研究的心思。不過思考了一下,雲陽還是放棄了這個決定。薩米特畢竟是超凡八重的高手,留著他以後說不定還會有一點用處。

隨手處理了幾份公文,雲陽心中忽然間波動了一下。超凡九重高手心神敏銳。尤其是雲陽,在和軒轅劍擁有了直接的聯繫。又和整個盛華城大陣結合到一起之後,雲陽的感知更是敏銳。雲陽的心神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出現波動,如果有波動出現,那就一定是有事情發生。

「似乎有什麼人正在向我盛華城靠近啊。」雲陽淡淡的笑了笑,「我便去看一看。」

雲陽身形晃了一晃,下一刻,雲陽就來到了萬聖塔塔頂。將軒轅劍拿在手中,雲陽的視線開始變得深邃起來。與此同時,運轉在太空之中的衛星網路也開始轉換姿勢,將監視範圍調整到了盛華城周邊。

盛華城以東數百里之外。在蔥蔥的山林,無邊的獸吼聲中,一隻由數百人組成的隊伍正在快速前進。這隻隊伍全部由青壯組成,每一名成員都行動敏捷,奔走之間比猿猴還要快速,尤其是其中幾人竟然還擁有飛行的能力。

這幾人很明顯是超凡境的高手。其餘人等最低也有超凡七八重的修為。

這裡是盛華城邊緣,有盛華城這個巨無霸坐鎮在這裡,周邊數百里之內都沒有厲害妖獸。就算有厲害妖獸,也早就被盛華城之中的高手殺死了。以這樣一支隊伍的實力來說,他們在這裡應該是遇不到什麼威脅才對。可是這一隻隊伍之中,人人都神色驚惶,奔走之間如同喪家之犬,看起來十分的狼狽。

「快走,快走,只要到了盛華城之中我們就安全了。伏波伏波將軍在生前和盛華城祖師武青雲有同袍戰鬥之誼,盛華城一定不會對我們坐視不管。」

「可恨,如果不是龍神殿偷襲殺死了伏波將軍,我們瀚海城何至淪落至此,就連一個小小的龍太子就將我們逼迫到了這種地步。」

「他們無非是圖謀我們的伏波圖而已!當初伏波將軍和盛華城師祖武青雲有約在先,一人開拓陸地,一人開拓海洋,共同為我人族謀取出路,我們瀚海城和盛華城本來就同出一源,現在伏波將軍不在了,我們只有將伏波圖送到武伯父手中才能保證安全!」

「哈哈哈哈哈!」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傳來了一陣狂笑,在這道狂笑之後,是一道囂張到了極點的聲音:「瀚華!你以為你能逃得出本太子的手掌心么!速速將伏波圖交出來,本太子留你們一個全屍!」

為首那名青年男子面色一變,立刻吼道:「快走!快走!我來擋住龍太子!瀚雨,伏波圖就交給你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讓它落到龍神殿妖獸手中,一定要將它交到武青雲手中!」

「大哥!你修為最高,你快點走!我們來斷後!我們是生是死沒有關係,伏波圖一定不能出現意外!」另外一名年紀稍小的青年女子狂呼道。

這名青年女子雖然形容狼狽,頭髮散亂,臉上滿是泥污,但仍舊有一股俏麗之色透露出來。

「快走,快走!」瀚華一聲怒吼,伸手一摸,就從懷中摸出了一張書本一樣大小的圖畫,將它一扔,就扔到了瀚雨手中,隨後就向著天空沖了過去。

「事情緊急,瀚雨,你快些走,莫要遲疑!」其餘幾名超凡境高手同時大吼一聲,同時衝天而去。剩餘那些沒有飛行能力的肉身境武者則將瀚雨緊緊的圍了起來,裹挾著他快速往前衝去。

「大哥!」瀚雨眼中忍不住有大滴大滴的淚水涌了出來。雖然心中不舍,但瀚雨畢竟知道伏波圖才是最為重要的,此刻事態緊急,也確實容不得兒女情長。瀚雨咬緊了牙關,低著頭就向前方衝去。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