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兩人打定主意要配合到底。

突然,外側的道奇挑戰者方向扭了一下,超高的車速下,這一扭頓時將兩車完美的配合打亂。林夕為了穩住方向,駕駛道奇挑戰者超了過去。

張大少見狀不妙,連忙將福特野馬往外一別,佔據了道奇挑戰者空出來的道路,卻無法避免山側那一邊道路露出一些空間。

他並不在意,因為空出來的道路根本不夠一輛車通過。

然而規矩是用來打破的,經驗是用來超越的。

張大少聽到跑車轟鳴聲在他耳邊響起,強勁的風颳得他的視線有些模糊,隱約中看到一輛墨綠色的跑車左邊輪胎壓在山崖上,右邊輪胎壓在路面上,從他身邊側身而過。

張大少只覺腦海一片空白,下意識的踩死剎車,福特野馬滑行了一段后橫攔在路上,右後車輪卻滑落入山崖。

林夕控制好方向,眼角餘光瞄到保時捷衝來,連忙猛打方向盤想要將車橫過來攔住道路。

已經晚了,保時捷從他的車頭劃過,他甚至清楚的看到柳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旁邊。

林夕的視線隨著她指的方向一看,頓時亡魂大冒。也不管車頭撞在山崖上,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沖了出去,一個猛撲就撲在漸漸朝山崖滑落的福特野馬車頭上。 ?李明勇回頭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感慨。

地下賽車界,大多都是心狠手辣之人,兇殘如童猛之輩,更是數不勝數,難得有林夕這樣捨命去救對手的人。

見柳夕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忍不住問道:「你早知道他會救人?」

「小舅啊,你不會連這點閱歷都沒有吧?」

柳夕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就這智商,混了二十多年還沒被人砍死,老天瞎眼了吧?

「什麼意思?」

柳夕鄙夷太明顯,李明勇不能忍。

「這兩人既然能靠喇叭聲就達成協議,連高速轉彎時都能配合的完美默契,你會相信他們之間是清白的嗎?」

柳夕一副嫩殼子,裡面裝的卻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如果連這點都看不出來,在修道界那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早就被人拆皮吃骨了。

李明勇恍然大悟,連連點頭,想想又覺得不對,轉頭皺著眉說:「清白這個詞,用在兩個男人身上不太合適吧?」

他雖然是文盲,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哦,是交情。」柳夕面不改色的說。

靠,都是這具身體的記憶在作祟。原主以前整天都在想些什麼啊,為毛看見兩個男人感情好就覺得不清白?

李明勇忍了忍,終於還是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嘆道:「夕夕啊,你媽說的對,還是要多讀書啊。」

柳夕:「……」

你一個小學都沒畢業的文盲,有什麼立場說這個話?

「甩掉了。」柳夕鬆了口氣,忽然說道。

「什麼,終於甩掉虎虎了?」李明勇驚喜的叫了一聲,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副駕上。

前方突然燈火明亮,一群人遠遠的沖著墨綠色的保時捷又叫又跳,正是等在終點站的另一批飆車愛好者。

保時捷衝過一條攔在路上的彩帶,計時器同時停止,全場頓時爆發齣劇烈的歡呼聲。

「挑戰者獲勝,新紀錄誕生!」有人跳到車頂拿著麥克風大聲叫道:「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迎接我們的小秋名山新車神!」

「車神!車神!」眾人情緒高漲,跟著大吼大叫。

「天吶!是我看錯了嗎?我們的新車神竟然是一名小美女。我們的小美女車神,她創造了小秋名山賽車新紀錄!啊,我的小心臟為什麼在砰砰亂跳,難道它也動心了嗎?」

「喂!旁邊那位大叔,請離我的小美女遠一點,謝謝!」

李明勇一臉無語,看著旁邊車頂上拿著麥克風歇斯底里嘶吼的中年男人,忍不住吼道:「老子哪裡大叔了,你特么的比老子還老好吧?」

柳夕卻是看也沒看一眼,保時捷一陣風般穿過瘋狂的人群,絕塵而去。

喧鬧的人群剎時靜了下來,香檳酒已經打開,冠軍杯已經備好。然而這場慶功宴的主角,小秋名山新紀錄的創造者,小美女車神柳夕……她跑了!

柳夕猜的沒錯,林夕和張大少之間的交情的確不淺,或者說是高手間的惺惺相惜。

雖然兩人在賽場上是對手,都想爭第一名。然而在賽場下,卻是彼此欣賞相交莫逆。

更重要的是,張大少對林夕曾經有救命之恩。

一年前林夕還是挑戰者,當時追在童猛車后,童猛也像對付柳夕一樣,想將林夕的車撞下懸崖。

可怕的是林夕當時年少經驗淺,不了解童猛的狠毒,真的上當了。

林夕至今想起來仍然一陣后怕,要不是張大少就在他的車后,見狀瘋狂的開車將童猛的車撞到前面去,林夕一年前就死了。

後來有黑老大威逼林夕,想讓他跑地下賽車替黑老大賺錢,也是張大少出面幫他打發走了黑老大。

張大少對林夕,既是恩情又是友情,林夕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張大少的車滑落山崖。

他趴在張大少的車頭上,阻止福特野馬掉落。只要支撐一會兒,後面就會有車過來幫他。

冷少寧開著路虎風風火火的衝來,見到前面兩輛車橫攔在路上,皺著眉頭不得不停了下來。

一輛車的話,他還可以藉助車的慣性和風之翼,讓路虎勉強浮空跨過。

兩輛車的話……冷少寧認真的思考,得出結論:摩托車應該可以。

看了看掛在懸崖邊上的福特野馬,冷少寧暗嘆一聲,打開車門走出去幫忙。

至於他車上其他三人,一人昏迷不醒,一人忙著干吐,一名重號傷員已經奄奄一息。

沒一個能用上!

「你繼續壓住車頭,千萬不能松。」冷少寧對林夕說。

林夕點點頭,示意明白。

冷少寧走到路邊,朝車裡一動都不敢動的張大少指了指車門鎖。

張大少神情倒還鎮定,只是臉色蒼白了一些,見狀輕手輕腳的按開了車窗鎖。

冷少寧小心的打開車門,車身晃了一下,張大少瞳孔一縮,臉頰肌肉抖了抖。

林夕聲音發顫:「你小心點。」

冷少寧點點頭,動作果然更加溫柔,解開了張大少身上的安全帶,拉住他的手。

「準備。」冷少寧沉聲說。

張大少輕輕點了點頭。

冷少寧突然一把將張大少從車裡拉了出來,朝林夕喝道:「放手。」

林夕應聲放手,冷少寧一隻手將張大少提到路上。

福特野馬晃動著墜落山崖,過了約莫十秒,山下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張大少全身癱軟的躺在路上大口喘氣,身上的衣衫被汗水濕了幾重。

山道上其他車手也陸陸續續的趕來,見到這一幕,紛紛下車走過來。

透視小房東 「張大少,你這是怎麼了?」

「你們攔在這裡幹什麼?」

「……」

歇了一會兒,張大少回過幾分力氣,沒理會其他人,抬頭朝身旁的林夕笑了笑。

又轉過頭來,神色鄭重的對冷少寧說:「我叫張少聰,我欠你一條命。」

其他車手聽了,紛紛用羨慕嫉妒的眼神看向冷少寧。

這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麼運,有了張大少這句話,至少樊城可以橫著走了。

有人心裡憤憤的暗想:媽的,要不是這小子超了老子的車,救了張大少的就是老子了,可惜了。

冷少寧搖搖頭,指了指林夕橫在路上的車:「麻煩讓讓。」 ?冷少寧話音一落,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現場氣氛有些怪異,這個走了狗屎運救了張大少的冷麵小子,居然會對張大少鄭重的示好無動於衷。

張大少從不說「謝謝」,這兩個字太輕,他不屑說出口。

他說他欠冷少寧一條命,那就表示如果需要,他可以用命來還。

這樣的話,張大少很少說出口。一旦說了,以張大少的實力背景,就表示這小子走了大運。

升職、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然而冷少寧卻說「麻煩讓讓」。

圍觀車手紛紛痛心疾首,心頭嘶吼:這麼好的機會啊,你是不是傻?

張大少卻是眼神一亮,這是一個有志氣的年輕人,想了想說:「兄弟,我們在這裡耽誤了那麼長時間,第一名早就被那個小妞拿下了。」

他以為冷少寧惦記著這次比賽的冠軍,以及冠軍擁有的巨額獎金。

畢竟小秋名山車賽的挑戰者,要麼就是沖著冠軍的名聲而來,要麼就是沖著巨額獎金而來。

無非就是名和利,而這兩樣,張大少都能給他。

「林夕把車讓開,讓人走吧。」

老周穿著鬆鬆垮垮的襯衣,吸著煙走了過來。他接到張大少差點出事的消息,嚇得連忙開車過來,正好聽到這段話。

張大少看了老周一眼,眼神略微詫異。

老周和他對視一眼,又朝林夕說道:「把車移開。」

林夕「哦」了一聲,跑過去將撞爛車頭的道奇挑戰者移開。

冷少寧也不多說,直接上了路虎,開車絕塵而去。

……

下了盤山路,李明勇指示柳夕在路邊一個公廁前停下車,慌慌張張的沖了進去。

一陣火急火燎的噓噓之後,李明勇滿足的嘆了口氣。

媽的,差點尿褲子,還好憋住了。

從廁所出來,李明勇把柳夕趕到副駕駛上,再讓她開下去,他擔心自己心臟受不了。

七點出門,繞著樊城轉了半圈,回來時已經快十點了。

李明勇飢腸轆轆疲憊不堪,把車停到小區附近的停車場,帶著柳夕去旁邊便利店買了四袋速食麵,兩人慢悠悠的回到家裡。

李明芳還沒有回來,看來還在加班。

柳夕換了鞋,跑到沙發上,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李明勇看了看一副專心致志看神話言情劇的柳夕,又低頭看了看手裡提著的速食麵,齜了齜牙。

得,指望外甥女煮速食麵給他吃,好像不太現實。

所以說家裡沒個女人真的不行,老子是不是也考慮找個女人結婚算了,至少有口熱飯吃啊。

李明勇滿心無奈的提著速食麵去了廚房,燒水煮麵。

過了一會兒,李明勇抱著鍋走了出來,把鍋放在茶几上,又擺上兩個碗兩雙筷子,招呼柳夕吃飯。

柳夕夾了一口嘗嘗,味道還算不差。

李明勇嘿嘿一笑,第一次吃速食麵的人,都會覺得味道香的很。等多吃幾次,就知道家裡的熱飯熱菜才是人間美味。

兩人正吃著,聽見門響,兩人轉頭去看,就見李明芳滿臉疲憊的走了進來。

「媽。」

「姐。」

「你們兩個怎麼吃速食麵?」李明芳掃了一眼茶几上的速食麵,頓時滿臉不善的看向李明勇。

「李明勇,你出息啊,你就給你外甥女吃這個?」

李明勇張嘴結舌,看了看李明芳,又看了看滿臉無辜的柳夕,抹了一下嘴巴說:「老姐,我開車帶夕夕去吃海鮮,到地方了她才說不吃。這不沒辦法才煮速食麵嗎?你看夕夕吃的多……」

「呸呸呸。」柳夕把嘴裡的面吐到碗里。

「……香啊。」李明勇低聲把話說完。

「連個孩子都帶不好,要你何用?」李明勇怒氣沖沖的朝李明勇說。

李明勇內心淚流滿面,暗想:姐啊,夕夕是孩子嗎?跟她一比,你弟弟我才是孩子啊。

李明芳搶過柳夕的面碗,氣哼哼的說道:「不好吃就別吃了,少吃一頓又不會餓死。垃圾食品少吃點,你小舅就是吃多了這種垃圾食品,腦子才不好使。連個媳婦兒都娶不到,沒用的東西。」

女星嫁臨:情定腹黑boss 李明勇:「……姐。」

「姐什麼姐,明天等我電話,我給你安排了一個姑娘。明天中午一起吃個飯,給我表現好點。」李明芳說。

李明勇驚恐莫名:「姐,不要啊,求放過。」

李明芳冷哼一聲:「李明勇,你最好給我放老實點。要是敢不到或者遲到,我會讓你死的很有節奏。」

轉頭看柳夕兩眼亮晶晶的支著耳朵聽的津津有味,沒好氣的在她頭上拍了一下:「還有你,這麼晚了還在看電視。快去洗漱睡覺,明天爬不起來我收拾死你。」

柳夕躺著也中槍,然而面對便宜老媽,曾經的金丹老祖也只能敗下陣來,乖乖的跑去洗漱。

直到洗澡的時候柳夕仍然有些不明白,自己怎麼對李明芳這般容忍?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