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天天過去。

陳明整個人每天都關注着股市的動態。

停牌的幾隻股票依然還沒有動靜。

而近千萬資金砸在蔚陽集團股票也沒有出現大幅度的漲幅。

如此一來,陳明也沒有什麼心情去管別的事情了。

一個月的時間眼看就要過去,蔚陽集團的股票也沒有達到陳明預期的效果。

不過讓陳明沒想到的是,停牌的幾隻股票竟然有三隻重新復牌了。

雖然情況不是太好,但最起碼有好轉的苗頭,而且他也可以選擇將手裏的股票拋出去,進行套現。

不過陳明並沒有選擇拋售,而且繼續持倉,準備觀望一段時間情況。

一晃又是三天。

這天陳明在林婉馨的要求下,陪着其去看了看新房子的裝修情況。

然後將林婉馨送上班去後,這纔來到明馨投資。

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電腦。

看了一會網頁,然後打開股市,等待着股市開盤。

陳明的心裏有些激動,他又預感,今天蔚陽集團的股票會出現大幅上漲。

至於預感如何,那就看開盤後的情況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九點半股市開盤。

然而讓陳明沒有想到的是,蔚陽集團的股票開盤後就迎來了下跌,而且直接下跌了足足十個點。

一直到十一點半休市,蔚陽集團的股票都沒有絲毫起色。

面對這種情況,陳明整個人都不好了。

難道自己的預感不準了?

還是說自己判斷失誤了?

自己可就指望蔚陽集團的股票翻身呢,現在倒好,一上午虧掉了上百萬。

中午休市。

陳明坐在電腦前腦袋一片混亂,不知道該如何纔好。

現在出手?

可出手的話,那就是真賠了。

不出手?

可情況又不太樂觀。

陳明心裏難! 不管如何選擇,陳明都不敢輕易決定。

賠?他現在真是賠不起。

一出手就要面臨百萬的損失。

可不出手的話,接下來情況還可能更加糟糕。

“明哥,吃飯了。”

六子那一份盒飯來到辦公室,放在沙發旁的桌子上。

這段時間陳明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明馨投資度過的,吃飯也都是在公司。

“嗯,放那吧,我等會在吃。”

陳明擡起頭看一眼六子,沒有絲毫興致的道。

“明哥,再怎樣也要吃飯啊,你看你,這段時間在公司都快瘦一圈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嫂子怪我怎麼辦?”

六子笑着道。

只不過此時陳明壓根就沒有一點心情,甚至連話都不想說,所以在聽到六子的話後,只是淡淡笑笑。

“明哥,等會就趁熱吃掉,我先出去了。”

六子也能看出來陳明心情不好,於是囑咐一句便離開了。

陳明看着桌子上的盒飯壓根就沒有絲毫的心情。

一直到下午開盤,陳明這才恢復一些精神,繼續盯着蔚陽集團的股票。

跌!還是跌!

下午一開盤,蔚陽集團的股票還是快速的下跌着,交易量也在快速的增加。

收盤時,蔚陽集團的股票足足下跌了二十多個點。

陳明也直接崩潰了。

還有三天的時間就到自己和楊宇約定的一個月了,就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拿什麼和楊宇交代?

直接告訴楊宇虧了二百多萬嗎?

楊宇會不會一怒之下打死自己?

應該不會,就算是打死自己也解決不了問題。

但至少會讓自己賠錢。

這也是問題的關鍵,自己上哪弄錢賠給楊宇?

難不成要把新買的房子賣掉?

肯定不行,先不說林婉馨同不同意,就算自己也不會願意。

房子剛買纔多久?

裝修都還沒有弄好呢,林婉馨的興奮的勁頭都沒過呢。

這要是就把房子賣掉,林婉馨得多傷心?

實在不行也只有拿着房本去貸款了。

又是一天過去。

這天讓已經準備拋售蔚陽集團的陳明頓時有看見了一點希望。

從開盤到中午休市蔚陽集團的股票小小的漲動了一波,雖然僅僅只漲了兩個百分點。

但卻讓陳明猶豫了,一時間陳明感覺自己好像是看到了蔚陽集團股票的希望。

下午開盤,蔚陽集團的股票再次出現上漲的情況,只不過和下跌的點數比起來,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

現在的情況讓陳明拋也不是,不拋也不是。

還有一天,如果明天開盤不能出現奇蹟的話,那自己可就真玩砸了。

晚上,回到出租屋,陳明和林婉馨打聲招呼,前後便直接倒牀上睡覺了。

原本興高采烈的林婉馨看着陳明的樣子,不由一愣,臉上的笑容隨之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不解。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林婉馨猶豫下走到臥室,看着陳明躺在牀上,於是柔聲問道。

“沒什麼,就是最近太累了。”

陳明搖頭回應道。

“想吃什麼?我現在做飯,吃完飯再休息。”

林婉馨眼中浮現一抹關切,道。

“你自己吃吧,我沒胃口。”

陳明拒絕道。

自己現在哪還有心情吃飯,蔚陽集團的股票雖然在上漲,但漲的幅度太小。

若是不出現大幅度的漲幅,那基本上就可以確定明馨投資完蛋了。

“你這樣怎麼能行,再怎麼樣也要吃飯,不吃飯身體哪能受得了?”

林婉馨黛眉微皺,道。

“對了,明天新江園的房子就能裝修好了,咱們一起去收房?”

“這麼快就裝修好了?”

歸藏劍仙 陳明詫異道。

這才一個多月,裝修速度竟然會這麼快,按照當時說的好像需要兩個月吧。

“嘻嘻,我特意讓他們加快了工期,這樣咱們也能早點住上新房不是。”

林婉馨笑笑,臉上露出一抹可愛的表情。

不過此時陳明做什麼都沒有興趣,搖搖頭道。

“你自己去吧,公司明天有重要的事情。”

“那好吧,既然你有事那我就自己去了。”

林婉馨有些不開心道。

陳明當然知道林婉馨不開心,只不過此時他一心都是股票,根本就沒心情去安慰林婉馨。

談話就此結束,林婉馨關上燈和房門離開了臥室。

而陳明則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太累了。

這段時間以來,不止是身體,陳明心裏承受的壓力也太多,根本就沒辦法跟林婉馨說。

說多了只會讓林婉馨多想。

第二天。

陳明醒來後第一件事就是連忙拿起手機看股市的情況。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