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我被你們的天真打敗了!

徐疊搖了搖頭,這才看向四位修士,他們愣在當場,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

剛才窮極跟諸懷皆化成兩道光,鑽進他的肉身中,多少對他們遭成很大的震撼。

他們從未想過,竟然有兩隻妖獸,同時鑽進人類修士的肉身中。

這是什麼玄功?自私從未聽說過,太過離奇。

如果可以得到這樣的玄功,是不是代表著,以後還可以多收服很多妖族。

到那時候,只要本體抖動,就可以釋放出無數妖族出來戰鬥,那自己豈不是很輕鬆?

想到這裡,四人眼珠子再次轉動,趕緊對徐疊開口道:「不知道友怎麼稱呼?」

徐疊對小至尊使個眼色,將其收進識海中,這才對四人咧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笑道:「我叫黑牛。」

「黑……黑牛?好奇怪的名字。」四人眼底深處,猛地閃過一抹狂喜,萬萬沒有想到,這傢伙就是黑牛。

諸天驕正在大額懸賞的那個黑牛?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你們認識我?」徐疊是何等人物,怎麼會看不到他們眼底的狂喜,但還是裝傻,故意問道。

「沒有,我們這是第一次跟道友見面,不如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四位修士趕緊轉身,帶著徐疊前往人族修士聚集地。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心中的想法,真是不知死活。」徐疊修習他心通、天心通,早已洞悉四人心中想法,此刻不禁冷笑。

!! 決戰洞天世界內部,戰亂不斷,殺戮蒼生。

數十種妖族聯合在一起,諸殺人族修士,如今死傷已過兩萬,占所有參賽修士的八成,現在最多也就剩下一千名修士,其中還不算妖族。

這些妖族中,不乏各族少主,修為很厲害。

其中跟蠻牛少主那般實力者,也著實不少。

雖然蠻年少主在徐疊手中,沒有走過一招,便被斬殺。

但在人族修士眼前,蠻牛少主這等修為,已經通天,不容小覷,更是得罪不起。

往往需要諸多修士聯手,才可以將他誅殺,期間還會有傷亡。

說不定哪位修士,就會被斬殺,自此身死道消,神形俱滅。

這個世界並不大,但也不小,處處山脈樹林,猶如蠻荒世界,處處野獸猛禽,雖然修為都不怎麼高,但他們是土著,在此根深蒂固,誰也不敢隨意招惹。

但凡他們其中的成員有受傷或者傷亡者,他們將追究那位修士至不死不休。

也正是因為這樣,往往他們跟人族修士,井水不犯河水,保持和睦共處的原則。

吼!

但最近不知為何,此界猛獸飛禽皆開始主動攻擊人族修士,且每次都會將他們吞食,事後還露出陶醉的表情。

在他們的身上,隱約發現,修為竟然在慢慢增加。

本來這個世界,對他們有壓制,不可以沒有上限的增加修為,以至於最終脫離引界,引發大動亂。

現在這群野獸猛禽,竟然不受控制,修為隱約增加。

「吸食人族修士的精血,可以增加我們的修為。」

「吸食越多,修為就越高。」

「我們在此界,不會有天劫,同類們出動啊!」

「吞食人族,壯我妖族。」

世界各地,皆有不少此界妖族開始攻擊人族修士,越來越多,已經失去控制。

轟!

嗖!

在半空中,徐疊手持仁劍,朝眼前一隻猛虎斬去,噗地一聲,早已將他斬成兩半,血霧在空中炸開,猶如血雨,令人觸目驚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已經是第二十隻妖族對我們發生攻擊,他們莫不成瘋了?」徐疊弄不明白,當初此界的妖族,很少有主動攻擊人族修士的。

現在十分反常,他覺得事情有點妖異。

「難道是各大妖族在煽風點火嗎?」四位修士也查覺到事情不妙,提出自己的想法。

「或許真有可能,趕緊前往人族聚集地,以免生變。」徐疊根本不會想到,這裡的妖族竟會跟外界妖族勾結,他們又出不去,斬殺人族修士又有什麼好處呢?

他到現在還並不知道,這些妖族吸食人族鮮血,可以提升修為。

因為每隻遇到徐疊的妖族,全部被一劍劈成兩半,根本沒有機會表現吸食人血后,修為增加的那一幕。

「不知道友可有什麼飛行法器?」四位修士望向徐疊,他們這樣受著傷,還可以飛行幾千里,已經很不尋常,所以怕露餡,這才提出這個問題。

徐疊聽后趕緊露出抱歉的表情,道:「真是對不起,剛才沒想起來,還讓你們帶著傷勢,飛行這麼遠,這都怪我,是我的錯。」

他取出一件鐵盤,五人站在上面,徐疊暗中催動鯤鵬翅,只見鐵盤嗖地一聲,消失在原地,化成電光,轉眼間便已消失在天邊。

「這……這是什麼法器?竟然擁有如此快的速度,真是難以想象,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等法寶,太棒了!」四位修士途中對這件鐵盤,讚不絕口,徐疊笑道:「等到地方后,這件鐵盤飛行法器,我就送給你們,算是見面禮。」

「真的嗎?」四人聽后,無不驚訝,沒有想到徐疊竟然會這麼大方,如此好的寶物,說送就送,真是一點也不含糊,真是大好人啊!

「當然是真的,反正我還有好多。」徐疊說著右手揮動,又取出四塊鐵盤,說道:「你們看,我還有四件這樣的飛行法器,以後見到別人,還會送的。」

「那就多謝道友。」四位修士笑著開口,但心中卻在想著:「此人法寶如此多,難道還有可能,是萬寶樓的通緝犯嗎?」

他們想著,便不動聲色,傳出道道音訊,傳遍四面八方,通知萬寶樓的修士。

徐疊神念如電,自然感應到他們所傳出的音訊,神不知鬼不覺的截取一枚玉簡音訊,他這才發現,如果沒有相對應的口訣或者手訣,竟然打不開音訊。

「竟然被加了秘?手段倒也不錯。」徐疊說著又將這枚玉簡音訊傳出去,沒有引起四人的懷疑。

他們看著徐站在鐵盤上,根本沒有任何動作,這才放心。

如今他們最怕的事情,莫過於徐疊開始懷疑他們的身份,從而將他們半路斬殺。

嗖!

鐵盤速度飛快,沒過多久便翻越座座山脈,穿行十幾萬里。

咦?

要到了嗎?

徐疊發現這裡的靈氣相對來講,要比別處濃郁些,很有可能就是諸人族修士聚集地。

他朝前方望去,群山如龍,偶有猛禽低空飛行,發出輕吟,竟似眼線般,如同巡邏的衛士。

各處山脈間竟有靈光隱霧,環帶如虹,看上去竟是塊寶地。

「到了!」四位修士笑著開口,這才讓徐疊釋然,原來真是這個地方。

「小心點,這裡有陣法,而且還很不弱,如果可以將他們拆除掉,說不定可以得到不少奇石。」小至尊這個時候,突然開口。

「是嗎?那就行動吧!」徐疊本體微微抖動,將陣字分身祭出去,小至尊尾隨在後,沒入地底深處,開始破陣。

破開陣法后,所得寶物以及奇石,全部要歸徐疊。

他以前也破過不少的陣法,但從來沒有想過,去拆除陣法,這樣也可以省下許多原材料。

「我真是笨啊!」徐疊暗嘆,接著跟著四人,穿過幾座山谷后,來到一處十分空曠的地方。

「來者何人?」他們剛出現在谷口處,就被兩位修士攔住。

這二人身披鐵甲,手持鐵戟,竟是天霄府的修士,徐疊暗想:「他們也在這裡?」

仔細想想,也就釋然,有可能他們是為天霄三神之一的楊冠玉而來。

如此說來,那天霄三神剩下的兩位修士,也在其中了?

想到這裡,徐疊隱約咬了咬牙,身上竟然迸放出殺氣。

在報名台上,天霄三神威風凜凜,竟然想要斬殺徐疊,副城主當時說過,若想決戰,可來此處。

如今他們都在這裡,徐疊還客氣什麼,統統將他們斬殺。

「這是我們的令牌,這位是新來的修士,我要帶過去。」四位修士皆取出玉牌,那是他們的身份象徵,兩位天霄府的修士看后,趕緊讓行。

滅世宗有司徒典,乃是惡神;純陽宗有神夢公子,也是惡神。

他們雖是天霄府修士,且跟隨天霄三神,但也得罪不起這兩大惡神。

更何況,隨他們前來者,並非只有他們兩個惡神,據說這次,十大惡神全部到齊,只是缺少馮凱,因為他早已身亡,他們的宗門,此刻也在追查兇手,揚言不會饒過那人,定要將其碎屍萬段。

兩位守衛讓開通道,徐疊跟在四位修士身後,走進谷中。

徐疊看到這四位修士,走起路來竟然跟之前大不相同,龍形虎步,昂首挺胸。

「四位道友的傷勢難道已經好了嗎?」徐疊不禁問道,但他萬萬不會想到,竟得到四位修士一聲冷哼,顯然不想搭理他。

「來到我們的地盤,你還能翻了天不成?哼!等會兒,就讓你身死道消,交出所有寶物。」四人心想,臉上已經露出笑容。

徐疊假裝意識到不妙,轉身就要走,卻被四人上前攔住,說變臉就變臉,冷喝道:「道友為何要走?這裡就是我們同族修士聚集地,想必他們正在共商反抗妖族的事情,所以谷中並沒有人,看到前方那座大殿了嗎?他們想必都在那裡面。」

他順著四人的手指望去,果然在遠處出現一座大殿,猶如一座巨城,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帶這種法寶。

其實他也有,而且比他們的要好要多。

只要將到至尊殿取出來,就可以化出十幾座城池,組合在一起,就如同一個凡人帝國。

「我覺得這裡面的氣氛不太對勁,你看四面都有把守,凶神惡煞的樣子,我有點怕。」徐疊表情露出些許恐懼,看樣真是膽怯了。

四位修士看后,不禁哈哈大笑,道:「他們都是為了防護妖族,沒有事的,跟我們走吧!」

說到這裡,四人雙目變得冰冷起來,如果徐疊不跟他們走,必定會強行出手,帶他進入大殿中。

徐疊只好嘆口氣,說道:「好吧!即來之,則安之,就算這裡是龍潭虎穴,我也已經來了,你們該不會害我吧?」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儲物戒指,這可是洞天戒,內部自成洞天,可以容納的寶物,多到不可以想象。

明顯四人並不認識,還是把他當成一般的乾坤戒,就算如此,也極為不凡。

裡面只要有幾件寶物,他們就算立了大功。

只要把人帶到這裡,他們就已經可以領到十分豐厚的獎賞。

「到時便知,此時多慮無用。」四位修士冷冷說道,接著就見他們取出丹藥,開始修復身上的傷勢,徐疊就見,丹藥吞入腹中,他們竟然快速恢復,比自己之前所取出的丹藥還要管用。

那是因為徐疊,故意取出平凡的丹藥,不然的話,他一粒丹藥下去,足夠四人瞬間恢復,且有望提升修為。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