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鳴連道,「放心萱兒,這次前去『混亂之嶺』,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衛萱笑了笑,點頭輕嗯,「那到時候見,厲師兄,萱兒有事先告辭了。」說罷,也不待厲鳴回應,衛萱便是望向林風,甜笑道,「林大哥,我們快走,過了這個時間海叔就要回住所了。」

拉起林風的手,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眼光,便往風揚殿行去。

望著萱兒眼中那分『狡黠』,林風嘴角徐徐揚起。

」」自己,也當了一回擋箭牌。

目睹著兩人手拉著手離去,厲鳴心如絞痛,右手緊抓住胸口,眼中都快噴出火來。 大神是個膽小鬼 他和萱兒從小一塊兒長大,從未見過她對任何『男人』如此親密。摩擦著牙齒,發出刺耳聲音。厲鳴額頭上青筋暴露。



步入風揚殿。

「他看不見了。」林風別有深意的一笑。

衛萱吐了吐小舌頭,旋即鬆開手,「不好意思,林大哥。」

「沒什麼。」林風微微一笑,「怎麼?這個厲師兄不好么?」

搖搖頭,衛萱撅嘴道。「萱兒不喜歡他。」

簡單的一句話,便是判了厲鳴『死刑』,林風洒然一笑,也並未追問。環視著這『風揚殿』,面積相當寬闊,彷如一個修鍊武場般,牆上灰石已是褪se,年代看起來相當久遠。

倏地

林風目光匯聚正前方千米處。

那裡,有著七尊人形雕像。彷彿木製,又彷彿石制,每一個人形雕像都做著一個動作,很是奇怪。

雙眸閃爍,彷彿感覺到什麼,但林風卻又說不上來,心中好是奇怪。

似乎,這七尊雕像。蘊藏著什麼秘密。

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林風輕喃道。「這裡…..」」就是風揚殿么?」

「是呀。」衛萱輕然一笑,「但凡各種盛事,比武,選拔等等,都是在這裡舉行的呢!」

「走,林大哥。我帶你去找海叔。」言罷,彷如一隻歡樂的jing靈般,衛萱熟門熟路的進入其中,林風輕輕點頭,目光留戀的再望了那七尊雕像一眼。旋即便是跟上。



穿過大殿,進入偏門。

那是一條長長的通道,古se古香。

幾個轉彎過後,眼前豁然開朗,入目的是一片庭院,此時花草正是盛開。

「就是這裡,林大哥。」衛萱微微一笑,吐了吐小舌頭,「萱兒就送到這裡了,若被海叔知道萱兒偷懶,又要責怪~~」說罷,彷如一隻小兔子般,一溜煙便是跑掉。

鼻尖拂來殘餘的香風,望著萱兒離去的背影,林風不禁洒然一笑。

這小丫頭,和自己妹妹倒還真是幾分相似。

跨步進入庭院,林風心倏地一緊。

凌厲的破風聲傳來,庭院中罡風陣陣,尖銳的聲音彷彿刺破空間,直讓人背脊骨發涼。林風眼眸閃爍著亮芒,右腳猛的踏地,身體一個起落間,頓時往前而去。

嗖!僅僅剎那時間。

林風站落在原地,目光直視前方。

百米遠」火煉星空第七章劍意」處,劍光瀰漫,構成一幅漫天畫卷,驚人的刺耳聲便是由此而來!

「海前輩!」林風雙目jing光爍爍。

眼望著前方,那宛如蛟龍翻騰的身影,不斷變幻腳步,極快的速度使得身體凝成幾道殘影。最令人嘖嘖驚奇的是他的『劍法』,一把翠綠se的寶劍揮舞的彷彿群龍起舞。

如樹開花落,如通天蒼松,劍光瀰漫。

「好厲害!」林風心中巨震。

那是比『返璞歸真』更深一層的意境,是一種真正融於自身的感覺。

劍好似有了靈氣,彷彿有了生命。

「化繁為簡,再從簡,往繁而行!」林風眼眸綻亮。

這一剎那,感受到那劍中意境,林風的腦袋好似豁然開朗。一直以來,自己都認為槍法境界到達『返璞歸真』,已經是最極限,但現在,卻是大受啟發。

「是劍意!」林風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這兩個字。

劍中意境!

「劍有劍意,槍,同樣有槍意!」林風心中暗道。

兵器的境界,幾近相同。

一理同,百理明。

深深的看著衛海舞劍,儘管看不懂劍中奧妙。劍花漫漫,輕盈自如,看似沒有攻擊xing,但林風卻總覺得沒那般簡單。每一次舞動似乎都」火煉星空」能帶起空氣震動,有著一種特殊感覺。

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

林風眉頭緊皺,心中疑團更甚。

卻是不明!

突然間

「嗖!」一道勁氣迎面而來,呼嘯的聲音猶如靈蛇出動。

速度,極快!

「風渦!」林風反應極快,眼眸霎時一正,右腳處萬千個小孔凝聚天地能量,傳來反衝力道。林風身形疾速後撤,人魂的轉動帶起黑霧凝現,一片深深的黑se氣息頓時以身體為中心,散發出來。

「喔?」

耳邊好似傳來輕訝的聲音。林風卻是半分顧不得。

戕!!燼魔槍出鞘。

火紅se亮光綻現,勁風凌厲,微微震動著。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沸騰戰意,燼魔槍雷霆震鳴。而此時,眼前寒光乍現,一道劍光竟是破開黑霧。瞬間穿透!

「好厲害!」林風直感驚然。

衛海的劍看似平淡無奇,卻是快的出奇,劍法更是詭異莫名。

經黑霧重重削弱,攻擊竟還是如此凌厲。

「執銳披肩!」林風右腳後撤,佔據劣勢情況下,長槍一橫一震,舞花而起,在身體前凝出一片」娛樂秀」槍芒。

然而……

擋不住!

完全無法抵擋!

那劍芒,就好似一株蔓騰般。彎曲上衍,竟是繞過黑霧,繞過槍芒空隙。

往自己面前直刺而入!

就如一株蒼松往上而長,樹開分岔一道接一道,但主幹卻是直挺而入,沒有半分彎曲。一股充滿生機和力量的劍意,彷彿賦予了這把綠se寶劍新的生命。

僅僅只是剎那間

「哧!」劍芒,停落在喉尖。

只要往前一送。林風便將慘死劍下。

完敗!

額頭汗水不斷滴落下來,林風真正感覺到了巨大差距。

儘管自己實力確實遜se海前輩一籌。卻沒想到,竟會在一照面下便是完敗。

自己引以為傲的天賦『黑霧』,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

「嘩!」那道劍氣,霎時消失。

林風望向前方,衛海臉上正掛著一抹微笑看著自己,點點頭。

「受教了。前輩。」林風心悅誠服。

衛海淺然一笑,指著不遠處的石凳,「坐,林風兄弟。」

「好厲害的劍法。」林風搖頭嘆道。

衛海搖搖頭,「海某隻是佔了實力等階優勢而已。」目光深然的望著林風。衛海眼中帶著分羨光,「林風兄弟剛才那黑霧…好生厲害,海某的劍就好似碰到了一層至壁般,越往深處越難。倘若林風兄弟實力到達星海級,海某的劍經那黑霧削弱后,恐再難得逞。」

「海前輩謙虛了。」林風輕然搖頭道,「論劍法,海前輩足可甩晚輩幾條街。」

「劍法。」衛海颯然笑了笑,「那只是歲月的沉澱而已。」

「不過……」衛海倏地話音一轉,眉頭微簇,「林風兄弟,你的槍法似乎…有點不對。」

「不對?」林風訝道。

衛海猶豫道,「海某的實力自然無法跟令師比,但我很好奇,林兄弟你的槍法是從哪學來的?槍法只重形,重力量,毫無槍意可言,這般槍法應付異獸還可以,若是同等階的戰鬥,毫無優勢可言。」

林風聞言頓顯幾分臉紅,「家師並未傳授槍法。」

「原來如此。」衛海若然的點了點頭,正se道,「林風兄弟你的槍法境界倒是不錯,只不過槍法太拘泥於『力』的爆發,也就是所謂的『形』,這是錯誤的。槍法若不能擊中人,哪怕勁力再強,又有何用?」

「細膩,jing粹,深深感應槍法的奧妙,才能發揮槍的『意』。」衛海正se道。

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中略顯明白。

就好像孩童拿著再強的兵器,也比不上一個成年人赤手空拳一樣。

槍意,更勝過槍形!

「天武大陸的兵器秘籍,太注重『發勁』,力量爆發越強越好,卻是忽略兵器的本質。」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若非衛海點醒,自己卻不知還要在這誤區中走多久。

「多謝海前輩提點。」林風誠聲道。

「客氣。」衛海笑道,旋即從懷中取出一個書冊,放在桌上,「若不嫌棄,林兄弟便拿去。」

林風目光頓時一亮。

…(未完待續。) ()《風槍決》。

望著書冊上寫的三個大字,林風目光一炯。

帶著分蕭瑟寒意,又宛如輕風拂來,最後那個『決』字,更是如狂風暴雨。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