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三大遠古種也做過BOSS,蘇雲軒還曾告訴我,他們是因為混不下去而解散了組織,但今天,我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做BOSS又不賺錢,而且還得給部下發工資,太不划算了!」

那一刻,黃林堯如是說,盧卡斯和凱撒連連點頭。

靠,這三頭貨只是摳門部下的工資,所以就解散了整個組織?這思維方式簡直……

其實慕青峰也很有錢,如果這三頭貨想賺賞金,不如給他打工好了,反正慕青峰此刻已不算管理局,反正三恐龍也想跟著葉擎蒼鍛煉實力。

於是,這件事終於得到了最完美的解決,雖然,和蘇雲軒當初構想的完全不同,另外,我突然發現自己啥也沒賺到,還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頓揍,靠!

至於調查捕捉原界生物的事,倒也不用著急,盧卡斯和我都傷的很重,沒有十天半個月的休養,是根本別想出門溜達的。

盧卡斯是跟著爺爺一起回新幻影總部養傷的,對了,慕青峰剛剛給那裡改了個名字,叫原界守備軍總部。

至於我,因為要繼續看守原界大門,只能苦逼的回到那間小破屋。

床上,我哀嚎呻吟,盧卡斯那混蛋揍得我太痛了,而且我總是喜歡一戰鬥就不顧一切,因為我總是習慣,每次無論傷得多重,白白都會幫我治療,可現在……

白白在原界還好么?白白破繭了么?

床上,我痴痴的想著,腦海中滿是那張可愛的小圓臉。

可我不知道的是,那座大門的裡面,某座石山上,某人正滿頭大汗的尋找著。

萬峻要瘋,他幾乎找遍了所有山洞,都沒能找到女孩的身影,自己醒了?破繭後走掉了?還是被什麼東西給……

萬峻不敢想下去,如果他找不到白白的話,如何面對某人?

白白之前居住的山洞裡,似乎多了些不知名的腳印,難道是原界人類?

那一刻,萬峻急的抓耳撓腮。

那一刻,一座彷彿蟻巢的建築里,一顆半透明蠶繭正放在床上,白白沉睡中。

那一個個圍聚在身邊的原界人類,那一雙雙好奇打量的眼睛。

「王,你說這女孩究竟是哪個族的?真漂亮!」

白白當然很漂亮,否則我又怎會愛的死去活來?更何況,原界人類很原始很粗壯,就連妹紙都有接近兩米的身高,所以白白在他們眼中就像個精緻的瓷娃娃。

「等她醒來后,問問不就知道咯。」一名原界女人懶洋洋的擺手道。

修長的身形,火紅色的頭髮,她就是王?原界的女王?

又或許,在原界並不只有一位王,她只是其中一族罷了,朱雀一族!

再加上阿虎的白虎一族,再加上之前那名少年模樣的強者……

原界的勢力分佈,或許已一目了然! 「四張三!」

「四張六!」

「四張A闖關,鬼牌墊底。」

張晉宇懶洋洋的將牌丟在地上,順手收走了所有籌碼,劉哲魏恨得磨牙。

「你這白痴到現在還不會玩么?我倆加起來都鬥不過這考拉?」

「唔……」海因里斯悶悶的撓著頭。鬥地主神馬的太複雜了,不如玩梭哈?台歡引巴。

可惜,梭哈他們同樣不是張晉宇的對手。德州撲克也不行,下棋照樣輸,無論是中國象棋還是國際象棋,甚至圍棋,軍棋,外加跳棋!

「老子不服,老子要和你比彈弓打小鳥,老子要和你比射飛鏢!」劉哲魏怒道。

汗,考拉是槍王,和他玩任何與靶子有關的東西,那都是純粹找虐。

「你這貨,究竟有什麼是不會玩的?」劉哲魏目瞪口呆。

「沒有,基本都會。」張晉宇乾笑。

這才是考拉最最牛掰的地方,任何東西都能玩得轉,前提是他玩過。

「那你有什麼是沒玩過的?」劉哲魏咬牙切齒。

那一刻,張晉宇摸著下巴思考了很久。臉紅紅的回答了兩個字:「女人。」

「滾!」劉哲魏鼻子都氣歪了,他總不能找個妹紙來比比。他和張晉宇誰更持久吧?

這就是原界區域此刻的生活,這三頭貨整天膩在一起玩著各種遊戲。

自從楊柳青青用藤蔓堵住門縫后,鑽進來的原界蟲和小生物就越來越少了,偶爾幾隻也完全不夠我們分的,所以那逐漸清閑的生活。那逐漸懶惰的神經。

「李佟,過來幫幫我吧,我受不了這變態考拉了!」劉哲魏哀嚎道。

可惜我不理他,穿上衣服準備去查看原界之門。就快天黑了。

再清閑,我也不希望自己放鬆下來,因為那次和盧卡斯交手后,我曾發現原界之門有些古怪,那地上的血跡,那被手觸摸過地面的痕迹,有人來過?是原界強者?

「你太多心了,這都一個月了,啥也沒見到不是。」劉哲魏懶洋洋道。

可能吧,除了那一次外,原界之門將近一個月都相安無事,但……

「萬一有事就來不及了,你們繼續玩吧,我去巡邏。」我扭頭走出了小破屋。

「不用巡邏啦?你也太緊張了。」張晉宇如是說。

因為這一個月來,整個原界區域已裝滿了監控器,大門口還裝了數個探照燈,別說原界強者,就算只是爬出一隻螞蟻來,我們都能在第一時間得知。

那監控畫面是直接連接到慕青峰辦公室的,所以那一刻,連他都勸我道:「小佟如果累了就多休息會,如果悶了就出去逛逛,反正這裡有老爸看著。」

逛街么,我挺想去的,聽張晉宇說,外面的世界如今翻天覆地,各行各業都在蛻變,都在和妖魄逐漸掛鉤,據說現在應聘工作,第一條問的就是有幾重妖魄。

特別是警察和保安等工作,沒有三重以上妖魄,你敢做保安?沒有四重以上妖魄,你敢應聘警察?你打得過小偷么!

當然,這只是在國內,國外的話,亞洲已幾乎全變了,歐洲和非洲也在逐漸改變中,美洲倒是較為緩慢,畢竟距離原界之門還是太遠了。

我真心想出去看看,當人類的實力越來越強,社會安定很難管理吧?我本能想到了彭州那次,但想著原界之門,想著那無可匹敵的原界強者……

「不用,要玩你們去玩吧,我繼續守在這。」我擺了擺手道。

那天,劉哲魏滿臉鬱悶的趴在桌上發牢騷,那天,慕青峰苦笑搖頭,他也覺得我太緊張了,但那天,幸虧我沒有出去玩!

咯吱吱,那是骨骼在扭曲,連雙手都扭進了身體里,連雙腿都扭得彷彿麻繩。

那身形還在伸長,越來越長,那身軀就彷彿被擰過的毛巾,一圈一圈的。

其實,我還遠遠達不到真正的魔化標準,也不知御神天照是否達到了。

隨著那伸長,身體還越來越細,站在那就像一根竹竿,躺下后更彷彿一隻長蟲。

「我進去了。」男子扭頭道,少年默默點頭,囑咐了一句小心。

男子齜牙笑了笑,他在原界可是戰鬥級,需要小心?外面那弱化后的世界,不可能找到堪比他的強者吧?更何況,他還不止一個人!

男子的身側,站著一名女人,那皮膚晶瑩剔透到彷彿透明,正不斷的軟化,越來越軟,彷彿下一秒就會融化,彷彿她就是某種液體似得!

「先走了。」女人笑著招了招手,隨後,她竟真像某種液體般,從門縫裡流了過去。

「切記,這次的目地不是戰鬥,只為探查外面的情況。」少年再次叮囑道。

其實,他並不怕這兩名哨兵有危險,他只是想快點知道外面的情況。

數千年了,那變化之大,是原界人類根本無法想象的,那兩個身影剛剛出現在門口,剛剛擠過門縫,鑽過楊柳青青種植的巨大藤蔓,一抹璀璨就轟然炸開了。

「這是什麼!」兩人同時瞪大了眼睛。

「太陽?」原界里的少年也驚呆了,那光璀璨的彷彿艷陽,甚至還不止一個。

咳,其實那只是探照燈罷了,這些土包子……

但那一刻,真正震驚的還是我,嗅著那突然出現的氣味,感受著那無法想像的壓迫力,那一刻我距離他們還遠,但那壓迫力卻讓我皮膚髮麻!

那感覺,彷彿空氣中都充斥著壓力,都散發著力量波動,只因他們的出現!

「不好!」我飛快朝崖壁上攀爬著,撲向了原界之門。

身後,劉哲魏在找鞋子,張晉宇連滾帶爬著尋找他的槍,海因里斯還拿著四張A在發獃,哎,我真不想責怪他們,但……

那天,我並未能截住那兩名原界哨兵,因為我尚未趕到,他們就消失了!

「怎麼可能?」慕青峰望著那空蕩蕩的監控畫面,目瞪口呆。

那名身形扭曲的男子,在探照燈剛剛打開時,他就立刻開始扭,整個身軀的扭,下一刻,他竟從地面沉了下去,僅幾秒就消失無蹤。

地上,那是一個巨大的窟窿,他鑽進去了?

至於那名身形柔軟的女人,則看了看探照燈,又瞄了瞄我撲來的方向,突然,她扭頭從懸崖上躍了下去,記得懸崖下有樹林,有草地,還有小溪,甚至也裝了監控。

但,除了那噗通一聲水響外,什麼也沒有了。

彷彿那女子融入了水,彷彿那女子隨著那碧青色小溪流向了遠方!

「邱明,記住不要戀戰,我在這等著你回來彙報。」門縫裡,少年如是說。

「水舞,看著他點。」紅髮女人如是說。

那天,當我趕到門口時,兩名哨兵已消失了,門縫裡,只有那少年和紅髮女人的身影。

那天,我並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因為隔著門,隔著一層空間,所以無法判斷實力,但!

那天,我有一個預感,他們將是我最強大的敵人之一,同時那天……

「那兩個鑽出來的傢伙,去哪了!」我咬牙嘶吼道。

但那天,沒有人可以回答我,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身後,劉哲魏三人終於趕到,氣喘吁吁的問著我,我臉上都快滴出血來了,根本看也不看他們,懶啊,玩啊,現在好了,那些原界強者一旦進入人類城市……

我不敢想下去,閉上眼睛拚命嗅著氣味,發足狂追。

「爺爺呢?快把他叫來,我們不可能抗住兩名原界強者的!」對講機里,我對著慕青峰大吼,可答案卻讓我一陣頭暈目眩,爺爺不在。

只有我一個人緊張么?只有我一個人在拚命守護么?

連爺爺都因為太悶,所以跑出去玩了?

也不盡然,爺爺和三大遠古種跑去調查那件事的背後主謀了。

同一時間,三個身影踏入了某座城市的某間酒店。

並不在原界區域附近,但也距離不算很遠,畢竟三隻遠古種不可能送貨上門的。

酒店房間里,幾個大箱子都丟在了地上,傳出一陣陣原界蟲的吱吱叫聲,幾名黑衣人仔細檢查了一番,滿意點頭。

幾個手提箱被放在了茶几上,打開來,卻是裝著滿滿的美金。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數目您點一下,如果沒有錯的話……」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