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中一人還欲還嘴,卻被一旁那個輕輕推了推,只得咬了咬牙,面帶屈辱的掏出了懷中玉符,極不甘心的放置在流雲掌心。

兩人雖然算不得宗內頂尖弟子,但也是較為優秀之輩,也正因如此,方才能得以在這測試場內存活至今,卻未曾想一時貪念,丟盡顏面不說,還將最後所得勝點都輸了出去。

流雲接過玉符之後,看也不看,隨手拋向初七道:「送這兩位師兄出去。」

初七接過玉符,嘿嘿一笑道:「好勒」,隨後看也不看玉符,也不管裡面有多少勝點,大手一抓,轉眼間兩人身形便化為一道白光,從幾人面前消失。

處理完這兩人,流雲轉頭看了看十多米外的呼元洲一眼,見其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也就不再理會,看向剩餘三人道:「你們呢?準備怎麼辦?」

幾人聽到流雲此話,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為首那名築基四星弟子咬了咬牙踏前一步道:「縱然你有幾分本事,還是不要太過囂張的好!」

「囂張又如何?」流雲目光一冷,同時踏前一步盯著對方雙眼道。

「初七,把呼元師兄也送出去!」

「小子,你不要逼人太甚!我蔡明志也並非好欺之人。」

流雲盯著這名弟子看了看道:「既然如此,還請蔡師兄賜教!」

流雲說完,又看了看其餘兩名不知所措的弟子道:「你們一起上吧!」

流雲剛剛經歷肉身強化,加之又一拳轟飛呼元洲,此時正是戰意雄雄,正愁找不到對手,如今好不容易有幾個送上門來的沙包,流雲哪裡有放任其離去的道理。

「上」,蔡明志一咬牙,也顧不得顏面,轉過頭去對著身後兩人道。

蔡明志話音剛落,其身後兩人也瞬間發動攻,一青一紅兩道光柱瞬間朝流雲轟來,卻是兩人手中靈劍所化。

這兩道光柱來勢甚猛,強烈的靈氣波動在地面之上劃出一道長長溝壑,吹得人面頰生疼,比之剛才呼元洲之攻擊要強了數倍不止。

而與此同時,蔡明志也是隨之而動,長劍搖指天際,瞬時無數流星自天而降,化為漫天火雨瞬間將流雲身形籠罩。

「有點意思!」流雲微微一笑,身形微晃,一道靈氣所聚鎧甲覆蓋全身,只見這道鎧甲晶光閃爍,靈氣逼人,在赤紅陽光照射之下發出道道腥紅金光,一時之間恍若天神一般。

一青一紅兩道光柱最終轟擊在鎧甲之上,流雲身形微微一震,轉眼便恢復如初,兩手成掌,猛的朝著光柱就是一抓,卻是兩把二尺來長靈劍,在流雲手中發出一道道哀鳴。

「這可不夠看!」流雲猙獰一笑,雙手猛的用力,「咔嚓」兩聲脆響,原本看來好似無堅不摧的靈劍此時在流雲手中卻好似泥做的一般,轉眼間便化為碎片,完全被廢。

而那兩名弟子心神與之相連,靈劍被毀,兩人也好不到哪去,一時之間臉色一白,頭疼欲裂,一絲血跡自嘴角流了出來。

這一過程說來複雜,其實也不過一息時間而已。

與此同時,那漫天火雨在蔡明志的操控之下,乒乒乓乓的轟擊在了流雲身上。

只見流雲鎧甲每被轟擊一次,鎧甲光芒便黯淡一分,雖然看似無損,但實際上卻也是損耗巨大。

原本充沛無比的靈力在無數流星火雨的轟擊之下瞬間消耗大半,似乎隨時就要瓦解一般。

蔡明志見一擊見效,咬了咬牙,再次強行催動體內靈力,不要本錢似的灌注到靈劍之中。

而其手中靈劍在磅礴靈力的加持之下瞬時發出一道耀眼的紅光,數波更為龐大的火雨磅礴而下,瞬時將這一片區域化為火海。

「哼,給了幾分顏色就得意忘形了,難怪不過如此能力而已。」

流雲冷哼一聲,索性散了周身鎧甲,將血肉之軀直接暴露在火雨之中。

蔡明志心頭一喜,剛要加強攻擊,但一向流雲看去卻是臉上一白,居然忘了操控流星火雨之術。

只見火雨轟擊在流雲沒有絲毫防護的肉身之上,並沒有出現想象當中那般皮開肉綻的情景,反而發出陣陣「嘭嘭」悶響,僅在其體表留下一道道極淺的印記,連皮肉之傷都不曾出現。

「怎麼可能,你究竟是什麼怪物?」蔡明志心頭大震,低垂手中靈劍,甚至對流雲已然走到自己面前數尺都未察覺。

這操控流星火雨之術是自己在入門測試之前所學最為強力靈術,一向頗為自得,但如今卻發現自己最為強力的靈術居然對毫無防護的流雲不能造成絲毫損傷,一時之間不由得心神破碎、道心坍塌。

其實實際上這靈術也不是蔡明志心中所想那般不堪,流雲也不是其心中所想那般強大,只是經歷那無名火焰灼燒重生之後的肉身早已變得極其強悍,恢復力也極為驚人,是以這火雨造成的傷害在一瞬間便恢復了而已。

「還要戰么?」流雲面色平靜的站在了蔡明志面前,對自己當前狀態極為滿意。

與此同時,流雲還心中暗想:是不是什麼時候再找那端木虹道一次,讓其再放些火星燒一燒才好。

「你煉的什麼靈術?」蔡明志回過神來,臉色蒼白,此時的他對那些靈寶、勝點都沒了興趣,只是心中極為不甘,不由得開口問道。

「你學不來的,太痛苦了!」流雲語氣平淡的回道,此話倒是流雲的肺腑之言,如今回過頭來想想那詭異火苗的灼身之痛都難免會一陣心悸。

「罷了,我認輸!」蔡明志見流雲如此,也就不再奢望,隨後取出玉符,遞給了流雲。

見蔡明志如此,另外兩名弟子也是相似一眼之後一言不發的將手中玉符交給了流雲。

在看來如此強大的流雲面前,幾人再也難以生出一絲戰意,甚至到了此時此刻,將自己這段時間辛苦所得勝點交給流雲都沒有絲毫不甘。

「謝了」,流雲淡然一笑,將玉符都給了初七。

「時間應該是差不多了,你現在有多少點了?」流雲面色平靜的看著化為一團白光的幾人問道。

「九百五十點。」初七一臉喜悅,沒想到在測試結束之時還會收到這麼一份大禮。 事實上也正如流雲猜測的那樣,兩人稍事整理了一番后,隨身玉符便發出一陣奇異的嗡鳴,隨後散發出一道柔和的白光,將兩人同時傳出了場外。

四周景物變幻后,兩人睜眼一看,正是青雲殿前。

「恭喜諸位師弟,經過此次測試,你等已正式成為我玄天宗內門弟子,還望諸位今後加緊苦修,爭取早日成為我們玄天宗中流砥柱。」一名眉目狹長,氣質英俊的青年面帶微笑的對著立於殿前的眾人道。

流雲認得此人,正是青雲殿殿主上官雄親傳大弟子無疑。

「與此同時,我還要告訴諸位一個好消息,那就是你們手中所持玉符中記載勝點可以一一兌換對門派點,比例是一比一百。」

此言一出,眾人均喜形於色,議論紛紛起來。

而一旁的初七聽了,更是樂不可支,輕輕撞了撞流雲道:「流雲,一比一百呢,咱們發了!」

流雲此時共有一千三百五十點,按這個比例兌換便意味著十三萬多點門派點已收入囊中,而初七也可得到九萬五千點。

這對於兩人來講,確實是筆相當大的數目了。

「另外」,青雲殿大師兄又扔出了個爆炸性的消息道:「此次測試第一名獎勵藏經殿內靈術一本,任選!」

「轟!」

錯吻高冷男神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更是發出一聲驚呼,都後悔自己沒能在測試之時更加努力一些,白白錯失了這一得到逆天靈術的機會。

但流雲卻是一臉平靜,自己身負天魔煅體決,又得枯木長老心力傳承,還意外修習了殺生劍,這每一種都是足以引得一流宗派都眼紅不已的逆天法門靈術,區區三流宗門的玄天宗藏經殿,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好東西。

不過,流雲修鍊心力時日尚短,威力較為有限,殺生劍又太難掌控,動輒便會取人性命,都不適合常用,有此機會,尋得一門較為合適的常用靈術也不錯。

青雲殿大師兄對眾人表情很為滿意,微微笑了笑接著道:「除此之外,只要資質不是太過不堪,還有機會成為宗主親傳弟子。」

「嘩!」

眾人又是一陣喧嘩,成為宗主親傳弟子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不僅可以得到宗內極為崇高的地位,成為一般長老看到都要禮讓三分的人物,還可以得到宗內無數普通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修鍊資源,更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宗主的候選人。

一時之間,眾弟子都興奮得紅了眼,好似自己已然成為了這內門測試第一名一般。

「你興奮個什麼勁,你又不是第一名!」這時不知哪名弟子插了句嘴,瞬時有如寒冬之中一盆冰水迎頭潑下,將眾人澆了個透心涼。

整個場內氣氛頓時蔫了下來。

「第二名,有機會成為宗內其餘九大殿殿主親傳弟子,四星靈器一件。」

「第三名,成為九大殿主記名弟子,三星靈器一件。」

青雲殿大師兄接著說道,接下來的獎勵其實也是極為有效而且實用,但與之第一名相比卻又有些黯然失色,一時之間也沒有了人響應。

青雲殿大師兄也是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但接下來一句話又再次勾起了眾人興趣。

「接下來是公布本次測試前三名弟子姓名,報到名字的就走上前來,讓大家認識一下。」

青雲殿大師兄此言一出,整個廣場頓時變得極為安靜,眾弟子彷彿連呼吸都輕了數分,豎起耳朵聽著,想見識一下這幾個好運的傢伙。

「第三名,勝點一千零二十點,邪凌!」

聽到這一名字,眾人又議論起來,似乎都對這一名字不大熟悉。

而流雲臉上卻浮現了一絲笑意,邪凌奪得前三名次他並不意外,他完全感覺得到,在與自己對戰之時,邪凌有很多強力手段並未使出,這也正是流雲明知邪凌受人之命要取自己性命而不痛下殺手的原因。

因為,他知道邪凌根本就沒打算殺自己。

「將玉符交上來,獎勵會在等下九殿殿主面試之時一併發放!」青雲殿大師兄淡然的說道。

邪凌默不作聲的將玉符交出,一臉平靜的站在了一旁,比之場內其餘弟子還要平靜得多。

「這傢伙誰啊?這麼臭屁!」場內其餘弟子見邪凌這般表情,一時之間妒火升騰。

「切,你嫉妒就嫉妒,還嚷嚷這麼大聲!」

青雲殿大師兄擺了擺手,接著說道:「第二名,一千二百點,司空才。」

話音剛落,一名目光陰冷,面色晦暗的青年走上前去,一言不發的將玉符交給了青雲殿大師兄,隨後也靜靜的站在了一旁。

「這傢伙更臭屁,好像別人欠了他錢似的!」又是剛才那名弟子說道。

對於這個評價,流雲倒是極為認同。

「小點聲,聽說這司空才在外門之時便因別人多看了幾眼出手廢了別人丹田,你再管不住你這張臭嘴的話,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一旁有人出言提醒道。

聽到此話,流雲倒是對這司空才又多看了幾眼。

「第一名,一千三百五十點,流雲。」

不知是流雲錯覺還是怎麼的,總覺得這青雲殿大師兄在念到自己名字的時候好似聲音大了幾名,而且看向自己的目光頗有些怪異。

流雲啞然笑了笑,低頭向著青雲殿大師兄走出,將自己玉符交了出來,縱然流雲再活一世,也還是難以適應萬眾矚目的情形。

「嘿嘿,夠狠的啊,一千三百五十點。」青雲殿大師兄接過玉符,以旁人難以察覺的聲音對著流雲輕聲說道。

流雲一愣,不明所指,但還是依然面色平靜的站在了一旁。

「好樣的,流雲!」這時一聲大叫傳出,驚得眾人一同將目光轉向那發聲之人。

不是初七是誰?

只見初七高舉雙手,臉色漲紅,雙眼發出興奮而喜悅的光芒,絲毫沒有顧忌旁人殺人的眼光。

流雲滿腦黑線,目光無奈的看著初七,心中雖然有些溫暖,但更多的是想要將其痛扁一頓的衝動。

「好了,其餘弟子各自散去,持玉符自行參加各殿考核,若是通過便可成為各殿內門弟子。」青雲殿大師兄揮了揮手,令眾人各自散開。

「你們三人且隨我來!」看了看轉眼空無一人的場地,青雲殿大師兄臉上一笑,對著三人點了點頭道。

三人隨同青雲殿大師兄轉身進了殿內,卻見九名面色各異、儀態不同的人坐於殿內,正目光灼灼的看著這邊。

只見這九人中有兩名中年人,六名老者,還有一名千嬌百媚、身材婀娜的女子,這兩名中年人流雲卻是認得,正是上官雄、上官禮兩位殿主,其餘眾人流雲皆是頭一次見。

而那名女子卻是雙目含春,儀態嬌媚,正眨著秀目,似笑非笑的看著流雲。

流雲目光一震,心頭大汗,連忙低下頭來,見流雲此舉那名女子掩嘴嬌笑,發出一陣銀鈴似的動人聲音。

在坐幾名老者見女子如此,眉頭微皺的看了看,抖了抖鬍鬚卻沒有說什麼,似是對其有些忌憚。

而與此同時,上官雄、上官禮兩位殿主卻是連忙轉頭看向女子,臉上露出一陣失神之色。

「弟子紫飛白參見各位殿主,本次內門測試前三名皆已帶到!」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