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師淡淡的道:「領主發話,將她亂棍打死,丟去了亂葬崗。」

雲若惜愣住了。

雖然她想要親手報復那個女人,但聽說領主為她出頭之後,一陣狂喜湧上了心頭,激動的她整張臉都帶著微紅的光。

「我就知道,嗚嗚,我就知道……領主心裡是有多在意我。」

雲若惜捂著臉,淚水從指縫中流淌了下來,浸濕了她面前的床單。

吳大師的臉色更不好看了,他實在是看不過眼雲若惜這自作多情,急忙站起身拱了拱拳頭,便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只留下雲若惜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得,很是滲人。

「只要領主心裡還有我就夠了,日後我不會在這般恃寵而驕,我……再也不會惹他生氣了。」

她不是白顏。

不管白顏做什麼,帝蒼都會無條件縱容她。

而領主也非帝蒼,他不會如此寵著她一輩子……

「柳夜心……」

可低頭間,雲若惜想到了這個名字,她依然有一種扎心的痛,恨不得將那個該死的女人碎屍萬段。

然而。

她亦是明白,這柳夜心她絕對動不得,不然下一次,領主恐怕不會如此好說話了……

直到此刻,雲若惜還是不知道,之所以葉宸澈對她如此之好,僅是為了挖出她的心,而非是真心關心她。

被隱瞞在骨子裡的女人,才是最可悲的……

……

華夏領域。

經過半年的時光,已經初具規模。

而在華夏領域的上空之中,乃是一片島嶼,在這島嶼之上的,則為華夏領域的領主府,亦被稱之為——天空之城。 就在這時……

天空之城內,忽地傳出一聲巨大的轟響。

府內的所有人都受到了爆炸的影響,飛快的從屋子裡沖了出來,震驚的看著坐在丹爐旁潛心煉丹的白顏。

白顏素手掀開了丹爐,幾枚綠色的丹藥滾入了她的掌心。

她的唇角含著笑容,緩緩的伸出了掌心。

在她的掌心之內,綠色的丹藥散發出晶瑩碧透的光澤,更是帶著陣陣誘人的香氣。

「娘。」白顏轉頭,望向了前方走來的白寧,淺笑著道,「你將這枚丹藥吃了。」

白寧一愣,見白顏丟過來一枚綠色的丹藥,她急忙抬手接住。

縱然她不知道這丹藥有什麼藥效,可但凡是白顏給的丹藥,從來就沒有差的。

「好。」

白寧不做思考,揚頭將丹藥吞服了下去。

丹藥入口的一瞬間……一股清涼的感覺傳遍她的全身。

那種感覺……竟是讓她舒爽的忍不住想要喊出來。

可最終她急忙捂住了嘴,沒有讓自己發出那種羞澀的聲音,她亦是察覺到自己的瓶頸鬆動了一下,仿若有什麼力量在為她衝擊著瓶頸。

這個得知讓白寧滿是欣喜,趕忙盤膝而坐,坐在了冰涼的地面之上,陷入了冥思當中。

半響后,一道升級的力量從白寧的身上傳了出來,白色的光芒直入虛空,如一道光柱衝散了滿天的烏雲。

「領主?」

天炎怔了怔,驚訝的目光望向白顏。

這半年內她閉關修鍊,修鍊的並非是實力,而是一直在煉製丹藥?

可這丹藥也太變態了,世人如此難以到達的地步,她一枚丹藥就解決了?

「顏兒,你這是……」他壓制住內心的震撼,問道。

白顏聳了聳肩:「我練習了半年,才成功的將這枚十五品的領主丹煉製了出來,只要實力到達玄神高階的人,都可以通過領主丹突破,若是玄神中階及以下則無法服用,否則會承受不住這種力量。」

天炎苦笑著:「很多人到達玄神高階之後,哪怕是千年都無法再進寸分毫,你卻直接讓人突破到玄神,丫頭,我不知道該說你天賦妖孽,還是變態?」

白顏臉色黑了黑:「爹,有你這樣形容我的嗎?」

變態?

在老爹的心中,她就是一個變態?

其他人望向白顏的目光亦是充滿了震驚,唯有帝蒼始終如舊。

他相信,他的妻子永遠不僅僅如此,在她的身上,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性……

「我記得你也是玄神高階?」白顏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姬天,眸光微沉,問道。

姬天臉色有些尷尬:「是,我之前已經到達了玄神高階,一直無法突破。」

白顏沒有猶豫,將一枚丹藥丟給了姬天,淡淡的道:「服下它。」

「這……」姬天驚訝的揚起眸光,視線注視著白顏,眼底寫滿了震撼。

領主丹的神奇之處,已經在白寧的身上體現了,可他沒有想到自己也有份。

畢竟最初之際,他和大小姐的關係還有些糾紛…… 「大小姐,這丹藥太貴重了,我不能……」

姬天慌張的推脫道。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白顏冷冷的聲音逐漸響起。

「我給你丹藥不是為了你,其一,你是姬清歌的爺爺,我看在她的面子上,不計較以前的事情,其二,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是各大領域的高手,而我們自己身邊的領主卻極其的少,所以,我才打算讓你突破,增強力量。」

姬天艱難的咽了口唾沫,白顏都這樣說了,他再推辭也不好,所以坦然的收了下來。

「大小姐,你對我的恩,我永世難忘。」

白顏冷笑道:「不用你記得我的恩,你只要衷心於我爹即可。」

「是,大小姐。」

姬天的語氣越發的恭敬。

先是大小姐的實力已經讓他折服,如今這出神入化的煉丹之術,更是讓他佩服不已……

當真不愧是領主的女兒。

「你們四個……」白顏轉頭皺了皺眉,視線落在了朱雀等四獸的身上,「這半年沒能突破,也無法服用領主丹,我這裡給你們準備了其他的丹藥,你們若是服下去會讓你們修鍊的路途更會輕易,等你們到達玄神高階之後,我再將領主丹給你們。」

朱雀四人渾身一震,眼裡閃過欣喜。

「是,主人。」

領主啊,那是他們從來沒有到達過的境界,沒想到這一世居然有機會能接觸到。

「爹,炎之領域的其他長老同樣如此,我先將其他輔助修鍊的丹藥給你,你稍後發給他們,若有人到達了玄神高階,則來我這裡領一枚領主丹。」

白顏的眉頭越皺越近。

她有一種感覺,大戰……很有可能就快來臨了。

在此之前,她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提升這些人的實力方才是最重要的。

「好。」

天炎眼神溫柔,有這個女兒,真的是他一生最大的驕傲。

朱雀望著白顏,她張了張口,又將話給忍了下去。

白顏轉頭望向朱雀,問道:「你有話要對我說?」

「嗯……」朱雀點了點頭,「你之前一直在忙,我就沒有時間和你說一件事,是關於墨離殤的事情。」

「墨離殤?」

白顏的目光中略含驚訝:「墨離殤……他有什麼事嗎?」

「主人,」少年小咪一聽朱雀提及此事,臉色有些忿忿,「我聽朱雀和玄武所說,當年殺害了玄武的人,就是墨離殤。」

白顏心臟頓時一顫,她的手都猛地用力握緊,差點將手裡的丹藥給捏碎了。

她的眼神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光芒,冷沉著聲音問道:「你確定?」

「主人,千真萬確,我對於玄武和朱雀的話還是很相信的,而且……玄武不可能會認錯人,那個人肯定是墨離殤。」

小咪咬牙切齒。

白顏的腦子一片混亂,當初殺了玄武的人是墨離殤,怎麼可能?

她前世也與墨離殤認識?並且……墨離殤背叛了他們?

「不可能!」

白小晨不知道從哪裡沖了出去,他粉嫩的小臉上一片倔強:「墨叔叔不是壞人,他不會做這種事,他明明幫了我們很多的,他還將神水石拿回來給小靈兒了呢。」 若是墨叔叔真的想要背叛他們,又為何將神水石送回來?

明知道朱雀和玄武會認出他,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回來了?

光憑這一點,白小晨就不願意相信,墨離殤是他們所說的那種人。

「小主人,我說的都是真的!」小咪有些急了,同樣的,他的臉色也有些悲傷,「我也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人,我們當初都如此的信任他……」

「我不信,我不信!」

白小晨急忙搖著頭,小臉慘白慘白的:「墨叔叔怎麼會背叛我們?不應該的,我看的出來,墨叔叔是很喜歡娘親的……」

那樣喜歡娘親的他,怎會選擇了背叛?

「我主人不會背叛別人。」

小墨扭著小肥腚,從後面走了出來。

他雙手叉腰,圍著肚兜,看起來倒很是可愛滑稽。

「我也相信小墨的主人……」小龍兒輕抿著唇,雙眸中含著燦爛的光芒。

何況,太子哥哥相信的人,她也會去相信。

想到這裡,小龍兒的目光轉向了白小晨,臉龐上揚起燦爛的笑容。

「娘親……」白小晨拉住白顏的衣袖,抬起可憐兮兮的小臉蛋,「墨叔叔不會是壞人的,他的眼睛不會騙人的……」

白顏的心情已經穩定了下來。

她低眸,目光落在了白小晨精緻的臉龐之上,唇角綻放出一抹笑容。

「我覺得,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我會等墨離殤來給我一個解釋。」

她會等……

等到他來找她,再給她一個解釋。

縱然她在地獄領域也懷疑過墨離殤,他的出現並非是巧合,可她實在不願意相信,那樣純凈美好的少年,會做出背叛這種事來……

「王……」小咪的視線轉向了帝蒼,眼神有些焦急。

帝蒼淺淺一笑:「我相信顏兒,她信任的人,我也願意去相信。」

小咪不說話了。

不過玄武倒是將小咪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主人,你忘記雲若惜了嗎?她同樣背叛了你。」

白顏沉默了,半響之後,她方才展顏一笑:「墨離殤和雲若惜不一樣,雲若惜……我把她當朋友,卻並非是很信任她,我願意將諸天給她保得平安,只因那時的雲若惜,與我同生共死過,只是後來再遇,我並非是很相信她……」

「所以……」

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她想要當白爺爺的弟子,我替白爺爺拒絕了她,估計也因為這事,讓她對我懷恨在心。」

若她真的信任雲若惜,怎會拒絕替她在爺爺面前說好話?

正因為不夠信任,她才未曾幫她這個忙……

年幼的雲若惜是足夠讓她信任接受,可多年後的再次相遇,她已經沒有了兒時那種的坦然,也無法再如同從前那樣信任她。

果然,她的直覺很准,雲若惜當真……背叛了她。

白顏深吸了一口氣:「所以,這一次,我想要給墨離殤一些信任,只要她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就願意相信他一次。」

如若……

當年真的是墨離殤傷了玄武,不管他們曾經有多深的交情,她也絕不會放過他!

一抹冷芒從白顏的眼底閃過,她放在腿旁的兩手也不由自主的攥緊。 小咪茫然的望著白顏,似乎是不明白為何主人會對墨離殤如此信任。

他沉吟了半響,說道:「主人,你如此相信他的話,那我也就願意信他一次,等他來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若是他真的傷過玄武,我一定會殺了他為玄武報仇!」

說到最後,小咪霸氣盡顯,目光中含著一道冷芒。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