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乙墨哭笑不得,向遠處的柳若眉招招手,「媚兒,你過來,告訴他這是什麼地方。」

當白錦堂看清楚柳若眉后,還是有些不相信,直到風乙墨拿出一大把生命本源珠,他才相信了風乙墨,撲到風乙墨身上,放聲痛哭。

「姐夫,是大姐讓你來救我的嗎?」哭了一會兒,白錦堂抬起頭,問道。

風乙墨點點頭,「你姐姐知道你被抓后,心急如焚,當時就想過來救你,被我攔住了,她來,不如我來,起碼我能變幻,不會讓人生疑。只是委屈你了。」

白錦堂神情黯然,道:「姐夫,你做的對。我是一個廢人了,讓你們冒險太不值了。對了,姐夫,你要趕緊走,如果讓他們發現我不見了,會懷疑你的,快走!」

風乙墨甚是欣慰,這個時候,白錦堂還關心自己的安危,道:「這個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至於你的修為,我也會幫助你恢復的。」

「真的?」白錦堂激動的抓住風乙墨的手,不相信的樣子。

「是真的,風大哥可是丹道大宗師,必定會煉製適合你恢復修為的靈丹!」 前妻,再愛我一次 旁邊的柳若眉說道。

「太好了,謝謝你姐夫!」白錦堂就要向風乙墨下跪,被他一把攙起來了。

「不過現在還不行,還得等一段時間,你這些天就在裡面好好休養,等我的消息。」風乙墨道,「每天需要服用這些靈丹和生命本源珠,先把身體將養好,以便日後能夠更快的恢復修為。你姐姐也不希望你自暴自棄啊!」

「是!」白錦堂鏗鏘有力的回答道,充滿了希望。 等待了三天,一隊由八級妖獸組成的三萬妖獸大軍來到了青丘嶺,九尾狐妖王符億鑫熱情的招待了帶隊的三個九級高階妖獸,然後彙集九尾狐一族的四十萬妖族大軍,讓風乙墨這個假苻堅帶著,直奔冰離峰而去。

青丘嶺距離冰離峰有四百多萬里,以八級妖獸的速度只需要一個月時間,兵貴神速,符億鑫要求大軍把時間縮短至二十天,因此,所以妖獸都拚命的狂奔。

四十三萬大軍浩浩蕩蕩,直逼冰離峰!

距離青丘嶺萬里之外,等妖族大軍過後,一顆枯樹活了,看了看遠去的妖族大軍,單手掐訣,整個人就消失在原地。

二十天後,經過急行軍,四十三萬大軍來到距離冰離峰五千里之外的一座山谷內,為了避開寒螭族的探子,所有妖族全都躲在山谷內。

九頭蛇妖王派來的三名統領,一個是九頭蛇族的族人,叫宿之,青色肌膚,三角眼,大嘴巴,生性淫邪,一路上禍害了許多女妖,風乙墨漠不關心,反正禍害的又不是人類。

另外一個是畢方鳥,女妖,神情冷漠,紅色的頭髮,俊秀的面容,看向宿之的目光里充滿了厭惡和不屑。

最後一個是赤焰虎,中年大漢,額頭上寫著一個淺淺的「王」字,是赤焰虎一族的族長,赤剛。

三人都是九級高階,可是,給風乙墨最危險的不是九頭蛇一族的宿之,而是畢方女妖方蓉蓉。

「三公子,怎麼躲在這個地方而不直接進攻?按照老子的脾氣,直接打上去才痛快!」宿之不滿隊伍停滯不前,他十分討厭北域這個寒冷的天氣,想早日結束戰鬥,回到南域去。

畢方女妖方蓉蓉和赤剛都沒有說話,來時候,九頭蛇妖王吩咐過,一切都以宿之為主,二人為輔。

風乙墨冷哼了一聲,以輕蔑的目光看著宿之,道:「宿公子不清楚這裡的情況,在冰離峰有一座護陣,讓我們九尾狐一族損失慘重,這一次,是你父王派了兩名人類修士,破解護陣,不然,這些大軍衝上去,還是身死的下場!等到了天黑,我會帶著他們潛入冰離峰內,打開護陣,到時候,你們就可用肆意的殺戮了!」

「我父王交代過,冰離峰上的寶物你我雙方各佔一半,算是給你們九頭蛇一族的酬勞。」

宿之聽風乙墨如此說,滿意的點點頭,醜陋的臉上露出淫邪的神色,道:「不錯,不過本公子再加一個條件,就是把俘虜的寒螭族女人都送給我,特別是有著北域第一美人之稱的白艷霜。」

一道寒光從風乙墨眼中一閃而過,風乙墨的胸膛都快要炸了,這個傢伙竟然色膽包天,要所有寒螭族女人,還要自己的老婆,如果不是為了大局,他現在就想殺了他!

「哈哈哈,沒想到宿公子也是性情中人,好,就如你所願!」風乙墨忍著怒火,大笑著說道。

夜幕降臨,風乙墨先帶著寒術、鍾臨二人前往冰離峰,他與宿之約定,半夜子時,就是護陣打開的時間,讓宿之帶領四十三萬大軍直接攻入冰離峰內。

宿之心中不耐煩,好不容易挨到了戌時三刻,便急著催促大軍開拔,不到子時,就來到冰離峰面前。

此時,整個冰離峰靜悄悄,原本聳立的三合寒冰陣也處於開放狀態,宿之咧嘴一笑,心說這個寒螭族也夠愚蠢的了,如此關鍵時刻竟然沒有巡邏戰士,他剛要揮手,下令進攻冰離峰,旁邊的畢方女妖方蓉蓉突然喊道:「慢著!」

宿之不耐煩的看了看方蓉蓉:「怎地?」

「宿公子,你不覺的太安靜、太詭異了嗎?偌大的寒螭族竟然沒有巡邏戰士,怎麼可能?」方蓉蓉警惕的環顧四周:「我覺的這是一個陷阱,說不定三公子已經被抓住了!」

「對,我也覺的是這樣。」旁邊的赤剛隨聲附和道。別看他長的五大三粗,內心卻十分細膩,比宿之行事要小心。

宿之不以為意,大咧咧道:「就算是陷阱又如何?咱們有四十三萬大軍,而且還是急行軍偷襲,他們寒螭族就算有所準備,也不可能是對手!四十三萬大軍,足夠把整座冰山翻一個遍了!」

方蓉蓉皺了皺柳眉,十分不滿,道:「行軍打仗不是過家家,馬虎不得半點,稍有不慎,就會損兵折將,宿公子,還是小心為妙!」

宿之一聽不願意了,把三角眼一瞪,道:「方蓉蓉,記住你的身份,這裡總指揮可是我,不是你!如果你讓我聽你的也行,答應嫁給我,我就聽你的!」

聽了宿之近乎無賴的話,方蓉蓉氣的粉臉煞白,渾身發抖,拂袖而去:「不可理喻!」

宿之望著方蓉蓉離去的婀娜背影,吞咽了一口口水,心說,早晚把你搞到床上去。

赤剛剛要說話,冰離峰下出現一個人影,向他們招手:「快進,你們怎麼還不進來?巡邏戰士都被我調走了!」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變成白錦堂的風乙墨,在離開大隊時候,風乙墨特意變成了白錦堂的樣子,好讓宿之等人辨別,免得認錯人。

宿之看到了風乙墨這個假的白錦堂,頓時樂了,得意的看向赤剛:「瞧見沒,還是本公子有遠見,出發,攻山!」

嘩!

四十三萬妖族大軍如同潮水般湧向了冰離峰,一開始方蓉蓉還真的以為是陷阱,小心翼翼,可是發現大軍全都進入了冰離峰,所謂的大陣也沒有啟動,便放下心來。

誰都沒有發現「白錦堂」嘴角帶著的淡淡微笑,眼看四十三萬妖族大軍幾乎全都進入了冰離峰內,風乙墨忽然一舉手,一道白光衝天而起,冰離峰上出現兩個身影,手裡各執一桿丈許長的陣旗,法力催動,陣旗飛落,嗡!一座淡藍色的防禦護陣出現在冰離峰的最外面,把還沒有進入山上的少量妖族隔離在外面。

什麼情況?

宿之愣住了,方蓉蓉心說不好,中計了,不等她發出命令,另外一座大陣散發強烈的元氣,升了起來,保護住冰離峰山巔。也就是說,現在,九尾狐、九頭蛇兩族的大軍被隔離在兩座大陣之中,成了瓮中之鱉! 「三公子,你什麼意思?」宿之臉色陰沉,向不遠處的風乙墨喝問道。

「呵呵,沒什麼意思,就是想幹掉你們!」風乙墨淡淡的說道。

「啊?你是叛徒?給本公子殺了他!」宿之暴跳如雷,一指風乙墨,吼道。

「我來!」一聲嬌喝,方蓉蓉縱身飛起,一閃就出現在風乙墨面前,右手一揮,一把火劍就斬向風乙墨。

可風乙墨好像嚇傻了一樣,一動不動,不躲不閃,任憑火劍落在脖子上,一顆還帶著譏諷微笑的腦袋就飛到了半空。

方蓉蓉一愣,他怎麼不躲也不招架?正在疑惑,就聽嘭的一聲,風乙墨屍體變成了半截黑色木頭,而腦袋也變成一截尺許長的木頭!

「這是什麼妖術?」方蓉蓉大驚失色,忽然意識到什麼,向冰離峰峰頂看去,一個一模一樣的白錦堂出現,只不過這個白錦堂氣息微弱,好像大病初癒般,在白錦堂身邊,還站著一個英俊的人類。

那個自然就是剛剛施展替身術的風乙墨。

「弟弟,這裡風大,你還是回洞里吧。」白艷霜看著白錦堂,心疼的要命,好端端的一個弟弟被廢了修為,傷及根本,她心裡有愧,沒有照顧好弟弟。

「姐姐,我就要站在這裡,看他們被咱們消滅乾淨!」白錦堂眼中噴火,倔強的說道。

「好,有志氣!」風乙墨大為讚賞,一舉手,「進攻!」

嗡!嗡!

前後兩座大陣發出耀眼的光芒,無數冰箭破空而出,不過這一次在裡層的大陣中,還出現了一圈黑色的火球!

這是風乙墨匆匆趕回來后,把修羅黑芯焰融入大陣中后形成的,因為時間太倉促,只能委屈修羅黑芯焰了。

大陣有了鍾臨、寒術二人主持,風乙墨就可以專心致志的操縱萬里殺古琴,殺敵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2182/ 而且,在第二層大陣內部,湧現出無數妖族,這些都是寒螭族附屬妖族派遣來的,足有百萬之巨,此前,全都被風乙墨所布置的隱匿大陣隱藏起來,不然,若是讓九尾狐一族發現,他們哪裡還肯入瓮呢。

百萬妖族,雖然還派不上用場,卻能夠給九尾狐一族的妖獸極大的震懾作用!

「殺,給本公子殺,衝破那護陣!」宿之被氣瘋了,心中也十分後悔,沒有聽方蓉蓉的話,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還是儘快衝破護陣,只要殺了上面那些寒螭族的人,一切犧牲都是值了。

柔弱病王沖喜妃 可是,他低估了被改良過的三合寒冰陣的厲害,一根根冰箭足有三丈長,密集如雨,落入妖獸群中,頓時慘叫聲一片。

許多妖獸冒死衝到護陣旁邊,還沒等碰到護陣,便被冰箭射成篩子,釘在了地上。

在威力巨大的陣法面前,強悍的妖獸們成了紙紮泥糊的,不堪一擊!

看著陣中哀嚎遍地的妖族,死傷無數,寒螭族附屬妖族被震驚了,他們何曾經歷過這樣的戰鬥,以往,都是硬碰硬的,直接面對面廝殺,而如今,卻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憑藉兩道陣法,就令九尾狐與九頭蛇聯軍傷亡慘重,太震撼了!

隨著萬里殺古琴的征伐之音響起,音刃與火球組成了瑰麗的一幕,黑色的火球,近乎白色透明的音刃,好似死神鐮刀,收割著一個個妖族生命!

眼見族人傷亡慘重,宿之、方蓉蓉、赤剛急了,展現出強大的威勢,想要保護族人,可是三人再強大,也無法保護數十萬大軍,就連他們帶來的三萬九頭蛇大軍也傷亡了三成!

「啊呔,寒螭族的縮頭烏龜,有膽量跟本公子決一死戰,躲在人族陣法後面算什麼?」宿之紅了眼見,惡狠狠的盯著冰離峰峰頂上的白艷霜等人喝道。

「姐姐,讓我去會一會這個狂徒!」白慧聽不下去,就要進入大陣中,與宿之廝殺,被白艷霜一把攔住:「三妹,聽你姐夫的安排,他不會讓你失望的。」

風乙墨就在眾人不遠處,氣定神閑的撥弄琴弦,在他音刃攻擊下,足有數萬妖族死在他手中!

山頂上的鐘臨、寒術二人額頭冒汗,心中卻太暢快了,何時人類如此痛快的殺妖獸呢,都是妖獸如此屠戮人族,他們二人恨不得把這一驚人的一幕錄下來,回去給人族修士看。

無論是為了自己的小命,還是人族內心深處對妖獸的痛恨,二人斗拼盡了全力,發揮大陣的最大威力。

陣中,宿之暴跳如雷,可是山上卻毫無反應,見己方的人越來越少,他萌生了退意,一邊防禦一邊指著一個九尾狐族人命令道:「你們帶人向外沖,哪怕是死,也要給本公子殺出一條血路,把那陣法撕開一個口子!」

被指的九尾狐本來就膽戰心驚,嬌寵慣了,只想自己如何逃脫,哪裡管得了那麼多,扭頭去了,氣的宿之就要發火,遠處的方蓉蓉突然縱身飛起,在半空不停的旋轉,露出本體,是一頭只有一條腿、身體為藍色、有紅色的斑點,喙為白色的大鳥,發出鏘鏘的聲音,一對翅膀展開,足有三十長寬,用力一扇,紛射而來的火球就被其掃飛了出去。

如果是尋常的火球,或許已經落在大陣之上了,可是這些火球都是修羅黑芯焰所化,盤旋在半空,慢慢的彙集在一起,形成了一頭黑色的朱雀。

只不過,朱雀體積要比畢方的小很多,兩隻控火的鳥對上眼了。

畢方一驚,雖然朱雀比自己小很多,可是她卻不安起來,深感威脅。

「你是什麼鳥?」畢方方蓉蓉問道。

「你又是什麼鳥?」朱雀毫不示弱,悠閑的啄了一下自己的羽毛,頭頂上的冠羽更加黑亮,尾巴也生出三根又長又粗的羽毛,散發著瑩瑩光輝。

「我乃畢方神鳥!」方蓉蓉道。

「呵呵,我是朱雀,專門管你們這些神鳥的,乖,聽話,到本王這邊來!」朱雀童聲般的聲音充滿了長者的口氣,向畢方方蓉蓉說道。

「你混蛋!」方蓉蓉氣瘋了,嘴巴一張,一團火焰就向朱雀噴射而去。 朱雀哪裡怕火,翅膀一扇,竟然鑽入火團中,鳥嘴用力一吸,火焰全都鑽入他的嘴裡,吧嗒吧嗒嘴,意猶未盡,「還有嗎,再來一些!」

「唳!!」畢方怒了,仰頭高鳴,一條紫黑色的火焰從她嘴裡噴出,頓時燃燒了一片,把朱雀上下左右、前前後後全都覆蓋了,讓朱雀無處可逃。

朱雀毫不畏懼,翅膀猛烈揮動,畢方所噴出的火焰頓時七零八落,飛散出去,下面那些妖獸可就遭殃了,特別是身上長著長毛的傢伙們,頓時燃起大火,慘叫不斷。

兩隻會飛的火鳥在半空打架,倒霉的卻是下面的陸地妖獸,很快,就有數百頭妖獸死於二者的火焰下了。

這樣下去,自己人都要被搞死了,宿之十分氣憤,卻有無可奈何,人家方蓉蓉可是禦敵呢。

慢慢的,隨著寒術、鍾臨二人法力減弱,兩座大陣攻擊力降低了許多,陣中的妖獸群傷亡速度開始減慢。

「你們二人全力守護外陣,開放里陣!」風乙墨向二人傳音,二人連忙把殘餘的法力注入外陣之中。

一個時辰,僅僅一個時辰,四十三萬妖族大軍就折損了一半,倖存者也大多渾身帶傷,絕望之際,宿之發現內側陣法減弱,立即怒吼道:「快向里沖,他們堅持不住了!」

「兒郎們,創立豐功偉績的時刻到了,隨我殺敵,建立不世功勛!」白艷霜揮動白骨鞭,第一個沖了下去。

「殺!」

「殺啊!」

一百多萬妖獸大軍奔下冰離峰,直奔下方的九尾狐妖族衝去,他們那些妖獸被困在陣中一個時辰,還受傷了,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最佳時期,過了這個村,就沒有了那個店,更何況,他們心中也憋著一股勁,非要殺個痛快不可。

而且,白艷霜族長說了,殺敵數量最多的前十名妖族,寒螭族都會派人去建立護陣,那可是好東西,為了護陣,也要拚命殺敵。

風乙墨稍微猶豫,就放出了應龍、東方厄,「你們也去,盡量殺,盡量吃!如果殺錯了,你們也就不要回來了!」

「是,主人!」兩個傢伙興奮的隨著大軍直撲九尾狐一族的妖獸而去。

風乙墨沒有動,而是駐守峰頂。

之所以讓所有附屬妖族全員出動,是因為他們過的太安逸了,沒有殺戮就沒有成長,任何一個英雄級的人物,必須經過血的洗禮!

以百萬大軍對付二十幾萬敵人,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風乙墨不擔心。

他一甩手,第二分身就穿出了護陣,化身為一根長長的藤蔓,把陣外殘餘的妖獸盡數俘獲,抓入須彌鐲內。

「妖女,納命來!」宿之紅著眼見,撥開擋路的眾妖,直奔白艷霜而去,他自認修為高深,一定可以把白艷霜這個罪魁禍首,手到擒來。

不過,當他看清楚白艷霜絕美的容貌,呆住了。

太漂亮了,天底下還有如此漂亮的女人,這個女人本公子要定了!

白艷霜一鞭子轟碎了一個九級低階妖獸,正好看到宿之色迷迷的目光,惱羞成怒,手腕一抖,白骨鞭宛如毒蛇般直奔宿之面門刺去。

宿之一驚,感受到白骨鞭凜冽的寒氣,右手伸出,就奔白骨鞭抓了下去。

「小娘子,跟本公子回去吧,保證你舒服的不想下床!」啪,宿之右手閃電般抓住了白骨鞭,淫邪的說道。

白艷霜氣的渾身發抖,一抖手腕,白骨鞭鞭梢活了過來一樣,纏繞在宿之的手腕上。

宿之只感覺刺骨的疼痛從手臂傳來,低頭看去,只見手臂已經被白骨鞭勒出一道焦糊的痕迹,而且身體內氣血正被白骨鞭吞噬,嚇的他連忙鬆手,驚訝道:「小娘子,你這是什麼兵器?」

「殺你的兵器!」白艷霜咬牙切齒,白骨鞭幻化出百餘條鞭影,鋪天蓋地的卷向宿之。

「哈哈哈,有意思,好潑辣的小娘子,本公子喜歡!」宿之放聲大笑,腦袋一晃,旁邊出現第二顆腦袋,噴出一道電光,轟擊在白艷霜的白骨鞭上,頓時把鞭子轟飛了出去。

站在峰頂觀戰的風乙墨注意到這邊,立即向白艷霜傳音:「艷霜,用我給你的符籙!」

在出戰前,風乙墨給白艷霜二十多張八級高階攻擊符籙,這些符籙是專門為白艷霜煉製的,是以血為媒,旁人無法使用,釋放簡單,只需要白艷霜的血便能激發。

聽到風乙墨的聲音,白艷霜毫不猶豫的取出五張符籙,噴出一口鮮血,五張符籙遇血自燃,變成五把凜冽的火劍,分出五路,直奔宿之射去。

這火劍可是風乙墨封印了少許修羅黑芯焰的火焰凝聚而成,威力巨大,白艷霜與宿之之間的虛空都沸騰了,勢不可當。

宿之嚇了一跳,腦袋一晃,出現了第三顆、第四顆、第五顆腦袋,五個腦袋同時噴射白色電光,轟!轟!轟!轟!轟!五聲劇烈的爆炸,電光與火劍碰撞,附近的妖獸紛紛被波及,炸飛了出去。

吐出五道電光,宿之脖子上的五顆腦袋萎靡了不少,沒有能力繼續噴射,誰知對面的白艷霜又取出五張符籙,拋了過來。

宿之嚇的亡魂大冒,大聲疾呼:「赤剛,救我!」

遠處正在殺敵的赤剛聞聽,身形一晃,直奔這邊撲來。

然而,他剛動,一道驚人的劍氣就迎頭劈落:「不要著急,你的對手是本座!」

以大乘中期修為催動碧天劍,而且貫通了道韻之紋,整道劍氣顫抖不已,規則肆虐,讓赤剛生出無處躲避之感。

不過,他看出風乙墨修為不過才是大乘中期,心中輕蔑,道器又如何,修為不夠,根本無法發揮全部威力,於是運起九成力量,一拳轟向劍氣。

果然,就像赤剛預期的一樣,他一拳就轟碎了劍氣,然而,不等他收拳,那個人類修士出現在他面前,竟然不知死活的打出一拳來。

赤剛放聲大笑,「來得好!」拳勁不撤,繼續挺進,與風乙墨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

嘭!!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