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武清以為他就要這麼走掉時,空氣中又飛過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語氣卻十分強硬不容置疑,「要想得到之前的回復,就跟我來。」

梁心看著戴郁白高挑的背影緩步離去,臉色越來越黑,咬牙沒有說話。

武清看出,他不得不去,但在她的面前又拉不下臉面。

畢竟戴郁白的態度實在太過倨傲。

「梁少,戴郁白只是個副官,叫您過去的必然是大帥。大帥畢竟是您的父親,他的事您還是過去看一看吧。」武清佯作關心的給梁心鋪著台階。 「董事長,有人闖了進來,或許會對你不利!」

電梯和樓道同時響了起來,一群穿著黑衣的人迅速沖了過來。、

「先生,請留步,不要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

保安隊長手裡拿著一個傳呼機,從腰帶上抽出來一根電棍,沖著姜亢發出了警告。

「出去吧。」

姜亢一揮大手,頂樓的玻璃們自動打開了,一排人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托著,像是倒垃圾一樣從這裡飛了下去。

「我的天啊!」

下面的人直接炸毛,震驚的看著空中這離奇的一幕。

「字不錯,但是這宣言就黑了一點。」

姜亢走進了眼前的辦公室。

夜承罪妃 一座十分大方的辦工作放在他的面前,沒有電腦,只是一個中年的男子,手中拿著一本書。

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放下了書,抬頭看著姜亢,眼神平靜,嘴角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一揮手道:「請坐下吧。」

「看來你早已知道遲早有人會找上門來。」姜亢坐了下來,看著對面的男子微笑。

「你想問些什麼,直接說罷。」他說道。

「你去過王者大陸嗎?」既然對方這麼說,姜亢也沒有必要藏著捏著,所以單刀直入的問道。

「去過。」他點了點頭。

姜亢笑了,眼睛微微一亮,注視這對方,目光閃爍,開始掃視著對方。

接著他吃了一驚,在對方的身上,他竟然察覺不到絲毫的能量波動。

「不用看了,我沒有打破屏障,為了回來,我捨棄了在那邊的身軀,靈魂回到地球之後,就成了一個普通人。」麻花藤聳了聳肩膀,一副無奈的樣子。

「那我能過去,是你所安排的?」姜亢微微縮起了眼睛,一個普通人竟然有這麼大的能力嗎?

「我想要安排人過去,甚至主要是我自己,但我卻失敗了,所以我將這種穿越的計劃和設定載入了遊戲之中。通過遊戲的終端伺服器連接,可以產生一些極其微弱的概率,讓人去到那個世界。」

麻花藤打開了一張圖,上面是極其複雜的圖文和畫,其他人根本難以看懂,姜亢也不例外。

「我不懂。」姜亢搖了搖頭說道。

「沒關係,我講給你聽。」麻花藤有些興奮,又有些嘆息的樣子,說道:「我通過地球上落後的技術對那個世界進行一些設定上的還原,但有些人是我沒有接觸的,所以只能交給下面的人隨意發揮了。

最為主要的,是我穿越這條通道所記憶下來的痕迹,我還原了,而你的穿越,正是證明了我的成功。」

姜亢腦門上流下了一滴冷汗,他終於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幸運了。

極低的概率,搞不好自己會穿越到了一個沒有人的星球之上。

而且……這傢伙有些話隱瞞的很聰明,姜亢心中冷笑了一聲。

「穿越需要的條件很苛刻,至少肉身是帶不過去的,能過去的只有意識,對不對?」麻花藤好奇的抬頭,看著姜亢,伸手捏了捏他的身體,隨後嘆息著道:「真是可惜,我現在成了一個普通人,而且壽命也短的可憐。

至少我是送你過去的人,不管怎樣你也得還我一場造化吧。」他抬起頭,眼巴巴的看著姜亢。

姜亢一聽樂了,道:「我真是搞不懂,當初你為什麼會捨得回來的?」

「這你就不懂了。」麻花藤一擺手,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拉開了自己的抽屜,從裡面抓起來一大把的鈔票,眼睛發光:「王者大陸雖然文明久遠,但是他們追逐的目標都在了修鍊之上,市場太過不完善了,賺錢沒有成就感,相對於成為至尊來說,我更喜歡當一個有錢人。」

姜亢撇了撇嘴,道:「當至尊更有錢,宇宙都是我的。」

「那是現在!」

他坐直了身子,盯著姜亢,眼神中透露出濃濃的嫉妒之色,道:「當初我在的時候,王者大陸被封印了起來,我根本不能從宇宙之中回到地球,不然我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他有些憤恨的說著。

「那是你能力不足。」姜亢不在意的一擺手,道:「我想要知道,你第一次是怎麼去往王者大陸的,是什麼東西讓你穿越了平行宇宙之間的間隙。」

「可以告訴你,但是作為條件,你必須給我長生的允諾。」麻花藤說道。

「我自己能不能長生都不清楚,我只能儘力去活著,也會讓你儘力活著,如何?」

「成交!」他一點頭。

而就在這時候,姜亢的手機響了,這是他回到地球上臨時弄得一個,用來給上面的人聯絡自己。

姜亢看了一眼號碼,眼皮一跳。

前面一大串的零,後面一個一字。

「位置已經找到了,在昆崙山。」

「那是在昆崙山。」

同時,面前的人開口了,眼中出現了一絲忌憚和追憶的神色:「我現在很有錢,曾經組建過幾次考察隊去那邊,卻是全軍覆沒。」

「你當初為什麼會去那裡?」姜亢問道。

「曾經,我是一個探險愛好者。」他嘆了一口氣,眼角有淚痕:「那時候我還沒有畢業,帶著自己的女友跟著一個探險隊一起去的,最後只有我一個人成功的活了下來。

那是在地球之上最為離譜的一個地方,我懷疑它本身就是和另外一個世界的連接點。」

「你錯了,那個地方可以讓你穿越到另外一個宇宙之中的王者大陸,他不是世界的連接點,而是宇宙的連接點!」姜亢掛了電話,眼中光芒不斷的閃爍著,看著麻花藤背後的那張星空圖,陷入了出神的狀態。

宇宙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帶我去崑崙吧,我要看看那裡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姜亢嘆息了一聲,一手搭在了對方的肩膀上。

「走了。」

「等等,我把錢藏好!」

……

姜亢再回了一趟家,將所有的人馬都拉上了,來到了所謂的崑崙之地。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一縷落日的光輝落在了山巔之上。

山巔如一面鏡子,反射著夕陽的光輝,隱隱約約的,一副離奇景象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一個巨大的世界,懸浮在深淵之中…… 武清捏著梁心臂膀的手指驟然蓄力,她一定要在他拽下桌布之前卸掉他的胳膊!

然而就在梁心武清最終發力的前一瞬,一個低沉的男聲突然在身後響起,驚得各壞心思的兩人都是一驚!

「梁心!」

那人喚著梁心,同時伸出手,鐵鉗般重重按住梁心的肩膀。

梁心被嚇得一激靈,後背瞬時一僵!

右手就要卸掉梁胳膊,而左手已經封住他口的武清也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她急急撤回力道,卻仍是有些收不及。

「呃···」梁心不覺一聲痛呼,好在動靜不大,就被武清伸出的手及時捂住。

不過她心下也是吃驚,因為弄痛梁心的人並不是她。

就在她要卸掉梁心胳膊的時候,梁心肩膀突然一低,竟然生生錯開了她的力道,瞬間掙脫!

那叫梁心吃痛又究竟是誰?

還沒等武清弄清這個問題,成了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的梁心,發覺自己拽桌布的手再也用不上勁,隨即大怒!

眼看著熊熊怒火從梁心頭上騰躍而起,武清已然做好了自衛的準備,可是下一眼,梁心卻風一般的轉過身,猛地揮手,啪的一聲就打掉了從後面按住他的手。

「戴郁白!你幹什麼?」梁心憤怒低吼。

武清這才看清,來人竟是一頭長發的戴郁白。

她忽然明白突然出現的這個男人不僅卸了她的力道,更狠狠的捏了梁心一把,叫他猝然吃痛而完全忽略了武清對他的攻擊。

面對梁心的暴怒,戴郁白卻是一臉輕鬆,他從口袋裡取出手絹,若無其事的擦拭著剛剛按過梁心的那隻手,「我不幹什麼,只是替大帥警告你,公眾場合要顧及形象。」

說著他忽然抬起頭,帽檐下一雙鳳眼寒光驟現,冷冷瞥著梁心,嘴角笑意絲毫不減,「至少不要再讓我撞到這種場面。」

「你——」

被戴郁白陰狠犀利的目光一掃,梁心的身體竟不由自主的後撤了半分,怒喝的話也被生生掐掉一半。

武清趁機一閃,徹底脫離了梁心的魔爪,卻也被戴郁白的陰鷙的目光攝得一怔。

她忽然覺得,戴郁白手上一定有梁心的把柄。

梁心緩了半拍后,終於穩定了心神,他抬手鬆了松頸上領帶,避開戴郁白的視線,嗤從鼻腔中發出了一聲不屑冷笑,「老頭子要管就叫他自己來,你不過一條狗而已,還不夠格跟我說話。」

戴郁白擦完手,從容的收起手帕,單手插進褲兜,不咸不淡的說道:「很不幸,無論我是什麼,你都要聽我的話。」說完他便倏然轉身,向遠處的梁國仕走去。

就在武清以為他就要這麼走掉時,空氣中又飛過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語氣卻十分強硬不容置疑,「要想得到之前的回復,就跟我來。」

梁心看著戴郁白高挑的背影緩步離去,臉色越來越黑,咬牙沒有說話。

武清看出,他不得不去,但在她的面前又拉不下臉面。

畢竟戴郁白的態度實在太過倨傲。

「梁少,戴郁白只是個副官,叫您過去的必然是大帥。大帥畢竟是您的父親,他的事您還是過去看一看吧。」武清佯作關心的給梁心鋪著台階。 「趕快去上面,在夕陽落下的最後一刻,那裡會出現一扇門!」麻花藤大叫了起來。

姜亢一點頭,腳下一點,一群人已經到了山巔之上。

夕陽漸漸的沉下,最後的光像是全部射入了此地,空中那副圖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緊接著,轟的一聲,腳下裂開了!

一道裂縫出現在腳下,姜亢一點不慌,一揮手帶上了所有人,慢慢往下落去。

深淵之中漆黑一片,沒有半點光澤,抬頭一看,裂縫竟然已經縫合了起來。

「你回來的時候是怎麼離開的。」姜亢很是隨意的問了一句。

「哦。」麻花藤先是奇怪的應了一聲,旋即笑道:「我回來的時候是直接回到了地球之上,現在的身體並不是我的身體。」

「難道這裡不是地球么?」赤靈常做生意,也是人精,眸子一閃便追問道。

「應該不能算地球了吧,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裡的氣息和外面已經完全不同了。」麻花藤呵呵的笑著,毫無半點緊張的色彩。

「亮堂一些吧。」露娜身上射出清輝一般的月光,將此地徹底照亮了起來。

四處都是堅冰組成的牆壁,冒著森冷的寒氣,而腳下依舊是深淵無盡。

「速度需要快些。」

一路往下,姜亢也在計算著下落的高度,接著他的心就慢慢的冷了下來。

或許麻花藤說道沒錯,這裡真的是脫離了地球的另外一個空間當中,按照這種下落的深度,已經達到了地心的範圍。

「當初我們不小心跌落在了這裡,只有我活了下來。」麻花藤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光澤,隨即追憶似得嘆了一聲:「小薇就這麼沒了。」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痴情的人。」孫尚香笑道。

「是啊,不然當初我在王者大陸也不會潔身自好了,哈哈。」他笑了笑,低頭看著下方,突然說道:「到了!」

一個石台上,四周漆黑的一片,滿是滴水倒掛的鐘乳石,再後面都是深不見底的幽深洞穴,連露娜身上的月亮光輝都被吸引了進去。

無盡的黑暗,石台周圍不斷掃過一段冷風,這裡面的靈氣很是濃郁。

狄仁傑彎下了腰,從地上抓起來一塊布片,皺著眉頭道:「這是什麼?」

「應該是當初落下來人的衣服。」李元芳說道。

姜亢抓起一片,放在了麻花藤的面前,笑著問道:「這是你落下的嗎?」

「沒錯。」他很乾脆的點了點頭。

「怎麼會碎成了這樣?」姜亢眼中閃過了疑惑的神色。

「這裡有罡風,我落下來的時候就被吹成了這樣,不過幸虧罡風是往上的,不然直接就摔死了。」麻花藤不在意的笑了笑。

「那其他幾個跟你一起下來的人豈不是也沒有摔死?」赤靈再度發問。

昂!

就在這時候,深淵之中傳來了一聲龍吼,眾人猛地一低頭,頓時發現了神奇的一幕。

如同白玉一般的水面破開了,一條揮著翅膀的白龍從中飛了出來,他的身軀主幹有點像是西方魔幻中的龍,然而腦袋卻是東方龍的造型。

飛龍破水而出,像是沒有發現姜亢等人似得,繞著石台,不一會兒一個撲騰又落回了水中。

諦魔大人,別亂來! 「水裡有很多生物。」楊戩低著頭說道。

眾人仔細看去,果然在水中有著不少遊盪來去的生物,而且長相都頗為奇怪,且體型巨大。

「當初你也見過嗎?」姜亢問道。

「我當時命都要嚇沒了,哪裡顧得上這些。」麻花藤嘆息的搖了搖頭。

石台的最前方有一個長長的階梯,通往黑暗的盡頭之處。

「我是沿著這裡走下去的,想要進入下面的水中,最好能夠順著地下河流游出去。」麻花藤苦笑了起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當時的我萬念俱灰,即便是死在下面,也比困在這裡發瘋要好的多。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