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子瞬間明白了,秦守這是把個人恥辱加給了全國的百姓,讓他們一起來雪恥,這一首,需要多大魄力來做,可想而知。

純陽子和秦守閑聊,買哈提力喝著悶茶,蘇儀不停的倒茶,總是道不完,仔細看了,蘇儀後面放著好幾個茶壺。

天空魚肚白之時,一人一騎從哈呼兒帝國敵軍大營方向衝來,近了,發現那人手頭還提著一個頭顱。

「呂將軍回來了!」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蘇儀提醒道。

秦守起身,很快,渾身浴血的呂布完全沒有走路,直接躍上了城頭,單膝跪在秦守面前,雙手呈上人頭道:「回稟陛下,末將不辱使命,斬殺敵軍主帥周志勇,奸敵三十餘萬眾,其餘敵軍已經向西逃走,請陛下賜末將虎狼之師,願提西漠三國各地諸侯頭顱盡懸新封城上!」

滔天煞氣,秦守大喜,這樣完全忠城的三國第一猛將呂布,才是他真心想要的。

一旁的買哈提力直接拔地而起,向西飛去,純陽子並沒有出手,因為目的已經達到了。

蘇儀很是疑惑,為何沒有一兵一卒的呂布居然一夜直接屠殺了這麼多哈呼兒帝國的兵勇,但他不敢去問,也不敢去探究。

「好了,周志勇也是一代名將,一生大小戰役雖然不多,但每一場都打的很極致,為了哈呼兒帝國揮師東進準備了十年,今日被你斬殺,已經助你成為這附近十幾國的第一勇將了,找個地方,厚葬其頭顱,其它的,讓有些人戴罪立功!」秦守看向了奔來也是渾身浴血的蒙田。

「罪將拜見陛下!」蒙田直接跪在了地上,這一戰,要是沒有呂布處理後面大軍,敗定了。

「還剩多少人?」秦守淡淡問道。

蒙田咬了咬牙,道:「還剩十餘萬可戰將士。」

「朕再從張景那裡給你借十萬將士,限你三年內平定整個西漠三國,高端戰力會有人處理,不要讓朕再失望了,去吧!」秦守淡淡道。 「蒙田定不辱陛下陛下之命!」蒙田輕叩首,起身而去。

呂布張了張嘴,他現在需要大量的魂魄,一是給陷陣營的陰兵增強實力,二是讓他們先凝實身體,以待將來重歸肉體。

「後面還有一場大戰需要你,下去吧!」秦守這次說話充滿了寒意,和剛才談笑判若兩人。

呂布急忙拱手道:「布領命!」

看到呂布離開后,蘇儀心頭石頭落下,呂布果然不敢對秦守有異議,完全的服從秦守,那麼這員猛將將會給大秦帶來極大的利處。

「蘇儀,你處理一下剩下的事,幾處靈石礦脈要全部收歸帝國,朕先回帝都了。」秦守安排道。

「是,臣恭送陛下。」蘇儀躬身道。

純陽子瞧了瞧,道:「陛下,回去路遠,讓老頭我蹭蹭陛下的座駕唄。」

「好,咱們好好聊聊。」

青靈子自然也急忙躬身送秦守和純陽子離開,他暫時還得跟著蒙田出征,避免哈呼兒帝國的修士出戰。

路上,純陽子依舊一副笑呵呵的模樣,問起天竺國的一些變化。

「老頭,朕覺得你年輕的時候應該在大陸逛過吧?」秦守審視起純陽子來,他不想要有自己掌控不了的人,無論是利益掌控阿修羅王,還是武力掌控帝國所有人。

純陽子看出了秦守的意思,臉上的笑意更加濃厚了,道:「陛下,我知道你不想你的帝國有不可掌控的力量,老頭我向你保證,只要陛下讓向陽山留存下去,老頭我就是大秦的一份子。」

「哈哈,好好好,朕相信你,這個,把你向陽山養珍禽異獸的法子給朕整一份唄,朕非常惦記向陽山的珍禽異獸的滋味啊!」秦守笑道。

「好,回去我就讓門中善於這一方面的門人來帝國,不過陛下自己得找塊靈秀之地,不然養出來的珍禽異獸味道可不好,像那些五等以上的帝國里,那些珍禽異獸,得了不少造化,味道啊……」純陽子似乎在回味。

秦守輕輕咳嗽一聲,兩人頓時大笑了起來。

另一邊,回到哈呼兒帝國殘兵敗將營中的買哈提力臉色陰沉,他沒有想到大秦居然有這等超理解的力量,從殘兵敗將的口中得知大秦的呂布帶的是一群冒著黑氣的怪異騎兵。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陛下,大秦大將蒙田正引兵十餘萬追擊而來!」斥候報道。

看著士氣全無的將士們,買哈提力只能下令後撤。

後面追來的蒙田見狀並沒有在驅兵追逐,因為秦守給他派來的大軍還沒有來,他驅兵來此主要是為了奪回帝國的靈石礦脈。

「好了,安營紮寨,休整三日,直取西漠三國!」蒙田下令道。

「是,將軍!」

安排了這些普通將士,蒙田遇到了頭疼的事,那就是那群阿修羅族的族人們正在城內吸收血力,蒙田還不得不怕可靠的將士幫他們嚴守這個秘密。

回城撇了一眼這些阿修羅族人,最後輕嘆了一口氣,但這次能解決掉飛狼軍團,全是靠著這些個人。

「希望這樣的事,儘可能的不要發生在大秦的土地上!」蒙田嘆氣過後,就開始反思和制定下一步計劃。

秦守也回到了大秦帝都,青蘿和向薇在向薇與買哈提力見過面后就已經先回帝都了,秦守一道,青蘿就迎了上來。

「青蘿參見陛下。」

「嗯,怎麼這麼高興?」秦守看著一臉笑容的青蘿。

青蘿笑嘻嘻道:「因為陛下又打勝仗了啊,全城百姓都開始布置都城了,要迎接大軍班師回朝呢。」

「誰弄的?」

「兵部一個官員,還為此寫了一片告文,說歌頌陛下您神威,還有蒙田將軍大戰如何如何……」青蘿根本沒有意識到秦守已經怒了。

「來人,把兵部今天寫告文說朕打了大勝仗的官員,推到午門外,斬首!」秦守寒聲道。

「是,陛下!」

衛軍直接走向了兵部,一旁的青蘿臉色驟變,急忙要跪下,但被秦守扶住了,道:「和你無關,去熬點粥,公子我餓了。」

聽到秦守自稱「公子」,青蘿瞬間安心了,急忙道:「那今天青蘿熬點新學的。」

「好。」

青蘿轉身而去,兵部那邊就傳來了驚恐的求饒聲。

「陛下,饒命啊!」

「陛下,陛下,陛下!!!」

……

午門外,處理此事的軍士把這名官員寫的告文貼在了一旁的告示欄上,楊聲道:「此人身為兵部官員,在帝國大敗之際還敢妖言惑眾,鼓吹帝國大勝,存心不良,現斬首示眾,諸位百姓請收起你們的大紅布匹,帝國與哈呼兒帝國之戰,帝國並沒有勝!斬!」

隨著「斬」字出口,一顆大好的頭顱出現在了地上,血濺三尺,嚇的四周的民眾一個個的本能後退,本來歡喜的情緒瞬間在都城變了。

其實於高出默默的看著這一幕,他不想自己剛把自己被追殺十幾萬里地的消息散出去后,因為一場勝仗把那種憋屈的效果給整沒了,那麼激勵作用就沒了。

而且新封城這一戰,大秦本來也沒有勝利可言。

「陛下,粥熬好了。」青蘿輕呼道,環顧四周找不到秦守的身影。

「這呢。」秦守叫了一聲。

青蘿抬頭見了,一腳跺地,憑藉銀月境的修為,也能躍上房頂,端著精緻的粥,道:「陛下,青蘿喂你吧。」

「行了,說了和你沒關係就沒關係,此番新封城的戰事,哈呼兒帝國死傷三十多萬,主帥死了,但大秦也損失了將近二十萬的將士,亦屬於慘勝,其國主回去積蓄力量,戰局還未定呢!」秦守道。

「青蘿記住了,待會就給向薇姐姐說去。」青蘿道。

秦守一個板栗,笑罵道:「就你聰明,行了,公子自己待會,你去吧。」

「好咧,那公子吃完了碗就放著,青蘿等會來收拾。」青蘿知道秦守是讓她快點去給行向薇說說。

「嗯。」

看著青蘿離去的身影,秦守望了望後宮方向,自語道:「給你個貴妃的名頭?」 吃過粥后,李司找來了。

「陛下。」

「說吧,什麼事。」秦守平靜道。

「回稟陛下,臣備選了三處帝國新都位置,請陛下定奪。」李司道。

「講!」

「第一處就是雲海城,雲海城深入海邊岩壁之上,地勢三面懸空,易守難攻,而且張景將軍已經打下來沿海幾座小島,未來海疆開拓,雲海城正好能接受四面八方的情報……」李司從各個方面把雲海城的優點介紹了一番。

當李司要說第二個備選的地址時,秦守直接打斷了李司,道:「就雲海城了,你著手安排改建雲海城。」

「是,陛下,還有就是翻雲覆雨樓的東域南州負責人劉藝一直住在帝都,托臣一旦陛下回來了,給其給陛下通稟一聲。」李司道。

「明天讓他來見朕。」

「是,陛下。」

李司旋即告退,秦守對著空氣道了一句:「讓王泰把帝國那些違紀的官員的資料送來。」

空氣波動了一下,很快,王泰就拿著一小垛的資料來了。

「陛下,這是帝國大小官員在過去一年內的違紀情況。」王泰躬身道。

秦守拿起瞧了瞧,其中欺男霸女的最多,動不動就以照顧死去兵勇的家人為由娶了人家的遺孀。

貪污腐敗的官員不多,因為帝國給的薪水比較多,應了那句高薪養廉。

「好了,那些霸佔死去兵勇遺孀的全部給朕拉到當地入流最多之地活剮了!貪贓枉法的,直接殺了。」秦守淡淡道。

「臣記住了。」

吩咐完這些后,秦守繼續看起了手頭的東西,發現帝國靈秀之地出現了很多修仙世家。

「這些修仙世家是向陽山搞的?」秦守問道。

「是,青門主說這樣能規避仙門規矩。」

「胡鬧,全部收歸軍隊,讓張景著手建立修士軍團,嚴禁帝國出現超過百人的修仙世家,多的全部發配軍中。」秦守下了鐵令,因為這樣的先河一開,日後帝國仙門倒是好處理,又多了一群江湖草莽,就麻煩了。

「是,臣謹記。」

「還有一件事,翻雲覆雨樓的觸手太長了,你安排下去慢慢查,一定要絕對可靠之人,進度不用退,一點點的來。」秦守目光陰冷,翻雲覆雨樓要是日後干涉太多大秦利益,也是需要剷除的。

「是,臣定會辦好這件事的。」

吩咐了這三間事後,秦守問道:「乞國與尚宇帝國的戰事如何了?」

「聽聞巫醫國插手了,似乎給尚宇帝國注入了一些力量,羅網正在全力調查,目前兩國處於膠著之態。」王泰回稟道。

「好了,你去辦事吧。」

「是,臣告退。」

王泰走後,秦守則是視察各部去了,第一個到的就是兵部,眾人看到了秦守來了,一個個急忙跪下大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兵部尚書王陽叩見陛下!」王陽顫抖著拜在了秦守面前。

「今天告文的事都有誰附和了?」秦守冷冷的問道。

眾多官員渾身一顫,其中幾個咬了咬牙爬了出來,顫抖著承認他們附和了。

「各去刑部領一百軍棍,以後再有這種事情發生,就自裁!」秦守的話讓眾人一個激靈,急忙叩首謝恩。

「徵兵情況如何?」秦守看向了王陽。

王陽急忙回道:「回稟陛下,目前每月會從全國各地征三萬左右的新兵交付張景將軍和蒙田將軍。」

「嗯。」

「恭送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兵部一群人急忙恭送秦守離開,等秦守一走,王陽就劈頭蓋臉的把一眾下屬罵了一頓,擅自做主這種面子工程,讓他也跟著受害了。

離開了兵部,秦守來到了戶部,戶部的工作是秦守第二看重的,管理的全國的財政和人口等等,維護著帝國的穩定。

「戶部尚書劉陽恭迎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多戶部官員齊聲迎候秦守的到來,秦守擺了擺手道:「繼續忙你們的工作,劉陽,說說帝國目前的人口財政。」

「是,回稟陛下,因為帝國幾處礦產和鼓勵與外部通商的緣故,目前財政收支已經平衡,每月還能餘下一點,臣都攢著的,人口的話,各地新生兒開始逐月增多,修士人口也在緩慢增加。」劉陽的彙報很簡單,但很清楚。

秦守點了點頭,道:「錢別留著,把各地的驛道修一修,修實用點,讓普通百姓出行方便點,建立官方的交通工具,比如距離不是很長的兩座城池,可以安排官方定點的交通工具,具體你後面和天工部商量。」

「是,臣記住了。」

又吩咐了一些事後,秦守來到了下一個部門,天工部。

「臣天工部孫陽恭迎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守微微一愣,記得以前負責天工部的是叫「王文林」的人,現在居然換人了,而且這都和「陽」字杠上了,有趣,但責任還得追究,完全沒有讓天工部的人起身的意思。

「這幾次戰役之中,你們天工部們讓朕很失望,研發的東西差勁不說,連量都跟不上,弓弩不能設計成自動發射嗎?看看你們燒水的茶壺,那壺蓋為何會被燒沸的水氣衝起來?不要拘泥於靈石符文,動動腦子,所有人,跪在原地半個時辰,思過!」秦守大袖一揮便走了。

眾多天工部的官員恭送完后,死死的盯著燒水的茶壺,突然一個叫做「魯扮」的年輕人大呼「我知道了,我知道陛下的意思了,原來是這樣!!」

然後這青年不顧懲罰,起身開始畫圖,為首的天工部尚書孫陽呵斥了幾句,但又不敢動,只能作罷。

帝國明面上共有二十六個部門,秦守一個個的走完,斥責的斥責,敲打的敲打,最後說的口乾舌燥,找了一口泉眼喝了泉水才緩過來。

「唉,當皇帝真累!」秦守一邊嘆氣,一邊走到了國教學院,恢弘的建築,就差比金鑾殿還要豪華了。

「不錯,國教學院還算有點樣子。」秦守很是滿意。 「臣國教學院首席夫子趙林楊攜全體國教學院夫子恭迎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嗯,國教學院招生情況如何?」秦守問道。

「回稟陛下,國教學院第一批招生正在緊張進行,各地考場已於十日前完成考試,試卷由帝國將士從各地押回來三日,今日已經閱卷完畢,正在等蘇院長歸來審核,即可召集達標的學生來國教學院學習了。」趙林楊回稟道。

「預定的名額是多少?」

「一百零八人!」

秦守沉思了一下,道:「這樣,等成績定下來了,組織前十的考生進行一場殿試。」

「是,陛下,臣記住了。」

瞧了瞧國教學院的內部設施,秦守便回宮了,勞累一天,只喝了點粥,肚子還餓了,剛打算吩咐讓人準備些飯菜,青蘿就來了。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