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說完,萬凌空和江難軒兩人便是開始忙活了起來,一道道陣旗從兩人的手中飛出,將半死不活的邱景明圍攏起來,強大的封印之力,籠罩在邱景明的身軀之上。

洛天等人也是紛紛出手,打出強大的封印,將邱景明徹底封印了起來。

穿越在幻想世界 「轟隆隆……」兩座黑色的大山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正是招魂山還有元磁山,七色的火焰灼熱起來,將兩座黑色的大山熔煉到了一起。

「嘭……」和二為一的黑色大山,轟鳴而落,鎮壓在了邱景明的身軀之上,眾人又是打出一道道符文,再次封印了一翻,這才安下心來。

「這樣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有著詛咒之力,還有這麼多的封印,縱然他手段通天,想要解開,也要很多年了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不過卻是將邱景明這件事記了下來,等到實力足夠一定要將這個禍害解決掉,否則這老東西總像是一根刺,懸在洛天的心上。

「那麼接下來,該商量商量,下一關的試煉了!」隨後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經歷過幾次大戰,如今赤色戰場之上,也僅僅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曾經參加試煉的人,只剩下了十五人,而洛天他們這些人,也是出現了死傷,古雷,鄭欣等人,都已經離開了星河府。

「一共五十人,五百塊令牌,怎麼分?」洛天目光看向毒鴻禧等人,還是打算徵求一下毒鴻禧幾人的意見,同時洛天也想將這些人拉到九域的陣營之中。

「我不管,反正我救了你們,我要內門弟子的試煉!」蠻魂大聲開口,雖然他只是個撿漏的,但是他卻是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且這些人中,也只有洛天,讓他不敵視。

「憑什麼,要給也是給洛天,若不是他,我們根本就堅持不到現在!」

「那是我們拿命拼來的!」毒鴻禧幾人開口,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帶著不甘心,畢竟他們為的就是能夠成為星河府的內門弟子。

眾人很快便是吵了起來,五百塊令牌,完全能夠讓他們這些人都參加外門弟子的考核了,唯一爭奪的便是那三個內門弟子的考核。

「好了,別吵了!」洛天有些頭疼,隨後心中思索了一陣,隨後便是沖著眾人開口。

「三個內門弟子的考核,蠻魂一個,汪兄,君兄一人一個!」洛天沖著眾人開口,伸手一揮無形的波動,散發而出將神智獃滯的汪忘恢復了過來。

「至於你們,我們會補償你們一株不死神葯!」洛天沖著毒鴻禧等人開口。

「什麼!」聽到洛天的話,所有人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洛天。

「不死神葯!」毒鴻禧等人的臉色也是變化起來,不死神葯,即使在仙界都是不常見,他們沒想到洛天的補償竟然這麼大。

原本毒鴻禧等人已經以為他們沒有了選擇權,畢竟洛天他們這些人若是聯合起來,也是能夠將他們滅殺,之前那麼說,也不過是嘗試一下而已。

內門弟子的名額雖然珍貴,但是若是不通過,那麼就什麼都沒有,想比於一株不死神葯,他們寧可選擇不死神葯。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一步登天的機會

「成交!」聽到洛天的話,毒鴻禧等人頓時點頭答應了下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希冀之色。

「當然,不死神葯的珍貴,想必你們也知道,你們要為我們九域效力百年,百年之後,我會將不死神葯給你們,你們也可以選擇不同意,大不了就是血拚,最後誰生誰死你們自己心裡應該清楚!」洛天沖著毒鴻禧幾人開口。

畢竟,他們不是朋友,只是剛才共同對付了邱景明而已,並沒有什麼交情,而能用一株不死神葯,洛天已經算是大方無比了。

「好……效力百年而已,算不得什麼,我聽說小世界的的時間很充裕,跟仙界的時間流速不一樣,一百年的時間很短!」毒鴻禧點了點頭,馬修真幾人也是附和了起來,眼下的形式就是洛天這些人比他們強。

「好了,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疑意,那就這麼分配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雖然有些捨不得,但是毒鴻禧等人的加入,必然會是九域的一大助力。

「不過,我們還有一個請求,就是讓我們教訓那個王八蛋一頓!」毒鴻禧眾人臉上露出仇恨之色,目光看向了貂得助,想到了之前被貂得助欺騙的事情。

「呃……」聽到毒鴻禧幾人的話,貂得助的臉上頓時露出尷尬之色,看到眾人將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本能的挺了挺身,隨後便發現,現在不是裝逼的時候。

「那個,洛天,我可是功臣!」貂得助可憐兮兮的看著洛天,沖著洛天開口。

「不行!」洛天也是搖了搖頭,他和貂得助這麼多年的交情,別說貂得助這次立下了大功,就是貂得助做錯了一些事情,只要不觸碰到底線,洛天都會給貂得助兜下來。

「呵呵,狗子只能有我們欺負!」其他人也是紛紛站到了貂得助這邊,臉上帶著冷淡看向毒鴻禧幾人。

「好!」聽到洛天的話,毒鴻禧幾人不但沒有不高興,反而臉上露出了讚歎之色,若是洛天因為這些原因將貂得助送出來,那麼他們或許還不會答應洛天的條件。

「切,嚇唬我啊!」聽到毒鴻禧幾人的話,貂得助頓時再次有了精神,撇了撇嘴。

「好了,既然都沒什麼意見,大家把星河令分一分吧,然後等待赤色戰場結束就行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眾人開口。

君無淚和汪忘兩人將星河令拿了出來,而其他人也是將赤色戰場上的令牌收了起來,分配好之後,靜靜的等待著下一關考核的開始。

洛天雖然沒有得到內門弟子的考核,但是洛天也不後悔,畢竟整個仙潮幾乎全部都被三頭犬煉化掉了,洛天能夠想象,若是三頭犬復甦過來,必然會發生驚天的蛻變。

至於那星河府內門弟子的名額,洛天雖然很想要,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汪忘和君無淚也沒有反悔的道理,畢竟自己可是堂堂天道宗的傳人,雖然現在的天道宗有些慘了些。

眾人分配好了星河令,汪忘和君無淚兩人臉上帶著尷尬之色,他們兩個人沒想到,最終洛天還是將星河令給了他們,他們知道這完全就是因為之前的承諾,靠著自己父親的那張老臉得來的。

「洛天,從今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兩人臉上帶著感激之色,畢竟若是真的能夠成為星河府的內門弟子,那麼兩人很有可能證道,而洛天卻將這麼寶貴的機會讓給了他們兩。

「洛天,你的天道雷霆劍是哪來的?」不等洛天回話,毒鴻禧幾人臉上便是凝重起來,目光看向洛天。

「我也不知道,就是進入一處絕地的時候,撿到的!」洛天自然不會如實回答,隨口胡謅起來。

「若是真的有一天,你進入仙界,最好不要將這把劍拿出來,否則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毒鴻禧目光看向洛天,開口告誡起來。

「為什麼?」其他人聽到毒鴻禧的話,臉上頓時疑惑起來,洛天也是裝成疑惑的樣子。

「看來你還不知道天道雷霆劍的來歷,我不方便說,你就別拿出來就是了,最好將它放在你們的小世界中!」毒鴻禧看了看貂得助等人,沒有把話說深。

「終究還是被認出來了!」洛天心中暗嘆,目光看向毒鴻禧眾人,他也不確定這些人會不會為自己保守秘密。

「好了,大家準備吧!」洛天對著毒鴻禧點了點頭,隨後眾人便是再次等待起來,等待著第三層試煉的結束。

時間緩緩流逝,又是過了七天,冰冷的聲音再次在赤色的戰場之上響起,讓洛天眾人心神一震。

「通過考驗!」聲音落下,一座金色的大門矗立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緩緩的開啟。

「走吧!」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臉上帶著興奮之色,隨後飛身而動,邁步走進了金色的大門之中。

波動作用在洛天的身上,下一刻洛天的腳下便是一空,轉眼之間便是凝實了起來。

「嘭……」洛天雙腳結實的踏在了地面之上,隨後朝著四周打量起來,目光看向四周。

房間不大,看起來簡單無比,但是幾個身影卻是站在了洛天的對面,讓洛天的心神微微一震。

視線中,幾個老者出現在洛天的眼前,為首的正是洛天之前遇見過的星河府的器靈,而器靈老者的四周坐著的洛天也是僅僅認識三個,一個是身形龐大的龍尾蜥,一個是羊頭老者,還有一個就是第一層的傀儡。

「前輩!」洛天微微躬身心中疑惑無比,不知道器靈為什麼要將他拉到這裡來。

「小子,你身上竟然有天道雷霆劍!」器靈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目光在洛天的身上打量起來。

「按照道理來講,我應該為了星河府的安危著想,將你殺死,將天道雷劍上交宗門!」器靈開口,目光盯著洛天雙眼。

「前輩,別扯沒用的了,還是說說你為什麼要將我拉到這裡來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雖然不知道星河府的器靈為什麼將他帶到這裡來,但是他卻知道,這個器靈對自己沒什麼惡意,畢竟若是對自己有惡意,自己也就沒什麼活路了。

「小子,不知道對老人說話要尊敬么!」一個老者開口,目光在洛天的身上掃蕩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在老者的身上散發而出,朝著洛天壓了下去。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頓時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雙腿不受控制的彎曲起來。

「好了,說正事!」器靈揮了揮手,洛天身上的壓力隨之消失,而那名老者則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按照道理來說,我們的確應該將你擊殺,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星河府流落到了三千小世界中,永生仙王的手再長,但是想要伸到三千小世界中,卻也是不太可能!」器靈輕輕的搖了搖頭。

「所以我們決定給你一個機會,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當然也會伴隨著風險,而代價就是你的性命,也算是我們對你的一種考驗!」

「你若是能活下去,修為絕對能夠成為你們這個小世界主宰一般的人物,有望成仙,飛升仙界!」

「當然,我們也是有著條件的,那就是你飛升仙界之後,將星河府遺落到你們這個小世界的消息,傳給星河府主!」器靈根本不給洛天反應的機會,沖著洛天開口。

「小世界的主宰!」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若是真的像星河府的器靈所說的大那樣的話,自己不就成了紀元之主了么。

不過,隨後洛天的心中便是微微一凝,他知道,得到什麼就一定要付出什麼,洛天想到了器靈的後半句話,那就是付出的代價是自己的性命。

「成則一步登天,失敗則命喪星河!」器靈沉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我有別的選擇么?」隨後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同星河府的器靈對視在了一起。

「沒有!」星河府的器靈輕輕的搖了搖頭,再次開口:「星河府在仙界每百年開啟一次,每一次都會給星河府招收到一些資質很好的弟子,人們都以為星河府中,最大的機緣是三個內門弟子的名額,但是卻不知道,還有一個核心弟子的名額!」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而成為核心弟子,得到的獎勵便是天道築基丹!」器靈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天道築基丹!」聽到器靈的話,洛天的心中一震,光聽名字,洛天便知道,這丹藥不簡單。

「而你要完成的就是星河府招收弟子最難的一項考核,核心弟子的考核,能夠完成這項考核的,自從星河府成立以來,也是寥寥可數,完成考核,哪一個最後的成就都不低,修為都是達到了真仙境!」器靈沖著洛天開口。

「準備好了么?準備開始吧!」器靈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莊重。

「好了!」洛天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麼,但是洛天心中卻是興奮無比,若是自己真的成就了天道境,那麼九域的任何問題,都不是問題。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仙氣煉體

「好,那就開始吧!」星河府的器靈點了點頭,隨後伸手一揮,洛天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小屋之中。

「咱們這麼破壞規矩,好么?」其他幾人看著洛天消失,目光看向了器靈。

「沒什麼好不好的,這也算是對著小子的一個考驗,若是成功了,那麼就說明這小子的資質很好,還有運氣也很好!若是失敗了,那麼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器靈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們先把其他人的考核弄好,這些人都很不錯!」器靈沖著幾人開口,隨後便是不再說話。

「好!」幾人點了點頭,眼下器靈已經做主了,那麼他們也沒有必要去計較那麼多。

幾個老者消失在了小屋之中,只剩下了器靈一個人,臉上帶著感嘆之色。

「希望你能成功吧,這些人中,我最看好你,你若是成功了,我們回歸仙界也是多了一些希望!」器靈低聲自語,目光再此望向了畫面。

「嗡……」嗡鳴之聲響起,洛天的身軀再次跌落在了地面之上,讓洛天的臉上一陣苦笑。

不過,隨後洛天的雙眼便是變的凝重起來,目光看向四周的景象,心中震撼無比。

視線中,洛天站立在黑色的星空之下,星空上,一顆顆青色的星辰懸挂著。

不過,洛天仔細的觀察之下,那一顆顆星辰一般的東西,泛起陣陣的波動,而那股波動,讓洛天感覺到心顫無比。

「仙威!」洛天失聲開口,雙眼露出陣陣的紫意,等到看清楚那一顆顆星辰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洛天徹底瞠目結舌起來。

一道道青色的仙氣環繞包裹著一枚枚丹藥懸浮在星空之下,讓洛天心中顫抖起來。

「仙丹!這麼多仙丹!」洛天顫聲開口,心中驚駭到了極致,這些丹藥散發出來的氣息,跟洛天當初在葬仙棺中看到的仙丹的氣息一模一樣。

但是洛天心中雖然激動,卻也沒有輕舉妄動,他知道,這核心弟子的考核不是那麼簡單。

「嗡……」就在洛天思索間,一顆流星劃過,朝著洛天的方向飛了過來。

流星異常的美麗,但是洛天卻無心欣賞這美景,因為他在那流星之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縱然自己的肉身變態,被那流星砸中也不會太好過。

想到這,洛天腳下一動,心中暗自慶幸這處空間沒有壓制的那麼厲害,若是在這裡還不能飛的話,那麼洛天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洛天腳下生風,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躲避了那顆仙丹的劃過,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氣息閃過,洛天嘴角抽搐了一下。

「嗡……」不過就在洛天心中暗自慶幸的時候,陣陣波動,在星空之下混亂起來,那一顆顆讓洛天垂涎的仙丹,開始緩緩的動了起來,彷彿下起了流星雨,絢爛無比,一顆顆朝著洛天的方向飛了過來。

「你媽啊,這是要玩死我啊!」洛天心中大驚,幽冥鬼步運用到了極致,開始躲避起那一顆顆帶給他強大壓力的仙丹來。

「嘭……」不過,那些如同流星一般的仙丹實在是太多了,洛天縱然速度奇快,但是還是被砸中了。

「咔嚓……」脆裂的聲音,在洛天的身上升起,洛天的身軀也是募然停了下來,鮮血順著身上的裂痕流淌而出。

「嗯?」雖然碰撞給洛天帶來了極致的疼痛,但是那一顆仙丹在同洛天碰撞在一起的同時也是在洛天的身上轟然碎裂,一道道仙則在洛天的傷口之上流轉起來。

「肉身變強了!」洛天震撼無比,感覺道那一道道仙氣不斷的淬鍊著自己的肉身。

「變態!」洛天能夠感覺到那被仙氣淬鍊過的地方,雖然只是一絲,但也讓洛天欣喜不已。

「若是全部淬鍊肉身,那麼我的肉身想必能夠達到一個恐怖的層次!」洛天此時才明白,星河府器靈所說的核心弟子的考驗到底是什麼。

雖然這些仙丹能夠淬鍊肉身,但是同時也是伴隨著強大的危機,弄不好會被這些仙丹活活砸死。

「小心一點,我應該能夠應付!」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采,看著那漫天亂舞的一顆顆仙丹,隨後身形閃動起來。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是也是開始了考核,沒有絲毫的例外,都是跟仙氣有關,實力在緩緩的增強著。

而就在洛天等人在星河府中提升實力之時,在雷海沼澤之中,一道道強大的身影從雷海沼澤之中走了出來,正是太古王族的幾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還有一個個王者的親子還有天驕。

「古天輸,東伯新,季九幽出來一戰!」冰冷的聲音在為首的幾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口中發出,聲音直衝星域響遍了九域。

「嘩……」嘩然之聲響起,太古萬族的振奮起來,目光之中帶著激動,望向雷域的方向。

「之前就聽說,王族的大能還有天驕們,在雷海沼澤中提升實力,眼下出來了,又要掀起大戰了!」

「人族,當年靠著那三位大能,震懾了我們太古萬族這麼多年,眼下我們萬族也是出現了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這一次人族又用什麼來抵擋!我們太古萬族必然會成為九域的主宰!」一名名太古萬族嘶吼起來,朝著雷域匯聚而去。

「該死!」聽到那一聲聲大能的叫戰之聲,人族的人們也是震動起來,包括各個聖地在內,都是能夠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危機正在朝著人族逼近。

「我們幾個聖地的天驕,全部都在星河府中,現在的九域異常的空虛!」人們很快便是想到了現在九域的情況,心中更加惶恐起來。

「你們要戰,那就戰!」不過,隨後霸道的聲音響起,兩道身影,從神魔古洞之中走出,正是東伯新還有軒轅穹兩人。

無盡火海之中,古天輸白衣勝雪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身旁的乾坤鎮魂塔,低聲開口:「前輩,這一次才是大危機啊!」

斷神崖上,鍾子軒輕輕的擦拭著金色的神劍,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爹,娘,大戰開始了!」

「這一戰,至關重要,應該算是證道之戰了!」鍾子軒臉上露出戰意,飛身而起,走出了斷神崖。

「殺……」一聲聲怒吼之聲在冥域和雷域升起,衝天戰意,席捲在幾域之中。

「我人族也有大能!」人族的人們同樣大吼,東伯新剛才霸道的聲音,讓人族振奮起來,想到了當年那三個無敵的身影,而且經過這些年的休養生息,人族的實力也是增長了不少,縱然是面對太古萬族,人族也不是沒有一戰的可能。

兩方人,不斷的匯聚著,太古萬族全部朝著雷域匯聚,而人族則是朝著四聖星域匯聚而去,只要兩方聚集好了人,那麼便是大戰開啟之時。

「人族的大能們,可敢來雷域一戰!」王族的活出了第二世的強者們開口邀戰。

「好!」東伯新隔空應戰,同軒轅穹一起朝著雷域的方向飛去,而同時古天輸也是站起身來,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神王孫勝天,龍墓之中走出的貂元山,修羅域的閆修羅,以及魔族的魔尊等一個個老一輩剛剛晉陞到准紀元之主的強者,也是紛紛朝著雷域飛去。

「萬族的孩子們,去殺吧,殺他個昏天暗地,將屬於我們的東西重新奪回來!」幾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再次開口。

「是……」一名名太古萬族嘶吼中,從雷域和冥域衝出,朝著其他幾域沖了出去。

「殺……」九域的人們也是低吼起來,驚天的殺意散發而出,紛紛再次朝著自己的星域趕去,準備應對太古萬族的侵襲。

「這一次,一決生死!」幾個王族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還有天驕站在雷海沼澤之外,目光湛湛的看向遠處。

「嗡……」嗡鳴回蕩,東伯新和軒轅穹踏天而來,站在眾人的對面,黑白二氣環繞,渾身氣息衝天。

兩人剛剛抵達,古天輸和鍾子軒兩人也是同時出現,站在了東伯新兩人的身旁,目光看向對面那些氣息衝天的王族大能,雙眼微微一凝。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