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一族的德魯伊,越來越有意思了。」劉俊之沒有想道,自己會碰到百族之一的精靈族,而面前這個女子意然是精靈一族的後代,德魯伊,看來是越來越有意思了,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還能碰見多少百族的後代。

……

「你們是誰,夜闖我太虛無為觀。不怕死在這裡。」水齊華的心中早已經變得十分震驚,因為他從來還沒有聽說過,有哪個武者敢悄悄的摸上太虛無為觀,但是今天自己卻遇見了兩個。

「告訴我,你為什麼鬼鬼祟祟在這,按理來說你是太虛無為觀的當家人,這樣偷偷摸摸的來這裡究竟有何目的?」白衣素問心問道,因為他很想知道,水齊華來這裡究竟有何目的?

「不管你是誰,我也不會告訴你的,更何況,你認為你施展的幻術對我有用嗎?想讓我乖乖的告訴你,我心中的想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就是我,誰也無法控制得了我。」水齊華說完之後,整個身體變成了一灘水。

「不得不說你的武魂十分的奇特,但是在我的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作用。」白衣素問心腳踩這灘水之後。這灘水又立馬變成了人形。水齊華心中這個鬱悶呀,他並不知道他的身份是如何泄露的,他也並不知道面前這個女子是誰?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這個女子十分的厲害,竟然能瞬間將自己的武魂技,完全消散於無形。這個女子的實力究竟如何?武聖還是武神?如果是前者的話,自己還能有逃脫的希望,但是如果是後者,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畢竟武神層次的人。已經變得十分稀少,但並不代表神武大陸沒有。據水齊華了解。除了他的宗門以外,九天劍盟,還有傳說中的大雷音寺,都擁有武神級別的強者。如果他們不會輕易的露面,也不會輕易的展示出自己全部的無力,因為這樣的話會違反到天道。到時候就會強行的飛升。

「你不用猜了,你心中的想法我完全知道,所以你也不用猜,我可以告訴你,我是應該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當中的人物,準確的來說,我已經死去了,正是因為死去,所以現在能猜出我身份的人,很少很少,所以你不用猜了。我可以告訴你,你和我之間的實力上差距是巨大的,最好不要有任何,想逃脫的願望。因為那些對於你來說都是不符合實際的事情,因為我能分分鐘將你抓回來。」白衣素問心說道,他十分的了解,水齊的心中是什麼樣的想法,但是水齊華就算是死,也無法猜到自己的身份,

蒙面的冷雲,在看到前面的那一群群守衛之後,心中陷入了沉思,他沒有想到會擁有這麼多的守衛。但是這也證明了他們的情報是準確無誤的。果然孟婉就被關在這裡。如果他被關在這裡面的話,外面在擁有這麼多守衛,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了。

但是外面的這些守衛,由於人數眾多,而且實力都在武聖二重左右。要想將他們支開,那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只不過這個時候,這一對守衛的面前突然飛起了七面古樸的鏡子。這七面鏡子。分七個不同的方向照過來。而且這七個方向。正好是鏡面之上的射線相互的重疊。然後一陣絢麗的白光過後。這些守衛紛紛倒下。

冷雲沒有想到。這次的行動當中,連他也來了。當世之上括蒼山的長老。當年白雲城的少主,有著多寶武聖之稱的白雲飛。

當世之上,能抵禦他的鏡子的人很少。

因為原因很簡單,他的鏡子是面神器。

在肅清了敵人之後,這七面鏡子立刻消失在黑暗當中。

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

「小心前面,可能擁有機關。」白衣素問心開口說道。憑藉著他的經驗來說,這裡的守衛不可能就這麼點人的。他們肯定在機關之上做了手腳,否則的話,這點人手是根本不足夠的。

冷雲聽到之後,快速地掠到山洞門口。結果他發現,在山洞兩側的石壁之上。紛紛刻著陣法符文。

也就是說這個山洞,是被陣法結界所籠罩著。正是因為他被陣法結界所籠罩著,所以沒有人能破開結界,沒辦法在裡面救人,因為這個陣法的符文十分的複雜。要想解除它的話,擁有一萬種方法。

可是冷雲,對於符文陣法並不精通,所以他現在是毫無辦法。

「退五進四,下上成三。所得到的位置就是陣法的中心,這是劉俊枝告訴我的,你可以試一試。」白衣素問心說道,手中還提著水齊華。

「用不著那麼麻煩,只要將符文全部冰凍的話,它的陣眼就自然而然的顯露出來。」秦鳳凰說道,對於他來說,這種陣法只要將其冰凍,自然而然的。陣法的陣眼就會顯露出來,這種方法屢試不爽。正是因為這種方法屢試不爽,所以,這種方法也沒有什麼難度。

「秦鳳凰,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我現在終於知道你們的幕後主使人是誰了,紅楓山莊的莊主。」水齊華自然見過秦鳳凰。況且也知道他現在創立了一個不得了的門派,當年的紅楓派。只是一個小小的一品宗門,卻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一躍成為巨人一般的存在。而且他們吞併了太上宮。雖然太上宮,在三大聖地來說,是排行在最末尾的存在,那他們也是九品宗門。他們入侵紅楓山莊所在的袞州。誰也沒有想到他們的整個門派,竟然會被吞併了,不僅他們的門派被吞併了,他們所在的司州,也落入了紅楓山莊的地盤之內。

秦鳳凰愣了楞,看了看黑衣人。他從這個黑衣人的眼神當中就能看出這個黑衣人是誰?太虛無為觀的當代掌門人水齊華。當年自己所要結婚的對象,只不過現在來說。天涯冰宮已經成為,紅楓山莊下面的下屬宗門。所以他與,太虛無為觀的婚約也根本就解除了。

秦鳳凰沒有蒙面,但太虛無為觀的觀主水齊華,在自己的地盤上蒙面。

也就是說明一個問題,他的心中有鬼。

「我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再度遇見你,太虛無為觀的當代觀主水齊華。」在秦鳳凰叫出他的名字之後,冷雲回了回頭看了看這個蒙面的男子。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上的傳音石響了。

「大長老,我是秦趙歌。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很嚴峻的事實,就是你們必須得快點兒,我們這裡估計已經頂不住了,千算萬算,怎麼沒有算到他們會擁有武神。雖然這個武神,他現在不敢使用全部的實力,可是他手中的神兵著實麻煩,現在我和趙雲連起手來,還可以抵擋一陣,所以你們要加速時間,得手后,通知一下。」秦趙歌在說完話后,很果斷的掐掉了傳音石。

他看著面前,看著面前這位武神,心中十分的發愁,因為自己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但是自己的攻擊對於他來說就像撓痒痒一般。但是這個武神的攻擊卻讓他十分的難受,如果不是趙雲,分擔出去一大半壓力,恐怕秦趙歌知道自己現在,早已經身死道消。

看來自己和這實力的強者還是相差甚遠。而且這裡沒有援軍,恐怕他們的援軍也被拖住了。看來太虛無為觀,隱藏的夠深的。

明明擁有那麼多強力的人物,卻一直在暗中積蓄力量。如果不是這次,突然的入侵的話,恐怕他們的全部實力,根本就沒有暴露在世人面前的機會。

那名武神一掌打來。地上的狂風突起。這傢伙的掌風竟然如此的厲害。讓人不得不重新重視起來。

秦趙歌小心翼翼的躲避著。相反,趙雲很擅長防禦,做得滴水不漏。所以他受到的傷害比較小,主要的傷害全部有秦趙歌所承擔。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撲至。這道黑影的出現,讓秦趙歌絕望了。現在對付一個武神都很困難。又來了一個武聖十重人間至尊。這個樣子該怎麼去打啊。

不過,雖然說是打不過可是秦趙歌的心中,正在思索了很多種方法。而這些方法對於他來說。不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所以現在總的來說。他們還有抵擋的機會,但是如果要攻擊的話,恐怕現在是有心無力。因為他們只是武聖二重巔峰,而那兩個傢伙雖然是武聖二重巔峰的實力,可是真實的實力,一個是武神一重,手中還握有著神兵,另外一個是武聖十重,人間至尊,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這名人間至尊到來之後。卻沒有顧得上這邊的戰局,而是直接的向前逃竄。

只不過他的身上纏繞著,若有若無的黑氣。一個老者不緊不慢的追了上來。

這位武神心中十分納悶,這傢伙畢竟是武聖十重,人間至尊,怎麼被打得如此狼狽?

等到他看到後面追上來的老頭之後。才發現問題的所在,這個老頭的真實實力也是武聖十重,人間至尊。

所以來說的話,這個人是十分厲害的。因為他追著同等境界的武者在跑。所以說他的實力應該高過他們太虛無為觀的那個武聖十重,人間至尊。

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現在來說的話。他們的實力也並不是完全有把握獲勝,這次的入侵者,你有武聖時從人間至尊,說不定,就會有武神的存在。看來又是一方古老的勢力,他們在暗中積蓄力量,現在才展現出來,不過他們那太虛無為觀動手,那就是打錯了算盤。

這樣的爭鬥太虛無為觀怕過誰?

更何況他們有三個武神坐鎮,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害怕,而且背後還有謝家。

而且謝家現在擁有一位武聖,十重人間至尊。還有一個和他相同實力的武神。

再加上原本在他之上的那兩個武神。要想贏得這場偷襲的話,是十分簡單的事情,但是他沒有想到的事情是,他認為十分簡單的事情,卻是他們想象不到的那麼難。

這個老者已經停下了腳步。看了看面前這位武神,以及他身上的神兵。

「梵天鼓,太虛無為觀的鼓武神,有意思有意思,我都多少年沒有見過太虛無為觀,還擁有這種實力。不過今天註定是你倒霉,梵天鼓雖然厲害,可是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老者十分的平靜,就像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這樣平靜的心情,徹底的惹亂那個武神。這是什麼人?一個武聖十重,人間至尊,竟然敢和自己放肆。他簡直不如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看著這個後來跟上來的老者,秦趙歌是深深的,舒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這個老者的及時出現,他們恐怕就要跑路了,這個老者到底是誰呢?他就是當年的鬼皇。而且沒人知道它的實力究竟有多強,雖然被罷免,磨出了人皇之位。可是他的實力,來說還是處於巔峰狀態,正是因為這樣,他是不好對付的存在,也正是因為這樣。秦趙歌知道這裡並不需要自己了。

同樣,這裡也不需要趙雲了,他們現在的任務就是追擊剛才的那個武聖十重,人間至尊,因為恐怕他的壽命活不長了,應該身受重傷。

所以他們兩個人果斷的轉身。去追擊那個人間至尊。

「好了,現在礙事的傢伙都走開了,我們是不是,來一場真正的對決?」看著已經遠去的秦趙二人。鬼皇知道現在這個時刻,自己該用自己最真實的力量,自己用自己最真實的力量打敗眼前這個敵人,眼前這個敵人只是武神一重比他高一個境界而已。這是十分微小的差距,是可以彌補的。更何況他的身上至尊枷鎖已經掙脫了四道。只要在中拖一道的話,他就可以成為武神,所以這對他來說是個極其難得的機會,因為,這樣來說,對面那個武神一重的強者。正好可以成為自己的磨刀石。幫助自己突破,所以現在,鬼皇並沒有做出任何攻擊,他的主要任務,就是防止自己被秒殺。雖然這種可能性極其的微小,但是也是存在的,正因為這樣,鬼皇也不是很輕鬆。因為他所面對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那麼多小年輕後來居上,而他在武聖十重這個境界,早已經停滯不前。

而且他明白一件事情,就算是他突破了這個境界,達到武神這個層次,恐怕也和劉俊之無法對抗。因為鬼皇知道劉俊之的可怕。那道劍光在他的腦海中已經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是揮之不去的。

就算他突破了原有的實力,他也打算乖乖的當劉俊之的下屬,因為鬼皇時分得清楚,那個男人是不可戰勝的。所以他寧願面對著面前這位武神,也不願意麵對著劉俊之,因為相比來說。面前這個人不是不可戰勝的,但是劉俊之,櫃皇知道,恐怕這一輩子。他都沒有,再向劉俊之挑戰的勇氣。當時的情況,如果不是他跑得快的話,也是劉俊之不想殺他的話,恐怕他早已死在誅仙劍陣之內。

鬼皇因為心中想的事情,所以遲遲的沒有動手。正是因為他沒有對手,所以給了對方機會,而且他的對手是武神級別的存在,所以兩個人的招式上都十分的簡單。因為原因很簡單,到達了他們這種層次。是根本不需要任何複雜的招式,只要簡單的招式就可以做到山崩地裂。所以他們兩個人的每一招每一式之間,都充斥著十分巨大的力量。由於這種力量互相的撞擊,所以他們想到的地方已經面目全非,變成了一個十分大的深坑。而櫃皇和這名武神懸浮在空中。繼續進行的爭鬥。他們的爭鬥引起了下方所有人的注意。不過是下方那些武聖的注意而已。至於另外兩個武神也有自己的戰爭。

劉俊之成功的牽制者一名武神。而且以他的實力來說。這名武神雖然是厲害,可但是遠遠,達不到重傷劉俊之的標準。更何況,劉俊之的力量已經恢復了一半。正是因為他的力量已經恢復了一半。所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武聖七重。可是他能夠越級挑戰武神,因為對於他來說,他就是神。所以對付這些所謂的武神也不費吹灰之力。這也正是劉俊之的底牌之一。那是因為有了這個底牌,他才有對抗聖帝的實力。何況那只是聖帝的身體,而不是真正的聖帝,所以來說。聖帝的實力是十分高超的。如果他恢復全部的實力狀態,靈魂得到全部的恢復,他就可以從新的,奪取他的身體。將那個偷天魔族的人趕出來。

至於另外一名武神。他的對手則是原始心魔。不,應該說是原始心魔王。而且他還有另外一個名字。玉清元始天尊。

只不過對於劉俊之等人來說。他只是玉清元始天尊的一道分身而已,並不是真正的玉清元始天尊。因為那個人對於他們來說,早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

這一點原始心魔是知道的,所以他現在的名字,是原始心魔王。他之所以能活命,他是知道,並不是因為,元始天尊,而是因為他是黃泉大聖的老丈人,如果沒有這層關係的話,他可能會被清除掉。

而且他現在所對付的對面這個武神。應該說是實力十分強勁的。他真實的實力達到了武神六重。不過這對於原始心魔王來說,是根本不夠看的。武神七重的白衣素問心則懶得出手。所以現在這個武神六重的傢伙。他所面對的人正是原始心魔王。

兩個人的打鬥並沒有那麼的驚世駭俗。因為他們將自己體內的力量。十分清晰的把握住了,所以他們之間的碰撞雖然激烈,但是所造成的傷害,並不是很大。甚至連周邊的一草一木都沒有被他們的戰鬥所殃及。這兩個人的打鬥全然無趣。但是他們知道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和對手的每一招每一式,如果挨上的話,那將都是巨大的衝擊力。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盡量的保持,不觸及到對手。但是對於這個武神來說,不觸及到對手的話,他很難贏。不過但是對於原始心魔來說,就算他不碰到別人,他也有1萬種方法來擊潰這個人。因為它是世間最古老的魔頭之一,是所有人心中的惡魔。 他是人類心中惡魔。同樣,他也是仙妖神的惡魔。所以面對著這一個武神,原始心魔並不十分擔心。

因為按照他的實力來說,解決這個人。是分分鐘的事情,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也根本不害怕,沒有什麼可害怕的,因為它是世間所有的魔頭的原型。同樣,不管是什麼樣的人。他只要有心的話,就會被原始心魔所侵佔。但是也有某些特殊的存在,讓原始心魔望塵莫及。

比如說地獄三界,他們擁有著特殊的體質。

這種體制會讓原始心魔無法遁形。所以在心魔產生的一瞬間,就會消散不見。

這也正是原始心魔為什麼失敗的原因。

不過對於面前這個人來說,原始心魔不存在失敗的可能性,因為這傢伙畢竟是個人類,只要是人類的話,都會有慾望,都會產生心魔,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實。

而且原始心魔的出現,讓這名武神。他的心中開始悸動了起來,只不過這名武神壓制住了他心中的悸動。

這名武神謹小慎微的進行著攻擊。因為他發現一件事情,就是面前這個老者十分的詭異,他的每一舉每一動都會影響到自己的心中,這樣的話,這名男性的武神,知道自己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因為心中的悸動越來越快。只不過最後他還是忍住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原始心魔發現,自己的這一次行動。竟然會出現的失誤,竟然會失敗。

失敗不是可怕的,往往是失敗之後沒有,任何的下面的動作,那才是可怕的,原始心魔,有些吃驚,所以他沒有了下面的動作,所以他所面臨的困境就是,被這名武神強行的擊飛。這名武神在擊飛他之後,還做了個動作,那就是這名武神的手指,突然間炸裂飛了出來,直奔原始心魔的雙眼而去。

原始心魔,在看到這一情況之後,如何不知道。面前這位武神,可能是神武大陸的太古人族,神武大陸,在太古的時代,擁有著各式各樣的種族。同樣,這些種族也擁有著各式各樣的能力,眼前這個人的能力,可能就是讓自己的骨頭飛出來。不過對於這樣的招式,並難不倒原始心魔。原始心魔的身體移動了一下,立刻躲開了這致命的攻擊,他在躲開攻擊之後,立刻又發動了反擊,他的手指,忽然間的變長,一指頭正扎在這名武神的肩膀上。

「雖然我沒有你的能力,但是你別忘記了,我是魔,九幽的魔族,我的身體的各個部位,都可以無限的延伸。」原始心魔解釋道,這傢伙雖然,剛才的那一擊讓自己吃了一驚,可是總體來說,這傢伙的實力並不如自己厲害,所以自己要搞定他,那是分分鐘的事情。現在的自己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將這名武神留在這裡。他們所制定的計劃是十分的突如其來,不過這句話雖然突然,但是具體也十分的豐富。這一點正讓原始心魔意識到。原來當時自己早已經敗得一塌糊塗,擁有這樣智謀的人,所制定出這樣的計劃,幾乎是完美無瑕的,難怪九幽魔族會在一瞬間之內被擒住。

只不過他對面的那名武神,輕輕地將他的手指抓住。

「忘了告訴你,不能跟我進行接觸,否則的話你會死得很慘的。而且是死的,慘目忍睹。」這名武神說完之後,只見,原始心魔的手指發生了爆炸,而且這爆炸,順著手指一直延伸到肩膀。

突如其來的事件,並沒有影響到原始心魔。

原始心魔只是嘆了一口氣,立馬將自己的肩膀折斷,扯了下來。

這爆炸因為已經沒有了,可炸之物,所以立刻的停止。

原始心魔自己扯下的翅膀,立馬又恢復了原狀,就像沒有受過傷一樣,不過原始心魔知道,自己因為自己折斷了手臂,所以損失了一些力量,不過來說這些力量根本不足為奇。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原始心魔並不在乎,他因為並不在乎。所以來說,這世間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在乎,除了他的女兒之外。然後別的其他的事情他都會坦然面對。

「你果然是個可怕的對手,看來九幽魔族的,人還是十分強大的,只不過你們別忘了,當年你們侵入神武大陸的時候,我們太虛無為觀和你們做了鬥爭。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有手段能將你們徹底的擊殺。」這個武神在說完之後,手中出現了,一個扇形的物體。

這名武神一按這個扇形的物體。立刻便有無數的細針激發而出。而且這些細針密密麻麻的。只要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發現不了。

不過這些東西,這細針射入原始心魔的體內,原始心魔根本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這些細針,對於她來說是無用的,雖然已經進入到他的體內,遊走在他的經脈之間。但是只不過一瞬間之後,又被元始心魔逼出體外。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依仗嗎,做東西不僅對我造不成傷害,恐怕連低級的魔族都不怕這些東西,不得不說你們雖然是九品宗門,可是你們研製出來的東西太差,不是一般的差,而且你們在針上抹的毒藥,對於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用處,能夠,讓我的動作遲緩,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得不說,是這東西害了你。」原始心魔說完之後。這名武祖的下方出現了一個大坑。雖然並不知道這個坑洞共有多大,但是下面的吸力,瞬間將這名武神,吸收了進去。然後一切又都恢復了原樣。

「不得不說你是個很好的對手,雖然實力是有的,可是你似乎太疏忽了,既然這樣,你就在地心中央來反悔吧。」原始心魔說道,他這裡的戰爭已經結束了,他已經勝利了,現在自己要去支援別的人。雖然說自己解決了一名武神。可是來說,太虛無為觀擁有武神。恐怕就不只是一個,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甚至第四個,所以他要,去別的戰場看一看。

……

火魔面對著下面的太虛無為觀的弟子笑了笑。這些傢伙會不會是傻了?用水系的功法作出了一個人工湖,不過這個東西對於自己來說沒有任何用處,因為自己分分鐘都能把它們沖乾淨,這些人以為水能夠澆滅它的火焰。真是天真的可愛,他可是九幽魔族的火魔。還有一個身份,他可是天生的重瞳者。就算自己受到了十分嚴重的傷勢,可是自己也能讓這傷勢回到之前。所以來說,自己現在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如果有一個人將他全部的轟成渣,或許能夠將它殺死,否則的話,根本沒有人能夠將它殺死。

「你們這群蠢東西,他是九幽魔族的火魔,根本不懼怕水,所以這些東西根本沒用,趕緊都給我把這些東西收走,我現在要對付這個火魔。」一個男子,邁開他肥胖的雙腿,向前走著。這個男子的實力赫然是武聖十重,人間至尊。

是僅次於太虛無為觀武神的存在。他看了看空中的火魔,空中的那個傢伙,空中的那個九幽魔族就是,自己的對手。

這個肥胖的男子雙腳踩地一用力。整個人像炮彈一般的彈到了空中。不過他的這些動作,在火魔看來是十分笨拙的。

「我聽說你是那個武聖石家最天才的人,但是經歷了點特殊的情況,變成了九幽魔族的火魔。既然你是魔族的話,為什麼,要與這些傢伙聯手呢?你們所代表的是殺戮,如果你們想要一個棲身的地方的話,作為太虛無為觀太上長老團成員的我,可以跟你們的種族提供一片庇護的地方,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就是這場戰爭你們不要插手。」那個肥胖男子說出了一堆的話語,並且說的有理有據。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給九幽魔族一些優惠,讓他們不參加這場戰爭,雖然這是偷襲,但是少了九幽魔族這樣的助力,對方恐怕也會堅持不了多久,正因為有了九幽魔族,對方才有了底氣,一旦自己抽掉這個底氣。對方簡直是不堪一擊。

「你雖然能作出決定,可是我不能作出決定,因為我只是個新晉的天魔王而已,在我們之上,我們還有個總頭。所以我根本不能決定什麼,所以現在你就跟我打一場吧。」火魔說的十分清楚,他根本決定不了什麼。正是因為他根本決定不了什麼,所以他現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戰鬥。而且戰鬥對於他來說是十分痛快的事情,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和這個肥胖的男子交手,畢竟武聖時充人間至尊這種實力,就算壓制在武聖二重巔峰,他也和那些武聖二重巔峰沒有突破的人一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之上,因為他們是更高檔次之上的人物。

「你還真是個好戰分子,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那我就要把你打的服服帖帖的,讓你看看,我們太虛無為觀的實力。」這個男子快速的分析著火魔的話語,從中得出一個結論,他這個傢伙確實做不了主,所以現在來說自己要先將他擊敗,並且將他俘虜,從他口中得知,什麼樣的九幽魔族能做得了這個主。

於是這個肥胖的男子,雙手之中燃起了火焰。而且是白色的火焰,陰森森的,十分恐怖。

「天地異火,而且排位還很靠前。不得不說你這個傢伙擁有很好的資源,可是我是火魔,這些東西對我是無用的,所以你打錯了算盤,正是因為你打錯了算盤,所以接下來,你將見識真正的火焰,那些,超出天地異火的火焰。」火魔說完之後,火焰迅速的將這個肥胖的男子,罩在當中。火魔知道用不了多久,這個男子就會被燒的,什麼也剩不下來。所以她閉上眼,轉過身去。因為她知道,結局已經註定這一場比斗是他贏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

他的身後,被火焰沾染。然後火魔竟然發現這無火焰竟然,沾附在他的身上,根本沒法消滅掉。

所以火魔果斷的睜開自己的左眼。然後一切的場景,又回到了之前。

「逆轉時間嗎?不得不說,天生重瞳是個很逆天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是無用的,你能逆轉時間,難道我就不能將時間逆轉回去嗎。」肥胖的男子說完之後,火魔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剛才自己已經逆轉回去的時間,現在又重新的回到了自己身上,他身後還是著著火焰。

只不過這個時候一道冰芒。迅速的附著在火焰之上,將火焰撲滅。

「這個對手交給我。」冷天舒說道。

他知道面前這個對手不好對付,而且他的火焰全方位的,壓制住火魔。作為火魔,世間的火焰,很少有人能傷害到他。可是這個人的火焰就已經傷害到他了,而且讓他,更本無法擺脫。更可怕的是,它還能夠逆轉時間,這是一種頗為棘手的能力,所以火魔作為他的對手已經不合適了,現在只有自己做他的對手。

「琉璃玉華身,你是當年那小子的後人。不得不說,當年的那個小子做得不是十分地道。他竟然有能力招惹孟婉,可是他卻沒有能力保護好孟婉,不管從哪種角度來說,你的父親冷雲。該死。太虛無為觀有多少人想置他於死地,如果不是當年的那位是人皇的話,他現在已經死了。既然你是那個傢伙的兒子,那你也就要死。」這個肥胖的男人大聲的說道。他立刻動起手來,只不過在和冷天殊錯身的一瞬間。這個肥胖的男子壓低聲音說道:「你母親被壓在後山竹林的山洞裡,洞外有一個十分複雜的法陣,還有36個謝家的看守。不過在那竹林之處,有一片地方擁有一個暗道,是直通你母親所在的那個山洞裡。快去救你的母親,我的話只能說到這裡,至於其他的,你只能自求多福了,我會盡量的幫助你,拖延住這時間。如果你和你的母親逃出升天,你告訴他,三叔對不起他。」 冷天舒愣了愣神。面前這個肥胖男子,對他說出這些話之後。 權少追妻365天 還沒容得他反應,那個肥胖的男子竟然反方向的彈了出去。

「小子,你等著。」肥胖的男子在說完這些話語之後,立刻向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只不過在下面的太虛無為觀弟子看來。他們的這位太上長老團的成員是被彈出去的。是被那個年輕的不像話的小子彈飛出去的。

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太上無為觀的支柱之一。但是僅僅一招之後就落敗了,而且向另一個方向逃去,這是去搬救兵了嗎?

下面的人快速的散開,消失不見。因為他們知道,如果那個肥胖的老者都不是面前這個少年人的對手,他們這些人,在這個少年人面前,只有送死的份兒。所以他們十分識相的撤退了。

這些人撤退之後。發現那個少年人並沒有追過來,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看來今天的這次偷襲恐怕不是那麼的簡單,大家都小心,千萬別把命丟了。俗話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些太上長老團的成員,好比就是城門,他們只要落敗的話,我們恐怕就會跟著吃虧。所以大家都機靈點,別犯什麼大錯,也別把命都丟在這裡,這樣不值得。他們現在是仙人打架,我們凡人遭殃。」一名領頭的弟子說道。他們是看著太虛無為觀這個金字招牌才前來拜師的。可是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膽大侵入,太虛無為觀。而且這些人的戰力都不俗,所以現在來說,他們只要小心翼翼就好,千萬別被這些人的戰鬥所波及,那樣的話可是真的吃虧了。

「二師兄說的是,看來我們要小心一些,千萬別做了炮灰,無所謂的犧牲了,誰會想到竟然有人敢明目張胆地侵入太虛無為觀,萬一太虛無為觀落敗了,大家就立刻投降。改換門庭。向我們這些低級弟子,那些大人物對於我們的性命也不太關注,所以他們也不會過度的為難我們。」其中的一名弟子說道,然後另外的人都紛紛點頭。

……

被打入地心深處的武神,他越來越接近地心的深處。他的周圍全部都是岩漿,而且溫度十分的高,他現在用自己的護體真氣。保護住自己,不受任何的損傷。他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的狼狽。不過幸好他還有絕招,沒有使出來,只要使出那個絕招的話,他就會立刻擺脫這樣的困境。

這名武神,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個蓮花瓣兒。然後這個蓮花瓣兒立刻的擴大,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在其中。然後這名武神,立刻反方向的飛了出去。向地面的方向飛了出去,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只是在一瞬間,它就返回了地面。被他打穿出來的空洞,立馬的又恢復了原樣。

「我說老頭,你先別走,你這樣的攻擊對於我來說,也沒有任何作用。」他一邊說著話。

一邊整個身體都貼向了原始心魔的後背。

原始心魔感到後背一涼,就知道糟糕了。然後只聽見砰的一聲。原始心魔和這名武神瞬間的被撕成碎片。好大的一朵蘑菇雲,向天空飛去。

處在巨大爆炸中心的原始心魔。雖然知道是糟糕了,可是他還是有自保的能力。只不過瞬間他就逃脫出這爆炸的中心。那個武神抱著的是一具分身。

然後爆炸過後,這名武神,也,顯出了身形。我為太古的人族,這樣的爆炸對於他來說,根本無法構成威脅,因為他們本身的種族就是炸彈人。

所以無論爆炸是多麼嚴重,他們都不會死去。他很清楚的知道,他所抱的那名元始心魔。那個傢伙徹底的被撕成了碎片,炸的連灰都不剩。

所以他知道,這場戰鬥最終還是他贏了,雖然過程是極其艱難的。他用掉了一片蓮花。

不過總體來說,結局還是好的,那個煩人的九幽魔族的老者終於是上西天了。

不過他還是經驗太少。他只才高興了一會兒,他的聲音立馬就愕然而止了。

因為他發現他全身的血液,早已經被吸干。整個人迅速的變成了一具骷髏。

然後他慢慢的看著自己的骨骼慢慢的消失,化成灰飛。

「神武大陸的太古種族,果然是十分的麻煩。不過對於我來說,你的這種攻擊雖然十分的麻煩,可是對我卻造成不了傷害。因為只要有人的存在,有心的存在。就會產生心魔。只要產生心魔的話,我就可以依附在上面,所以來說我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如果我沒猜錯,你們特殊的能力,是依靠在你們身體內的骨骼,所以來說,你們能爆炸的部分只有骨骼而已。而且剛才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只要你每爆炸一次,你的骨骼就會少掉半根兒,所以你總共缺失了12塊骨骼。但是這些骨骼,在我的能力面前,他能立馬的化為灰燼,所以你就算想爆炸也沒有東西可以爆炸。至於你剩下的那個骷髏頭,之所以現在還有意識能聽懂我的話。是因為我現在與你對話的時候,一隻腳已經,跨在了黃泉的地盤之上。不得不說我這個女婿,他的能力十分的特別。」原始心魔在說完話之後,這名武神的整個頭顱,早已經消失,化為灰飛。

與此同時,地獄三界的鬼獄。這名武神,只剩下靈魂。而且他的身上被層層枷鎖所覆蓋著。

「這個魂魄真特有意思,自己竟然會跨入我們的地界,然後自己竟然會進入枷鎖之內,真是有意思。」一名鬼差說道。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