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界。

血紅的月亮籠罩著整片大地,顯得陰森血腥,猶如那地獄彼岸。

在月色下,男人紫衣傾城,銀髮邪魅,他的目光狂傲而張揚,冷眸窺視著下首眾人。

他就似一個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他底下的所有人都如螻蟻。

「壞蛋爹爹,這些人解決了,我們就能去找娘親了嗎?」

男人的身旁站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男孩長得極其精緻可愛,眉眼與身旁的男人有幾分相似,同樣的張狂而不自斂,雙眸有著睥睨天下的霸氣。

但他的聲音卻是軟糯稚嫩,在這夜色下緩緩響起,驚起一片波瀾。

帝蒼的神色終於有所動容,他冷冷的凝視著前方的敵人,紅唇上揚,噙著一抹喋血的笑容。

「這應該是最後的人,等這些人解決之後,我們就去找你娘親……」

一聽到這話,白小晨的眉眼內都是欣喜。

醫流武神 他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娘親和妹妹了,若非是這些人一匹一匹的人,他們也不會在此處鎮守到如今。

現在派來的這些人,實力越來越弱,想必那些強者都已經喪身在妖界之內,等到下一次,即使還有人會來進宮妖界,以大長老的實力足矣抵擋。

他們也就可以放心的去找娘親了。

「晨兒,讓我看看你現在的能力,沒有本事你就保護不了你最愛的女人。」

帝蒼沒有急著出手,他的鳳眸中蘊含著冷冽嚴肅的光芒,涼薄的聲音中透著霸道。

「娘親是我最愛的人,我會憑藉我的能力,護娘親一世周全。」

白小晨的眼眸越來越凝重,他緩緩的抬手,一把長劍亦是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

小傢伙的個子小小的,在這狂風之中,卻有一種能夠抵擋為人遮風擋雨的感覺……

這一生,他所有的信念都在保護娘親的身上,為了娘親……他會拚命提升自己,絕不會再給惡人傷害到她的機會。

帝蒼揚了揚唇,眉眼內盡顯驕傲。

這才是他的兒子,妖界的太子。

沒有一點本事,怎能與他一起肩負起保護顏兒的重責?

狂風乍起。

白小晨的錦衣在風中揚起,襯得小臉蛋越發的堅定,眼底帶著不容置疑的抉擇。

他的手裡拿著長劍,居高臨下的看向那些衝來的敵人,他的唇邊蕩漾起一抹笑容。

這抹笑,已然沒有了以往的天真無邪,反而帶著幾分與帝蒼相似的味道。

那是一種君臨天下的笑容,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掌控在了手中。

「你們這些人,老是不聽勸,一次次的來找我們的麻煩,還害的我沒辦法去娘親的身邊,你進攻妖界也就算了,最不可饒恕的就是……你們使我和娘親分離了幾個月,所以,我絕不會原諒你們!」

對白小晨而言,最不可饒恕的,便是這些人的緣故,害的他沒有辦法去白顏的身邊…… 面前的那些人見到帝蒼並不打算動手,而是讓他身邊的小傢伙出手,不覺心裡發出一陣冷笑,旋即朝著前方的人沖了過去。

男人背迎著光芒,那一刻,他眉目間都被熏染了血色的月光,絕艷眾生。

「小咪,我們走。」

突兀的,白小晨稚嫩的聲音響徹在夜色之下,久久回蕩。

在白小晨的身後,少年的身影逐漸變得龐大,半響后化為了一隻威武雄壯的白虎,他咆哮了一聲,就已經飛奔到了白小晨的身後。

白小晨輕微的一用力,就站在了白虎的背上,他的手裡拿著長劍,小小的臉上帶有渾然天成的霸氣。

朱雀青龍與玄武四獸也有了舉動……

天空被朱雀的火焰映襯的越發紅艷,青龍的口中發出警告的鳴叫之聲,玄武沉默的守護在白小晨的身後。

他們如同三個戰士,強大到似如神明,只為守護著這一方天地……

……

鮮血染紅了漫山遍野的花,讓原先就盛開的彼岸花海更為妖艷。

戰鬥的喧囂聲也不停的響起,卻依舊有無數的人倒在了血泊當中……

小包子的手裡拿著長劍,他稚嫩的臉龐褪去了天真,取而代之的便是狂傲霸氣。

此刻的白小晨,才像是一個王者,而非是纏著母親撒嬌的小孩子。

鮮血建在了小包子粉嫩的臉蛋上,他用手背擦了擦血跡,但並沒有停下動作,依然坐在小咪的背上沖在敵群當中……

帝蒼看著小包子的舉動,他絕艷的臉龐上掛著欣慰的笑容,更有著難得的讚賞,張揚的鳳眸始終凝視著身上已經染上鮮血的小包子,唇角逐漸上揚。

人群後方,帝小雲抱著天天躲在後面,她目光擔憂的凝望著在敵群當中的小包子,嘴唇都快被咬破了。

真不知道王兄是怎麼想的,居然讓白小晨一個人面對如此多的敵人,哪怕她有白虎四獸的幫忙,但是……這個舉動還是太過於危險了。

萬一小傢伙出了一點差錯,別說是嫂子會找他算賬,就連她也不想認這個哥哥了……

每隨著白小晨向前一步,帝小雲的心都快緊張的跳了出來,要不是她需要照顧小天天,她都想要衝過去幫助他一把……

「小姑姑,」天天拉了拉帝小雲的衣袖,他嬰兒肥的臉上帶著天真好奇的光芒,「為什麼爹爹要讓大哥哥一個人去戰鬥?大哥哥身上都是血,我好擔心……」

帝小雲低眸,看著懷抱中的小傢伙,她的臉龐勉強露出一抹笑容。

「天天不用擔心,那不是你大哥哥的血,是別人的鮮血,你爹爹讓你大哥哥去戰鬥,是想要鍛煉他。」

「是嗎?」天天轉過小腦袋,繼續看著白小晨,他的眼裡閃爍著星光,滿是羨慕,「大哥哥好強大,以後,我也要變得和大哥哥一樣強!」

他想要和大哥哥並肩戰鬥,可他太弱太弱了,爹爹是不可能允許他上去的……

不過,等他長大了,他就能夠和大哥哥一樣強大。

帝小雲的心都軟了,她抬手捏了捏天天的包子臉,眉眼間儘是璀璨的笑。 「你以後,肯定會和你的大哥哥一樣強大。{隨夢щsuimеng][lā」

「真的嗎?」

天天的雙眼猶如星辰,閃亮閃亮的:「小姑姑,等我長大了,我來保護你。」

「嗯?」帝小雲笑著挑眉,「等你長大,還要好久……」

「不久不久,一點也不久,」天天將小腦袋搖的如同撥浪鼓,「我聽說大哥哥五歲就和娘親出來闖蕩了,那……等我五歲的時候,我也就長大了。」

他板著手指頭,那表情呆萌可愛,就像是一個軟軟的糰子。

「現在我才兩歲,還有三年……小姑姑,你等我三年,三年後我就有能力保護你了。」

大哥哥讓他一定要成為一個男子漢,和他一起擔負起保護家中女孩子的重任。

小姑姑也是女孩子……等他長大了之後,肯定要順便保護一下小姑姑。

帝小雲被天天的這番話給萌化了。

當然,如果她知道自己只是順便被保護一下的時候,估計會哭都哭不出來了……

「真乖。」

帝小雲實在沒有忍住,吧唧一口親在了天天的臉蛋上,她的笑容燦爛至極,這或許是她從國師離開之後到今天為止,第一次笑得這樣開心。

這一切,都是因為天天這個溫暖的小棉襖。

「小姑姑,你蹭口水在我臉上了,」天天抹了把被帝小雲親了一口的臉蛋兒,「大哥哥說過,男子漢要和爹爹一樣,只對一個女人衷心,我的心都給了娘親了,只能娘親來親親我……」

帝小雲的嘴角抽了抽,天天這樣呆萌的性子,怎麼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了?

簡直就是第二個白小晨……

不過,也只有王兄和王嫂才能生出三個如此懂事的孩子來,當真是讓人又羨慕又嫉妒……

然而,帝小雲也沒有再多逗弄天天,她又將擔憂的目光看向了白小晨。

再見到白小晨依然遊刃有餘之後,她的心稍微的放下了一些,但戰鬥沒有結束,她就不可能不緊張。

……

血色月光籠罩著的花海,無數的人倒在了血泊當中,白小晨頂著一身的鮮血浴血而戰,就連他的坐騎小咪都被血液染成了紅色。

可這些,都是敵人的血,是喪身在他們手中的敵人之血。

他們的血讓彼岸花開的更為妖艷,襯托著這場血腥又殺戮的戰鬥。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在妖界也無晝夜之分,只是……看到敵人一個個的倒下,所有人都明白,戰鬥也快結束了。

當最後一個敵人倒地不起之際,白小晨亦是將手中的劍收了起來,他轉身朝著帝蒼走了過去。

「晨兒。」

帝小雲牽著天天,快速的向著白小晨的身邊走來,她緊提著的心再看到小包子安然無恙之後終於落了下來。

「你沒事就好……」

白小晨向著帝小雲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姑姑,讓你擔心了,你以後可以不用為我擔心,因為……我已經長大了。」..

他都已經快九歲了,不再是需要別人操心的小孩,自然可以應對戰鬥。

「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連媳婦都沒有,還敢說自己長大了?」帝小雲漂亮的眉眼微微揚起,「等你娶了媳婦之後再來告訴我你長大了。」 白小晨的小臉黑了幾下。◢隨*夢*小◢.1a

他沉默了半響:「我不想娶妻,我只想陪著娘親和妹妹。」

「哦?」帝小雲笑吟吟的,「那我問你,龍兒身邊是不是有個粉色的豬?」

「你是說小墨嗎?怎麼了?」

小墨本來是墨離殤撿來的寵物,但後來娘親告訴過他,小墨的家族就是用來保護龍兒的,可惜的是,小墨的家族已經覆滅了,只留下了他一人,當日龍兒昏迷不醒時,也是他留下來照料龍兒。

然而……

當龍兒醒來之後發現娘親不見了,就沒有顧得上小墨,用很快的速度跑出來找娘親,等找到娘親之後,她們自然是一起回去了妖界。

小墨打聽到了龍兒的消息,一個人偷偷摸摸的跑了過來。

「沒什麼……我只是感覺那隻豬與龍兒很親近,一直纏在她的身邊,龍兒不是我嫂子內定的兒媳婦嗎?你就不怕她被那隻粉色的豬給搶走了?」

白小晨再次沉默了。

魔門敗類 他粉嫩的小臉有些不太好看。

「小墨是龍兒的侍衛,而且……我不娶妻。」

「我看他們的關係不僅僅是侍衛與主子,相反……親近的有些不太尋常。」

白小晨的容顏再次黑了黑:「姑姑,你可以不再提這件事了嗎?和我沒什麼關係,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父王派來的,想要把我從娘親身邊趕走,好讓他一直纏著娘親。」

「父王?」帝小雲用疑惑的目光轉向白小晨。

這小傢伙……不是一直喊王兄壞蛋爹爹嗎?

白小晨的眉間滿是堅定:「姑姑,我已經長大了,既然我長大了,自然要改口稱之為父王,我已經不是五歲的小孩子了。」

帝小雲的眉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你確實不是五歲的小孩子了,但九歲與五歲有什麼區別?

不都是孩子?

「父王,」白小晨扭過頭,視線望向帝蒼,「我已經把這些人解決了,我們什麼時候去找娘親,我想他了。」

「去找你娘親,我一個人去就夠了,你在家裡等我。」

帝蒼揚眉,唇角揚著絕艷的弧度。

「不是說好一起的嗎?為什麼不讓我去找娘親?」

白小晨很不開心,他都如此思念娘親,父王居然不帶他一起。

「你已經長大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樣粘著你娘。」

「……」

帝蒼低眸淺笑:「不是你自己說你已經長大了?你見過哪個長大的孩子還會和小時候一樣纏著母親?」

「……」

白小晨目瞪口呆。

他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沉默了片刻,白小晨躊躇著道:「其實……我還是個寶寶。」

在娘親面前,誰還不是個寶寶了?

突兀的……

白小晨的背脊僵住了。

在他的身後,似有著一股熟悉的氣息傳了過來,讓他有些僵硬的轉過頭,視線望向前方。

目光之下,那兩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讓他的眼睛頓時一紅,喉嚨有些哽咽。

「父王,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怎麼感覺我好像看到娘親和妹妹了?」 帝蒼的視線同樣落在了紅衣女子的身上。~隨~夢~小~說~щ~suimеng~lā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