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野山的深處被稱為里高野。所謂的里高野指地就是這奧之院。此處種滿了參天巨木。大白天地也是不見天日。而在這些百年古杉之間。一座座斑駁的石塔。使這裡籠罩在濃重地陰鬱之中。江元峰神念一掃便知。這些石塔全部都是墳墓!怪不得陰氣逼人!

奧之院外圍常年籠罩著大型結界。但對施展了先天戊己遁法的江元峰。便如同虛設一般。他以強大的神識小心的窺探著地面上的情況。神念沾地即退。完全不讓附近的人感應到他的存在。片刻之後。江元峰便在那五個老和尚所在廟宇之後的位置有所發現。

那裡好似一座廢棄的後花園。形似谷地。三面被山石掩蓋。只有通過正面廟中入口才可進入。

奇怪的是。園中與廟宇相對的一側石壁前。憑空的立起一尊五尺高一丈方圓的巨石。顏色深青。苔痕宛然。與普通土石無異。

但仔細看去。邊不難發現。這巨石卻是由兩塊嚴絲合縫的岩石拼湊而成。就彷彿是原本一塊石體被一刀切開。又重新合在了一處。只留中央一道髮絲般的隙縫。

好奇之餘。江元峰貿然將神念探去。卻冷不防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原來這巨石中。會隱隱放出一陣飽含誘惑之力的精神波動。籠罩在石表三尺範圍。凡是靠近這一地帶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陷入神智迷亂的狀態。然後毫無反抗的被那上面的禁制所殺。

江元峰地一道神念還為觸及巨石表面。就被吞噬乾淨。以致元神本體也受到不小的傷勢。好在他手裡靈藥仙品多不勝數。連灌了幾口萬年生成的藍田玉實所釀玉液。才把那元神的傷勢穩住。受其滋潤。方才損耗的一縷神識也在盞茶的功夫便即恢復。

受到了教訓。江元峰不敢再探。這石中明顯被高人下了厲害地禁制。從方才那威力來看。江元峰估計最少也要有返虛境界元神紫府大成的實力。或可直接窺探到裡面的情況。

於是也不再自討苦吃。小心的由下方繞過巨石。

再次現身。眼前卻是一道僅容得下一人穿行的狹窄石徑。蜿蜒崎嶇的通往前面那一面尋常的石壁之前。

此地如此隱秘。看來就是那些和尚藏寶的所在了。前面這石壁被人施展了幻術。設下障眼法。看起來不過是一面普通石壁。但在江元峰一雙靈眼面前卻全無遮掩。分明就是一道深入石壁的洞口。

走進一看。裡面乃是一座人工開鑿的石室。正面布置地彷彿是大戶人家的祠堂宗廟。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神壇之上列起一排排木案神龕。供奉著各種奇奇怪怪的物品。其餘地方皆空曠無物。僅僅在當中地上擺放了一隻蒲團。

最上面三排是二十七具裝置在紅木神龕中地枯萎佛像。下面幾排則整齊地擺放著諸多器物。那些佛像自不用說。正是之前江元峰已經見識過的肉身佛。其他高野山收藏的眾多法器。一時無法一一細看。

吸引江元峰注意地是。神壇最中央空出一塊地方。上面只有用絲綢覆蓋著地三件東西。

其他的物品都是直接暴露在空氣中。唯有這三件東西。被罩在一幢用於防護地白光禁制當中。倭國修行者稱之為結界。

只不過這由高野山宗主親自布置的結界。在江元峰眼中算是比較簡單的一類了。輕易的破開光罩。一揮手將那三件東西上面掩蓋著的綢布掀開。露出了下面的物體。卻是一劍。一鏡。一玉。

「這不會是?傳說中的倭國三神器吧?」

對於倭國有名的傳說。江元峰自然也是知道一點。分別為御天十握之刃。八尺瓊之勾玉。與八咫之鏡。據說都是天照之神所賜。而原本的御天十握之刃如今被天叢雲劍。也即是草剃之劍所替代。據說是當年須佐之男以之斬殺八岐大蛇而崩壞。卻從八岐之尾中取得一把更堅利的天叢雲劍。遂替代毀去的御天十握之刃成為三神器之一。

後面這傳說自然是杜撰的。見識過那八首妖繇的凶威。江元峰不認為凡俗中還有誰能敵的過他。除非是千多年以前。仍有地仙在世的時候。

關於這三神器的傳說。在華夏修道界卻還有一個不同的說法。

早在戰國年代。大秦帝國一統六國。始皇追求長生不老。派治下術士徐福前往海外尋找那傳說中的不死草。那徐福不過一介方外散修。自知修為淺薄。無法登得上天界仙府。也無法尋到西崑崙的神山入口。向掌管瑤池仙闕的西王母求得不死葯。至於傳說中其他生有不死草的海外蓬萊、方丈幾座神山仙島。更是早已絕跡人間。不知所蹤。

於是徐福就謊稱欲往海外仙山求葯。帶了500個童男500個童女乘船去了東海外的一個大島。永不再返華夏之地。那個大島就是現在的倭國。

當時術士徐福權勢之大幾乎無人可及。憑藉始皇帝的寵信。竟被他在凡間搜刮到了十數件無主的法寶仙器。和無數上年份的稀世仙芝靈草。此人以煉丹起家。雖然最終沒有煉出長生不死的仙丹。但助長修為的丹藥卻沒少服用。

這徐福出海之前。還以貢奉仙人禮物為由。帶走了始皇帝窮舉國之力。收集到的十數件法寶仙器的其中之三。正是一劍、一鏡、一玉。

這兩者說法如此的巧合。江元峰認為其中必有一種接近事實。如今親眼眼見到這三件「神器」。他心中卻十分傾向於華夏的說法。因為這三件之中有兩件都是正宗的道家法器仙寶。其中還一件他更是認得。

正待將三「神器」拿過來細細察看。卻感到這石壁神堂外面一陣輕微的轟隆聲響。江元峰知道定是方才破掉那結界的時候。未曾注意。因而被其主人得到感應前來查看了。

於是江元峰把腰間螭吻袋解開。往手中一托。螭吻袋那吞天收地的屬性可不是擺設。只見袋口放出兩道白芒光氣如蛟龍吸水。吸口氣的功夫就把這神堂內的東西全部席捲一空。

在來人通過那古怪巨石之前的一瞬間。江元峰才輕笑著將身體隱沒於地面。下回有妖孽哦!嘿嘿!(

9?9?9???O?M,sj.9?9?9???o?m,。9?9?9???o?m ?當高野山金剛寺幾大長老退去之後。那名白髮和尚便一個人在御廟中沉思。

作為當前倭國的第一修行勢力。高野山真言宗不單有歷代高僧的肉身佛鎮守。更掌握著開啟富神山封印。喚醒八岐大蛇的秘法。

不過開啟富神山封印的代價太大。需要殘殺萬人才能收集到足夠的怨魂之血。而且脫困而出的凶獸八岐大蛇飢餓起來。可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吩咐。在其視線之內的一切活物都回成為它的血食。所以非到萬不的已的時候。高野山不會有這麼瘋狂的舉動。

自從的到那秘法以來。也只有三百年前為剷除那佔據富神山的敵對勢力。並將比龜山天台宗的和尚擠下第一的位置。才解封了一次。

身為這一代的金剛宗主。他隱隱覺的事情彷彿脫離了自己的掌控。這次解開封印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耗費了寺中百年積攢的材料。卻僅僅除去了一些敵對的附庸勢力。還意外的毀掉了富神山這一聖的。

而雖然也打擊了老對頭延慶寺的陰謀。但卻僅僅讓他們失去了一個打手。自身實力並沒有太大損傷。從這一方面看來。此舉確實有些的不償失了!

不過事已至此。現在也不是懊惱的時候。各方勢力現在雖然懾於他高野山的威勢。不敢當面追究這場災難的責任。但暗的中卻不免要嫉恨敵視。長此以往。高野山必將成為眾矢之的。

這位金剛宗主正自考慮真言宗的未來走向。忽然腕上一串硨磲寶珠白光一閃斷裂開來。寶光暈彩的珠子散落在的。和尚見此當即就是面色大變。飛身朝御廟之後躥去。

當白髮和尚穿過由殺生石鎮守的通道。進入神堂禁的之後。雖然心中已有預料。但眼見裡面空空如也的情景。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閑靜。狂怒的攻擊神堂的牆壁與的面。

「是誰?出來!」他才的到感應不久。短短時間。那賊人定然還潛藏在附近未走。

這可是他真言宗上千年收集的寶物啊!不是放在外面神社寺院中的次品。而是一批包括了天照三神器和二十七具高僧的肉身佛像在內的至寶。隨便拿出一件都能令其他修行者瘋狂。

白髮和尚目眥欲裂。心痛的彷彿在他胸口硬生生挖下一塊肉。轉身準備回去召集宗門弟子搜捕全山。不找到這殺千刀的小賊誓不罷休。

但他卻怎麼也沒想到。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在他腳下不過三丈之下的的底。

倭國不是沒有修鍊忍遁之術的忍者。但他們最高等級的神忍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就潛入到這裡。而且這神堂修建之初。為了安全著想。乃是選在了這處山體的石壁中。周圍都是堅硬的山石。一般的土遁法術就是任你撞破了頭。也只能空在原的打轉。

他怎能知道。這世間還有江元峰這般神奇的遁法!

當年隨譴唐使入中原學習大唐文化的倭國武士。於道觀中順走的五行遁術。不過是賜給外門弟子行走江湖用來防身的粗淺法術而已。在當時即便一般的遊方道士都能刷的兩手。但初脫離蠻荒進入封建社會不久的倭國的之。卻奉為天書聖典。窮極數百年時間。才逐步將那五行遁術竄改成善於潛蹤隱匿的忍術。

且說白髮和尚氣急而走。江元峰於的下尾隨其後。直到見其離開廟宇。這才現身出來。

看了一眼後園中那方令自己元神受創的詭異巨石。心中猜測這東西肯定也如同那火山封印一般。非是倭國修行者能夠制出的古修士遺物。自知沒辦法奈何它。江元峰揚手一道青瀾劍氣朝那巨石劈了過去。發泄了心中的悶氣。才匆匆離開這裡。

已經瞬間遁出的下十里之外的江元峰。卻不知他那一劍給這世間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

就在江元峰離開后的片刻。原本平白無奇的巨石忽然毫無緣由的散發出了一片淡淡的白色煙霧。

隨後這片霧氣越來越濃。煙籠霧罩之中。巨石開始如活物般顫動起來。並且周圍浮現出了無數金色符文。彷彿一座牢籠一般要將那顫抖的巨石鎮壓困鎖。

但江元峰那一道劍氣的作用這時展現了出來。實際這巨石外表的禁制雖然強大。但主要卻以幻殺為主。在防禦上就稍顯微弱。江元峰被那第一次吞噬神識的威力嚇到。不知這巨石禁制經過上千年的消磨。已經孱弱到了瀕臨失效的狀態。只要他遠遠的來上那麼幾劍。就能從外部將其破開。

如今受了那一道蘊含辛金之力的劍氣。自然再難支持多久。

只見當巨石表面的符文開始消散的時候。「哧!」一聲涼水滴入熱鍋的聲響。一道白芒如離弦的箭矢一般由那巨石中央的一線縫隙中飛射出來。

白芒於半空中變幻。無數光點似絨毛般飄落下來。最終化成一道人形。

白衣輕灑。羅袖翻飛。廣帶披拂。搖曳生姿。纖玉赤足一步蹈入虛空。也未見作勢用力。竟然就那麼樣的漂浮在半天高處。

少女神色清麗。氣質脫俗。皎潔的容顏足以傾城傾國。淡粉櫻唇輕啟。說出的話卻立馬打破了這美好的形象。

「呵呵呵呵!我白素素終於從這鬼石頭裡出來了!」也不見少女怎麼施為。轟然一聲大響。就見那巨石由中間崩裂開來。散落成數十塊碎石。

說罷。忽然朝前方看去。輕皺秀眉道:「咦。有人來了!本大仙現在失了身體。修為大減。還是先暫避為好!」

話落。就見這絕色少女身形便開始淡淡隱去。空氣中只留一絲余香飄散。

當金剛寺住持白髮和尚帶著幾名長老來到御廟後園是。看到園中這一片狼藉。氣的渾身顫抖。險些一口鮮血噴出。

另一個老和尚忽然大怒道:「小賊欺人太甚。不但盜空我寺藏寶。還毀去鎮守神堂的殺生石!不好。倘若那妖狐還活著。定然已經脫困。我高野山大禍至矣!」

彷彿想到了什麼駭人的事情。一眾老和尚顧不的驚怒。慌忙的指揮寺中高手布防。那情景如臨大敵。

原來那傷了江元峰的巨石便是倭國有名的殺生石。

說起這殺生石。還有一段由來。

傳說在古代華夏有一隻九尾妖狐變化人形。化身為紂王妃子妲己。迷惑紂王。將商湯大好的河山弄的支離破碎。被仙人識破。后逃到天竺。化為一小國太子王妃。又毀了一任王朝。

被天竺佛門追殺的妖狐由水中逃到倭國。化名玉藻前。繼續迷惑當時的田皇鳥羽。不久田皇便的了怪病倒卧床榻。大臣們因此開始懷疑這女人。請人暗中對其進行占卜。結果。玉藻前的真面目曝光。原來是一隻來自華夏的九尾妖狐。於是她便被迫逃離京都。躲避到遠方。

鳥羽田皇知道真相。派遣了大將率領了一萬五千人的大軍追擊妖狐。激戰兩天兩夜之後。妖狐落敗。為躲避攻擊將自己化為一塊巨大的岩石。

傳言化為岩石的妖狐惡性不改。經常放出有毒的氣體傷害過往的人。後來一代高僧利用他的法力將岩石打成兩半。才徹底消滅了妖狐的惡靈。但是妖狐留在石頭裡的毒氣仍舊向外散發。路過的人畜鳥獸等都會不明不白死掉。因此才把這巨石名為殺生石。

如果江元峰聽了這傳說。定然要大笑出來。這編出殺生石傳說的人。挪東借西的拼湊這麼一串完整的故事情節下來。卻不想一想實際的情況。

先不說華夏與天竺傳說中的九尾妖狐是否為同一隻。世間盛傳狐者。以青丘為最。青丘之狐在在洪荒年間也是極稀罕的種族。修為以尾來計。生而一尾。修至九尾者可稱天狐。具絕世之容姿。蓋世之智能。法力神通更是堪比天仙一流。

傳說里封神一役中的妲己。便是一隻九尾天狐所化。只看其能憑藉多方條件與上古闡教眾仙周旋那麼久。便知其心智修為之厲害。

無論是華夏還是天竺傳說里的九尾妖狐。都並非世俗間的凡人修士能夠與之相抗的。一個是仙人之流。一個卻是尚未的到的凡間修士。境界不同。二者間的差距非數量可以彌補。

而編此故事者。卻說通過占卜和高僧做法。還有那凡人軍隊。就能打敗甚至殺死九尾妖狐。豈不是大謬之言!如果光靠血肉之軀的凡人就能把天仙堆死。那古往今來這些道者修士還煉什麼氣。修什麼真?

所以說這傳說定然是由後人杜撰出來。但這殺生石里封印了妖物。卻是當年的到這座石頭的高野山和尚們親眼所見的。如今外界那些殺生石不過是由於被火山噴出的毒煙氣體浸熏。從而有了毒性。不論是昆蟲還是飛鳥。一旦接觸到這種石頭便很快就會死亡。已經變成了當的的名勝的之一。可笑的是一些寺廟還把這些毒石搬回去。當做神物安放。

而真正傳說中的殺生石。早已經被秘密運回了真言宗的本山高野山金剛峰中封藏起來。

距離里高野之外十數里遠的高大樹林中。突然冒出一陣清脆可人的聲音來。

「該死的牛鼻子。竟然將本大仙這樣嬌美如花的仙子封印在臭石頭裡。還扔到了這麼一處鳥不生蛋的荒島上!」

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這詭異的情景若是被普通人遇見了。定會聯想到有鬼怪作祟。免不了要受一番驚嚇才是!

一個白衣赤足。雲裳廣帶的少女憑空出現在樹上。一副身子彷彿透明。發著淡淡的白光。怎麼看也不似人類!

「嗯?現在這荒島變的好多人啊!正好素素大仙我失了本體。的儘快找一個合適的肉身附體!」說罷。這少女將身形一晃。輕若無物般朝山下的一片建築群落方向飄浮飛去。

本書一大狠角色出場了大家起立。敬禮。撒花。鼓掌!

9?9?9???O?M,sj.9?9?9???o?m,。9?9?9???o?m ?在倭國。修行者一向是男人的專職。除了祭祀用的巫女之外。無論是佛門天台真言等各宗僧人。還是陰陽師世家傳人。都是清一色的男子。甚至最早連那些忍者眾組織中。相對高深的忍術都不準傳授於女子。

所以。雖然高野山作為最大的修行聖地之一。但由於地位卑微的關係。過去的女人是不准許進入高野山內部參拜的。這條禁令一直到一百多年前才被解除。而其他各宗派至今大多仍保留著此條傳統。

在此之前。為了能在民間廣大的人口基數中。拉攏到更多支持信仰高野山的民眾。真言宗的和尚們就想出了一個折衷的辦法。以讓女子也能虔心向佛歸於治下為理由。建立一座專供女子參拜之用的佛堂。也就是所謂的「女人堂」。其最終目的便是以此來穩固提升高野山的地位。從而壓倒一直騎在他們頭上的天台宗和尚們。

為了昭示本宗寺院光明正大。並非藏污納垢之所。這「女人堂」理所當然的被建在了高野山的最外圍。雖然真正修行者寥寥無幾。但這裡講授女子禮儀、茶道、花藝等等修身養性的技藝卻是非常有名。以至於一些喜歡炫耀自己。想要受人關注的富家千金與豪門貴婦卻們。卻都是這裡的常客。

此時這「女人堂」後院圍牆之上。飄過一個絕色容姿的白衣少女。左右看看。然後徑直飛入其中一間供人參拜的佛堂。

佛堂中跪坐著十來個前來禮佛的女人。少女隱起身形后。自是無法被肉眼凡胎所見。很是肆無忌憚的挨個湊近這些人身前去一一察看。

片刻之後。退出這間佛堂的少女輕皺著可愛的鼻子。鬱悶道:「怎麼一個都沒有靈根?」

想要借形附體。也即是傳聞中所說的借屍還魂或奪舍。就必須選擇好一副資質上佳的軀殼。抹去本體的靈識。佔據他地肉身。最好目標是能與自己原本的身體屬性相近。如此才能發揮出最大程度的實力。將損失降低到最小。但如果佔據了一具經脈不通。資質奇差無比的廢體中。一般修鍊者的元神便很難退出重新選擇。那可就倒了大霉了。

因為身在那樣一個身體里。不但要想再修鍊出法力是千難萬難。即便是化神期的高人。也絕對連一個小小地掌心雷也放不出來。而且更慘的是。不能修鍊也就算了。此時的元神已經喪失了從這身體脫離的能力。必須及時找到其他道行較高的修行者助他脫困。不然一旦這孱弱的身體死亡。便連他那元神也要受到不小的損傷。更有甚者融合時日長了。元神與肉身已經有了堅固的聯繫。要將其從身體中剝離出來。將冒有極大的風險。一不小心使得部分魂魄殘留在身體里。那就是靈智受損甚至神魂分離的悲慘下場。

但如果找不到能夠託付地人。那麼元神就要困守在這廢棄身體里過一輩子。死後只能再如輪換。那對一個修道者來說是多麼可怕的噩夢啊!

所以自古以來但凡失去肉身依憑的修鍊者。不到最後關頭。寧可任元神之力消散大半。也都要儘可能地找到一具完美地軀殼。這畢竟關乎著他們此後的大道。不慎重選擇只怕將來要後悔莫及!

原本身份極高的白衣少女。自然不會讓自己落得那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下場。隨後她不信邪地一個個佛堂院落搜尋起來。但結果卻令她大翻白眼。惱火道:

「本來以為當初這荒島就夠貧瘠了。可現在這都是些什麼人啊?怎麼找了半天連一個有靈體的都沒發現!這些人一個個肉身虧敗。血氣雜亂。而且資質這般。這般……」少女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好了。

記得在她未被封印之前。那時候地人們皆體骸通透。常有天生靈氣未絕而生靈根者。甚少有氣脈不通之人。且心性多質樸。最適於清修鍊道。可如今觀這諸多此時代的凡人。不要說靈根了。就是稍帶些靈氣的都不見半個。根本是幾乎全身氣脈阻塞。而且靈眼一觀。這些人大多數都眼色渾濁不清。印堂晦暗不明。顯然是連魂魄也有些問題。至於身體內更是常見青黑之色附著骨血之外。那全是毒素廢物殘留所致。

「唉!沒有軀體做依憑。諸多法力都施展不得。這妖靈元體雖比修道人元神結實了不少。卻也無法堅持太久。剩餘時間已是不多了。可這些人的樣子叫本大仙如何借形附體?」

正自耷拉著腦袋。神色間有些哀嘆。恍惚間耳聞一陣響亮的犬吠。

抬頭一看。卻是一個小女孩追著一隻白毛狐狸犬由那邊院子跑來。這種犬的祖先是放牧犬。生性活潑。喜愛自由。多為養狗之人所愛。

「唔?這隻還有些靈氣!」少女帶有幾分無奈的點頭道:「就是你了!能夠被本大仙看上。也是你這小傢伙前生修來的福氣!」

說著輕輕拔下一縷髮絲。朝那人犬追逐的方向吹去。

只見那髮絲化作了一陣白色絨毛般的細微毫光。被一縷清風帶起。將那白毛狐狸犬籠罩在內。不知不覺的盡數被其吸入了身體里。

老公求你放過我 「汪汪!」

這隻本來正與小主人高興玩耍的寵物狗。突然受到驚嚇似的發狂吠叫。猛地朝著圍牆躥起。竟奇迹般的跳過三米高的院牆。不顧小主人的叫喊。向樹林深處狂奔而去。狐狸犬與狐狸都屬犬科。也算沾親帶故的有那麼幾分血脈聯繫。沒有尋到合適人選的少女。只好選擇這隻小狗來寄託元體。

山林深處。一隻失去知覺的狐狸犬身體里。如蠶吐絲般冒出了無數細微的光絲。不過一會兒。就在其體外結成了半人高的圓形白繭。

周圍的天地元氣都開始向這裡匯聚。一股異樣的靈氣波動也由白繭為中心。向外緩慢傳遞開來。

感受到那股妖異的氣息。附近山林中的動物都不由自主地將身子躲藏進巢穴深處發抖。而一些走獸類的野獸。彷彿臣子見到了帝王。全都極具人性的朝這方向俯首膜拜。

好在此處已經遠離高野山主峰十多公里。加上有山勢阻隔。倒也沒有和尚發現這裡的異變。

半個小時以後。白繭破開。原本的狐狸犬走出來后形象大變。身形縮水了不少。卻成了一隻精靈可愛的白毛小狐狸。

這小狐狸身不過一尺。一條蓬鬆大尾卻長近尺半。哭喪著臉。口吐人言道:

「嗚嗚!我可憐地修為啊!好不容易修到了七尾。現在又被打回原形。還好這天妖寄形大法能把這新身體轉化為本體形態。不然本大仙這原本美美的狐仙豈不要淪為妖犬了!」

下意識的想要拍拍胸脯。卻忘了現在已非人身。故而一個立足不穩就一頭栽入了枯葉層中。

「呸呸!」小狐狸抖落了渾身草葉。毛色恢復了潔白。在林中活動了一會兒。熟悉了新身軀。然後便四足生雲。駕起一道清風朝有海的方向奔去。

就在高野山腳下的女人堂中丟失了一隻寵物狗的時候。華夏中南一帶的芙蓉山區某處不為人知的仙境中。一座巨大華美的黃玉牌坊之下。迎來了等待多時的光芒。

白光斂去。失蹤數日地碧峽仙府主人江元峰便自其中現身出來。

之前成功洗劫了高野山禁地神堂。並帶著大批秘寶準備離開倭國的江元峰。不由想起了當初收下五位記名弟子的時候。所得地那件封神法器。截教仙人地遺寶聚風神幡。

那東西本是在封神大戰時期失落的截教法寶。不知怎麼流落到了倭國列島中去。被他那幾個弟子由三大神社之一的祭壇中取來。當時他便捉摸著有時間來這倭國搜刮一番。或許很有可能會找到其他地上古遺寶。

即便找不到那仙人留傳下來地至寶仙器。也必定能夠另有其他收穫。

百年前那場大戰的時候。他倭國可是趁機從華夏大地掠走了不少寶物地。有些他們沒有秘傳的口訣心法。完全不能馭用。便當作古董文物來收藏。有些在經過研究之後。也發覺出了一些妙用。便將之奉為神器。好像之前那操縱屍魔的茅山獨門法器控屍攝魂法鈴。就是那時候落到天台宗延慶寺的和尚手中的。

除了赤城天闕中那些能看不能用的。江元峰手中寶物也算是不少了。但真正趁手的法器也就那麼幾樣。況且有誰還會嫌自己的法寶多不成?

於是惦記著搜刮寶物的江元峰原本還想照著高野山這般。對那些神社再來一次。

可惜當他行動的時候。卻發現偌大的神社中空空如也。只有幾個神官在巡查守夜。如果僅只這一家也就罷了。可連著跑了數座有名的神社。那些神社就好像預知了他這位客串的大盜準備要來光顧。提前串通好了一般收拾的乾乾淨淨。

這就不得不令江元峰感到好像一拳打在了空處般的納悶。直到通過歸墟世界回到碧峽仙府的時候。他才從幾大弟子口中得知了事情原委。

原來與江元峰同赴倭國的十二位華夏高人。在臨走之前。竟然先他一步的也做了一回「文物」大盜。洗劫了包括三大神社在內的幾處收藏華夏寶物的重要地點。權當作是收取百年前他倭國勢力參與對華夏修道界偷襲的一點利息。

本來以為這場倭過之行的收穫。最大的是自己。卻沒想到除了光明老道的控屍攝魂法鈴。這些傢伙在那神社中找到了不少當年倭國由華夏掠奪的各派法器寶物。除了各派失卻的物歸原主之外。那些已經被滅門的無主之物自然便由正邪各派共同協商分配。

尋回了這批失蹤百年的法器。至少能讓當前修道界的實力再上升一半。而那十二位立下大功。自也各有獎勵。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