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義直接說:「我想做短視頻APP。

隨著生活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人們已經沒精力去看那些內容冗長的視頻,反而對那些短視頻越來越感興趣。

去年欣浪投了1.2億美元在秒拍;

藤訊投了3.5億美元到快手;

y;

而阿哩吧吧旗下的土豆網也在全面轉型短視頻網。

這些無不在說明,如今視頻內容正處於轉型換代的風口浪尖;

咱們公司要錢有錢,要技術有技術,為什麼就不能參合一腳?

不僅要參合一腳,而且要成為業界最大的一批黑馬!」

對於韓義想到一出是一出的毛病,沈心已經習慣了,問說:「那你打算從哪方面入手?是複製快手模式又或者抖音模式?」

韓義說:「我昨天晚上研究過快手,其實拋開那些爭議性話題不說,快手幕後團隊跟我們公司非常相似,500名員工,其中八成是工程師。

創始人蘇華跟陳一笑也是技術出身,他們非常重視技術,GIF快手轉型為短視頻應用后,演算法便一直是平台核心;

快手沒有人工的內容編輯,沒有明星導向,也不捧紅人,一切以機器演算法完成。

另外快手畫面也非常簡潔,只有「關注」「發現」「同城」三個欄目,這個界面至今沒有變過。

這些東西咱們都可以借鑒。

至於內容的話,我認為趨向於抖音比較好。

但還是那句話,學人者生,似人者死!

咱們公司什麼也不缺,技術上更是碾壓快手,要是不能做出一款爆款APP來,那咱們都可以集體上吊了。」

沈心笑道:「你都說完了,還讓我說什麼?」

「呵呵……」郁巍忍不住笑了起來。

……

開完會後,韓義收拾了一下便準備離開公司。

剛到大門口,前台走過來說:「韓總,揚子晚報的廖記者正在辦公室等您。」

「記者?」韓義楞了一下才想起來採訪的事情。

看了眼時間,已經三點半了,差不多趕得上回去吃晚飯。

轉身又走了回去。

董事長辦公室里,廖雨梵已經等了快2個小時,咖啡已經喝了三杯,廁所也去了兩次,但那個韓總一直沒出現。

廖雨梵心情從最開始的激動,到現在已經平靜了下來,甚至還有心情打量辦公室環境。

作為天義董事長,韓義辦公室非常簡潔。

房間大約20個平方左右,裝修的很尋常;仿紅木辦公桌,上面放著一台蘋果筆記本;左側靠牆位置有一整排書架,擺放的滿滿當當;

除了這些,還有一些室內盆景,以及一個小小的酒櫃,擺了一些中外洋酒,別的辦公室里就沒有什麼了。

這樣的辦公室,在廖雨梵採訪過的對象中,可能是最「寒酸」的董事長辦公室了。

「一個怪人。」 總裁老公別過來 這是廖雨梵對韓義的評價。

據她了解,天義不缺錢,發展到今天這一地步,都是別人主動「送」錢給他們花。

這樣牛掰的老總,居然不好好裝點一下門面,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就在廖雨梵想著的時候,辦公室門被人推開了,那個她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次照片的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儘管早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次韓義的照片,但是等真人當面的時候,她還是不自覺感到緊張。

不同於以往採訪過的那些對象,面前這個年輕人可是現在科技界真正的大咖,一般人想見都見不到。

走進來的韓義,主動伸手道:「不好意思廖記者,剛剛公司開會,讓你久等了。」

「沒事沒事……韓……韓總客氣了。」作為記者,廖雨梵在面對韓義時居然打起了結巴。

簡單寒暄了一番,雙雙落座,秘書幫韓義送了茶水進來。

開會開了半天,韓義正有些口渴呢,接過來抿了一口說:「順便麻煩你幫我到沈總那邊要一盒芙蓉酥過來,有點餓了。」

「好的韓總。」

就在秘書離開之前,韓義叮囑道:「記得把我說慘點,要不然該給你奧利奧了。」

「知道了韓總。」秘書臉帶笑意的走了出去。

韓義轉頭笑說:「我對採訪流程也不熟悉,有什麼想問的你儘管問。」

廖雨梵感覺自己今天實在是大失水準。這種打破僵局的話應該由她來說,沒想到卻被韓義起了頭。

收斂心神后,廖雨梵趕緊拿出採訪稿,那邊攝影師也準備架設攝影器材。

韓義擺擺手說:「不用稿子,咱們就隨便聊聊,想到什麼說什麼就行。」

「那……那好吧!」

等那邊攝影師比了個OK的手勢后,廖雨梵開啟錄音筆,提出了今天第一個問題。

「據了解韓總今年才大學剛畢業,而實際創業時間不足一年,你是如何在短時間內,就獲得這樣巨大的成功呢?」

嗨,親愛的初戀 韓義笑道:「成功嗎?我沒覺得!你要說現在的天義就算成功了,那你對成功的定義和我不同。」

廖雨梵楞了下,說:「接著上一個話題,天義在今年已經連續推出了多項重量級科研成果,令世界為之矚目,請問這些創新都來源於韓總的思路嗎?」

「嗯,這個問題問的好。」

韓義說了句,秘書拿著一個酒紅色方盒子走了進來,放到韓義面前,微笑著說:「韓總,沈總讓我跟你說,這是最後一盒。」

韓義邊拆盒子邊說:「此地無銀三百兩。別聽她的。」

秘書一臉迷之笑容的離開了,韓義拆開盒子捏了一塊酒紅色芙蓉酥放嘴裡,嗚嗚著說:「好吃好吃,來,你們也嘗嘗。

深城秘制坊出的芙蓉酥,有錢也不好買。」

在韓義一再邀請之下,廖雨梵捏了塊乒乓球大小的芙蓉酥放進嘴裡,頓時滿嘴酥香,不等咀嚼便在嘴裡化開了。

「怎麼樣,好吃吧?」

廖雨梵讚歎道:「嗯,真的非常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點。」

廖雨梵連連擺手:「真的不用了。」吃一塊意思一下就得了,哪能真一塊吃。

韓義吃了幾塊,接著上一個話題說:「你剛剛的問題,可能也是現在外界最大的猜測,那我就借著揚子晚報說一下。

科學是嚴謹的,但有時候卻又很荒謬,歷史上很多發明都來源於意外。

你就像橡膠輪胎,如果不是一名叫做查爾斯·固特異的美國男子、於1844年在一個火爐旁笨手笨腳地潑翻了一些鉛、硫和橡膠混合物,我們今天所穿的橡膠底鞋子、汽車使用的橡膠輪胎可能都不會存在。

還有X光,這是德國物理學家威廉·倫琴在德國維爾茨堡大學的實驗室中無意間發現的;

天文射電,這是美國新澤西州貝爾實驗室、一個名叫卡爾·詹斯基無意間發現的,而他本職工作是專門負責搜索和鑒別電話干擾信號的工程師。

像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當然了,偶然事件本身就是及其小概率的事情,它的發生是有其必然原因在裡面的。

說回天義的幾項創新技術,其實是來源於一次意外……」

……

隨著天義從幕後走到前台,越來越多的目光也將聚焦到他的身上,有些問題也將變得無可逃避。

不過對於這些他早有準備。

天義科技沒有出過什麼太過超前的技術,所有科研成果都建立在現有技術體系下;這也是當初他毀掉全息影像的原因。

現在留給人們唯一的疑問就是,外國大型實驗室都沒開發出來的成果,他一個文科學校的普通學生是怎麼做到的?

韓義編了一個七分真、三分假的故事;

故事中的他從小就酷愛光子學,大一時在一次及其偶然的情況下,發現了光子疊加法;

這種疊加法可以破除純空氣不可以折射光的定律。

也正是基於「光子疊加法」理論,天義才能在光子應用學上取得突破。

廖雨梵既然來採訪韓義,自然是做了很多功課,關於純空氣不可以折射光的定律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在來之前她也詢問了相關人士,得到的答案是、目前全球唯一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通過全息反射膜來折射光。

可現在她聽到了什麼?韓義居然親口承認天義掌握了一種新的技術,不需要全息反射膜就能折射光,頓時為之震驚。

廖雨梵不清楚的是,其實關於這件事外界早就猜到了,只是天義沒承認而已。

不過即使這樣,廖雨梵今天的採訪絕對賺大了。

這樣勁爆的新聞由她撰稿發表出去,想都不用想,今天過後、她會成為揚子晚報的台柱子。

……

「韓總,能談談您的第一桶金嗎?」

講了半天韓義也有些口渴了,端起茶杯喝了口,說:「關於我的第一桶金,其實網上有過報道。

去年有個朋友邀請我一塊去緬甸,當時也是抱著見見世面的想法,然後我看中了一塊半賭石。

可能是魔怔了吧,反正我就覺得那塊半賭石特別吸引我,以至於我花了當時全部的身價把那塊石頭買下來了。」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這個事情廖雨梵還真不知道,帶著好奇的目光問道:「然後呢?」

「呵呵,很幸運,切開后裡面是一塊極品紅翡,賣了3000多萬。」

廖雨梵帶著驚嘆的表情問:「能告訴我那塊半賭石多少錢買的嗎?」

「350萬。」

「嘶嘶–」

包括攝影師在內,兩個人倒吸了口冷氣。

驚了好幾秒,廖雨梵才感慨說:「韓總,您真的很了不起。」

韓義搖搖頭失笑說:「沒什麼了不起的。不管是賭什麼,總歸都沾了個賭字。

對了,這一段掐掉,不要報道。」

廖雨梵爭辯了一下。這麼傳奇的事情,要是報道出去了,那將吸引多少眼球啊?

可惜韓義堅持不讓報道,沒辦法,廖雨梵只好說:「那好吧!」

回頭排版前是要給韓義過目的,沒有他的首肯,別說賭石了,今天所有的採訪稿都發不出去。

該問的都問完了,距離一個小時的採訪時間還剩10分鐘,下面是自由發揮。

「韓總,能問您一個私人問題嗎?」

「問唄。」

「您有女朋友嗎?」

「有啊!」

可能是見韓義挺好說話的,廖雨梵壯著膽子開玩笑道:「那您介意換一個嗎?」

韓義哈哈大笑,順著她的套路說:「介意啊!」

廖雨梵也是好笑道:「那您介意多一個嗎?」

「哈哈,還是不要了。」

開了兩句玩笑,採訪也正式結束了。

就在收拾採訪稿的時候,廖雨梵突然想到件事情,笑說:「韓總,你們公司前台月薪都過萬啊?」

「怎麼啦?」

「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韓義笑說:「你是不是覺得她的工作配不上她的月薪?

那我告訴你,她英語過八級,德語六級,還會說三門地方方言,做前台都有些屈才了。」

「……」廖雨梵看著韓義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當廖雨梵採訪結束,回到公司在建業區總部時,揚子晚報總編輯兼都市版主編陸正森,親自迎接了她。

很多記者及員工也都出來了,看看到底是誰能採訪到天義科技董事長?

「小廖,好樣的!」陸正森對著廖雨梵豎起大拇指。

一路都處於興奮中的廖雨梵,那張小麥色的皮膚一下紅到了耳後,紅著臉謙虛道:「哪裡!總編過獎了。」

很多記者不管是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此時也一個個豎起了大拇指。

「居然能採訪到天義科技老總,廖記者真是厲害!」

「廖記者能跟我們講一下怎麼採訪到韓總的嗎?」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