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點半,周徐紡還在外面送外賣,她九點要回去跟江織視頻,這是最後一單,買家地址是天京路。

先前,她和江織去那裡送過一次外賣,路她記熟了。對面的工地在連夜趕工,小區里反而沒什麼人,安安靜靜的。

她去三樓,敲了門,喊:「306,外賣。」

屋裡的男人回:「稍等。」

不一會兒,有人來開門。

周徐紡戴著口罩和外賣的帽子:「蔣先生?」

男人四十多歲,在打量她,上身套了件灰色的棉襖,下面只穿著睡褲,似乎覺得女配送員新鮮,審視了很久,說:「是我。」

周徐紡遞出袋子:「你的粥。」

男人接過去,目光放肆,沖她笑:「謝謝啊,小妹妹。」

輕浮。

周徐紡不喜歡這種人,連好評都沒要,扭頭走人,剛走到樓梯口,她腳步突然停頓住。

這是什麼味兒?

她吸了吸鼻子,可勁兒嗅了兩下。

是血腥氣……

她聞著味兒尋過去,一路往裡走,停在一扇門前,門沒上鎖,她輕輕一推就開了,正好是通風口,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她腳才剛邁進去,就看見了地上的血,還有躺在血泊里的女人。

她掃視了一圈,拿出手機,報警:「警察同志你好,我要報案。」

警局。

因為駱常德的案子,整個刑偵隊都沒有下班,連夜提審。

「招了嗎?」喬南楚從外頭進來,嘴裡還叼著根煙。

這傢伙,煙癮是真重。

刑偵隊的程隊晚飯都沒吃,往嘴裡塞了塊麵包:「審了四次,一個字都沒有開口。」他笑罵了句,「就在剛剛,那畜生兩眼一翻,直接裝暈了,現在人送醫務室了。」

喬南楚把煙掐了,拉了把椅子坐下:「踹幾腳就老實了。」

這警痞子!

程隊灌了口水,拖著調侃他:「喬隊,屈打成招是犯法的。」 其實,羅成就是黎天。

黎天本來的打算,是利用閻羅幫獲得寶物的同時,最後再滅了那閆明玉的。

可是這火海境中的寶物,哪怕他收入包裹中,也會在他身上出現一道波動。

到最後,他身上的兩百多道波動,根本就進不了閆明玉的身。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所以他放棄了去殺閆明玉。

而在接到閆明玉最後一道信息后,他就知道,那閆明玉已經察覺到了,於是他便直接承認。

「嘿嘿,二百二十一件寶物,第一是我的了,你既然這麼用心的幫我升級,那我就吃點虧,先不殺你了。」

再次看了一眼火海境,黎天直接變會石破天,退出密境。

「叮,恭喜宿主火海境闖關獲得第一名,獎勵等級提升九級,目前等級528級,修道師八重天。」

再次提升九級,黎天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下一個系統提示嚇了一跳。

「叮,新闖關任務開啟,請宿主於三日後前往三品秘境,妖獸山脈,獎勵等級,視宿主擊殺妖獸排名而定。」

之前去圖書館買書的時候,黎天也順帶買過一本《六重天秘境詳解》。

書中就記載了妖獸類的秘境,這種秘境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一年只能開啟四次。

其中三品秘境,妖獸山脈,就是對應修道師的妖獸秘境。

「三日後開啟嗎,還好,我還有時間準備一下。」

而這時,系統提示明顯沒有停止的意思,新的提示再次傳來。

「叮,恭喜宿主完成幫派任務,不知死活閆明玉,因沒有擊殺閆明玉,獲得幫派積分二百。」

沒有達到三百,黎天卻很滿意,他對這個幫派任務能得到二百積分,都感覺意外。

而就在這時,一聲驚呼終於傳來。

「石破天,快看,那石破天出來了!」

「他真的出來了!」

………………

黎天被驚呼聲驚醒,剛剛要離開,卻突然被人群圍上,正不知如何是好時,羅侯意外的出現了。

「都給我讓開。」

一身最少修道王以上的修為,自然不是這些修道士可以抵抗的。

激動的心情,在這一瞬間便被羅侯澆滅。

於此同時,黎天卻很疑惑,不知道這羅侯,怎麼會來找自己。

而且這修為也太高了吧。

他們幾乎同時飛升,自己靠著系統,到現在才修道師的修為,而羅侯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喝酒,竟然已經到了王級的實力。

「請問,有何貴幹?」

自己現在可是石破天,不是葉秋,自然應該不認識羅侯的。

羅侯聞言也是一愣,片刻后恢復正常。

「我看大事報上,稱你是飛升學院第一天才煉丹師,不知道你現在能不能煉製王級修道者需要的丹藥?」

「這個嗎,我們邊走邊說吧。」

黎天看了一眼周圍蠢蠢欲動的人群,沒有直接回答,羅侯彷彿也明白了黎天的意思,帶著他直接離開。

等兩人坐上傳送陣后,黎天便實話實說,自己現在的水平不行,但是只要等三四天,就沒有問題。

只是羅侯好像很急,聽到黎天說他現在煉製不了,便告辭離開。

「這羅侯,還真是莫名其妙,神出鬼沒的。」

黎天可沒有功夫管他,六天的時間,他都沒有賺到錢,三天後的妖獸山脈密境闖關,可是需要將技能全力提升的。

「我也要回去,必須和羅侯說明白了,這三天不能給他裝酒了,否則自己三天後的密境,就別想通關了。」

羅侯剛剛回去,黎天也回到了住所,然後黎天就將羅侯的酒葫蘆送了回去。

在答應羅侯過幾天一定給他將酒葫蘆灌滿后,黎天開始了賺錢大業。

而就在黎天這邊忙著賺錢提升技能時,閆明玉終於從密境中出來。

他剛剛從密境出來,便有人將他們的調查結果拿了過來。

「說說吧,我要那石破天的全部資料。」

「公子,這石破天就好像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一樣,飛升記錄查不到他,而六重天中也查不到這個人的存在。」

「也就是說,你們沒有查到一點有用的消息,是嗎?」

感覺到明玉公子的不快,那手下趕緊說道。

「還是有一點有用的消息的,今日那石破天離開時,是跟著一個叫羅侯的一起離開的,至於他們說了什麼,目前還不知道。」

這人可不敢讓明玉公子發火,一邊說著,一邊對著門外揮揮手,一瞬間,三個人就被帶了進來。

如果黎天在這,一定能認出,這三個人,就是何錦和他的兩個貼身跟班。

「公子,這位是神級天才幫的幫主,也是天才幫的附屬幫派,他們對於那羅侯,是十分了解的。」

何錦在別人面前,那是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可是在這明玉公子面前卻十分恭敬。

「天才幫附屬幫助何錦,見過明玉公子,公子有什麼吩咐儘管吩咐我,我一定全力完成。」

「我不需要你做什麼,只要你告訴我,那羅侯的事情,同時告訴我,那羅侯和這石破天,到底有什麼關係。」

何錦彷彿早就料到明玉公子會有這麼一問,於是他不假思索的說道。

「公子,如果你問別人,或許還真什麼也不知道,但是我卻知道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公子絕對會喜歡的。」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在那廢話。」

明玉公子不耐煩的說道,一聽到這何錦的說話語氣,就讓他響起了那個石破天扮演的羅成。

何錦趕忙行禮告罪,然後說道。

「明玉公子,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能幫你找到那個石破天。」

「你說什麼?你能找到那石破天?」

鋼鐵燃魂 明玉公子一愣之後,激動的問道。

要知道他可是派出了不少人探查,可是除了在密境門口現身過,這石破天就再也沒出現了。

連他都找不到的人,卻有人告訴他,能找到人,和讓他如何相信。

「何錦,不說別的,如果你能幫我找到那石破天,我就讓你的神級天才幫,成為我閻羅幫的附屬,和天才幫都能平起平坐。」

何錦大喜,然後便自信滿滿的說道。

…………………… 「喬隊,屈打成招是犯法的。」

「屈打成招?」他手裡把弄著打火機,笑得『薄情寡義』,「誰看見了?有證據嗎?」

程隊無語凝噎。

不按章程規矩辦事,還好這傢伙沒來刑偵隊。

喬家是名門世家,已逝的喬夫人也是書香門第,就是不知道怎麼教養出了這麼個不循規蹈矩的傢伙。

匪里匪氣的,也不知道像誰。

「隊長,接到報案。」隊里的同事掛了座機,說,「天京路三十八號,有命案。」

約摸九點,江織接到了喬南楚的電話。

他簡明扼要,扔了句:「來一趟警局。」

江織看了看時間。

婚過來,昏過去 快九點了,他要跟周徐紡視頻。

他咳了聲,懨懨的,有氣無力:「身子弱,不出門。」

弱個鬼!

這廝,還真當自己是林黛玉了,喬南楚懶得聽他扯淡:「你媳婦在這,來不來?」

江織一聽,從小榻上坐起來:「怎麼回事兒?」

哪有剛才的病病歪歪,這語氣急得很。

喬南楚興緻上來了,也睜著眼跟他瞎扯淡:「她犯事兒了唄。」

他們幾個裡,心思最深的,就數江織了。

這會兒,就這隨口胡謅的玩笑話竟還把他給騙住了,腦子八成是被『周徐紡』三個字堵住了。

他竟說:「你跟她說,不要認罪,等我來處理。」

語氣鄭重其事,可不是開玩笑。

他啊,估計正在心裡謀算著怎麼給周徐紡『脫罪』呢,喬南楚倒好奇了:「跟我說說,你打算怎麼處理?是栽贓陷害呢?還是毀屍滅跡啊?」

總之,不會是什麼正大光明的手段。

江織不跟他多說,拿了車鑰匙就往外走:「讓周徐紡接。」

喬南楚罵了他句『狗東西』,忍笑著說:「不試探一下都不知道,你丫的目無王法啊。」

狗東西!

江織給他罵回去了。

「別拿周徐紡開玩笑,我開不起。」

喬南楚是看出來了,這傢伙,被他女朋友拿捏得死死的。不開玩笑了,他說正經的:「天京道發生了命案,你女朋友是報案人。」

江織上了車,把藍牙耳機戴上:「手機給周徐紡。」

不一會兒,電話里傳來小姑娘歡喜的聲音:「江織~」

江織把藍牙耳機的聲音調了一下,單手打方向盤,把車倒出來,邊問周徐紡:「做筆錄了嗎?」

「嗯。」

車倒出了停車位,江織一踩油門,開得飛快,又問:「給你做筆錄的人凶不凶?有沒有欺負你?」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