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凝起了體內僅余的力量、神魂之力,化成一道生命劍芒,不顧一切的向壁壘封印中刺去。

他此刻只餘一息,但江寂塵依舊拿這尚存的一息去戰鬥。

轟!

身體中,如傳來雷鳴巨響。

江寂塵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如同碎滅開來,化成了千萬片。

還有靈魂,飄渺在一片奇異的空間中,彷彿要消失、要遺忘一切。

「這就是死亡、寂滅的感覺么?」

江寂塵心中閃過這一縷念道。

接著,他感覺到自己漸向黑暗中沉淪。

毫無疑問,這就是走向滅亡、死寂的過程。

這一個過程似乎很溫長,又似乎只在這一剎那之間。

感覺很玄妙!

且前生今世,經歷的一幕幕,重現在腦海之中。

再次回憶,心中便有了別樣的感覺。

但當江寂塵以為自己就要寂滅、消亡時,驀然之間,他感覺到右腳底一震,一股龐大無窮的生命之力如泉湧出,然後瞬間漫遍全身。

他正在潰滅的身體,即刻停止。

靈魂神念也即刻回歸正常的狀態中。

「竟然…….成功了!」

江寂塵這時幾乎要驚呼出聲。

他根本沒有想到,在生死之間,他終於激活的第一道命泉。

把他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了回來。

此時,右腳足湧出生命之泉,漫流全身。

所過之處,白骨生肉,破損重修,剎那完好如初。

且顯得更有生命活力。

很快,右腳足底的命泉變弱,但這時候江寂塵已經恢復如初。

甚至比之前還要強大!

每一道命泉在被激活的一瞬間,都會有一次驚人的大爆發。

爆發之後,便會漸漸的趨於穩定的狀態。

此時,江寂塵就感到每一道命泉在源源不斷給他提供生命之能,讓他時刻處於充滿驚人活力的狀態之中。

江寂塵站了起來,全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果然神妙無雙,只是命泉難開,越往後面越難!」

江寂塵驚嘆,同時也心有餘悸。

剛才,第一道命泉若是晚上一線打開,那他恐怕就要交待在這裡。

幸好是,最後時刻,第一道命泉終於打開了。

「那麼,現在可以繼續上路,前往神藏之地了。」

江寂塵沒有在此逗留一絲,身體恢復之後,立刻出發。

由蒼天殺陣指引,向黑暗深淵深處前進。

此時,江寂塵狀態完好,且右腳底多了一道命泉,前進就容易了不少。

就算受傷,在這一道命泉之下,恢復也會加快很多。

黑暗深淵虛空之中,有太古殘留禁制、時空亂流,但江寂塵卻無懼。

七彩神念可以提前感應到。

再加上道身的強橫,速度的驚人,江寂塵極少會受傷。

這是他的絕對優勢,別人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在黑暗之中,江寂塵也不知前進了多久,但他可以感應到神藏之力已經在不遠處了。

甚至,在黑暗的盡頭,他隱隱似看到了有兩縷紅芒。

「吼!」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吼聲,震蕩無盡的黑暗深淵虛空。

江寂塵神色驀然大變!

他遠遠的看到了一頭龐大無比的巨獸,靜靜地浮在虛空之中。

它就像一塊浮陸,身軀有萬里之長寬。

而那兩縷紅芒此時也驀然間大盛,變得無比的璀璨奪目。

那竟然是這頭巨獸的兩道目光。

江寂塵心中震撼,同時感到恐怖的氣息已將他鎖住。

「這是一頭虛空巨獸!」

「自太古時代便存在!」

感到到虛空巨獸身上的太古氣息,江寂塵久久無法平靜。

從太古存活到現在,這頭虛空巨獸竟然可以活這麼久遠。

虛空巨獸,存於虛空之中,汲取虛空之力而成長。

而虛空巨獸有一個特點,它無需修行,只需要隨虛空飄流。

存活的時間越長,身體越龐大,那也便越強大。

眼前這頭虛空巨獸,自太古存活至今,身有萬里長,足可以想象它的強大與恐怖。

此時的江寂塵,對於這頭虛空巨獸而言,絕對渺小到連虛空粉塵都不是。 按理說,如太古虛空巨獸這樣強大的存在,不會理會他這樣渺小的存在才是。

而且,自己還離太古虛空巨獸有這麼遙遠的距離,不應該會注意到自己。

畢竟,虛空巨獸,是虛空中的漂流者,它們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沉睡之中,任由虛空之力,帶著它們漂流。

對於虛空巨獸而言,但凡虛空處,皆是它的領地。

江寂塵想都不想,轉身就要逃走。

如太古虛空巨獸這樣的強大存在,只需要一道目光,哪怕隔著千里,都可以將他殺死。

此時,他與太古虛空巨獸相隔一千多里,所以,還有一縷生機。

「吼!」

然而,就在江寂塵轉身逃離此處之時,黑暗深淵虛空之中,再次傳來一道吼聲。

這是另一頭凶獸的聲音!

江寂塵震驚,瞬間明白了,為何沉睡中的太古虛空巨獸會突然醒來。

原來,它在沉睡之中無意之間飄流到其它凶獸的領地。

心中想明白了,江寂塵倒不急著走了。

而是隔在千里之外,看向無盡的黑暗處。

這天地雖然黑暗,但江寂塵擁有七彩神目,依舊可以看得見黑暗中的事物。

此時,他的目光看向聲音來源生。

相隔數千里,江寂塵看到了另一頭太古凶獸。

這一頭太古凶獸,身軀比太古虛空巨獸小了太多,但依舊擁有百里身長,樣貌奇異。

一身鱗皮,頭長雙角,目含雷電,口生黑焰。

這是一頭太古雷火鱗獸,是黑暗凶獸。

它應該一直都是在這一片黑暗深淵虛空中沉睡。

也算是這一片黑暗深淵的領主。

它活得太漫長了,從太古至今,也不知強大到何等地步。

此時,顯然是因為太古虛空巨獸的闖入,驚醒了它。

兩頭太古級別的凶獸,相遇一起,只怕會爆發一場史前大戰。

而且,它們都是高傲到極點的存在。

對於太古虛空巨獸來說,無盡虛空,皆是它的領地,它想去哪就去哪?

而太古雷火鱗獸,則覺得這片黑暗深淵就是它的領地,此時是太古虛空巨獸入侵了它的領地。

兩頭太古凶獸的戰鬥毫無徵兆的爆發。

江寂塵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等級別存在戰鬥。

其威能,絕對可怕到極點。

幸好,這是在無盡的黑暗虛空之中。

若不然,無論是太古雷火鱗獸,還是太古虛空巨獸,隨便一縷力量,都可以毀滅一界。

當然,如它們這樣的強大,自有無上的蒼天結界阻擋它們,不會讓它們進入到六道界中。

這片黑暗深淵虛空,其實已經不算是二重天世界之內,是屬於異時空的存在。

江寂塵此時繼續遠退,因為兩道太古凶獸的戰鬥威能,浩蕩萬裡間。

江寂塵哪怕相隔千里之外,也需要動用全力,才能堪堪抵住這等戰鬥中外泄出來一縷縷威能。

太古雷火鱗獸,運用雷火之力已經到了登峰造極,而身上鱗皮,更是堅硬到帝兵都難以破開。

太古虛空巨獸,則運轉虛空之力,可以讓虛空分裂、重組,可以讓自己在虛空之間,隨意穿梭。

它那如山這般巨大的身型,依舊是靈活到極點。

這一場大戰不知持續了多久,它們一路殺向黑暗深淵虛空的最深處。

看著它們消失,江寂塵才鬆了一口氣。

而此時恐怕已經相隔了百萬里,但他依舊可以感應到他們戰鬥時釋放出來的力量波動。

「不知道最後誰會勝出?」

「不過,太古凶獸,幾乎都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它們這一戰,恐怕都會戰個十年不休!」

江寂塵暗暗道。

然後,他在蒼天殺陣的指引下,繼續前進。

這一次,江寂塵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久,他又看到了一縷光芒。

他心底一陣驚顫,以為又遇到太古凶獸了。

但仔細觀察、感應了一陣,發現前方並無活命。

反而是蒼天殺陣露出了無比驚喜、興奮的情緒。

「到了,到了」

蒼天殺陣神念中不斷地傳出這句話。

楊晟已過萬重山 而江寂塵省悟過來,也許神藏之地就在那一縷光芒之後了。

於是,江寂塵繼續加速前行。

隨著時間流逝,他離那一縷光芒越來越近。

最終,他驀然穿過了一層黑幕,出現在了一片陌生天地中。

這裡有光,是一片光明之地!

穿過了黑暗深淵,竟然會出現在這一片地方。

江寂塵打量這一片地方,心中一震!

因為,他有些熟悉!

他身處一片海島中心,海島之上,各種無上極品神葯、神材,四處生長,讓人眼花繚亂。

但這些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而是江寂塵看到了一處古老的傳送祭台!

祭台之上,有一具石棺。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