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不錯,以你如今的實力,只有前往天域才能進一步提升實力,不過天羽,天域高手如雲,進入天域,你一定要萬分小心。」火熙在一旁說話道。

「公子,我原來就生活在天域,對天域比較了解,不如讓我陪你前往天域吧。」青牛自告奮勇的說道。

「公子,我們也想去天域!」金蛟龍、龍龜異口同聲的說道。

「金蛟,你現在去天域不是時候,我想你父王應該很需要你的幫助,你還是幫你父王完全統一了東海,再考慮前往天域繼續修鍊吧。」

「至於龍龜,我希望你能留在大金王朝,幫天宗道院發展,讓天宗道院成為超越皇權的超然勢力。」雲天羽輕聲勸說道。

「那老大我呢,我能不能跟你前往天域?」袁小溪躍躍欲試的問道。

「小溪,院長剛剛說了,天域不同於一般地方,擁有強大的真仙,所以不到七級道仙境界,你不能前往天域。」想到袁小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雲天羽一口回絕道。

「好了諸位,如今大金皇帝身死,我們將大金皇宮搜刮一番后,就回去吧。」雲天羽輕聲提議道。

「好!」任雲蹤等人點了點頭,離開了地下密室,衝進了大金藏寶庫中,大肆搜刮起來。

因為大金皇族高手幾乎都被殺,所以雲天羽等人幾乎沒有受到多大抵抗,就將大金皇族藏寶庫洗劫一空,然後飛離了大金皇城,返回到了天宗道院。

回到天宗道院,雲天羽等人開始休整,而大金皇族因為大金皇帝身死,陷入到了內戰之中。

大約八個月時間過後,雲天羽和青牛離開了天宗道院,來到了大夏王朝,見到了自身氣質發生天翻地覆變化的夏清揚。

而這時,夏清揚基本上煉化了傳承玉璽,連續渡過雷劫,已經達到了五級道仙境界。

「天羽,你回來了,聽說大金皇帝八個月前突然暴斃,是不是與你有關係?」夏清揚知道雲天羽與大金皇帝之間的恩怨,輕聲問道。

「大金皇帝是天域使者殺死的,原因是因為大金皇帝殺死了天域高手沙影。」雲天羽簡單的講述著。

「天羽,如今大金王朝皇帝身死,你有沒有興趣扶持你的人登上皇位,如果你有興趣,我可以動用大夏皇族高手幫你。」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夏清揚輕聲問道。

「多謝清揚師兄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我不想留下太多的牽挂。」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回絕了夏清揚的好意。

「天羽,你決定與我父皇一起前往天域繼續潛修了?」

「嗯,如今我達到七級道仙境界,在這裡已經無法繼續突破了,所以我決定與你父皇一起前往天域。」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天羽,你的潛力連父皇都稱讚不已,我想到了天域,你也可以混的風生水起,希望有朝一日,我們兄弟二人可以在天域並肩作戰。」夏清揚將右手伸到了雲天羽面前,囑託道。

「會有那一天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與夏清揚的右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走吧天羽,父皇一直在等你,我帶你去見他。」說完,夏清揚帶著雲天羽、青牛來到了大夏皇帝居住的行宮。

三天過後,雲天羽、青牛大夏皇帝辭別了眾人,跨越空間傳送通道,消失在了大夏皇宮,來到了靈氣濃郁的天域。

「好藍的天空,好濃郁的靈氣,好美的景物,這就是天域嗎?」當雲天羽、青牛,大夏皇帝通過空間傳送通道,出現在天域時,雲天羽立即被天域美景所吸引。

「天羽,如今我們已經到了天域,你們兩個有什麼打算?如果沒有打算,你們不如隨我去大乾王朝,以你的潛質,一定會受到重視的。」大夏皇帝開口邀請道。

「多謝陛下好意,不過我想自己闖蕩一下天域,就不隨你去大乾王朝了。」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拒絕道。

「那好吧!不過天羽,天域兇險異常,你獨自一人闖蕩時,一定要萬分的小心。」大夏皇帝好心的提醒道。

「我明白,我會小心的。」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天羽,我需要儘快前往大乾皇城報到,就不陪你了,如果有機會,記得來大乾皇朝找我,我走了。」說完,大夏皇帝虛空飛起,以極快的速度向大乾皇城方向飛去。

「璇兒!我來天域了,你等我,等我提升實力,與大魔王匯合,就去找你。」大夏皇帝飛走後,雲天羽腦海中浮現出納蘭璇的倩影,一股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雖然雲天羽達到七級道仙境界,但天域有大量的真仙高手,所以七級道仙高手在天域並不算什麼,雲天羽首先找到一處安靜的山坳,與青牛一同鑽了進去,將真仙鼎中蘊藏的極品丹藥取了出來,贈予青牛一顆后,將手中的丹藥吞到了肚中,開始煉化丹藥藥效,嘗試著衝擊一級真仙之境。

只要可以達到一級真仙之境,雲天羽就能解開六獸圖,釋放出兩名堪比三級真仙境界的仙獸,擁有自保的能力。

真仙鼎中金黃色丹藥一進入到雲天羽身體中,雲天羽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立即活躍了起來,瘋狂的吞噬金黃色丹藥釋放的能量,加速本源顆粒分裂速度。

不過七級道仙突破一級真仙是質的飛躍,雲天羽至少要將體內天氣本源顆粒分裂到一千六百顆才可以。

好在天域中的靈氣足夠濃郁,雲天羽靜下心來,慢慢的煉化,當雲天羽花了近一個月時間,將金黃色丹藥完全煉化后,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達到了一千顆。

煉化了一顆金黃色丹藥,雲天羽又取出一顆丹藥扔到了嘴中繼續控制天氣本源顆粒吞噬。

雲天羽本以為吞噬第二顆丹藥,天氣本源顆粒會產生抗藥性,但當他煉化時,卻發現天氣本源顆粒分裂速度依然不減,這讓他大喜所望,耐心的煉化。

隨著雲天羽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越來越多,雲天羽身體中透出的吸力也越來越大,久而久之,雲天羽身處的山坳中充斥著濃郁的靈氣。

而煉化了一顆金黃色丹藥的青牛,在吸收了天氣本源顆粒引來的靈氣后,自身的實力突破到了六級道仙巔峰境界,感應到了自己的雷劫。

「公子,我感覺我的雷劫三天後就要降臨。」感應到了自己的八重雷劫,青牛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輕聲對煉化極品丹藥的雲天羽道。

「青牛,到時我來幫你護法,你放心大膽的突破吧。」雲天羽輕聲保證道。

「謝謝公子!」青牛點了點頭,盤膝坐在原地瘋狂的吸收濃郁的靈氣,鞏固著自身的境界,等待自己雷劫降臨。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當山坳上空出現了烏壓壓的劫雲時,煉化了第三顆金黃色丹藥的雲天羽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達到了一千四百顆。

再分裂二百顆,雲天羽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就能達到境界極限,可以衝擊一級真仙境界了。

「青牛,我去外面為你護法,加油!」感覺到青牛雷劫就要降下,雲天羽迅速飛離了山坳,出現在了山坳面前,為準備渡劫的青牛護法。

而在雲天羽為青牛護法的過程中,雲天羽分別拿出了一顆菩提銀丹以及一顆金黃色丹藥,一起吞到了肚中,急速加速天氣本源顆粒分裂速度。

「轟隆隆!」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在漆黑的劫雲中傳出,青牛的一重雷劫降落了下來,重重的轟擊在了他的身體上。

而就在青牛渡劫時,恰巧有兩名一級真仙境界的高手路過。

「好強大的妖氣,這率邙山中竟然還有這等妖獸存在?」感覺到青牛渡劫時散發出的濃郁妖氣,兩名路過的一級真仙高手相互對視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炙熱。

「走,我們靠近看看,看看是否是六級天獸在渡劫,如果那六級天獸可以渡過雷劫,突破到七級天獸等級,我們正好捉了他,幫我們看守家門。」一名身穿天藍色長袍,留著一縷山羊鬍須的中年男子輕聲提議道。

「好!」另外一名身材瘦小,左眼蒙著黑布的獨眼男子輕輕點了點頭同意道。

「嗯!」就在兩名一級真仙高手悄悄靠近渡劫中的青牛時,驚動了隱藏在暗處為青牛護法的雲天羽。

不過當雲天羽感覺到二人一級真仙境界的實力時,立即感覺到了一絲棘手,腦海中開始浮現對付他們二人的計劃。 以雲天羽如今的實力,就算面對一名一級真仙高手都有壓力,更不要說面對兩人。

但青牛渡劫不能被打擾,為了保護青牛,雲天羽沉思了一下,準備對他們進行刺殺,然後藉助金鵬雙翅將他們二人引開。

「時空夢境,遮掩氣息!」確定計劃,隱藏在暗處的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完全收斂了氣息,利用複雜的地形,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目光完全被渡劫中青牛所吸引的二人。

當雲天羽好似影子一般,悄悄靠近了身材瘦小的獨眼男子時,無鋒劍突然鑽出了他的手臂,他好似一把無情之劍,刺向了獨眼男子。

由於雲天羽距離身材瘦小男子太近,再加上瘦小男子的目光完全被渡劫中的青牛所吸引,所以當他反應過來時,無鋒劍已經刺中了他的後背,破開了他身體防禦,將他身體洞穿了。

「古拙劍芒,破碎。」成功刺穿獨眼男子的身體,雲天羽立即控制無鋒劍釋放古拙劍芒,繼續破壞著他的身體。

「找死!」本想等青牛渡過八重雷劫,將其收服的藍袍男子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被人洞穿了身體,立即釋放強大的真仙規則力量攻擊向了雲天羽。

「嘭!」遭到藍袍男子釋放的真仙規則力量攻擊,雲天羽立即祭出了神龜盾進行防禦,整個身體被震飛出了百米遠。

「老二,你還好吧。」釋放真仙規則力量震退雲天羽,藍袍男子看到獨眼男子傷勢極重,緊張的問道。

「大哥,幫我殺了他。」傷勢極重的獨眼男子惱怒的說道。

「放心吧二弟,他活不了。」藍袍男子眼眸中殺機一閃,整個身體突然消失,出現在了雲天羽面前。

「九陽天怒!」藍袍男子獨自飛來,雲天羽突然改變了注意,沒有立即逃跑,而是凝聚出九顆滾燙的紅日,攻擊向了藍袍男子。

「真仙指!」感覺到雲天羽施展九陽天怒威力不俗,藍袍男子心中微微有些驚訝,立即施展強大的指芒進行反擊。

當一道道凌厲的指芒擊中九顆炙熱的紅日時,九顆紅日直接被洞穿了,凌厲指芒餘威不減的攻擊向了雲天羽。

「無鋒劍,碎!」凌厲指芒近身,雲天羽沒有選擇閃避,而是手持無鋒劍迎了上去,藉助無鋒劍的攻擊力擊碎了威力下降的真仙指。

「嗯,上品仙器,小子,沒想到你還有這等寶物。」感覺到無鋒劍的攻擊力,藍袍男子立即確定雲天羽手中的無鋒劍應該是上品仙器。

「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雲天羽看了一眼正在承受五重雷劫洗禮的青牛,決定拿藍袍男子當磨刀石,加速天氣本源顆粒分裂速度,嘗試著衝擊一級真仙境界。

「小子,你真以為擁有上品仙器就可以不將我放在眼裡,告訴你,七級道仙再強,也不是一級真仙的對手,你乖乖認命吧。」藍袍男子心意一動,祭出了一根中品仙器等級的長槍,化作一道藍光刺向了雲天羽。

「無鋒劍,人器合一!」藍袍男子手持仙器長槍刺來,雲天羽立即與無鋒劍融合在了一起,人器合一的迎了上去。

當雲天羽人器合一的刺中藍袍男子手中的仙器長槍時,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傳進了他的身體中,震得他體內的經脈布滿了裂痕。

不過雲天羽體內經脈雖然被反震之力震裂,但他身體中天氣本源顆粒分裂速度也在巨大壓力下大幅提升。

「唰唰!」藍袍男子感覺到雲天羽被自己一槍擊傷,立即將真仙之力灌注到了長槍中,快速的抖動長槍,刺出大量的槍影,籠罩向了雲天羽。

「天之匙,無鋒劍,反擊!」大量充斥著真仙之力的槍影刺來,雲天羽立即祭出兩大上品仙器進行反擊,身體潛能也在一次次碰撞下,不斷被激發出來。

「又一件上品仙器!看來你真的是上天賜給我們兄弟二人的禮物,得到這兩件上品仙器,我們的實力將會大幅提升。」感覺到天之匙的攻擊力同樣可怕,藍袍男子立即確定天之匙也是一件上品仙器,目光中透出了濃濃的炙熱之色。

「大哥,我來幫你儘快將他擊殺吧。」服下數顆丹藥,強行穩定住傷勢的獨眼男子也打起了雲天羽手中兩大上品仙器的注意,大聲提議道。

「放心吧二弟,以他七級道仙境界實力,就算擁有再多上品仙器也於事無補,你耐心等待吧。大哥答應你,等殺死他,奪得兩件上品仙器,一定贈予你一把。」藍袍男子輕聲保證道。

「那就多謝大哥了!」得到了藍袍男子保證,獨眼男子放下心來,目光陰冷的看著傷勢不斷加重的雲天羽,期待雲天羽趕快死去。

而這時,青牛成功渡過了五重雷劫,正在接受六重雷劫洗禮。

「還差九十九顆,我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就能達到境界極限。」傷痕纍纍,苦苦堅持的雲天羽在心中默念著。

「風雷槍!」就在雲天羽苦苦堅持時,藍袍男子整個身體化成了一把閃爍著風雷之力的長槍,一槍洞穿向了雲天羽。

「金鵬雙翅,速度振幅!」感覺到藍袍男子施展風雷槍爆發的攻擊力十分恐怖,雲天羽沒有逞強硬接,再次祭出了金鵬雙翅,劇烈的扇動,閃避到了一邊。

「好驚人的翅膀!這小子怎麼渾身是寶!」看到雲天羽在金鵬雙翅速度振幅下,輕鬆閃避開自己的攻擊,藍袍男子內心有些吃驚雲天羽掌握的寶物。

「時空夢境,攻擊速度振幅!」閃避開攻擊,雲天羽立即藉助時空夢境,大幅振幅了自身的攻擊速度后,向藍袍男子發動了反擊,藉助藍袍男子給自己施加的壓力,加速天氣本源顆粒分裂速度。

「嘭嘭!」振幅了十五倍攻擊速度的雲天羽一次次與藍袍男子發生激烈碰撞,而他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卻在一次次碰撞中,不斷地分裂。

很快,雲天羽體內天氣本源顆粒的數量就達到了一千六百顆,達到了七級道仙境界極限,擁有沖級一級真仙境界的實力。

由於七級道仙衝擊一級真仙,不會引來雷劫洗禮,無法藉助外力,這也是為什麼七級道仙衝擊一級真仙如此困難的原因。

不過雲天羽修鍊的本源時空訣乃是逆天存在的,一千六百顆天氣本源顆粒形成后,雲天羽立即控制這些本源顆粒衝擊自己的境界瓶頸。

「轟隆隆!」雲天羽達到七級道仙巔峰境界,控制天氣本源顆粒衝擊境界瓶頸時,青牛接連承受住六重、七重雷劫,開始接受八重雷劫洗禮。

「八重雷劫,果然是馬上就要蛻變的七級天獸!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啊。」看到天空中降下的八重雷劫,感覺自己完全控制住局面的藍袍男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瞬殺之劍!」就在藍袍男子慶幸自己的運氣時,雲天羽整個身體突然消失,手持無鋒劍和天之匙,刺向了藍袍男子的胸口。

「重疊棍影!」雲天羽手持兩大上品仙器刺來,眼眸中迸射出規則力量的藍袍男子立即鎖定了雲天羽瞬移軌跡,快速的抖動手中的長槍,交織出大量重疊棍影,抽打向了兩大上品仙器。

「嘭嘭!」兩聲,當進入瞬移軌跡中的雲天羽手中兩大上品仙器刺中重疊在一起的棍芒時,雲天羽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傳進了他的身體中,身體直接被抽飛出了百米之遠,重重的砸到了遠處一個岩壁上,將岩壁砸穿了一個大洞。

「天氣本源顆粒,衝破瓶頸吧,在不衝破,我就要沒命了!」感受到一級真仙的可怕實力,傷勢十分嚴重的雲天羽在心中吶喊著,不斷控制身體中一千六百顆天氣本源顆粒衝擊境界瓶頸。

「風雷槍!」感覺到雲天羽快要支撐不住,藍袍男子立即向雲天羽刺出的蘊含風雷之力的槍芒,想要一舉將雲天羽刺穿。

「金鵬雙翅,速度振幅!」風雷槍高速逼近,雲天羽再次藉助金鵬雙翅竟然閃避。

而在巨大的壓力面前,雲天羽境界瓶頸終於鬆動了,雲天羽抓住這個機會,控制身體中一千六百顆天氣本源顆粒連續的衝擊瓶頸。

「老二,幫我殺了他!」遲遲無法擊殺雲天羽的藍袍男子也失去了耐心,沖著獨眼男子大聲喊道。

「好!」獨眼男子點了點頭,不顧身體傷勢,出現在了半空中,與藍袍男子一起圍攻向了雲天羽。

有了獨眼男子加入,雲天羽的壓力更大,而這時,藍袍男子與獨眼男子極有默契的釋放真仙之力,交織出了一張大網,將快速扇動金鵬雙翅的雲天羽籠罩住了。

「嘭嘭!」兩聲,雲天羽被真仙大網籠罩,藍袍男子、獨眼男子釋放的真仙之力好似兩個重鎚,重重的轟擊在了他的身體上,將雲天羽從半空中轟擊到了地面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三米多深的大坑。

不過雲天羽遭受如此重創,不但沒有流露出驚恐之色,反而在他蒼白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因為遭到重創的一瞬間,全身潛力被無限激發出來的雲天羽如願衝破了瓶頸,達到了一級真仙之境。 「小子,死了不要怪我,怪就怪你不應該偷襲我們,又身懷這麼多寶物。」雖然藍袍男子吃驚雲天羽承受自己二人的攻擊沒有死去,但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雲天羽,他知道雲天羽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低沉的說道。

「想殺死我奪寶?我很不幸的告訴你們,剛剛你們沒有殺死我,現在你們將沒有機會。」傷勢嚴重的雲天羽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心意一動將六獸圖祭了出來,釋放身體中快速轉變的真仙之力,融入到了六獸圖中。

當早就被雲天羽滴血認主的六獸圖融入了雲天羽釋放的真仙之力時,六獸圖中的一部分禁制消失不見,雲天羽清晰地感覺到幽冥蛇,九尾狐的存在。

「哈哈,小子,到了今天這般地步,你覺得還會有人救你嗎?你乖乖認命吧。」藍袍男子大笑一聲,猛地擲出了手中的長槍,化作一道璀璨的藍光,刺向了雲天羽的胸口,想要將身受重傷的雲天羽擊殺掉。

眼看這把中品仙器等級的長槍就要洞穿雲天羽胸口,這時,一道火紅色身影出現在了雲天羽身邊,一把抓住了長槍。

「什麼人!」腦海中已經預想到雲天羽慘死一幕的藍袍男子和獨眼男子看到突然出現的火紅色身影,內心受到了極大地衝擊。

而就在他們震驚時,一道黝黑的身影悄然無息出現在了他們身後,封死了他們逃跑的退路。

「幽冥蛇,九尾狐,給我殺死他們。」傷勢嚴重雲天羽釋放出堪比三級真仙的兩大仙獸后,低聲命令道。

「是公子!」幻化成人形的幽冥蛇和九尾狐點了點頭從命道,一起出手攻擊向了大驚失色的藍袍男子二人。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七級道仙與一級真仙之間實力差距巨大,一級真仙與三級真仙之間實力差距更大,面對堪比三級真仙境界的幽冥蛇和九尾狐,藍袍男子連招架之力都沒有,很快被兩大仙獸重創,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你們不能殺我們,我們乃是千殺教護法,你們要是殺了我們,我千殺教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見識到幽冥蛇和三尾狐的可怕,傷勢嚴重的藍袍男子立即搬出了自己的後台,大聲喊道。

「威脅,又是威脅!為什麼臨死前你們就不能有骨氣一些,到了今天這般地步,你覺得我還會放過你們嗎?」雲天羽控制一千六百顆天氣本源顆粒壓制住身體傷勢后,掙扎著站起身來,氣喘吁吁的說道。

「殺!」就在絕望的藍袍男子二人還想開口求饒時,雲天羽輕輕吐出了一個字。

接到雲天羽的命令,幽冥蛇和三尾狐立即出手,直接將藍袍男子和獨眼男子擊殺了,禁制住了他們的力量之源真仙核。

「幽冥蛇、三尾狐,你們做的不錯,回到六獸圖中修鍊吧,等有需要我召喚你們。」得到了藍袍男子二人的一級真仙核,雲天羽將幽冥蛇和三尾狐收進了六獸圖中,緩緩地走到了青牛渡劫區域。

由於八重雷劫的威力太恐怖,青牛雖然渡過了八重雷劫,但他也被八重雷劫最後餘威震得昏死了過去。

「天域不愧是最接近仙界的地方,我們剛剛進入天域就突破了境界,按照這個速度,在剩下六年時間中突破到三級真仙並不困難。」雲天羽看了一眼重傷昏迷,但卻成功蛻變的青牛,在心中默念著。

因為青牛渡劫造成的動靜太大,再加上幽冥蛇和三尾狐擊殺了天殺教兩大護法,雲天羽沒有在損壞嚴重的山坳久待,釋放出道道真仙之力纏繞住昏迷不醒的青牛,召喚出金鵬雙翅飛走了。

大約三天左右時間過後,昏迷不醒的青牛蘇醒了過來,當青牛看到身邊不遠處的雲天羽時,長舒了一口氣。

「青牛,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多謝公子關心,我已經蛻變到七級天獸等級。公子,在我渡劫時與你交手的那兩個人呢?你將他們殺死了?」想到自己渡劫時,雲天羽為保護自己,力戰兩名可怕的存在,青牛感激的問道。

「嗯,在最後時刻,我突破到一級真仙之境,打開了六獸圖,放出了幽冥蛇和三尾狐,將那兩個人擊殺了。」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簡單的講述著。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