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的公主,卻與人類混在一起,世道真的變了。」他微微後退,沖著顏華放出了狠話:「我記住你了,人類。有機會還會再見的!」

說完,一片火焰升起,魁梧的西裝男子消失不見。

火焰…………紅龍的手下?顏華暗想道,已經得罪了黑龍,這次再加上個紅龍。

「無所謂了,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 那麼愛,那麼恨 吐槽了一句,以後看來要躲著這些傢伙了,龍族……睚眥必報的傢伙。

直到這個時候,不好意思的薩蘇才從顏華的背上下來,她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偷偷的將手指塞進了顏華的手中。

「抱歉,原本這件事與你無關的。」她輕聲說道。

從沒有想過一位女神會做出這樣的表情,顏華蹲下身安慰道:「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因為我們才到這裡來的,況且就算沒有今天的事,他們會找上我。」

越是相處,他就越覺得小薩蘇完全沒有了女神應該有的那種天生高傲與不可企及,而是越來越像普通的小女孩。

其實這並不奇怪,因為薩蘇·尤妮莎本身並非是真正的神族,而是利用某些技術製造出來的神,當美洛加薩爾斯影響她的時候,她就像個真正的神。

而現在,她只是一個愛哭的女孩子而已。

可憐的是,實際上她連普通女孩子都不如,沒有人來安慰她,與她分享每天的喜悅與苦楚。

畢竟她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

「拜他所賜,好心情全毀了……」衝突釋放的魔力干擾了蓋亞原本的特殊幻術—-聖地共鳴。

只要有這個幻術在,這顆星球上的人,就會莫名其妙的感覺滿足與幸福。

現在,這種好心情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懂事的安慰道:「不管怎麼說,我們也享受了在蓋亞的美麗與安靜,而且我們也買到了想要的東西。」

這時候,薩蘇也從那種撒嬌的小妹妹模式解脫出來,露出了之前龍族出現之前的那種表情。

「阿克西斯那個混蛋……總有一天會為這種無禮付出代價的。」雖然圓圓的小臉緩和了不少殺氣,卻還是讓顏華感覺到了。

輕輕的離開顏華的身邊,她向前邁出幾步,全身爆發出神光。

寶冠與長袍再次出現在她身上,代表著那個會哭的薩蘇消失了。

小手在空中畫圈,水波狀的傳送門出現在她面前。

回頭淡淡的看了一眼顏華,她還是離開了。

汨羅跳上顏華的肩膀,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看起來我的主人將你當做朋友了,不過你要聰明點。」

顏華側目看向汨羅,這個動著歪腦筋的蠢貓明顯是想跟他說些什麼,卻不敢讓菲菲聽到。

「…………」他選擇沒有聽到,這個小畜生肯定是在計劃什麼。

「那位女神剛才怎麼了?總感覺與之前不同。」希望輕聲問道,與菲菲不同,她甚至不知道剛才那位看起來擁有強大力量的女神為什麼會有如此表現。

「我姐姐找的麻煩吧。」菲菲輕嘆道,對於龍族為什麼會找上薩蘇,她其實是知道一點內幕的。

姐姐?菲菲有多少個姐姐,顏華並不太清楚,他見過的有幾位,比如那位身份崇高的修士大人。

又或是曾經到谷洛爾特看過菲菲的精靈女性,就是薩蘇提起的那位。

但是這些女性都是自律而強大的,所以就算巴雷特擁有很多子嗣,卻從沒有被政敵利用過。

原因很簡單,那些人找不到把柄而已。

從小嚴格的教導,讓他的孩子都擁有非常優秀的品質與道德觀念,從來沒有任何一位子嗣做出了讓父親難堪的事情。

這與那位溫柔善良的水之智天使有些非常大的關係。

既然如此,那麼這位能夠為別人帶來麻煩的姐姐…………

雖然心中非常好奇,顏華卻沒有表現出一絲興趣,畢竟不管怎麼說,這都是菲菲的家務事。

等等,直到現在,顏華才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這位巴雷特老丈人,貌似一個兒子都沒有…………

「…………這麼恐怖的么?」細思極恐,顏華打了個哆嗦,最大的女兒與最小的女兒年齡跨距高達千年……

希望這位婆婆式的姐姐千萬不要來找菲菲吧!

一想起那種老太太裹腳布式的姐妹悄悄話,他就有點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恐懼了。

看著菲菲那單純甜美的笑容,他的內心就有種聲音在吶喊:「這位四處禍害別人的「姐姐」,求您千萬不要與菲菲見面啊!」

看在她只是個沒有任何存在感的小女兒的份上,放過她吧!

雖然出了一點小插曲,這次蓋亞之行還是非常難忘的,最起碼這顆美麗而安靜的星球給他們帶來了另一種感受。

隨著穿梭機離開大氣層,他們也將踏上歸途。

注意到一直站在窗邊看著蓋亞發獃的希望,顏華察覺了一些東西。

「怎麼?很在意那裡么?」那個地方他知道,正是他們沒有去的蓋亞首都。

從離開蓋亞,希望的注意力就沒有離開過那裡。

希望這才醒悟自己有些過於專註了,隨便就讓人看出心中所想。

好在是他,所以並沒有什麼。

「我的衣服里有檢測器,那個城市有改造工具標識,不過由於數量非常少,沒法完整測定它是否有威脅性。」希望並沒有直接給這些潛在的威脅蓋上危險標籤,畢竟不是所有的改造工具都是變異的。

但是她明白,星界法律明文規定,任何非許可的利用改造工具,都是嚴重的違法行為。

她並沒有找到任何星靈人關於改造工具的報告,所以這件事值得她的注意。

好在,希望不是一個人,她擁有自己的信息通道。

很快,可以單獨行動的夜刃就會前往蓋亞,進行只有狂野好漢隊才能勝任的工作…… 這次蓋亞之行雖然短暫,卻還是起到了放鬆作用的。

回到翡翠夢境的顏華,最頭疼的就是巨額信用債務。

雖然得到了娜芙之光這樣的強力武器,代價卻是那高達一億四千萬星幣的債務。

一年之內,這筆信用債務必須還清,不然不但會被某些老爺請去喝茶,還會影響店鋪的信用評級。

這一條,才是真正麻煩的地方,一旦出現信用黑點,在這個什麼都是數據優先的世界……說寸步難行都是輕的。

上次前往地球,得到的是大約一千萬星幣的賞金,雖然賺錢的速度飛快,顏華卻明白,那不是他所能利用的賺錢方式。

「說到底還是實力的問題啊……」夜刃幾人當然不是顏華的馬仔,而他自身也根本沒有在地球活的滋潤的本事,畢竟光是那巨大的野獸,就不是他能夠應付的。

而提升的手段有兩種。

第一,自然是自身實力的提升,只不過這個過程沒有這麼簡單,如果每個人都能夠一夜成神,馬爾科姆這類已經一隻腳踩在成神之路最巔峰的人,早就不會如此痛苦了。

第二,那就是有強力的夥伴加入了。

希望,自然就是這樣的夥伴。

穿越之秦夢蝶 看著身穿由菲菲用蓋亞買回來的上好布料縫製的新衣衫卻在乾擦地板這種工作的勤奮少女,顏華臉上有些發燙。

「希望,你還是休息一下。」萬一這一幕被傑森看到,怕是少不了要挨個戰斧爆彈。

「沒關係,我在這裡衣食無憂,再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實在是有些不像樣子。」少女禮貌的回答道,在她看來,這種待遇實在是有些好過頭了。

在地球的時候,除了風餐露宿,就是與野獸戰鬥,怎麼看現在都要好了無數倍。

「我這兩天一直在想,該給你工資呢……還是……」當時艾斯只是說讓希望跟著他到市場來,卻根本沒有提及這些。

於情於理,都應該有工資吧!只是到底要給多少,讓他很為難。

給少了吧……於心不安。

給多了吧……店裡已經有兩個超能燒錢的大爺,再多一個怕是真的入不敷出……

少女卻連連擺手驚訝道:「這可不行,艾斯她只是讓我來這裡幫您的,您還是找她商量吧……」

其實就算問希望,她也根本沒有任何主意,其實連買東西要花錢,少女都是懵懵懂懂的。

多虧夜刃有出入護盾的許可權,不然怕是一點點錢之類的東西都用不上。

在那嚴苛的環境中生存,貨幣之類的東西是根本沒有一點用處的,總不能指望拿著錢幣砸死野獸吧……

整個地球上生存的人類,有沒有一百萬都說不定,就算有也是在相對安全的東邊。

顏華很欣慰,這個笑起來很親切的少女總可以讓人覺得非常舒服,她天生就有種讓人喜愛的特質。

不過這麼遊走在社會,怕是非常容易上當也說不定吧。

「那這樣,每個月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同菲菲講,我再另外給你一定數量的零花錢。」斟酌了一會,顏華說道。

就當夜刃之前說的損耗就是了,畢竟不管是誰,都需要花錢,哪怕是薩蘇,不也有想要的東西么……

想了想,他笑道:「還有一點,那就是不要動不動尊稱,多累啊。」

彩虹深處的記憶 希望靦腆的笑笑,手指輕輕的玩弄著發梢,如果是這樣,那也不錯。

說起來,確實有些想買的東西呢,比如那種不用火就可以自己變熱的罐頭,有了它,他們也能好好吃飯吧……

就這樣,顏華的軍火商鋪,有五名常駐員工了。

強大的打手加入了傭兵小隊。

阿什奎爾世界,巴姆申王城遺址。

靈境晶體,一種古代法師經常使用的東西,作用是實現魔力點對點的傳輸。

經過符文編組的靈境晶體,甚至可以實現自動運行。

傭兵小隊三人組,站在了那已經倒塌了一半的破敗城門前面。

「你說這地方簡直跟名勝古迹一樣,還能有靈境晶體殘留?」這話是問糙漢的,畢竟他是本地土著。

一門心思賺錢的顏華,幾乎什麼渠道都用上了,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裡,就完成了四十多個委託任務,確實成了名副其實的努力青年。

用巨劍將掛著鎖鏈的破門劈飛,捷利菲爾德笑道:「那些研究魔法的傢伙,一般都會選擇兩個地方隱藏他們的寶藏。」

伸手指向已經只剩下根部的塔樓,他說道:「這裡原本應該是法師的居所,畢竟觀測天象是他們的愛好,可惜那位法師已經做鬼了。」

「剩下的嘛…………應該就是在下面了。」他說的下面,就是位於王城地下的某些隱秘之處。

「大部分蠢貨連門都開不了,還怎麼找到值錢的玩意?」捷利菲爾德從腰帶後面抽出一把巴掌長的匕首,在地上花了個圈。

顏華走到圈前面,蹲下身將手掌按在其中。

淡淡的紅光從他手中升起,連續幾道陰影出現在空中。

作為小隊里魔法天賦最好的人,顏華最近下了不少辛苦,現在這個靈體視界,就是成果之一。

並非單純的偵測魔法,這個靈體視界可以給施術者一定的觀察範圍,讓他和他的盟友觀察到靈體反應,與他們的軌跡。

就像這幾位,雖然已經顯形,卻仍然正在按照他們生前的軌跡前進著。

淡淡的陰影在他們的體表流溢,讓人一眼就能識別出來這些人已經死了。

身穿紅色長袍扎著腰帶,頭上頂著銅盔的男子,手持斧錘沿著破爛石板路前進著。

「王室衛兵,這些傢伙一般都是擺設而已。」生前曾經為王國戰鬥的捷利菲爾德明白,真正的戰爭中,這些花架子根本無法作戰,他們的長袍是為了彰顯王家實力用的,卻根本擋不住刀劍與箭矢。

這位,應該還是按照當年他前進的路線進行著巡邏,經年不休。

而另一位則正向著王宮方向行走,他身上穿著黑綠色的拼貼式長袍,肩膀也被撐成鼓鼓的。

可惜,這並非代表著他魁梧雄壯,而是單單用棉花撐起來的面子貨而已。

那個年代的貴族,為了顯得自己強壯,特別喜愛這樣的裝束。

整個身形成到三角形,兩腿卻被緊皺的緊腿褲包的緊緊的,看起來非常滑稽。

這位,應該是王室里的某位貴族吧,他現在的目的地,應該就是越過花園與大台階的內城正門。

好歹顏華在阿什奎爾世界已經遊歷了不少時間,這些東西他並不感到有多驚奇。

希望卻是第一次看到這些能夠看到的「鬼魂」。

「他們真的不會發現我們嗎?」希望對於鬼魂的認知還是在童話故事裡,所以能看出來,少女有些害怕。

當醫生開了外掛 「哈哈哈,小妹妹安心安心,這些傢伙僅僅只是執念而已。」從鬼魂身邊走過,捷利菲爾德說道:「能夠傷害別人的鬼魂,必須有讓他們瘋狂的動力。」

手中的巨劍指向內城城門,他說道:「一會,你們就能見到一代瘋王,這座城池裡最想傷害別人的鬼魂。」

巴姆申·蒙塔納,阿什奎爾西部帝制王國的第七代君王。

他繼位的時候,這個國家其實已經步入了衰亡期。

年輕的巴姆申王,當然想要扭轉這一切。

清除盤踞王庭內部的奸臣,摧毀把持商會的該死貴族,甚至處死他那丟失一切尊嚴的母后……

悲劇的是,空有一腔壯志是沒有意義的,沒有實力什麼都是白搭。

尤其是親眼見到自己的妻子竟然偷偷的向他的晚餐中加入慢慢消磨神智的迷失香,巴姆申王瘋了。

雖然外邊看起來,他還是每日坐在他的王座上,擔任他那愚蠢的傀儡國王,私底下他只有一個念頭—–讓整個王國為他陪葬。

兩位魔法師,法蒂爾達與拜因斯,被修斯馬爾公國驅逐的法師,以宮廷小丑的名義進入了巴姆申的王宮。

明面上,他們的工作就是用手頭的小把戲取悅這位快要失去神智的國王,讓他不會那麼快爆發出來。

實際上,他們是臭名昭著的人造人研究者。

不管在哪個國度,人造人,都是不被允許的。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