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晨皺著可愛的眉頭,正拒絕帝小雲的提議,驀然望見帝小雲眼角已經掛著淚水,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那……晨兒就親一口。」

他實在不忍心帝小雲這般傷心,湊到她的面前吧唧一口親在了帝小雲的臉上。

帝小雲瞬間眉開眼笑,漂亮的小臉蛋都笑成了一朵花。

「姑姑,壞爹爹忽視你,你不傷心了?」

「就他還想讓我傷心?」帝小雲揚了揚下巴,「要不是為了找你和嫂子,我都懶得出來見他。」

這次,輪到白小晨的表情龜裂了。

他剛才是被騙了?還是被這個傻白甜的姑姑騙了?

「晨兒突然好想娘親……」

至少娘親從來不騙他,而且,每次都是他偷偷的親娘親……

「嗷。」

璃龍發出了一聲抗議,他搖著尾巴晃到白小晨的面前,將腦袋伸了過去。

它也要親親。

白小晨一眼就看懂了璃龍的意思,立刻怒了:「璃龍,你這麼丑,還是只公的,本寶寶才不會親你。」

哼,不親就不親。

璃龍委屈的退了下去,大不了到時候找妖后要親親。

「璃龍,你敢找娘親的話,娘親會殺了你的,就算娘親不殺你,我爹也會殺了你。」

白小晨抬起下巴,好心的提醒道。

璃龍的身子頓時哆嗦了一下,那兩個人……他都不敢去惹。

若是惹了,估計小主人就能吃到烤龍肉了。

……

因為馴獸結束,大部分人都已經離開了,那些前來參與馴獸的五歲兒童,也被皇室的侍衛安排了下去。

可留下來的,依然有一部分人,他們的心裡皆是震撼,似驚嚇不清。

「原來,南宮麟為萬獸朝宗之人的消息,是白若特意傳播出去的,虧得我這些年來對此深信不疑。」 「白若當真是可恨至極,搶了白顏的太子妃的位置,還搶走白顏之子萬獸朝宗的身份!如此無恥之事,真不知道她是如何能這般的理所當然。」

「虧得白家之前還這樣高調,此事傳出去之後即會立即顏面無存。」

聽到這些人紛紛議論的聲音,南宮麟很是無助的站在後院內。

可白若和南宮翼都被帶走,南宮元也甩袖離去,其他人……壓根連多看他一眼都不會。

一個被養廢的孩子,等同於沒有任何用處。

……

茶樓酒肆。

白瀟坐在茶館內,他的手端著一杯茶水,淡笑著問道:「魏青,你最近如何了?」

坐在他面前的,赫然便是上次被他所救的青年。

魏青笑了笑:「身體差不多康復了,這次真的是多謝你了,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白瀟一頓:「你當年救過我,若是這次你有需要,我一定會幫你。」

「不用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魏青勉強的露出一抹笑容,他得罪的可是葯門的弟子,何必將兄弟拉下水?

這種事,他魏青干不出來?

見魏青不願多說,白瀟亦不在多問,他目光冷靜而堅定:「魏青,我救你,不僅僅是因為你救過我,而是我白瀟此生朋友不多,若朋友有難,我同樣萬死不辭。」

「多謝了,兄弟,」魏青抬手敲了敲白瀟的肩膀,哈哈笑了兩聲,「我暫時不需要你幫忙,對了,上次你說你救我的丹藥都是你姐姐給我的,我還沒有親自謝過她。」

這段時間,魏青都是在外養傷,並沒有將他安排在宅院內。

是以,他並未見過白顏。

砰!

就在這時,一掌砸在了白瀟面前的桌上,他眉頭輕皺,緩緩轉頭,視線落在了前來的一眾人等身上。

於蓉的面龐帶著高傲,她的手掌重重落在白瀟眼前,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

於老夫人同樣面帶不屑的瞥向白瀟,目光中儘是嘲弄。、

僅有白振祥站在一旁冷眼相待,仿若被於蓉找上的人,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

「白瀟,你應該想不到吧,我白家也有這一天!」於蓉輕笑了兩聲,「你姐白顏再厲害又如何?我白家有妖獸宗撐腰,難道還會怕她身後的鳳樓?」

魏青一怒,剛想起身,白瀟緊緊的按住了他的手,冰冷的眸光射向了於蓉。

「滾!」

「你……」於蓉氣的臉色通紅,這個畜生到了這種時候,還敢口出狂言?

於老夫人冷冷一笑:「蓉兒,何必和將死之人廢話?等麟兒成了妖獸宗的少宗主,想要白顏姐弟兩的命,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聞言,於蓉臉色好轉,微笑著開口:「這話倒也無錯,我家麟兒如此優秀,你們這種人是一輩子都無法達到這種高度!等麟兒權勢在手,天下人誰還敢不聽從他的話?」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她頓了一頓,繼續道:「就連帝蒼,都將是芷兒的夫君。」

雖然白芷的頭髮被帝小雲給剃光,並且刻上了賤人兩個字,可是……若妖獸宗有令,這些人怎敢不從? 「白瀟。」

白振祥接著說道:「看在你是我兒子的份上,我問你一句,你是否要回白家?」

看著白振祥面無表情的神色,白瀟嘲諷的勾了勾唇角:「你是因為知道於蓉懷的野種已經沒了,所以想起我這個兒子?可惜,在那白家,我只有大姐一個親人,其他的人……都與我毫無關係。」

「放肆!」白振祥臉色大變,「剛才的話你難不成沒聽見?麟兒就快成為妖獸宗的少宗主,地位超然,你回到白家比跟著白顏有更多的好處。」

前幾日,白振祥還不敢說出妖獸宗便是他的後台,但就在幾個時辰前,若兒已經告訴了她妖獸宗前來的消息,並且……皇帝還召她入宮。

想必這次入宮的目的就是讓麟兒拜在妖獸宗門下。

此事已然鐵板釘釘,他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茶樓內的眾人不禁嘩然。

妖獸宗,那對於世人而言,便是一個不可褻瀆的龐然大物。

如今……南宮麟竟然成為了妖獸宗少宗主?

這當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難怪白家又開始高調了起來。

「我白瀟,寧可跟著白顏去流浪,也不會留在白家,」白瀟的面容冰冷,語氣堅定,「她去哪,我就跟著她去哪,此生,絕不會離開!」

「好,希望你別為今天的行為後悔,」白振祥的面容一片鐵青,「另外,當年萬獸朝宗恭迎麟兒降生的消息,妖獸宗已經知道了,他們就是為此想要收下麟兒,也只有你這種沒有腦子的人,方才會拒絕白家!」

他相信,日後,白瀟一定會後悔。

「我們走。」

丟下這話,白振祥轉身就要離開。

誰知他還沒有邁出茶樓,便迎面撞上一人。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劍眉星目,薄唇如刀削,他見到衝出來的白振祥先是一愣,繼而幸災樂禍的說道:「白家主,你怎麼還在這裡?」

「林大將軍?」

白振祥面色一冷,他與這林大將軍向來不對盤,見到他自然沒有好臉色。

「我在這裡,與你何干?如今你不是應該在皇宮,為何會跑來這裡?」

「馴獸結束了,我當然離開了。」

林大將軍笑了笑,滿眼都是嘲諷。

「馴獸?什麼馴獸?」白振祥一愣,問道。

林大將軍故作驚訝:「原來白家主還不知道,今日妖獸宗的人為了尋找萬獸朝宗的人,特意帶來了一條巨龍,讓天下所有五歲兒童前去馴獸。」

頃刻間,酒樓內的眾人目光都落在了白振祥一家三口的身上。

他剛不是說……妖獸宗來的目的是為了收下南宮麟,怎麼會變成了馴獸?

「哼!」白振祥面不改色,冷哼道,「我的外孫肯定會馴獸成功,這毫無疑問。」

若是麟兒不成功,其他的孩子就更不用說了。

林大將軍笑了,他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

「白家主的外孫兒確實很厲害,竟敢想要去摸巨龍,其他的孩子可沒有他這般大膽。可惜,巨龍一吼,他就嚇得屁滾尿流,哈哈哈。」 白振祥得意的嘴角在林大將軍的笑聲下僵住了,他的目光有些惱怒:「你胡說什麼?」

「胡說?」林大將軍冷笑一聲,「其他前去皇宮的人也快回來了,彼時天下盡之,你就知道本將軍是否在胡說。」

白振祥身子一顫,面色瞬間變得蒼白。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一旁的於蓉已經尖聲叫了起來,瘋狂的向著林將軍衝去。

「我要撕爛你的嘴讓你胡說!麟兒怎麼可能失敗?不可能!」

如果是以往,林將軍還會忌憚白家幾分,可如今,白若與太子紛紛倒台,他亦沒必要忍讓。

是以,他當即抬起腿,一腳蹬在了於蓉的胸前,將她踹后了幾步。

「瘋子!」他拍了拍長袍,冷笑道,「白家能養出白若那般的女兒,想必你們也都不是好東西!對了,白若已經承認,當初白顏失身之事,是被她設計的,此事你敢說你們不知?」

白振祥身子一僵,他緩緩的轉頭看向於蓉:「這件事,真的是若兒做的?」

「不是!」於蓉想也不想就吼了出來,可她眸內的那一抹驚慌還是被白振祥所察覺到了。

她咬了咬嘴唇:「若兒本性善良,怎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是你們在栽贓陷害!」

「本將軍何必陷害她?」林將軍諷刺的揚起唇角,「畢竟白若做的並不僅僅只是這一點,比如說,殺了丫鬟柳兒的弟弟,讓柳兒無後顧之憂為她賣命,再比如……用陸先知的親人威脅他,讓陸先知站出來說出萬獸朝宗是為南宮麟這番話。」

轟!

比起白若陷害白顏,這個消息,才足夠讓酒樓的人都為之轟動。

奈何,白瀟的耳里已經聽不到任何的字,他滿腦子都是白若陷害白顏失身的這個消息……

白若該死!

一抹殺意從他冰冷的眸內射出,白瀟的身體顫抖了起來,緊緊握成拳的手掌用了很大的力。

「林方毅,你敢打我,還誣陷若兒!妖獸宗一定不會放過你!」於蓉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眼滿是怒火的看著林方毅。

林方毅不以為然的揚唇,更是沒有理會於蓉這番話。

「我想說的最後一件事,便是白若蓄意謀害皇后,誰知皇后並未死,就在剛才站出來指證白若,她已經自身難保了。」

白振祥幾欲摔倒,他的身子顫抖不已,蒼白的容顏上滿是絕望。

「不可能,麟兒怎麼會失敗,若兒又怎會謀害皇后……」

似乎覺得白振祥三人受到的打擊還不夠大,林方毅冷笑著繼續說道:「哦,對了,最重要的事情忘記告訴你了,你可知道馴化巨龍的人是誰?」

白振祥有些僵硬的問道:「誰?」

嬌妻在下:國民老公好悶騷 「是白小晨,他成功的馴化了璃龍,並且……他才是真正的萬獸朝宗之人。」

白振祥的眼睛猛地睜大,蒼白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白小晨……怎麼會是這個小畜生?

「娘!」於蓉突然尖叫了起來,飛快的向著倒想地面的於老夫人跑去。

此時的於老夫人已然受不住這個打擊,兩眼一番就昏了過去。 「林將軍,我先告辭了。」

白振祥顧不上其他,拱了拱拳頭,立刻就匆忙走了出去,甚至連昏迷過去的於老夫人都沒多管。

於蓉見到白振祥徑自離開,氣的跺腳,她扶著倒地不起的於老夫人,想要找人幫忙。

可周圍的人看到她將目光望去,皆是假裝沒看見的模樣,自顧自的品著桌上的茶水。

「多行不義必自斃。」

魏青走到於蓉身旁之際,冷哼了一聲,便隨著白瀟快速離開。

……

安寧宮。

檀香安神,寧靜怡人。

太后拉著白顏的手,快步的走了進來。

等走入宮殿之後,她才讓白顏再次等候,匆匆的走入了內閣。

半響之後,她手裡拿著一根綉著龍鳳圖案的錦袋,走向了白顏的身旁。

「孩子,這是你母親月兒當年留給哀家的,她說……若有一天,你長大成人,便將這錦袋交由你。」

「我娘的遺物?」白顏微微一怔,終究還是從太后的手中接過了錦袋。 承諾後的藍色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