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兄,我們快走吧!」

莫宇辰面容沉穩的說道。

此時,包裹著整座黃金宮的金色光幕依然存在著。

伯陽舒見狀,不僅疑惑的問道:「怎麼回事,這座黃金宮都要塌了,怎麼我們還無法出去?」

「放心,你跟著我,絕對可以出去的。」莫宇辰聞言,微微笑著說道。

隨後,他取出血劍,朝著金色的光幕劈去。

撕拉!

虐殤:代罪新娘 一道血色的劍芒,狠狠的劈在金色的光幕表面,以摧古拉朽之勢,將光幕撕開一道一人大小的裂縫。

「伯兄,快走!」

莫宇辰大喝一聲,率先沖了出去,繼而他幽冥九閃也隨著施展開來,直接朝著原先的盆地外衝去。

「莫兄,等等我!」

後方,伯陽舒大吼一聲,連忙施展出身法,跟了上去。

在他們兩人離開了此地之後,那光幕上的裂縫才緩緩閉合。

而光幕中的黃金宮,此時已經開始倒塌……

莫宇辰與伯陽舒兩人感受到後方那股隱隱有些失控的排斥力,他們猛然衝出,朝著死亡之海的上方掠去。

很快,在他們兩人的極限衝刺下,沒過多久便已經出現在死亡之海的上空。

「沒想到血劍的力量,竟然就是離開那座黃金宮的鑰匙。」

「不過失去血劍的鎮壓,恐怕今後黃金宮也不復存在了。」

伯陽舒笑呵呵的說道。

說完,伯陽舒抬頭望著天空中的太陽,輕聲一嘆,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次真是多虧了莫兄,否則我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再見到這太陽。」

他說這些話,並不是謙虛,也不是在奉承莫宇辰。

因為他自己明白,即便他打開了宮門,最後也會被那頭劍角吞天鱷殺死。

然而,由於莫宇辰的出現,他不僅進入了黃金宮的內部。

而且還見到了那座古墓的原主人,並且還得到了一門仙法刀決,這份收穫,簡直超乎了他的想象。

對此,伯陽舒已經非常滿足了。

「伯兄,我們走吧,別讓蘭小姐久等啦,哈哈哈!」

莫宇辰聞言,調笑的說道。

伯陽舒被他這麼一調笑,瞬間老臉變得一紅。 死亡之海不遠處,兩道身影落到了一座島礁上。

這兩道身影不是別人,赫然就是莫宇辰與伯陽舒兩人。

「莫兄,看來我們要再次分別了。」

「你真的不跟我回去降魔島嗎?」

伯陽舒側過臉,看向一旁的紫袍少年。

「我就不回了,我要一路歷練到鎮海神宮。」

「到時候肯定要耽誤不少時間,我擔心時間不夠用。」

莫宇辰搖著頭,開口說道。

此時,距離鎮海神宮開始的時日已經不多了。

莫宇辰還想利用好這段時間,好好歷練一番,所以不想再折返降魔島耽誤時間。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約定好,到時候鎮海神宮再見吧!」

伯陽舒抱了抱拳,沒有再繼續邀請莫宇辰一同回去降魔島。

畢竟,對於一個醉心於武道的人來說,修鍊才是最為重要的,其他事情都只是浮雲。

「沒問題……伯兄,一路順風!」

莫宇辰微微點了點頭,回抱一拳說道。

「嗯,莫兄保重!」伯陽舒微微額首,緊接著身體衝天而起,消失在茫茫的天際之中。

少年目送伯陽舒離去,而後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收斂起來,嘴角微微一扯,森冷的眸光朝著不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望去。

隨後,他冷笑一聲說道:「哼,堂堂以為化神境八重的強者,竟然屈尊躲在一條大魚腹中。」

「倘若說,你是為了專程來找莫某人的,那莫某人還真的是榮幸之極啊。」

不遠處的海平上波光粼粼,只有幾條游來游去的大魚,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對之處。

但是,莫宇辰對危險的敏銳知覺,卻能夠感受到那幾條魚的其中一條,肚子中隱藏著一位強大的武修。

本來,一位化神境八重的強者想要隱藏起來,莫宇辰未必就能如此輕易的發現。

但是這位隱藏的強者,似乎是針對莫宇辰而來。

所以在莫宇辰和伯陽舒出現的時候,他因為情緒激動,一不小心泄露了那麼一點氣息,被敏銳的莫宇辰察覺到了。

轟!

一聲巨響驟然在寬闊的海平面上響起。

不遠處,海水中的那條大魚,在莫宇辰話音落下之後,便轟然爆炸開來。

「哈哈!」

「真的不愧是霸武聖子啊!」

「沒想到老子隨意走漏一點氣息,就立即被你發現了,難怪你能殺了李敏生。」

一聲大笑傳出后,從爆炸的巨型大魚腹中,衝出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這是一個看起來非常邋遢的中年男子,他背負著雙手,踏空而來,體表散發著熾熱的光芒。

那股磅礴的真氣波動,隨著他每一步的落下,都能讓虛空微微震動。

「是你,獨木明!」

莫宇辰看到來人,眼眸微微一縮,森冷的眼眸中,綻放出一抹寒光。

當初在碎星島一戰,湛藍領域除了那位強大的湛藍域主令莫宇辰震撼之外,剩下的就只有這位化神境八重的獨木明,能夠讓莫宇辰深深記下而已。

莫宇辰知道這是一位了不得的強者,比起那湛藍域只是弱上那麼一籌罷了。

以他如今的實力,恐怕也沒有把握戰勝,除非是動用手中那柄血劍,才有那麼一點勝算。

想到這裡,莫宇辰的心念已經悄悄溝通上手指中的乾坤戒,他眸光冷漠的盯著眼前的獨木明,冷哼道:

「獨木明,你不去繼續攻打碎星島,怎麼有空跑到這遼東海域了?」

「難道你們湛藍海域的野心不小,準備也要對遼東海域動手了嗎?」

話音未落,莫宇辰的皮膚上泛起一股紫金色的光芒,他的雙眸之中,血光閃爍,強大真氣波動,在虛空中悄然散發開來。

遇到獨木明這種級別的強者,莫宇辰不敢有所保留,他還未出手便已經將自己的防禦撐起來了,以防萬一。

看到莫宇辰這樣如臨大敵的樣子,獨木明臉上的表情非常受用。

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就像是貓戲老鼠一樣,讓敵人在恐懼中被自己殺死。

獨木明嘴角微微翹起,冷然笑道:「碎星島一戰,讓你殺掉李敏生。」

「老子奉湛藍域主之命,不辭辛勞的來到遼東海域境內,為的就是弄死你,為李敏生報仇。

獨木明說話非常的直接,來殺你就是來殺你,沒有絲毫虛偽的掩飾,他這一點倒是讓莫宇辰微微點頭。

不過,少年臉上還是露出了不屑之色,他冷笑道:「為李敏生報仇?我看你們湛藍域主是忌憚莫某人的潛力吧。」

「他定然是害怕莫某人以後成長起來,會滅了他的湛藍海域,所以想要提前解決我。」

「哈哈哈,老實說,不只是湛藍域主忌憚你的潛力,老子也非常忌憚。」

啞醫 「可惜啊,你為何不是我們湛藍海域的天才呢?」

獨木明沒有反駁,非常誠實,直接點了點頭,他看著莫宇辰長長的嘆了一息。

隨後,他抬起腳步,朝著前方走去,澎湃的真氣,讓他的身體爆發出熾熱的光芒。

獨木明非常的強大,他渾身真氣涌動,洶湧的血氣如同是孤煙一般,從他身上直衝雲霄,散發著一股可怕的威壓。

「你真的以為你能殺我嗎?』

莫宇辰目光如炬,翟翟生輝,可怕的氣勢破體而去,在自己周身範圍形成了一道領域之力。

獨木明頓時身軀一震,他感受到自己的天道意志遭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

還好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化神境八重,對於天道的感悟十分的強大。

但是,即便如此,獨木明看向莫宇辰的目光中,也是充滿了驚嘆:「如此年紀,便能領悟如此純粹的火之天道。」

「如果你不是天靈大陸的人,老子說什麼都捨不得殺掉你這樣的一位妖孽。」

「廢話少說!」

「化神境八重後期!莫某人今天就領教一下你這獨木前輩的實力,也許你會成為我揚名海外九域的墊腳石也說不定。」

莫宇辰眸光湛湛,渾身戰意澎湃,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熾熱的紫金色光芒,像是一尊紫金色的戰神一樣。

…… 見到對面少年身上濃郁的戰意。

獨木明臉上的讚歎之色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陰沉。

他沐浴在自己浩瀚的真氣之中,身上的毛孔無不在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哼,若是能夠成為霸武聖子揚名海外九域的墊腳石,獨木明倍感榮幸。」

「不過,只怕明年的今日,會是你霸武聖子的忌日。」

琉璃淚:帝王癡愛 「放心吧,到時候我會給你多燒些紙錢,讓你在陰間活得洒脫一點。」

獨木明沉冷的說道。

「獨木前輩,請吧!」

莫宇辰不再廢話,舉起自己的龍淵劍,冰冷的劍刃,遙指著獨木明,挑釁招了一招。

「既然你這麼著急想死,那我就先送你上路!」

獨木明的眼神微微一凝,隨後他身軀如同一頭暴怒的獅子一般,恐怖的真氣洶湧而出,席捲著這片天地。

轟隆隆!

……

死亡之海這一片天地,在此刻都已經沸騰起來,海浪在真氣的衝擊下,變得越來越急,彷彿是海嘯一般。

沉香入燼 莫宇辰一身紫色長袍被這真氣罡風吹動得獵獵作響,他雙眸如同烈日一般,爆發出熾熱的光芒。

就在獨木明出手之時,他手中的龍淵劍已經將準備好的『滅世雷霆』轟擊出去。

嘭!

伴隨著一道璀璨的劍芒發出,莫宇辰與獨木明兩人的攻擊在高空中,發生了猛烈的碰撞。

頓時,天地震動,虛空顫抖,就連這片區域的海浪,都在不斷的翻滾著,起伏不定。

獨木明騰空而起,傲立蒼穹,冰冷的眸子,冷冷的俯視著少年,他輕聲哼道:

「小成劍意?可惜你的修為還太弱,若是能再高一些的話,老子還真的扛不住你的劍招。」

說罷,獨木明腳步便塌了下來,似乎要一腳踩死莫宇辰,氣勢非常兇悍,聲勢十分駭人。

隨著獨木明的腳步踏臨,天空中響起一連串的驚雷。

那被恐怖真氣纏繞的腳掌,忽然間暴漲到如同一座山那麼大,狠狠的朝著莫宇辰的頭頂壓下來。

這一幕非常的震人心魄。

這獨木明是何等的霸道與囂張。

他一腳踏向莫宇辰的頭頂,這不僅是自負,而且是對於莫宇辰的羞辱。

然而此時,莫宇辰的眸光中,綻放出熾熱的光芒,他一聲怒吼,如同是鐘鼓齊鳴,震顫天穹。

他身上的無敵的氣勢,形成了一柄巨大的劍芒,直接迎向那鎮壓下來的巨腳。

「殺!」

少年眼眸中精光迸射而出,即便是面對化神境八重後期的老一輩強者,他心中依然無所畏懼。

轟隆!

尖銳的劍芒,與獨木明的巨腳在高空中對撞,兩者同時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就像是兩顆流星,狠狠的撞擊在一起,爆發出燦爛的火光。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