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目睹了剛才那一幕,並且知道了羅蘭秘密的大家,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不過大家也都瞬間就理解,羅蘭平日里不喜施展法術的真正原因。

在這種情況下,最冷靜的反倒是林。

他看了看蘭特現在複雜而糾結的表情,說道:「看來羅蘭的事情,蘭特你之前早就知道了。不過這樣也好,本來這就是你們兩個之間事情,和我們這些外人也沒什麼關係。既然你都不在意,那麼今天的所見所聞,我也只會當作沒看見。」

其他幾人聽到林這麼說,自然也了反應過來,於是也紛紛表態說自己會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是,」林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其他的人是個什麼說法,就不是我們所能預料的了。那個怪物,羅蘭你可以說是自己召喚出來的搪塞過去,但是剛才你的表現,我想一定也有除我們組之外的其他人也看見了。可能明天戰學里,就會有關於你的流言傳出,就像瓦倫丁那次那樣。而這次關於你的傳言,明顯會比瓦倫丁假先知的流言,來的更加的惡劣……」

「無所謂。」羅蘭簡短的說了這麼幾個字以後,很快就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和冷漠。

對羅蘭而言,他的身邊從來都不缺少流言蜚語,所以這一次,他也一點都不在乎。

於是這次的風波,就這麼過去了。

儘管戰爭學院里和林之前預測的一樣,不可避免的開始出現了一些關於羅蘭的流言。但因為蘭特平時的形象良好,羅蘭又是蘭特的陪臣,所以這些流言也就只在小範圍里傳播,並沒有引起什麼大的反響,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回到學院里之後,莫林又重新恢復到了獨行者的身份,在理論課上碰到其他人時,也只是默默的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不和其他人搭一句話。

有的時候,莫林也會默默的看著羅蘭和蘭特的背影發獃,也沒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天,戰爭學院的課程結束以後,莫林突然叫住了羅蘭,說有事情要和他談談。

羅蘭覺得有些驚訝,但因為這次叫住他的,是平常絕對不和人多說一句的莫林,所以也就沒有拒絕莫林。

於是兩人在其他學生差不多都離開戰爭學院以後,就伴著夕陽在校園裡並排的走著。兩人的影子被拖得長長的,那番景象竟也別有一番韻味。

「你有什麼事想對我說?」羅蘭問道。

「你還記得之前在外林里,蘭特召喚出來的那隻怪物嗎?」莫林低聲說道。

羅蘭微微一愣,明顯沒想到莫林會提起那隻怪物:難道莫林知道那隻怪物的來歷不成?

羅蘭回答道:「記得。」

「那隻怪物,並不是什麼普通的生物,而是……惡魔。」

什麼?

惡魔!

羅蘭雖然也在心裡猜測過很多次,那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但他卻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過。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那隻怪物長得和書籍中記載著的惡魔,並沒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只有皮膚都是暗紅色的這一點相同。

所以在聽到莫林的回答以後,羅蘭是真的驚訝了一下,緊接著,他又感受到了深深的無力和恐懼。

惡魔是什麼,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但即使大部分人沒有親眼見過,也都知道它們的存在。

據說這是一種居住在地下,專門以騙取人類靈魂為生的物種,他們的性格,也是極其的狡詐兇狠。和惡魔扯上關係的人,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羅蘭不由得回想起,他在王宮的地道里時,蘭特曾告訴過他自己的叔叔李爾,就是因為和惡魔有了牽扯,而被徹底抹去了生平。

而王室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怕百姓知道王室和惡魔有染,而動搖了月之國的根本!

在歷史上,也確實有國家的高層因為被惡魔迷惑,而導致亡國的。所以月之國王族當年的選擇,也不算是杞人憂天。

而通過歷史上那麼多慘痛的教訓,現在的人們,對於惡魔更是避之不及。一旦有人被認為和惡魔做了交易,那麼他就會被當作是怪物,一輩子再難翻身!

由此可見,對於人類而言,惡魔是非常令人恐懼和害怕的存在。萬一和惡魔扯上關係,就相當於永遠背負上了污名,而一旦在王室里出現了這種情況,那種影響,更是足以顛覆一個王朝!

想到這,羅蘭不由得又有些開始慶幸,當初他做下的那個決定有多麼的明智,他實際上是代替蘭特承擔了召喚了出惡魔的罪名!

「什麼?那個怪物是惡魔啊!」

這個時候,修剛好從教學樓里走了出來。他聽到了兩人對話的內容,也覺得非常吃驚!

雖然修現在是個亡靈,但大部分的時間裡,他都是以實體的形式活動的。所以對修而言,他其實還是更習慣於以人類的生活方式,也沒真的把自己當作亡靈過。

但修的本體畢竟已經是個亡靈了,所以他也不得不提前了解一些和亡靈有關的信息。

修記得烏曜曾經告訴過他,說亡靈和惡魔兩族之間的關係非常的差勁,又因為兩者都是生活在地底下的物種,所以兩族之間時常會為了爭奪地盤而打起來。因為這一點,烏曜還讓修遇到惡魔時,盡量躲遠點。

因此現在莫林突然提到了惡魔,就讓修不得不在意起了這件事情。

莫林沒有料到修竟然也還在學院里,當下就為有第二人聽到了他的話,而感到有些懊惱起來。

不過莫林仔細一想,就回想起了修其實是個亡靈,而並不是人類的事實。想到這,莫林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莫林之前就聽他的「好朋友」夏天提起過,說惡魔和亡靈的關係並不好,所以莫林覺得被一個亡靈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內容,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再加上經過了幾次的相處,莫林覺得修這個亡靈的脾氣似乎還挺不錯的。再加上修在莫林的身邊也從來沒做過什麼妖,就像個普通人類一樣。所以莫林對修的印象,也漸漸的變的好了起來。

當然了,在大部分普通人類的眼裡,亡靈和惡魔也就半斤八兩的水平,也談不上更加討厭惡魔還是亡靈。 所以在修突然插嘴說了那麼一句話以後,莫林也就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表示默認了。

羅蘭覺得有些奇怪,便問道:「可是我們之前在外林里遇到的那個怪物,長得和書上的惡魔似乎不太一樣吧?」

莫林解釋道:「那是因為,惡魔並不是只有一種類型……等等!你們兩個怎麼湊到了一塊?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你趕緊給我離他遠點!」

正說著呢,莫林突然看到不遠處迎著夕陽的餘暉,並排走來了兩個人!這其中的一個人是林,還有一個,竟然是莫林的那個「好朋友」夏天!

莫林看到這兩個人走在了一起,頓時驚的說不出話來。他非常迅速的沖了上去,接著一把拉過了林,同時護在了自己的身後,還非常警覺的看著夏天,質問道:「你想幹嘛!」

夏天似乎早就已經習慣了莫林對自己的防備,也不在意,只是無奈的笑道:「我什麼都沒幹啊!你沒必要像防賊一樣防著我吧?我這不是看到學院里都沒人了,他還一個人在教室里呆著,還一臉不舒服的表情,幫你關心關心同學嘛!」

真的假的?

莫林滿臉狐疑的回頭看了看林。

林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夏天的話。

原來,自從格雷上次發現林的右眼發生色變以後,林就覺得他右眼的視力是越來越差了,看東西也越來越模糊。

不僅如此,大概是上次在外林里受到了驚嚇,林這段日子的精神狀態也一直不是太好,總是渾渾噩噩的,渾身提不起勁來。再加上林和高澤他們一直都處不好關係,所以最近他也經常被甩下,就只有他一個人呆著。

而林今天確實覺得身體不適,還有些頭腦發脹。所以在課程結束,他也沒著急著回去,而是一個人默默的在教師里呆著,想要稍微休息一下,沒想到剛好就遇到了夏天。

在夏天和林打招呼的時候,林認出了他是和莫林關係微妙的那個「好朋友」。林又想起了之前,莫林曾經說過夏天是個危險的傢伙要遠離,所以林一開始還有些不太想搭理夏天。但無奈夏天實在是太熱情了些,讓林想拒絕都拒絕不了,他這才沒有辦法的和夏天一起走了出來。

在場的幾人,都算是對莫林比較熟悉的人了,所以他們也對莫林和夏天的關係,有個大致的印象。

大家知道莫林對於夏天最主要的態度就是防備,但就是不知道莫林到底在防備著些什麼。畢竟,就在場的人和夏天的幾次接觸來看,夏天這個傢伙除了性格開朗了點,有時候有點惹人煩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大毛病。

為了緩解現場氛圍的尷尬,林趕緊轉移了話題:「對了,你們剛才在說什麼呢?我好像聽到了什麼惡魔……」

「對啊! 星宿永恆 林你還不知道吧?上次我們在外林里見到的那隻怪物,其實是個惡魔!」

修不合時宜的一句話,讓莫林不由得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他心想這下完了,自己怕是甩不掉夏天這個該死的包袱了!

果然,夏天立馬就對他們談話的內容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來:「惡魔?什麼惡魔啊?說來給我聽聽!」

莫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不搭理夏天,顧自和其他幾個人解釋了起來。

原來,惡魔實際上也分很多種,有低級惡魔,中級惡魔以及高級惡魔之分。

而人類教科書上出現的惡魔,其實只是其中的一種,那就是對人類而言最為常見的中等惡魔。

中等惡魔一般體型嬌小,只有半人多高。他們的手腳纖細,腦袋卻很大,尖耳利齒的,身上的皮膚全都是暗紅色,皮膚上面還遍布著小小的黑斑。

除此之外,中等惡魔還有又長又尖利的黑色指甲,看起來非常的噁心。而這一類中等惡魔,也是最常在人類社會出現,會與人類定下契約交換靈魂的惡魔。

至於眾人之前在外林里召喚出來的那一隻,實際上是低級惡魔。

低級惡魔往往體型龐大,形態也各有不同。但雖說它們的樣子各有不同,但它們的體型卻都要比人類大上不少。

低等惡魔不同於中等惡魔,它們有著強健的體魄和極強的爆發力,但卻比較無腦,只能靠著本能行動,也不會說話,只能嘶吼。

也正是因為這樣,低級惡魔無法騙取人類的靈魂。所以它們一般也很少出現在地面上,使得人類對低等惡魔也不怎麼了解。

莫林憂心忡忡的對羅蘭說道:「不管怎麼說,召喚出了惡魔總歸不是什麼好事,更不要說蘭特還是王族。普通人被惡魔牽連,不過是失去靈魂,永無輪迴之機。但要是惡魔通過高位的人類,控制住整個王國體系的話,那就是整個人類社會的災難了。更不要說,我們現在還身處於整個大陸權利中心的月之國。我今天單獨叫你出來,就是為了提醒你這一點。」

「單獨嗎?」羅蘭皺著眉頭看了看圍觀的眾人,覺得自己又有了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現在的他,已經能確定這種不適感,來自於莫林的那個「好朋友」夏天了。因為每次見到夏天時,羅蘭都會有這種感覺。這種不適感雖然羅蘭能夠忍受,但總歸還是會讓他覺得不太舒服。

不過羅蘭還是盡量表現的平和一些,沒有把他內心的不適表現出來,反而對莫林的提醒表示了感激。

在這個時候,教學樓的後面突然傳來慘叫聲,聲音不絕如縷,非常的刺耳。

「現在這個點了,學院里除了我們還會有誰?在那鬼哭狼嚎的啊!」修沒好氣的說道,他明顯對這突如其來的慘叫聲感到相當的不滿。

但緊接著,教學樓的後面就引發了猛烈的爆炸,使得前排房屋的窗戶都碎了!

「好險,要不是我躲得快,臉都花了!」修又說。

羅蘭卻感受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他覺得自己感受到的不適感,似乎比之前要變得強烈一些。而這不適感的來源,卻並不是夏天,而是在那爆炸產生的地方!

到底發生了什麼?

眾人決定去查一查那爆炸產生的來源。

教學樓的後面,是一塊供學生休息的空地,旁邊還有一個小水池。但由於剛才爆炸的緣故,這小水池已經有部分的邊界損壞,水濺的周圍都濕漉漉的。

大家仔細的檢查了周圍的情況,卻發現這裡空無一人。難道製造這爆炸的傢伙,已經偷偷的離開這裡了嗎? 「羅蘭你看,這是……」林發現地上有一個特別的法陣,就喊了大家過來看,但他很快就認出了這是什麼,當下就有些愣住了。

雖然這個法陣已經損壞,但可以看得出上面有發動過的痕迹。

這個法陣的形態很不常見,發動過之後處於漆黑髮亮的狀態,這法陣似乎並不屬於人類常用的法術體系。而且這法陣的邊緣摸上去也粘粘呼呼的,同時還伴隨著一陣腥臭味。

「這不是惡魔的召喚陣嗎?」夏天看了那法陣一眼,馬上就認出來了。

羅蘭訝異的看了夏天一樣,頓時也明白了。

這是禁忌的法術,在人類社會裡是被明令禁止的。

在一般的資料里,當然也不會出現這個法陣,但是對它的文字描寫還是挺細緻的,所以一般的法師見到了也還能認得出來。

但私底下,人們總還是能夠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來獲取有關於惡魔召喚陣的信息。

也就是說,誰都有可能,接觸到這禁忌。

至於通過這法陣,召喚出來了什麼東西。其實大家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羅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冷靜的說道:「既然這召喚陣出現在了這裡,那麼有很大的可能性,這召喚者就是戰爭學院里的學生。看現場的狀況,他們應該還沒走遠。剛才的爆炸,或許就是由他們引發的。」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難道要去找那惡魔?」修緊張兮兮的問道,他這個亡靈還沒做好和惡魔正面接觸的心理準備呢!

要是在平時,碰到這樣的事情,羅蘭是絕對不會多管閑事的。但因為莫林之前的話,使得羅蘭對於突然出現的惡魔變得有些忌諱起來。

而莫林似乎本來就對惡魔很在意,所以這次他自然也選擇了要找到那個惡魔。

至於林,本身就安安靜靜的沒什麼存在。他見羅蘭和莫林這麼的堅決,倒也不反對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於是他們一行人,就開始順著地上留下的一些痕迹和線索,開始找尋起離開這裡的「生物」來。

就在眾人尋找的過程中,教學樓的前面又傳來了人聲。但這次的人聲非常的微弱,要非常認真才能聽到。

眾人毫不遲疑的往教學樓的前面趕去,結果他們剛走到教學樓的側面時,就突然被一陣強氣流捲入,還差點被吹翻!

「怎麼回事兒?」修扒著牆面,心驚肉跳的說道。

他勉強轉過頭去,看向牆的另一面,結果他突然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不是經常和他在一起上課的那個小雀斑嗎?他怎麼不陪著他的少爺長辮男,在這裡做什麼?

修在牆面上扒的更緊了,只為讓自己的視野能更清楚一些。接著修突然發現現場的情況似乎不太對,因為他看到那長辮男竟然趴倒在小雀斑的面前,滿臉是血的大聲求饒!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還以為他的記憶出現了混亂:什麼時候這小雀斑,敢這麼對長辮男了?他明明記得之前在外林的時候,長辮男把小雀斑教訓的很慘啊!

好不容易,氣流終於停止了下來,此時其他人也都從視野的死角里走了出來,同時目睹了這驚人的一幕。

莫林注意到那小雀斑此時雖然在對峙中佔據了絕對的上風,但他握著棍子的右手卻鮮血直流,手腕上還有一個很大的口子。同時,小雀斑的手背上還有著一個漆黑的法陣,那就是和惡魔定下契約的證據!

看樣子,發動了剛才那個法陣的人就是小雀斑!

這樣一來,小雀斑召喚出惡魔的動機,倒也不難猜了。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對惡魔不了解,但和惡魔定下契約之後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就連三歲的小孩都知道。

那就是靈魂。

這是惡魔會收取的唯一代價,其他的,都只能算作是祭品。

人類和惡魔定下的契約一旦開始生效,那麼靈魂,就將被獻給惡魔,從此消亡殆盡,永無輪迴之機。代價可謂是非常大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除非是真正處於絕望中的人們,是不會想要通過惡魔,來幫助自己實現心愿的。

想來這小雀斑,平時被長辮男的奴役和打罵壓的喘不過氣來。日積月累之下,他的精神終於瀕臨崩潰的邊緣,逐漸開始萌生出想要報復的想法。

可是小雀斑卻不是長辮男的對手,他只能繼續重複著這暗無天日的生活。而這,讓小雀斑真正的絕望了。

因為小雀斑無法通過自己的實力,讓長辮男付出代價,所以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惡魔的身上。此時的小雀斑已經失去了理智,他的腦子裡除了報復,已經再也容不下任何其他的想法,這才走上了這條絕路!

其他人很快就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的心情也變的五味雜陳起來。

那小雀斑回過頭來看著眾人,此時他的眼神已經變得空洞麻木。小雀斑的身體雖然仍然在動,但他臉上的表情,卻似乎在預示著,這已然是一具空殼。

不知道為何,在看到眾人後,小雀斑突然手一松,手中的棍子也掉在了地上。小雀斑用血跡斑斑的手捂住了臉,接著開始痛哭起來。這似乎是除了在外林那一次以外,小雀斑少有的情緒發泄。

伴隨著眼淚的掉落,眾人從小雀斑的眼神里讀懂了不安,絕望和不甘,卻沒有一絲的後悔和猶豫。

修有些激動的想要上前去,卻被莫林一把攔住了。

此時那長辮男痛苦的在地上匍匐著,他滿眼驚恐的沖著大家斷斷續續的低聲喊道:「救我!救……救我!」

小雀斑有些回過神來,他衝上來就對著長辮男的臉狠狠的踩了下去。而小雀斑臉上現在的表情,癲狂而又醜陋!

「你做什麼?再不阻止那個傢伙真的會死的!」修狠狠的掰著莫林的手,想要上前阻止這一切。

「你冷靜一下好不好?單憑那小雀斑的能力,根本就不是長辮男的對手!你別忘了現在這裡還有個惡魔!你上去想送死啊!」莫林的聲音也提高了上來,看樣子他的情緒也湧上來了。

聽了莫林的話,修頓時就冷靜了不少:是啊!單憑小雀斑是無法讓長辮男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這件事情,肯定有惡魔的干預。

那麼那個惡魔,現在在哪裡呢? 修回過神來看了眾人一眼,發現不管是林,還是羅蘭,此時都面色凝重的看著他身後的天空,就連忙也轉過頭去。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