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而言,能夠成為一位正常普通人那樣,能自由自在的說話吶喊,能夠重新站起來奔跑行走,對他而言就已經是莫大的滿足。

「霍金先生,你我明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張寒並沒有失態,理智的問道:「我是能夠讓霍金先生你重新站起來,但你能給我帶來什麼利益,我又能收穫什麼?

如果你不能給我帶來利益,我不能在你身上收穫什麼,那麼我只能說一聲抱歉。」

「張,你的要求很合理,我能接受。」

霍金也是迅速的恢復冷靜,眼中充滿了睿智,道:「我想,做為一個殘疾的糟老頭,我身上唯一有價值的東西,大概就是我身上還能夠思考還能夠運轉的大腦。

張,說出你的條件,你需要我做什麼?」

張寒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笑道:「我可以讓你成為一個普通正常人,甚至能讓你的壽命提高100年。

唯一的條件就是,在這100年裡,你需要全身心的先為我工作50年,按照的意向,做50年的研究工作。」

「研究什麼?

你應該也明白,每一位學者,他在科研方面都是有天賦方向的。

或許我是世界上著名的科學家,但這不代表,我就是全能。

我的著名我的權威,只體現在我的專職專註的研究方向上面。」

霍金並沒有立刻答應,反而對著張寒反問道。

「宇宙!

我要你研究的就是宇宙。

我需要明白,宇宙的真正起源,宇宙的變化,宇宙的分類等等。

我需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只有一個宇宙,還是說宇宙之外還有其他宇宙。

我需要了解,在我們這個宇宙物質誕生之前,宇宙在直徑1000光年之前的時間段里,宇宙會是什麼狀態,會有什麼存在。

我需要清楚,目前太陽系的變化,意味著什麼,變化會對宇宙造成什麼影響。

這一些問題,在源力時代前,科學界都有所猜測或者有所證明。

但我發現,但源力時代來臨后,這一些問題,似乎又有了另外的解釋,又有了另外的猜測。

一個或者數個不同於源力時代前的解釋和猜測。

這,就是你需要研究的方向……」 「張,別跟我說,這一些都是要求我研究的?」

霍金神色有些獃滯,有些不敢相信的敲出一句話,道:「要知道,你說的這幾個問題,任何一個問題,都不是一代甚至數代科學家就能夠研究證實清楚的問題。

抱歉,張,如果你要求我全都研究清楚,恕我真心無能為力。

狂情總裁太毒辣 依照目前的科研進度,並不足以在我見上帝之前,把這些問題給研究清楚。」

說到最後,霍金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和黯然。

被綁到華國也有一段時間,做為世界頂級科學家的霍金,平日里信息的獲得,以及人身說自由並沒有被太過嚴格的限制。

對於張寒,他也有所聽聞,知道對方是個利益至上的人。

如果自己給不出張寒所需要的價值,那麼自己重新站起來的願望說不定就要破滅。

「不,我只需要霍金先生全心意的為我研究我提出來的這幾個問題。

關於研究資源,研究人員的需求,我這邊都會盡自己能力內,全力滿足。」

張寒並沒有嚴苛的要求霍金一定要研究清楚,他臉上有些凝重的說道:「有一個消息,不知道霍金先生和基普老師有沒有注意到,旅行者1號已經半失聯。

旅行者1號的探測信息,還在源源不斷的從太陽系外空間中發送回來,但是我們發送過去的指令,全都發送失敗。

並且,當旅行者1號把攝像頭轉向太陽系時,也發現了意外。」

說著,張寒拿出兩份星空拍攝圖,分別遞給基普和霍金。

接過張寒遞過來的圖像,基普和霍金兩人看了下,聯想到剛張寒說的話,臉色瞬間變得萬分的凝重。

「張,確定這是旅行者1號從太陽系外,對著太陽系方位拍攝的圖像?」

基普瞳孔微縮著,轉過頭對著張寒詢問到。

「是,正對著太陽系方位拍攝的圖像,從紅外光譜到紫外光譜,所有的光譜都拍攝採集過。」張寒點點頭。

「太陽系消失了?」

霍金敲出一句話,電子合成音無法表露出聲音本人的情緒,不過在場的另兩人還是感受到霍金心底的不平靜。

做為天體研究者的霍金和基普,對於太陽系周圍的星空影像,甚至包括每時每刻隨著季節變遷的位置變動,都已經牢牢記在心底。

張寒遞過來的,正是源力時代前,太陽系規則變化前,某一個方向的星空觀測圖像。

受限於上個世紀技術的原因,圖像不算很清晰,但也不妨礙辨認。

如果這是在太陽系內向外觀測,或者是太陽系外沒正對著太陽系方位觀測。

那麼這一份星空影像圖,除了角度方位有點變遷外,其他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現在張寒肯定的說,這是在太陽系外正對著太陽系拍攝的圖像,那麼問題就大了。

星空背景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正對著太陽系拍攝的話,本該亮度最大,最清晰可見的太陽系,消失了!

消失的無影無蹤,消失的沒有一絲痕迹留下!

「這只是其中一點。」

張寒聲音有些沉重,接著道:「根據旅行者1號自身的運行狀態,以及旅行者1號在系外觀測到的隕石的運動軌道計算,太陽系的引力對外消失了。」

目前旅行者1號距離太陽大約在17光時,122個天文單位,剛剛離開日球層,也就是太陽風的影響範圍不遠。

這一個距離,還遠不足於脫離太陽的引力影響範圍。

但是,現在旅行者1號反饋的信息,經過嚴密的計算,卻發現太陽系引力在太陽系外的影響,已經不復存在。

「太陽系,只進不出!」霍金沉默了一會兒,眼神凝重的敲出這一句話。

張寒提供的數據,種種跡象表明,太陽系外的光線、引力等可以進入太陽系,可以對太陽系做出影響,可太陽系內的一切,卻無法出去到外面。

整個太陽系就像被包裹了一層絕對的半透膜層,外界可以進來,裡面無法出去。

不管是太陽系自身的引力,還是太陽系內發出的一切光線電波,都無法出去。

基普放下手中的圖像,對著張寒問道:「張,這一個現象,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不清楚,這個現象,只是近幾天無意中發現的。」

張寒搖搖頭,道:「不過雖是近幾天時間才發現,但我想恐怕在太陽系規則變化之處,這個現象就已經開始。

所以,我們可以先不討論太陽系只進不出,會對太陽系自身有什麼影響,會導致規則怎樣的影響。

因為按照人存定理,竟然我們還能在這討論這問題,那麼就代表就算太陽系有變化有影響,也不會對我們人類造成直接的傷害。

現在,我們需要解惑的是,我們人類自身,能不能離開太陽系,隨著人類活動範圍的增加,這一個問題必須要了解清楚。

還有就是太陽系的這一個變化,會對宇宙造成什麼影響。

這一個變化,會不會擴大到整個宇宙的範圍,如果擴大到整個宇宙的範圍,那又會怎樣。

並且,我有預感,太陽系的下一次變化,應該不遠了。」

基普神情十分的凝重,猜測道:「規則再度加強?」

「太陽系只進不出,外界的物質和能量在源源不斷的進來,太陽系內的能量總數在不斷提升,再加上源力時代的源頭也是在太陽系內。

那麼要想維持住太陽系不崩潰,短時間內太陽系必定會發生下一次變化。

或許規則會再度增強,也或許空間或者太陽系規則影響範圍會變大,這些都是可見的猜測,只是不能確定是哪方面的變化。」

相比較基普和霍金,張寒對於這一些東西,在得到了解太陽系只進不出的時候,知道更多內部的他,就已經猜測推測出接下來更多可能出現的變化。

「張,你有沒有感覺,現在的太陽系,正在往宇宙之初,物質誕生前的方向發展進化。」

霍金說出自己的推測,他對著張寒問道:「我想,這就是你要求我研究宇宙物質誕生之前,宇宙在直徑1000光年之前的時間段里,宇宙會是什麼狀態,會有什麼存在的原因所在吧。」

「對,我就是察覺到這一點。」

張寒點點頭,道:「我們都知道,在某些特定的條件下,時間是相對不等的。

從宇宙大爆炸到宇宙物質的產生,在我們推測推斷的時間跨度中,是很小很短暫。

但我們誰也不知道,在實際上,在那個時期,相對於那個時間段的存在來說,時間又會是過去了多久。」

PS:關於旅行者1號的設定,為了劇情需要,這裡做了點修改。

現實實際中的旅行者1號,因為能量的原因,早已經無法完成剛文中描述的這些操作。 「源力時代都會出現,能夠操控影響改變現實規則的進化者都已經存在。」

張寒沉聲的道:「那麼我們有理由猜測,時間創造奇迹。

在物質誕生之初,宇宙還是一片能量環境時,對於當時的存在來說,那一個時期的時間跨度,是一段漫長又長久的時間,誕生髮展出各種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存在。

就像今天的源力,雖然源力的作用在不斷的被我們發現,被我們了解,但是對於源力的本質,至今依舊是一個謎。

說不定,物質誕生之初,那就是一個在我們理解之外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著有著發達強大的文明,萬族林立,充滿了各種我們理解之外的生命種族。

然後因為一些意外,純能量環境覆滅,文明毀滅,種族滅亡,接著是物質的誕生,最後慢慢的發展成今天我們熟悉的宇宙環境。」

基普有些膛目結舌的看著張寒,發愣的問道:「張,你這猜測,會不會太過瘋狂了。」

旁邊的霍金沒有發言,但對方的沉默,也算是在側面的表達他的震驚,表達對基普意見的贊同。

時間是相對的,這個理論基普和霍金都知道也理解。

如果對於宇宙物質誕生之前,這一段時間跨度對於當時的存在來說,是一段漫長長遠的時間,這一個猜想兩人都能夠接受。

畢竟時間相對,大家都不知道相對於當時的存在來說,時間是過去多久。

沒有確切無誤,那麼在科學中就可能會有其他可能。

只不過,就算有其他可能,可張寒所說的,物質誕生之前,就進化出各種種族和發展出文明的猜測,卻是遠遠超出兩人的接受範圍。

「這只是一個猜測,之前我說的幾個問題,只是霍金先生你的研究方向。

現階段,需要儘快了解清楚,太陽系的這個只進不出的現象,會造成什麼的影響,會不會把我們人類隔絕在太陽系內。

還有,關於物質誕生之前的宇宙存在模式,也要同步研究。

隨著太陽系變化的發展,想必終有一天,太陽系內的能量佔比會超過物質佔比,提前研究清楚宇宙物質誕生之初的存在模式,有利於我們提前做好準備。」

張寒說著走到旁邊的桌子上,拿出一份文件,遞給霍金,說道:「這是西歐強子對撞中心的最高許可權的證明文件,另外世界上其他幾個高能物理中心,對撞中心,許可權稍後會一併送到霍金先生手中。

接下來,各類研究資源,各類研究人員,你可以整理出一個清單名單。

只要地球上有,只要還在地球上的人員,都任你調配。

意念決定規則,這其中,包括二階規則能力者的配合需求都可以提出來。

他們會按照霍金先生你的要求和指示,利用自身的意念,小區域局部的改變規則係數,全力配合你的研究。」

「張,這就是你所說你能力內全力滿足,所能夠提供的資源?」

霍金足足愣了近一分鐘,良久才敲出這樣的一句話。

可以說,如果張寒所說是無誤的話,那麼從下一刻開始,地球上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資源,只要霍金想,那都會被調動。

「不,不止這些,這只是基本的。」

張寒臉上稍稍認真了一點,沉聲道:「如果有必要,伍建學、陳旭、向華天、林紫,甚至包括我,以及先知能力者和一位能把概率事件定性為定理的進化者,都會配合霍金先生你的研究。

但是,這一部分資源,前提條件,是你要先給出足夠的價值數據。」

說完張寒停頓了下,又接著道:「如果霍金先生能給出有足夠價值的數據,前段時間攻擊兩極和百慕大的力量,也可以給你提供。

我保證,我能提供的,比上一次的力量只強不弱。

意念決定規則。

這樣的一股力量,不是長久且大範圍性的改變規則的話,只滿足短時間內和區域內的規則設定,想必足夠設定出任何霍金先生你想要的規則環境。」

「張,研究太陽系的變化以及宇宙的變化,不值得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一直以來,理論科學從確定到實現,都需要一個漫長的時間。」

霍金有些不解,提出不同的意見。

「我和你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張寒沒有反駁霍金,而是平淡的提出自己的要求,道:「這些研究,在你看到的世界或許價值就那樣,在我眼裡看到的卻是不一樣。

說這麼多,我只表明一個態度,那就是你的研究很重要。

做為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只要霍金先生你能夠研究下去,所有研究需要資源和力量,我都會盡全力的滿足。」

「好,我儘力。」

霍金從張寒的話語中感受到莫大的壓力,同時心裏面也升起一股強大的激情。

掌控著前所未有的資源,之前的一切猜想,一些理論猜測,霍金都有了條件去實現,都有了能力去進行實驗,去研究。

霍金從沒有過像現在這樣,這麼迫切,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入實驗室,進入實驗中心,去進行實驗。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