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徐如林運氣不錯,搶到了荒靈異果。

可惜的是,還沒等他服用,就被風族的小少主盯上了,更是派人前來「討要」。

接下來的一幕,便是如李瀟所看到的那樣了。

「這小子是誰,不知天高地厚,敢對風族的護衛出手。」

「風族那小少主,瑕疵必報,心眼小的很,其護衛被打了,這件事多半不會善罷甘休的。」

……

不少人輕語,看向李瀟時,宛若是在看一個死人。

然而,李瀟接下來的動作,卻讓一群人咋舌,乃至震驚。

轟!

只見在一道爆響下,李瀟一拳擊出,拳芒如雷光一閃,直接洞穿了那護衛的丹田,震碎了他的氣海,廢掉了他的修為!

「滾回去告訴你家的小少主,敢欺凌我小弟,讓他滾過來跪著道歉!」李瀟怒喝道,隨即又是大手一揮,一道罡風爆發,將那護衛轟飛了出去。

「老大……你怎麼在這裡?」徐如林愕然,本打算和那護衛拚命了,不曾想李瀟居然出現了。

而在一陣激動后,徐如林的神色不由難看了起來,低聲道:「我們快走吧,風族很強,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怕什麼?」李瀟翻了一個白眼,道:「有我在,區區風族,算不了什麼。」

「口氣真大,等風族的人來了,有你好受的!」

就在此刻,人群中,一個手持白色摺扇的少年輕蔑的說了一句話。

隨即,只見他走了出來,站在了李瀟的身前,眉頭一挑,道:「我可要跟著你們,省的你們跑了,風族到時候找不到你們的人。」

「多管閑事的狗。」李瀟輕語,左腳輕輕一踏,腳下靈力混雜著神力爆發,罡風呼嘯,直接將這少年震飛了出去。

「這……這位道友……那是金族的子弟……」有人凌亂,卻在好心提醒。

只因,那摺扇少年,其所在的家族,可與風族比肩,也是南州中的一個傳承萬年之久的大家族,金族!

「不怕。」李瀟笑道:「反正得罪了一個風族,也不怕多得罪一個金族。」

「額……說的好像有些道理……」

「確實有道理啊,敵人多了,也不怕再多一兩個了……」

「可是……你能擋住嗎?不怕給你所在的勢力帶來災禍嗎?」

……

不少人點頭,感覺李瀟說的很對,但也有些擔心李瀟能承受的住風族和金族的怒火嗎?

第四章!求推薦啊!

(本章完) 倒是你們兩個二貨,居然門都不關,光天化日的在這討論開了!

她後面的一群人都聽得一清二楚,讓她怎麼處理?

當做沒聽見嗎?

她不要面子的嗎?

小廝已經被路瑾冷若冰霜的臉色嚇得說不話來,徐清風臉上也一片慘白。

「陛下我……」他抬頭想說什麼,最後又低下頭,「要殺要剮,全憑陛下一句話。」他有些負氣又有些委屈的說。

路瑾嘆了口氣,把人從地上扶起來。

「不是告訴過你,身上有傷,不要跪在地上,地上涼。難道真的要我下一道聖旨,你才能記住?」

「陛下……」他眼角染上嫣紅,可憐巴巴的出聲:「謝陛下,清風知道了。」

「不僅要知道,還要記牢。」她可不想每次都要彎腰被人扶起來,多麻煩。

「是。」

跟進來的宮人不知什麼時候都被帶了出去,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路瑾當然不可能懲罰徐清風的,但是那個貼身侍候的小廝就沒這麼好運氣了。

路瑾讓圓臉女官好好教教他宮裡的規矩,又趁機把自己的人派到了徐清風身邊伺候。

路瑾晚上在碧游宮過了一夜,第二天上朝的時候,一群帶著傷的重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跟她講南部女國的歷史。

講她們老祖宗是有多麼不容易,才建立了南部女國。

講以前那些歷任女帝怎麼治理國家,怎麼賢明。

反正,就是一堂思想教育,希望能感化她,讓她不要沉迷美色,荒廢朝政,回頭是岸。

路瑾:「……」

我已經做好了今天把朝堂上的地磚也拆了,讓你們打包帶回去的準備了。

結果你們改動口了!

我不聽我不聽!

王八念經!

路瑾單手撐著腦袋,看他們在底下口若懸河的說,心思早就不知道飄到哪裡了。

圓臉女官餘光飄到陛下又在發獃,知道她這是又在想徐侍君了,趕緊在底下那群大臣歇口氣的間隙,高宣,退朝。

路瑾真的覺得這個女官有前途——拯救她於水火。

「陛下,徐侍君今日學做了幾樣小菜,都是您喜歡吃的。」圓臉女官點到為止。

「嗯。」還會做菜了?有賢夫良父的天賦。

路瑾的徐清風身邊都替換了自己人,他現在一舉一動她都在掌握中。

「去碧游宮。」

「是。」女官一副早就猜到這個結果的表情,麻溜的在前面領路。

路瑾看著她的歡快背影,心想:徐清風什麼時候把她身邊的女官也收買了?她要不要再換個女官?

想到換女官有多麻煩,路瑾又算了。

路瑾到了碧游宮,正巧碰見少年滿身狼狽的從小廚房裡出來,一身長袍上沾滿了麵粉,他白俊的臉上也沾了些。

少年袖子高高擼起,露出一小截手臂。

他看見了路瑾,面色突然羞的爆紅,麵粉都遮不住他的嬌羞。

路瑾眯了下眼。

他又在勾引我!

系統:……

那你上啊!

「你在做飯?」路瑾瞥了眼他滿手的麵粉。

這怕是一不小心掉進了麵缸里吧? 風族,金族,可都是傳承萬年已久的家族。

這等家族內,莫說聖人,連聖王都要好多個,甚至不乏在聖王之上的大聖。

如今,李瀟惹到了風族和金族,雖說這兩大家族的高層,或許不會重視李瀟這等「螻蟻」,但族內的其他人呢?

那些人,可指不定會來為難李瀟。

「老大,我們還是先走吧。」徐如林臉色難看,更是有些自責,嘆息道:「若是我把荒靈異果交出去,也就不會有這些麻煩了。」

「交什麼交,風族的人我都殺過了,怕什麼。」李瀟沒好氣的說道:「再說了,你是我的小弟,能不能有點底氣,別給我丟臉,天塌下來了,也有我這個做老大的盯著。」

「啊?你已經殺過風族的人了?」徐如林當即懵逼了,神色古怪了看了一會李瀟,隨即有釋然了。

只因,徐如林知道李瀟的為人,這完全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就算李瀟告訴他,他殺了風族幾百人,徐如林怕是也能接受。

但是,四周的人卻無法淡定了。

得罪風族,和殺了風族的人,這完全是兩碼事!

得罪風族,頂多是賠罪,或者是受罰,嚴重點,大不了就是死幾個人罷了。

但是,殺了風族的人,這後果可就嚴重了。

「這要是被風族知道,怕是要株連九族了。」

「株連九族?呵,我估計連一方天地都要為之變色。」

……

不少人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更是朝著後方退了幾步,深怕讓人誤會他們和李瀟有關係。

「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敢動我風族的人!?」

就在此刻,遠處的街道上傳來一道怒喝。

隨即,只見五個人從遠處走來,路上行人紛紛繞道退避。

「是你爹。」李瀟淡然道:「是過來跪下道歉的嗎?」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神色再次出現了變化。

要知道,那五人可都是風族的核心弟子。

尤其是為首之人,乃風族的小少主,風簾庭,深受當今風族族長的厚愛。

並且,風簾庭本身實力也很強大,境界以在通幽九重,甚至有傳言,風簾庭每個境界都突破了桎梏,達到了步步為七!

「大膽!敢對我風族少主不敬!」

「當誅!」

……

這一刻,不等風簾庭開口,其身邊的四個少年便怒了。

只見這四人沖了過來,都不說二話,抬手便朝著李瀟擊去。

「一群廢渣,也敢與我抗衡?」李瀟眉頭一挑,看著這四人只有通幽三重的境界,頓時感覺無趣。

並且,只見李瀟說完這話后,後退了一步,對著徐如林說道:「交給你了。」

「額……說了一通大話,結果自己不出手?」

「自己不出手,讓小弟出手?這是有多麼的張狂!」

……

一群人無語,感覺李瀟這行為,是徹底藐視了風族。

「霸拳——一閃!」

此刻,徐如林很聽話,一步當先,隨即雙拳舞動,連續四拳擊出!

四道拳芒,宛若流光一閃,速度之快,很多人根本就看不清拳芒的軌跡,只聽到了幾道破空之聲。

砰!

砰!

……

隨即,四道悶響接連響起,只見那衝來的四人,宛若斷線的風箏一般,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

「我靠!這個當小弟的也那麼強!?」

「這個小弟,有點強啊。」

……

眾人驚呼,喧嘩聲響起。

李瀟倒是很淡定,他可是知道徐如林的實力。

畢竟李瀟傳授給徐如林絕世功法和武技,徐如林如今的實力,可不能用境界來衡量。

區區四個通幽三重的人,根本就不是徐如林的對手。

「膽子不小,當著我的面,敢打我風族的人。」

就在此刻,風簾庭走到了這裡。

其目光平靜,看似根本就不在乎那幾個被打的風族弟子。

「膽子大還是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今日你若不跪下道歉,我將收走你的命。」李瀟輕語,走到了徐如林的身前,直視著風簾庭。

「呵,敢對我這麼說話的人,沒幾個。」風簾庭輕語,眼中一縷寒芒暴漲,隨即冷聲道:「想要我跪下道歉,你承受的起碼?」

「有何承受不起?」李瀟笑道:「倒是你,若是不跪下道歉,我怕你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是嗎?」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