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兩者交接,整個空氣,都是瞬間安靜了起來,接著,便是兇猛的爆炸,靈力宛如潮水一般,四散開來,向著四面八方,洶湧而去,所過之處,一片狼藉,滿目瘡痍。

「嗖!」

一劍出,天空之上,那巨大的劍影,直接被袁天成破掉,而他的身影,也是驟然的暴退起來,雙眸之中,滿是駭然。

他發現,鹿羽的劍,一劍更比一劍強! 「按照這個樣子下去,恐怕用不了幾劍,我就會身消道隕了。」

袁天成面色焦急,暗暗咂舌。

前面幾劍,他還能接住,但這一劍,他的武器即便是進入了聖器之列,但也感到頗為吃力,若是再來更強大的劍法,他根本不是對手。

「不行,不能糾纏!」

目光微微閃爍,袁天成心裡暗道:「鹿羽的實力,遠超我的想象,要趕快離開這裡才行,否則的話,凶多吉少。」

這一刻,即便自傲如袁天成,也對鹿羽的實力,感到了極度的震驚。

他的心裡,已經萌生了後退之意。

只不過,他還沒有來的及逃,鹿羽又是有了新的動作。

「嗡!」

只見,在鹿羽的腳下,一抹碧青色的光芒,瞬間的閃動而過。

《踏星步》!

「嗖!」

鹿羽的身影,瞬息之間,便是宛如流光一般,速度快到極致,對著袁天成的位置暴掠而去,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被硬生生的擠壓開來。

這速度,已然是鹿羽目前最快的速度了!

「不好!」

袁天成瞳孔一縮,內心大叫。

陸教授嗜甜如命 「刷!」

而鹿羽的潮汐劍,此時此刻,再度的揮動起來,閃爍著凌厲的寒光。

這一次,並沒有任何花哨,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劍,從上而下,深深的劈斬下去。

但是,就是這簡單的一劍,卻讓袁天成感到了一種窒息。

他知道,這一劍的威力,必然更加強橫。

「呃!」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 喉嚨裡面,迸發出來一道低沉的怒吼,袁天成全力以赴,奮力的舉起自己的華美寶劍,橫置在自己的頭頂之上。

「叮!」

潮汐劍直接斬在了他的寶劍之上,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音。

這一劍,被袁天成擋住了。

「我的武器已經是聖器之列,想來鹿羽也無法破開聖器的防禦。」

望見此幕,袁天成心裡鬆了一口氣,臉龐之上,閃過一抹喜色,幸虧武器已經進入聖器之列,否則的話,真的不知道怎麼應對這一劍。

「咔咔……」

然而,袁天成臉龐的喜悅之色,才剛剛出現,便是僵硬在了臉龐之上,只聽得一道道清脆的聲音,緩緩的傳來,他僵硬的抬頭,望向自己的寶劍,只見得,在那華美寶劍之上,正逐漸的龜裂開來一道道的痕迹。

那痕迹裂開的地方,正是鹿羽潮汐劍劈斬的地方。

「這怎麼可能……」

望著這一幕,袁天成一時間有些難以置信,低聲喃喃。

他的寶劍,已經進入了聖器之列,可沒有想到,竟然還是抵擋不住鹿羽的這一劍。

「嘩!」

終於,他的寶劍,頃刻之間,碎裂了一地,碎片深深的刺入了地面之上。

「噗!」

華美寶劍乃是藉助袁天成的精血才進入聖器之列,此時被破,袁天成自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忍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直接半跪在了地面之上。

他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鮮血從他的嘴裡,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

「怎麼可能……我的武器,竟然被破了……這怎麼可能……」

輕輕的呢喃之聲,從袁天成的嘴裡,輕輕的傳了出來,他雙眸略微失神,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然而,事實就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鹿羽的潮汐劍,早就已經是聖器,而且還鑲嵌這九元凝魄境的內丹,所能爆發出來的威力,也不是一般的聖器可以比擬的。

而袁天成的武器,本質上是仙器,自然無法真正的與之硬碰硬。

抵擋潮汐劍的威勢可以,直接碰撞,瞬間便是碎裂一地。

不過,雖然付出了一併武器作為代價,但卻也止住了鹿羽第六劍的攻勢,也算是取得了顯著的效果。

不然的話,以現在震驚並且出神的袁天成的狀態,早就被一劍斬成了兩半。

然而,饒是阻擋了鹿羽的第六劍,已經沒有武器的袁天成,還如何抵擋第七劍?

「刷!」

一道寒光,從空中閃過。

鹿羽一劍未殺袁天成,第七劍瞬息之間,便是斬動了出來,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狠狠的暴掠而去。

「什麼?!」

處在震驚之中的袁天成,感受到那第七劍的威勢,頓時大吃一驚,渾身冷汗簌簌的流淌而出,瞬間便是清醒了過來。

「鹿羽,饒我一命!」

潮汐劍在袁天成的瞳孔之中,急速放大,他大聲的叫道。

此時此刻,袁天成只覺得,一股死亡的陰影,籠罩著自己的心頭,讓自己幾乎壓抑的要喘不過氣來。

所以,他只能求饒,希望鹿羽能饒過自己。

然而……

鹿羽的潮汐劍,仍然在一往無前的斬動。

總裁的惹火嬌妻 「我父親是青石洲的執掌者,你殺了我,對你也沒有好處!」

眼見求饒不行,袁天成又是開口怒叫起來,竟是想要威脅鹿羽。

「刷!」

已經失控的鹿羽,自然不會回答袁天成的話,潮汐劍無情的斬殺而過。

一道寒光,宛如實質一般,將空氣都分割成為兩份,瞬息之間,便是斬過了袁天成的喉嚨之處。

袁天成的求饒和威脅,都沒有絲毫的作用!

「噗!」

斗大的頭顱,瞬間拋飛而起,一股鮮血,從斷頭之處,宛如噴泉一般,高高的噴湧出來,在陽光之下,格外刺眼。

「砰!」

腦袋重重的掉落在地面上,滾滾的滾動了好幾圈,才終於碰到一塊山岩而停止。

袁天成的眼睛還瞪得滾圓。

他的雙眸之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似是想不到,自己求饒了,威脅了,但都是沒有絲毫作用。

袁天成,身死!

死不瞑目!

正午的陽光,依舊溫暖。

但在山峰之上,卻是有著一股冰冷的寒意。

微風吹過,濃郁的血腥味道,緩緩的瀰漫開來。

袁天成,終於是被鹿羽一劍斬下了頭顱,只不過,鹿羽的《孤影九劍》,才剛剛施展了七劍,還有兩劍沒有施展出來。

若是不施展出來,將會遭受到《孤影九劍》的反噬。

若是在正常的狀態之下,鹿羽自然會隨意的釋放出來剩餘的兩劍,但是現在,鹿羽在無意識的情況之下,雙眸之中,一片赤紅之色,卻無處發泄。

「噗!」

最終,他猛地噴出來一口鮮血,面色瞬間蒼白起來,手中的潮汐劍,也「噹啷」一聲掉落在了地面之上,而他的身影,筆直的倒了下去。 「叮叮噹噹……」

潮汐劍從手掌之中脫落,掉落在地面之上,輕輕的彈動了兩下,便再無聲息,其上的碧藍色華光,盡數的消散,就彷彿一塊凡鐵一般。

「砰!」

而鹿羽的身軀,筆直的倒在地面之上,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

「轟隆!」

與此同時,在鹿羽體內,最後兩劍沒有釋放出去,反噬的力量,直接爆炸開來。

整個身體之內,都是一片狼藉。

五臟六腑,更是被炸裂的幾乎要成為齏粉一般。

他的體內,是真真正正的寸草不生!

而在這等強橫的反噬之下,鹿羽眼前一黑,直接昏死了過去。

微風拂過。

峰頂之上,一具無頭的屍體,靜靜的躺著。

一顆頭顱,卡在山岩的邊緣,眼睛還瞪得滾圓。

還有著一個人,完好無缺,倒在地面之上,不省人事,與死人無異。

逐漸的,在鹿羽的身體之上,有著一絲絲的光芒,緩緩的散發了出來。

那光芒,在鹿羽的身體之中,不斷的修復著那已然完全成為齏粉的五臟六腑。

「嗡嗡嗡!」

光芒閃爍著,鹿羽體內的一切,都在以一種喜人的速度,飛快的好轉著。

並且,還有著一股強橫的靈力,在身體之中,在那魂魄之內,逐漸的散發出來。

光芒流轉。

鹿羽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起來,似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一般。

逐漸的,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

夜幕降臨。

峰頂之上。

一團光芒,在微微的閃爍著。

那光芒籠罩著鹿羽完全沒有直覺的身軀。

這種情況,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但完全可以確定,等到這種情況消失之後,鹿羽將會得到脫胎換骨的重生。

……

等到鹿羽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白天了。

正午時分。

陽光從天空之上灑落下來。

倒在地面之上的鹿羽,眼皮微微的動了動。

「唔……」

從他的喉嚨裡面,發出一道頗為痛苦的聲音,有些艱難的睜開自己沉重的雙眼,只覺得腦袋一陣陣的疼痛。

狠狠的甩了甩腦袋,鹿羽方才徹底的清醒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

目光四處望了一眼,鹿羽一個激靈,急忙的站起身。

他的目光一掃,望見了地面之上的潮汐劍,手掌一揮,便是將潮汐劍給拿在了手掌之中,目光謹慎的四處張望。

此刻的鹿羽,心裡有些暗怪自己的大意。

在這個地方,就算是承受多麼重大的傷勢,也不應該直接昏死過去的。

發佈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